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要說什麼負責賠錢,我青家人不缺錢,我缺的是你命!」

青陽輝咬牙切齒的對著葉飛說著,眼神之中的帶著恨意,他根本看不起葉飛,無論葉飛表現的多麼謙遜,多麼講理,他都不覺得葉飛怎麼樣,只要葉飛跪下來求他,才會讓青陽輝內心舒服。

「砰砰砰!」

就在此時,醫院門口一下子跳躍出來二十多個身影,都是從高空墜落,他們落在地面上,雙腿連彎曲一下都沒有彎曲,筆直的宛如一根標槍,他們二十多個男子,齊頭並進的朝著醫院內走來,頭頂上旋轉著一朵金花,他們是青家子弟,全部都是金花境界。

葉飛聽到青陽輝的話,還有那些金花境界的古武者,葉飛便是倒退一步,他現在算是命吧了,從一開始,青陽輝都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態度,無論自己說什麼,這件事都不會善終。

「既然如此,我也不比對你說什麼道歉的話了!」

「你這麼不講理,我也不必謙遜了,青陽輝,給你爺爺跪下,不然待會我一定讓你叫的很有節奏感!」

葉飛單手凌空一指,對著青陽輝霸道的說著,葉飛也不再忍受,崢嶸和戾氣一下子爆出,葉飛的本色徹底釋放。

「好大的口氣,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勇氣跟我青家人叫板!」

「狂妄的小子,這家醫院,就是你的墳墓,你放心,你死後,你兒子的眼角膜會掉,你媳婦也會淪為奴婢,拜月盟也會被我吞併,你大可放心。」

青陽輝雙眼一眯,對著葉飛低沉的說著,他單手一揮,二十多個古武者朝著葉飛走去,氣勢凌人,金花旋轉四溢……安染望了眼車駕,冷哼一聲,回傳:「玄羽門的車駕,裡面多半是徐令慧。」

雲梨恍然,原來是她啊,那林妙彤這波自認倒霉吧,壓根不是她的對手。

林妙彤安靜下來,蘇煦終於有機會了解事情始末,「段師弟,怎麼回事?」

段淮安剛要開口,車簾動了,纖纖玉手掀開車簾,熟悉的寬袖、裙擺落

《一路渡仙》第二百八十七章溫家來人 陳閑停下了前進的腳步,身體愣在了那兒。

讓他愣住的,不僅僅是因為突然出現的系統。

這玩意兒早晚都得來,不急。

而是他看見了,麵館老闆那張,望過來的臉。

那臉,讓陳閑腦海里那模糊的記憶,開始慢慢清晰起來。

片刻,記憶全部恢復了。

陳閑的腦海記憶里,普通麵館老闆,變成了自己的……債主。

麵館老闆姓肖,在這老街開麵館,已經有三十幾年了,前不久,剛借了十萬給原主陳閑,作為早餐店的周轉資金。

要知道,在這小縣城裡,一碗二兩的牛肉麵也只要十塊。

所以,十萬是個什麼概念?

那是足足「一萬碗牛肉麵」啊!

可見,肖老闆對陳閑是信任的,不然也不能一次借十萬給他。

前不久,原主拿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正高興,想和合作的老鄉慶祝一下的。

沒想到,

一起合夥開店的老鄉,捲走店子里所有的錢,跑路了。

還順帶拿走了,店子里所有的食材和調料……

知道的時候,老鄉都已經跑到國外去了。

更無語的是,那老鄉跑之前,還向供貨商賒了大量的貨物,最後供貨商上門要債。

原主只得用自己的積蓄拿來還債,剛好把錢還清。

租的房子也被老鄉給退了,被房東趕了出來,只好搬到早餐店內去住。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發生在一瞬間。

原主承受不住這個打擊,就把自己給關在店子里,茶飯不思,就這樣關了幾天。

直到另一個世界的陳閑穿越過來。

也難怪原主會崩潰,這事簡直是太致郁了,相對於欠錢而言,被信任的人背叛,打擊才是最大的吧。

不過,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自己現在已經到了債主面前,不說點什麼,好像也不好。

「老闆,欠你的牛肉麵……哦不對,那個……欠你的錢,我想改天再……」

陳閑胡思亂想了一陣后,先開了口,說話的時候,底氣有點不足。

不是擔心這肖老闆催他還錢。

而是擔心兜裡面十塊的全部身家,被老闆當成利息,給拿了去。

可以著欠錢,但不能挨餓啊!

陳閑一邊說話敷衍著,一邊把腳往後縮,準備退出去,看看外面還有沒有其它店鋪開了。

「吃面?」老闆沒有接陳閑的話,指著旁邊的麵條問道。

「嗯?……嗯!」愣了一下,但又累又餓的陳閑,不由自主的接過話來。

「坐吧。」老闆話說的隨意,回過頭去,沒有再理會陳閑。

接著,老闆便挽起袖子,露出粗壯的胳膊,開始壓面,做麵條。

陳閑提起來的嗓子眼,算是落了回去,來不及細想,自己已經餓的頭暈眼花,腦袋渾渾噩噩的了。

他找了個座,全身軟軟的坐下來,眯著眼睛,靠在了旁邊牆上,肚子已經餓的發慌了。

【進度30%】

【進度31%】

……

腦海里,系統提示的聲音還在進行著。

不知道會是什麼系統?

陳閑這時候思緒繁雜,突然覺著,像這種無聊的等待時刻,系統提示音,現在再聽起來,其實還挺解悶兒的。

能打發時間,轉移自己對飢餓的注意力,時間也能夠過的快一點。

不知不覺,一碗紅燒牛肉麵,很快的端上了桌。

麵條浸在香濃的牛肉湯底里,上面放著大塊的牛肉,牛肉的顏色有點淡淡的焦黑。

香味剛飄進陳閑的鼻孔,他早已經按捺不住,猛地俯下身子,拿著筷子飛快攪動,立馬吃了起來。

麵條勁道爽彈,分量很足,湯底油辣入味,餓了幾天的陳閑,很快就把碗吃見底了。

陳閑吃完了面,上衣早已經被汗水打濕透了。

再把熱乎的湯全灌了下去,體內的水份頓時往外直冒,渾身都散發著一股熱氣,陳閑擦了擦嘴,舒服的打了個嗝。

轉過頭,才發現,肖老闆正坐在他旁邊,靜靜的看著他吃面,不知道看了多久。

陳閑首先打破了沉默,從口袋裡拿出十塊,遞給了肖老闆。

肖老闆沒有接錢,而是站起身,收起桌上的碗筷,抹了桌子。

然後徑直往洗碗池走了過去,把碗放進水槽。

這時,肖老闆才開口說道:

「錢省著用,等你吃膩了麵條……可以拿去吃點別的。」

他的話剛一說完,也不等陳閑回答,打開水,開始專註的洗碗。

燈光下,麵館老闆身材高大,背影強壯寬厚,動作有條不紊,讓人心裡安定。

寂靜的清晨,只聽得見洗碗的刷刷聲。

聽見了肖老闆說的話,坐著的陳閑,停下了擦汗的手,起身站起來,心裡有點訝異。

聽話里的意思,這是準備讓自己這段時間,都「白嫖」他家麵條啊……

沒有想象中,惡言惡語的追債場景出現,這肖老闆的狀態反而非常平靜。

和記憶里的一樣,這家肖老闆,對自己依然一如既往的淡定、從容。

哪怕是自己現在欠他這麼多錢。

「謝謝,但這面錢我要不了多久就會給的,那十萬可能會更久一點,不過我可以保證,不會超過一年。」

陳閑可不準備「白嫖」人家麵條,賒這麼一頓就夠了。

而那十萬,該還的始終得還,哪怕錢不是自己欠的,但誰讓自己穿越了呢……

肖老闆把碗洗好了之後,往旁邊的碗架上一放。然後,拿毛巾擦了擦手,就朝陳閑走了過來。

廚房洗碗的地方和客人吃飯的地方還是有一段距離,肖老闆快走幾步到了陳閑面前,皺眉望著陳閑。

兩人身高差不多,就這麼相互平視,對望著。

「一年時間,你哪來十萬?不繼續讀書了?好了,別說意氣用事的話。」

肖老闆望著陳閑,語氣略帶嚴肅的對他說道。

陳閑和他老鄉的事情,街上都傳開了,還上了本縣城的新聞,在這小城附近,都已經成了人們飯後閑聊的話題。

本來看到陳閑出來吃飯了,覺得他還是挺堅強的,這麼大的打擊還是挺過來了。

但是,現在聽到他說這話,覺得面前這少年還是太年輕,就喜歡逞強。

一年還十萬?

自己這麵館做到現在,減去成本的話,大半年才賺的了這麼多。

而陳閑現在什麼都沒有。

一個月之後,還要去上大學。

怎麼賺這麼多錢?哪裡來的時間去賺錢?

「嗯,總會有辦法的。」陳閑用手撓了撓頭,又順手撓了撓肩膀,開口回答道。 「那陛下,這件事總得有個結果吧,下面還有這麼多人等著呢!」姜逸辰此時也有些無奈,想着通過下面的人給景恆帝一點壓力。

「時間長了,他們自會散去。」現在羽林軍也來到下面了,景恆帝倒不擔心造反什麼的,今天他心情好不和這些草民計較。

姜逸辰更無奈了,確實時間久了下面的人就會散去,其中一大部分的人本來只是跟着看熱鬧而已,現在只是暫時被那氣氛感染,等那勁頭過了,這些人自會散去。

拿剛開始跟着喊的驍騎來說,現在已經清醒過來在那積極維持秩序,現在他們都在那裏後悔不已,剛才怎麼會鬼迷心竅跟着喊起來呢。

他們此時忐忑不已,害怕待會會受到怎樣的處罰,畢竟身為禁軍的他們不聽命令這可是很嚴重的問題,重則是滿門抄斬,雖然不見得景恆帝會這麼狠,但最好的結果也是將他們全部打散、革職,回家耕田。

鄧布利多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眼自己的手錶,顯得有些焦慮。

Previous article

江映桃將諸多消息告知楚塵,都是關於海域的情況。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