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清風默默心疼這個大狗三秒,心中感嘆一句「狗生艱難。」

「清風,今天是忍者學校報到的日子,你怎麼還在這裡獨自練習啊?」

宇智波清風:???

什麼情況?他怎麼不知道忍者學校報到?也沒人和他說過啊?怪不得只有昨天分別的時候說了一句「明天見」,感情是明天不在這裡見面,是在忍者學校見面啊?

怪不得以前從來不說「明天見」,原來是這樣……

心中有很多槽點,想說又說不出口,鬼知道忍者學校是什麼時候開學啊,不說通知書了,連個口頭通知都沒有。

忍者學校今天去報到,名單上的人就少了一個「宇智波清風」,左等右等的根本不見人影,笑死,清風根本不知道。

宇智波的名單是族長富岳遞上去的,至於為什麼富岳沒有通知,這種常識的東西需要通知嗎?況且還有他的好大兒一直和清風在一起,所以根本就沒想過這事。

然後送犬冢花去第一次上學的犬冢爪,讓犬冢花騎狗而來,通知清風趕緊去報到。

眾所周知,清風只有三個地方可以去,藥店、修鍊場、一樂拉麵,要麼就是在去這三個地方的路上,所以犬冢花跑到清風的卧室,發現沒人,就直奔平日修鍊的地方而來,輕而易舉的找到了。

至於為什麼不是同為宇智波的鼬來尋找,就只是單純的因為鼬,跑的沒狗快罷了。

「好的,趕緊出發!」

清風也不再耽擱,影分身就放在這裡自助修鍊吧。

「來,上狗,黑丸跑的快!」

黑丸聽了犬冢花的話,忍不住哀嚎一聲,「嗷嗚~」怕是要見不到今晚的月亮了。

「叫什麼,你是狗,不是狼。」

清風很想問一句,你這樣對待黑丸,你母親知道嗎?

兩人同騎一狗,不得不說還是有點意思,但是這種事情是萬萬不可以的,至少也要為這個命苦的狗想想。

「就這樣吧,狗跑的沒我快,你在前面帶路,我在後面跟上。」

日常熱身就是跑一百圈,還能沒一條狗跑的快,簡直就是笑話,雖然和一條狗比試賽跑,本身就是笑話。

犬冢花騎狗前面跑,清風在後面跟著,根本就不用用出全力,直接就齊平了。

「就這嗎?還以為四條腿的跑的有多快呢!」

「加大力度!」

從森林修鍊場,跑到繁華的街上,揚起灰塵的同時,也讓旁邊的平民紛紛躲避。

「這不是犬冢家的閨女嘛,好久沒見過她這麼囂張的沖街了……」

「確實,不得不說還有一點點懷念……」

「這次竟然還帶了一個少年一起跑,或許這就是青春吧。」

「爺爺我的青春回來了。」

這些話清晰的全部傳進清風的耳朵里,一群老頭子平常就這麼說話嗎?看來犬冢花這種事情真的沒少干。

兩人一狗停在了「忍者學校」門口,至於狗已經趴在了地上,今天的辛苦,足夠它銘記到往後狗生,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為旁邊那個臉不紅、氣不喘的宇智波。

「這就結束了嗎?感覺身體剛興奮起來啊。」

大門內,有不少家長,當然包括犬冢花的母親,有些都是老相識,平時也沒時間見面,藉此機會多聊幾句。

來這裡上學的孩子,都已經進教室了。

至於宇智波富岳,作為一個不苟言笑,高冷的族長,他,是絕對不會來這種場合的。

「母親,我們回來了!」

「好的,趕緊進去吧!」

兩人順著大路來到樓下,竟然還有人在等著他們。

「這個是白雲葉山老師,負責我們班的,聽說是一個實力強大的上忍呢!」

清風回憶了一下原著,好像是有這麼一號人,實力確實挺強,沒想到是在忍者學校當班主任,而且右嘴角有一道顯眼的刀疤。

做班主任屬實有點屈才了。

「葉山老師!」

「宇智波清風和犬冢花是吧?就差你們了,你們倆隨我來吧!」 坐在酒店裏面,享受着空調帶來的涼風,所有人都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唐詩墨去洗了個澡,穿着睡衣躺在了床上,說道:「這個鬼天氣,怎麼去找藍龍之氣啊!」

孫行遠則是把站在空調前面,伸展了羽毛,享受涼風的鸚鵡抓了過來,說道:「這位可敬的綠龍大人,還是給我指引一下迷津吧!」

鸚鵡昂着頭,賣著八字步,在孫行遠的床上走了幾步,才慢條斯理的說道:「看在你伺候本大爺還算賣力的情況下,我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吧!」

話音剛落,孫行遠一把抓住它,扔出了窗外,然後直接關上了窗戶。

鸚鵡用自己的翅膀用力拍打着窗戶,大聲說道:「孫行遠,你大爺,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竟然敢這麼對我!」

孫行遠則是趴在窗戶邊上說道:「我說你個死鸚鵡,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要不是其他三個小傢伙不能說話,我至於這麼低三下四的求你嘛!」

鸚鵡破口大罵,什麼難聽的都罵了出來,孫行遠絲毫不為所動,翹著二郎腿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過了半個小時,那鸚鵡終於沒了動靜,而是癱在了窗子前面,有氣無力的說道:「孫叔叔,孫爺爺,你就把我放進來吧,這太熱了,我都要被烤熟了!」

孫行遠這才將窗戶打開,將那隻鸚鵡放了進來。

它一進來,就貪婪的站在了空調的旁邊,享受着冷氣帶來的溫暖。

「說吧,藍龍之氣在哪裏啊?」孫行遠見它也吹的差不多了,問道。

聽到孫行遠不帶一絲感情的文化,鸚鵡哆嗦了一聲,趕緊說道:「藍龍之氣就在南京城最著名的雨花台那裏,因為藍龍是使用的水之力,因此那裏是她最喜歡的地方。」

說完還諂媚的「嘿嘿」笑了兩聲。

孫行遠拿出手機,在手機上仔細查找雨花台的位置,但是地圖上的顯示,卻讓孫行遠感受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從地圖上看來,整個雨花台是一片人工綠地,綠化面積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但是整個雨花台是被一圈的護城河包圍在其中,除了正門和後門兩個出入口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的地方能夠離開,可以說是天然的伏擊地點。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一次,他從白寒雨的電話之中也知道了,魔族已經派出了八大魔將之一的地魔將來對付他,八大魔將十分神秘,除了魔族眾人,沒有任何人看到過他們的真面目,只知道他們十分強大,而且在人類世界有着一定的影響力。

「地魔將,聽白老師說,上次神都的那次針對佛,道,儒三家的襲擊就是他策劃的,那通過這次策劃就可以看出,此人工於心計,絕不是一個好對付的對手。」

就在孫行遠默默思考着這一切的時候,門口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

「誰啊?」孫行遠問道。

外面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孫同學這麼快就把我忘了啊!我們曾經在清北大試上見過面。」

孫行遠過去打開了門,出現的赫然正是之前整個市清北大試的主要負責人,騰龍高中的校長易天行,他的身後,則是跟着心月輝和牛玄。

「易校長,牛玄,心月輝,怎麼是你們啊?」

孫行遠見到三人,也是感到十分的驚奇。

易天行說道:「孫同學,我之前接到了清北大學的樊遲教授發來的信息,說是你們曾經救了他一命,我們同屬儒家一脈,這一次,是專門來幫助你的。」

「幫助我?」孫行遠一頭的霧水。

「對,魔族已經下達了追殺令,這一次派出了地魔將,他的實力在雲涌五階以上,也算是十分強大了,而且這一次,還同樣有九天十地,十九人魔中的魔族參加,務必要將你一網打盡,以絕後患。」

「我們儒家作為這個世界秩序的守護者,對付這種邪魔外道,決不能置身事外,這次,我是先行軍,後面還有儒家的十六門徒隨行,務必要全力保護你。」

「感謝易校長,也感謝儒家的各位大師們,小子真的是受寵若驚。」孫行遠謙虛的說道。

「不,你可能不知道,你對抗魔族和妖族的事迹已經傳遍了整個修鍊界,現在,你就是我們儒家的代言人,第一高手,面對魔族,我們儒家無論都要護你周全。」易天行說道。

孫行遠躬身表示感謝,而心月輝也是尖聲尖氣的說道:「孫行遠,之前的事情一筆勾銷,雖然我曾經看不上你,但是你所做的這些事情,還真是個爺們該做的事情。」

孫行遠一笑,沒有說話,而此時,那隻鸚鵡則是飛了過來,對孫行遠說道:「我剛才好像聽到了人妖的聲音,你聽到沒有?」

心月輝的臉色頓時變了,孫行遠則是忍着笑,說道:「什麼人妖,這位可是二十八星宿之一的心月狐大人的後人。」

「心月狐?就是那個八條尾巴的人妖嗎?」鸚鵡若有所思的說道。

孫行遠一捂自己的額頭,對這個傢伙是徹底無語了。

而心月輝的臉此時都已經變成了鐵青色,處在了暴走的邊緣。

孫行遠趕緊將那隻鸚鵡丟進了自己的背包,說道:「易校長,請進來,有事情,我們慢慢談!」

而就在孫行遠和易天行談話的瞬間,南京城之中,一對對各大高校的學生們紛紛入駐,帶隊的均是儒家的七十二門徒之中的一人,他們的落腳點,全部都在南京雨花台的旁邊。

而在雨花台的黑暗之中,一道道的陰影也是蠢蠢欲動,尤其是護城河之中,深達十幾米的河水之中,密密麻麻的佈滿了無數的亡魂,而操縱這些亡魂的,赫然是黑白無常。

「南京風雲起,百鬼夜行時,儒家的一群老學究們,一天研究什麼浩然正氣,真的以為自己就是正義的代表了嗎?」

「嘿嘿,將他們直接變成鬼,他們就會知道什麼才是叫做最恐怖的黑暗了吧!」

黑白無常伸著長長的舌頭,躲在水中,陰森森的說道。 半柱香的功夫過去了,越白亦在賬內等的不耐煩。

還沒有人這般冷落過他!

「怎麼回事,你們軍醫還沒起床?」越白亦皺著眉頭吼道。

「還有沒有點兒軍規軍紀了?!」

說著,越白亦將茶杯摔在桌上,拂袖站起來,準備出去。

「王爺稍安勿躁,還請在賬內稍作休息。」帳前的士兵攔住了越白亦的去路。

「什麼意思?你們要攔著本王不成?!」

「真是反了天了!幾個腌臢的潑皮士兵竟然敢在本王面前耀武揚威!」

越白亦氣得臉成了豬肝色。

不遠處,尋韶容正拖著步子,大汗淋漓地往這邊走。

說好跑兩圈鬆鬆筋骨的,結果被老雀拽著,硬是綁著沙袋跑了五圈。

她現在只想回到帳篷里,躺在木床上,再喝上一大碗涼水!

「尋韶容,你站住!」

越白亦看著迎面走過來的尋韶容,她竟然忽視了他,從他面前徑直走過?!

尋韶容聽到喊聲,被嚇了一跳,她下意識地回頭,卻是看到了一張醜陋無比滿臉橫肉的臉。

「晉王?」

她看著越白亦十分生氣地樣子,以為是自己沒有行禮他才如此生氣。

「參見晉王殿下。」她兩腿發軟,微微行了一禮。

不過,做為天堂界派系的成員,他們無所畏懼。

Previous article

鄧布利多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眼自己的手錶,顯得有些焦慮。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