未分類

江映桃將諸多消息告知楚塵,都是關於海域的情況。

「楚隊這次會議,還有一個重點,就是要求偵查小組迅速掌握流竄在海域範圍的眾多海盜的行蹤。」江映桃正色說道,「在全世界範圍內,還有不少海域深處,海盜橫行,如今海域武者界混亂的情況下,海盜更加變本加厲地行動,近幾天,就有好幾艘大型的輪船遭遇了大波海盜的劫殺,有的只是損失財物,有的甚至鬧出了人命。」

話語一落,楚塵的臉色猛然地一變。

海盜橫行!

他的父母還在海域輪船上!

楚塵立即給二叔打了電話,這一次也終於主動提出要到了父母的聯繫電話。

「放心吧,最多還有三五天,你爸媽就回國了,不會出什麼幺蛾子。」楚開平非常淡定。

楚塵掛了電話之後,深吸了一口氣,立即撥打了父親的電話。

這一刻,楚塵有種莫名的緊張。

他從小在九玄門長大,父母兩個字,有些生疏。

然而,這一次,電話沒法接通。

不在服務區內。

在深海中,沒有訊號是很正常的事情。

楚塵試著撥打母親的電話,結果也一樣。

無法接通。

楚塵眉頭皺了一下。

不會這麼巧吧。

楚塵強行按捺下心中的不安感覺,再給二叔楚開平打了電話。

「電話接不通也正常,放心吧,我這就通知在海域深處的特戰局成員,讓他們去跟你爸媽匯合。」楚開平迅速作出了一系列的安排,「反正他們剛好選擇海路回國,我得薅下這對夫妻的羊毛」

海域的鬥爭不是經商……楚塵可不認為自己的父母能夠幫上什麼,希望他們平安回來就好。

結束了跟楚開平的對話后,楚塵放下手機。

「你打算什麼時候出海?」江映桃問。

楚塵想了想,「就這幾天吧。」

按照原計劃,十天後出海,可現在,楚塵迫不及待想出海了。

未知的海域,潛在的風險,還沒回家的父母,身陷險境的師傅們……這一切令楚塵一刻也不願等待。

可楚塵也明白其中的風險,天寶師叔和柳姐姐都是氣息境,如果大壯師叔也突破,再加上他自己的話……海域之行,會多幾分把握。

「那我們下次見面,說不定就在海域深處了。」江映桃含笑說道,「由於任務緊急,我們偵查九組成員,明天一早就出發。」

楚塵的瞳孔一縮,「現在在羊城的偵查九組成員,只有你跟司徒靜。」

「就我們兩個出發。」江映桃道,「人太多反而會引人注意,我們的目的是偵查。」

楚塵沉吟了一會,隨即看了一眼肖風。

肖風頓時挺直了腰桿,只要楚隊開口,他能立即跟隨江映桃出海執行任務。

「太危險了。」楚塵說道,「這樣吧,讓江前輩陪你們一起出海,安全係數會高很多。」

混亂的海域,兩個女子出海太危險了,更何況是江映桃這等禍國殃民的女妖精,她在海域,就是活脫脫的一條美人魚。

肖風:???

請江前輩出手的話,為什麼要看他一眼,這不是明擺著覺得他的實力不夠!

楚塵也由不得江映桃拒絕,立即給江曲風發了消息。

江曲風的回復也非常的迅速簡潔,「海域見。」

他也知道楚塵要出海!

「江前輩答應了。」楚塵揚了一下手機,順便開玩笑地說道,「這次出海我們回來的時候可一定要記得別將江前輩一個人丟在海域了。」

江映桃噗嗤地一笑。

利雅城飛機上的畫面,記憶猶新。 月星國一直以來對跟華夏關係密切,甚至在別人眼裡,月星國就是跟在華夏後面的小弟。

即便是月星國的國主阿塞夫,也多次在公共場合公開表示:現在世界上的小國,想要生存,想要生活得好,就必須認清自己的身份地位,必須與大國搞好關係,跟著大國走,才會有生存空間。

很多人覺得阿塞夫這番話,真是太狗腿子了。

但是阿塞夫卻不認為自己的理念有錯,他一直奉行著這套原則,堅定不移的跟在華夏身後,老老實實的當一名小弟,該出力時候出力,該吃肉時候吃肉。

事實上,華夏這個老大哥,平日里對月星國還是很不錯的。

平日經濟上給予月星國支援,月星國被修羅國欺負,華夏也會幫出頭解決。

兩國關係非常鐵!

陳寧就任之後,對外訪問的第二站,就選擇了月星國。

陳寧一行抵達月星國之後,得到了阿塞夫的隆重接待,一切都是以最高規格的禮儀來招待陳寧。

陳寧一行在月星國待了一日,然後就告別離開,繼續展開對其他國家的訪問。

接下來半個月的時間裡,陳寧都是在不同國家進行訪問。

這半個月之內,與華夏關係密切的友邦,陳寧幾乎都訪問了一遍。

在此期間,米國方面,一直在邀請陳寧前去訪問,但是陳寧置之不理。

這日!

陳寧剛剛結束了對一個非洲小國的訪問。

陳寧詢問典褚:「接下來,我們要前往哪個國家了?」

典褚道:「既定行程上的訪問國家,都已經訪問過了。」

「但是還有不少國家,一直在邀請國主你去訪問,其中就有米國……」

陳寧淡淡的道:「米國就算了,繼續晾著他們,告訴他們,只有等我見到他們的誠意,才會真正的考慮與布萊恩見面。」

典褚道:「是!」

陳寧又問:「另外還有什麼國家邀請我去訪問?」

典褚道:「還有很多個,其中比較有誠意的是鷹國,鷹國的女公爵凱瑟琳,已經好幾次代表鷹國皇室致電我們國主府,邀請國主你到應該進行訪問,商談兩國合作與交往事宜。」

陳寧平靜的問:「對於鷹國的邀請,內閣怎麼看?」

典褚道:「內閣首輔大人羅老認為,最近米國拉攏諸多盟友國,圍堵打壓我們華夏。」

「我們跟米國態度強硬就可以了,但是對待米國的盟友,其實可以適當的拉攏一下。」

「這樣可以讓世界見識到我們華夏是禮儀之邦,又可以一定程度的分化米國與其盟友國的親密關係。」

陳寧點點頭:「既然羅老也這麼認為,那就安排一下,轉告鷹國方面,告訴他們我會到他們國家進行訪問。」

典褚道:「是」

幾日之後!

陳寧的專機,便降落在了鷹國首都的機場。

鷹國七十歲的女王安妮,率領皇室成員,在著名女公爵凱瑟琳的陪同下,帶著皇家儀仗隊,在機場隆重的迎接陳寧的到來。

老女王安妮跟陳寧握手,笑眯眯的道:「歡迎陳先生來訪。」

陳寧笑道:「很高興與女王你見面!」

隨即,陳寧又跟現場的皇子公主們逐個握手,最後,他見到了凱瑟琳。

凱瑟琳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跟陳寧見面!

她第一次跟陳寧見面的時候,就被陳寧的實力所折服,第二次見面是她上次訪問華夏。

她沒想到,第三次見面,陳寧已經是華夏國主了。

想起之前,她曾為陳寧傾心,曾暗戀上陳寧,甚至還追陳寧追到華夏去了。

可惜的是,陳寧已經有了妻子,對她無動於衷,她才黯然神傷的離開。

如今再度見面,她望著身材挺拔,愈發自信迷人的陳寧,芳心深處,不禁再起漣漪。 為了響應國家號召,確保青少年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程念高中準備開展一場籃球友誼賽,要求各年級都踴躍保證,爭取保證所有班級都能自願或非自願報名參加。

但是,當體委找到路星洲的時候,程念還是有點意外的。

「體委,我知道你看出來我的身體素質不錯,但確實,我沒打過籃球。」路星洲心裏竊喜,但表面上還是裝的一副雲淡風輕。

程念也搞不懂,上次測一千米的時候路星洲那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難道體委沒看見嗎?

「那個,我的意思是,你願不願意到時候比賽的時候給大夥兒唱首歌漲漲士氣?」

籃球場上鼓舞士氣?

這不是啦啦隊乾的事嗎?

「你把我當啦啦隊?」路星洲滿臉寫着無法接受。

正喝水的程念立刻捂嘴,卻還是被嗆的死去活來。

「程念你惡不噁心,口水都噴到我這兒了。」

路星洲往外挪了半步,又轉頭看向體委:「你真讓我去當啦啦隊?」

「你也知道咱班女生本來就不多,而且平時都蔫兒了吧唧,文科班的女生你又不是沒見過,到時候在球場上不就立刻被比下去了。」

路星洲沒說話,眉毛擰成一團。

程念終於不咳嗽了,拍拍路星洲,假意勸道:「這種好事兒舍你其誰,難得你能為班級班級做貢獻,上吧。」

「你怎麼不唱?」

「我唱歌兒沒你好聽啊。」

「切。」

「真的,你上吧,你要是真唱了我給你送花兒。」

「用不着。」路星洲瞪了她一眼,轉念一想,看着程念笑道:「你要在我唱歌的時候大喊三聲『路星洲好帥』我就上。」

「你——」

「成交!」

「不要說什麼負責賠錢,我青家人不缺錢,我缺的是你命!」

Previous article

葉一鳴笑了笑,就在此時,他身後傳來腳步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