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鄧布利多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眼自己的手錶,顯得有些焦慮。

秦維傑可以看出來,從下午回來到現在鄧布利多多少都有點心不在焉。

甚至連湯姆要求自己去購買物品時,鄧布利多都沒有拒絕。

按常理來說,一個老師是不可能放心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魔法世界的孩子自己去購買物品的,由此推測,鄧布利多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才會如此心不在焉的敷衍湯姆。

「福利家族在倫敦的莊園?看起來我外公挺有錢啊,他是一直住在倫敦嗎?」秦維傑問。

「對於福利家族的情況,好像還輪不到我來告訴你。你只需要知道,福利家族是英國最古老的幾個魔法世家之一,擁有悠久的傳承。並且有著英國皇室冊封的貴族世襲侯爵爵位,這在巫師世家中都極為難得。」

「至於你外公,他一直居住在南安普頓附近,那裡是福利家族的祖宅。倫敦這裡的莊園,不過是一處常年閑置的房產罷了。」

鄧布利多解釋道,秦維傑不僅感慨起有錢人樸實無華且枯燥的生活了,並幻想起自己富二代,不對富N代的枯燥生活了,畢竟自己現在是唯一的直系血脈。

「那我外公為什麼會在倫敦等我們,還有他老人家就住在南安普頓,又幹嘛要讓你把我帶到倫敦來?昨晚直接回家不就行了?」

「老福利來倫敦是我通知的,今天早些時候你受到襲擊之後我便通知了他。」

「至於昨晚為何不帶你回家,而是直接帶你來倫敦。我之前也說了,原本我是打算帶你和湯姆去對角巷買一些上學用的物品的,但因為今天早晨的襲擊,我不得不改變了原本的計劃。

原來是因為今天早晨的襲擊,如此以來一切也都說的通了。

秦維傑猜測,鄧布利多離開的幾個小時應該是去調查早晨襲擊秦維傑的那些人並通知奧古斯·福利了。

鄧布利多帶著秦維傑,先乘坐了電車,然後又換乘了馬車,最後來到了倫敦近郊的一處莊園。

莊園佔地面積極大,屬於那種庭院裡面能修高速的豪宅。

典型的巴洛克建築風格,顯得極為奢華,住宅主體形似一頂王冠,牆上花里胡哨的雕刻了不少的花紋。

整棟建築由內而外,由遠及近,由表及裡,只顯露了一個重要的信息——老子有的是錢。

「這房產,如果留到21世紀,怕是能賺死,把這房子一買,足夠我在北京三環買套豪宅了……」

秦維傑心中暗自盤算著,老福利要是知道了這敗家玩意的想法,估計會直接來一個阿瓦達啃大瓜送秦維傑去見三清老祖。

當秦維傑與鄧布利多走入莊園時,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莊園內隱隱綽綽的能看見一群人忙碌的身影,大部分是一些忙碌的傭人,但其中有一隊人卻引起了秦維傑的注意。

那是一群身穿統一黑色制服的人,秦維傑隱隱能看到他們腰間的魔杖。

這群人人數差不多有二十幾個,領頭的是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男人,除了領頭以外,其餘的人要麼手中提著東西,要麼兩個人合力抬著一個長方形的箱子。

秦維傑刻意的數了一下,一共有七個長方形的箱子。

秦維傑、鄧布利多,跟那群人前後腳進入莊園大廳。

一入大廳便看到一個臉色深沉,頭髮花白,身穿筆挺貴族西服的老頭,手握一個獅頭權杖站在大廳之中。

老者看著一股腦進來的一行人,先是眯起眼睛掃視了一眼,隨後目光定格在秦維傑的身上。

被老頭這麼一看,秦維傑不由的心頭一緊,這是來自氣場的碾壓。

老頭一個眼神,不怒自威,這是常年作為上位者所培養出的氣場,一般人很難承受住。

「你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很像你的母親。」

老頭看著秦維傑,冷不丁的說了一句,隨後便看向那群穿著統一制服的人,並對領頭的刀疤臉道:「打開吧」

刀疤臉一揮手,身後的人紛紛打開了那七個被他們抬進來的長方形箱子。

如秦維傑所料,那七個箱子之中所裝的正是屍體。

一共有七具屍體,每一具的死相都顯得極為詭異。

蒼白的臉色,驚恐的表情,脖頸處蔓延著裂紋一般的黑色紋理,這些紋理像是從皮膚血管之下滲透而出的一般,詭異非常。

再仔細去看屍體的臉,秦維傑驚訝的叫了一聲

「嘶~眼球完好,瞳仁為何都變成了眼白?難不成他們只有眼白沒有瞳仁嗎?」

秦維傑的驚叫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鄧布利多拍拍秦維傑的肩膀,像是在安慰秦維傑,讓他不要害怕。

秦維傑見此便不再多言,而是繼續觀察起這七具詭異的屍體,不知為何秦維傑心底對這種死相的屍體好像有著一絲說不出的熟悉感。

突然秦維傑發現,每一具屍體的腳下都放著一個他熟悉的面具。

鳥嘴面具,與今天早晨襲擊他的神秘殺手一樣的面具。

此時秦維傑大概腦補出了劇情。

在秦維傑看來,今早針對他的襲擊應該是激怒了自己的那位外公,也就是眼前這位氣場十足的老者。

老福利暴走,派人擊殺了今早襲擊秦維傑的一眾殺手,並將其屍體帶了回來。

這才有了眼前一幕。

然而劇情卻並未按照秦維傑的劇本演繹下去。

「在哪裡找到的?」奧古斯·福利開口問

刀疤臉:「泰晤士河下游的一處窪地。」

「怎麼死的?」

刀疤臉有些尷尬的猶豫了一下:「不清楚,以我的經驗也看不出他們究竟死於什麼惡咒。」

「魔法部這些年對傲羅的考核是不是太過輕鬆了?就你們這樣還敢自稱傲羅中的精英?」

刀疤臉一臉羞愧的低下了頭。

奧古斯·福利也懶得理會他們,直接轉身看向鄧布利多:「阿不思,說說你的想法。」

「默然者~」

「不可能!英國魔法部治下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默然者的案例了?!」聽到默然者,刀疤臉明顯激動了起來,大聲否定道。

「安靜!皮爾斯,帶你的人滾出我的莊園!立刻!」老福利侯爵眯起眼睛,不容質疑的道。

皮爾斯,也就是那個刀疤男也不敢反駁,只是灰溜溜的帶著手下離去了,臨走前還不忘向著老福利侯爵深深鞠了一躬。

皮爾斯為首的傲羅離開后,老福利並沒有著急跟鄧布利多討論,而是看向了秦維傑。

「卡特夫人!先帶維傑·福利去他的房間,再給他找一身像樣的衣服,穿的跟個乞丐一樣進入我的莊園是一種不可饒恕的褻瀆。」

不多時一個傭人打扮的三十多歲的少婦來到了大廳,並示意秦維傑跟著自己走。

雖然對老福利侯爵的態度不爽,但秦維傑也沒有當場發作,只是一臉傲氣說了一句:「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秦維傑,不是什麼維傑·福利。」

言罷秦維傑便跟著卡特夫人離開了。

看著秦維傑離去,老福利侯爵眯起了眼睛,宛如一隻暴怒的獅子,彷彿下一刻便會將秦維傑撕碎一般,但直到秦維傑離去他也沒有發作。

……

「阿不思,您能確定是默然者嗎?」

「不確定,但他們脖頸處的黑線只有默然者襲擊才會形成的,至於這白化的眼球,我也很難確定了……」鄧布利多有些猶豫道。

老福利侯爵明顯不滿足這個回答,暴怒的用權杖敲擊著地板

「十年了!究竟是什麼人要與我福利家族為敵!?我的三個兒子、兩個女兒,以及九個孫子孫女全都是這樣的死法!我也曾懷疑過是默然者所為,但魔法部告訴我,他們完全沒有檢測到默然者能量……」

看著老福利侯爵發飆,鄧布利多也只能安靜的站在原地,完全不敢搭話。

良久老福利侯爵意識到了自己的的失態,深吸了口氣,岔開話題繼續與鄧布利多道

「那孩子怎麼樣?」

「很聰明,比同齡人要老成,性子…您也看見了,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睚眥必報。」

「恩,睚眥必報,這倒是符合我福利家族的性子。」老福利點點頭「對了,這孩子的魔法天賦怎麼樣?」

「這個……」鄧布利多有些猶豫

老福利眉頭一皺:「怎麼了?有什麼不能說的嗎?」

「不是,這個孩子很神奇。經過一天的相處,我沒有從他身上感受到一絲的外泄魔力。」

「啞炮!?」

「我覺的也不是,這個孩子有一些特殊的天賦……」鄧布利多猶豫了一下,「他可以與動物交談,並且可以死而復生。」

鄧布利多給老福利侯爵詳細的講述了一番今天早些時候發生的襲擊,並且毫無保留的將秦維傑中了惡咒,渾身血液內臟被冰封,又在神秘的道音之下死而復生的事情告訴了老福利。

「那沒有外泄的魔力又該如何解釋?」

「您忘了,還有一種特殊的情況。」

「你是說…他能完美的驅動自身的魔力,在年僅十歲的時候?你要知道,這樣的天賦可是十分難得的,就算是你們霍格沃茨所謂的天才也不可能做到。」老福利侯爵淡淡的說著,但心裡還是有著一絲期待。

「是很難得,但如果算上維傑,僅僅今天我就見到了兩位擁有這種天賦的天才。」鄧布利多輕笑一下

「哦?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另一位是誰?」

「湯姆·里德爾,岡特家族的孩子,不僅可以完美的驅動自身魔力,還傳承了薩拉查·斯萊特林的蛇佬腔。」

聽著鄧布利多所說的話,老福利思索了片刻:「回去告訴阿芒多,讓他好好培養那個孩子,我需要他在未來輔佐維傑,變成我福利家族的家臣。」

鄧布利多沒有說話,老福利侯爵眯了下眼:「不要忘了,是誰在資助霍格沃茨。」

「我會轉達的。」

「行了,你也回去吧……所謂的魔法天才,也不過如此,若不是維傑命大,就算有你的保護他也難逃厄運。」老福利侯爵一臉不屑的道

「侯爵先生,早點休息」鄧布利多沒有再多說什麼,簡單的行禮之後便要轉身離去。

「今天的這種情況,以後不能再有!回去再轉告阿芒多一句,不惜一切代價保護維傑在學校的安全!這是我最後的一個孫子了!」

「是!」

鄧布利多離開后,老福利侯爵看著大廳中的七具屍體,一臉厭惡。

隨後手中權杖向地上一點,裝著七具屍體的簡易棺材便緩緩沉入大理石地板之下。

不多時地板恢復了原狀,七個簡易的棺材早已消失在大廳之中。

「卡特夫人!」

「老爺,有什麼吩咐?」卡特夫人不知從什麼地方突然出現,恭敬的道

「那個孩子呢?」

卡特夫人從懷裡掏出一個巴掌圓形的水晶球,看了片刻回到:「正在房間中,好像在翻找著自己的行李。」

「衣服換了嗎?」

清風默默心疼這個大狗三秒,心中感嘆一句「狗生艱難。」

Previous article

「不要說什麼負責賠錢,我青家人不缺錢,我缺的是你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