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侯飛直接搖了搖頭,拒絕道:「我還得在這等待老大回來。老大的提拔之恩不敢忘,大人的照顧之情不敢忘。」

李逵與江濤紛紛點頭。

「九游嗎?」蔡坤念叨起這個名字,眼中出現回憶,那名天賦異稟、橫空出世的青年,浮現在腦海之中。

「也不知道九游現在如何了,他一不在我就怪想念的,可惜,他被青城劍派追殺,而我們天幕府卻連自己人都保護不了,簡直是恥辱!」說到最後,蔡坤忍不住奚落自家門庭。

侯飛安慰道:「老大他武功蓋世,又機智如狐,應該不會有事的,待他回來之時,便是我等飛鴻騰達之日。」

蔡坤點了點頭,寒暄道:「最近你們工作有遇到棘手的案子嗎?」

李逵長話短說地道:「我的沒有。」

「我的也是,都是些小事情,但侯飛那似乎有件棘手的案子。」江濤回應道。

蔡坤聞言看向侯飛。

侯飛苦笑道:「確實有一個比較棘手的案件。」

蔡坤正襟危坐,說道:「說下吧,這裡我們大家給你點意見。」

侯飛點了點頭,說道:「這案件其實並不複雜,一家藥鋪的女掌柜周彤彤失蹤了,我們懷疑被人綁架了。

然而這女掌柜的身份卻比較特殊。」

蔡坤問道:「她是何身份?」

侯飛嘆了口氣,愧疚道:「此女其實並沒有什麼大的身份,身後家族只是個賣葯世家罷了,但她……她似乎是老大的紅顏知己。」

蔡坤吃驚道:「她是九游的紅顏知己?」

侯飛撓了撓頭,回答道:「其實我也不確定,但老大與她肯定有瓜葛,他在走前曾叮囑過我,要照顧一下那間藥鋪,特別是藥鋪的主人不能受到欺負。

唉,現在其突然失蹤不見人影,我有負老大的囑託啊。」

在場眾人聽到此案與辰九游有關,紛紛嚴肅起來,對此案的重視程度提高了數個層次。

蔡坤繼續問道:「那你們這幾日的搜查情況如何?」

侯飛失落地搖了搖頭,回答道:「沒有多大的進展,我說下這幾天的搜查情況吧,我們推測,是有人綁架了周彤彤。

因為我們搜查了那段時間去過藥鋪的人,他們曾看到一名黑袍人進入過藥鋪,但卻未見他出來過,所以我懷疑便是此人將周彤彤劫掠而去。

根據藥鋪的女工綠兒供詞顯示,她在去倉庫拿取藥材,再到回藥鋪,大概花了一刻鐘的時間,期間藥鋪中未發生任何打鬥或者尖叫等呼救聲,可以推斷犯人實力極強,輕易就能將一名女子擒拿,同時不讓其發出任何聲音。

其次,犯人的輕功也極強,當時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卻愣是無一人看到那黑袍人離開的蹤跡,說明此人的輕功已達化境,或者可以說是化風而去了。

由於黑袍人遮蔽了面孔,所以我們根本無法得知他的任何信息,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只有一身黑袍是唯一的線索。

被逼無奈,我們只能採取了大海撈針的搜查,可黑袍的裝扮在江湖中實在太普遍了,乃是眾人比較喜歡的造型,所以,這條線索其實毫無意義,真的如大海撈針一樣,我們這幾天的功夫也全部白費,毫無所獲。」

眾人聞言皆沉默,面色也跟著嚴峻許多。

侯飛失魂落魄道:「如今其實已經錯過了搜救的黃金時間,周彤彤可能已經凶多吉少了,我可能沒臉見老大了。」

「那……」蔡坤一時陷入兩難之境,如果讓侯飛去負責尋找鬼族的任務,那這件案子就只能擱置了,可這案子又與辰九游有關,一旦辰九游回來,又如何與他進行交代。

可尋找鬼族的任務都重中之重,事關百姓安危。

一時之間,四人陷入公與私的糾葛之中。 「原來如此,是那個小傢伙啊,旅程才開始就碰到這麼大麻煩了嗎。」門矢士攪拌著咖啡,眯著眼睛道。

「那個異類Build,強的過分啊,他有一個肖龍從沒出現過的形態,好像是猩猩和鑽石。」菲利普回憶著戰鬥地過程,講給門矢士聽。

叮!

湯匙敲擊了杯底一下,門矢士睜開了眼睛:「這種連未來歷史都奪取的能力——我大概明白了。」

「現在你都知道情況了,那就一起找到那個異類Build,把肖龍的歷史奪回來吧!」翔太郎激動地道。

門矢士放下咖啡,靠在沙發上面,斜著身子用相機給面前幾人拍了張照片:「不急,讓它再等等。」

「再等的話,我們會完全忘記肖龍的啊!」翔太郎咬著牙,看向身後的菲利普和亞樹子,亞樹子的記憶,消失的比他們還快,這時候都記不起肖龍的樣子了。

「嗚,翔太郎,肖龍如果救不回來,爸爸是不是也會回歸死亡的命運啊?」亞樹子哽咽著道。

翔太郎張張嘴,卻又閉上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亞樹子,實際上他也十分難過,沒人比他更知道,大叔的死,對他來說有多麼痛苦。

「別哭,亞樹子,能再次見到你,我已經很高興了,就算我真的死了,也沒有遺憾了。」大叔把亞樹子攬進懷裡,拍著她的腦袋安慰道。

亞樹子眼淚頓時就下來了,趴在大叔的懷裡哭個不停。

然後她就感覺到,有那麼一瞬間,鳴海庄吉的身體消失了。

亞樹子獃獃地抬起頭:「爸爸……」

「好像我也時間不多了。」大叔說道。

啪!

門矢士放下二郎腿,站了起來,說道:「跟我走吧,現在,我有卡了。」

三人:???

肖龍此時還在那個漆黑的世界中,此時他坐在地上,看著自己的手,在發愣。

「系統,你說我能回去嗎?這就是存在被奪走的感覺嗎,好空虛。」

「相信系統,系統穩如老狗,如果他都不靠譜,那基本就沒人能幫你了。」系統淡定地道,但其實內心已經慌得核心都有些不穩了。

門矢士你到行不行啊?居然還找我要卡,你來的到底是哪個時期的你啊,穩不穩啊,這可事關我的小宿主啊!

系統:Д「發抖

大街上,異類Build正在橫衝直撞。

路上的行人皆是尖叫著逃跑,有幾隊道館的學員看見后,自告奮勇的上去阻攔異類Build的行進路線。

「你這傢伙,嚇人也給我適可而止啊,村雨流!」一個劍道學員拿著自己的劍,一刀劈下。

「啊啊啊,柳生派空手道!」另一隊空手道學員反手打了過去。

「?」異類Build緩緩撓了撓臉,然後拿出空白滿裝瓶對準了學員。

「這傢伙,居然沒反應?」學員們面面相覷,終於發現有些不對勁了。

下一秒,劍道學員和空手道學員,都有一個人被吸進了空白滿裝瓶內!

「Kendo!」(劍道)

「Karate!」(空手道)

頓時間,異類Build笑的眼睛都彎起來了:「BestMatch噠!」

「是,是真的怪物啊!大家快跑!」一個人反應過來后,大喊著跑了,姿勢十分狼狽,其他人聽后,跑起來也是不遑多讓。

「喂,怪物,你快把肖龍還來!」緊趕慢趕,終於趕到的翔太郎一行人,對著異類Build喊道。

「嗯?W噠!你來變成我的BestMatch吧!」看見翔太郎和菲利普,異類Build的眼睛亮起了紅光,姿勢彆扭的朝兩人跑過來。

門矢士按低了翔太郎拿著無機物記憶體的手,說道:「你變成你自己就行了,我來變成Build。」

「你來?」翔太郎楞楞地看著門矢士。

「對,我來,Henshin!」門矢士刷入了變身卡。

「KamenRideDecade!」

Decade變身後,又從卡盒拿出一張卡片,卡片上赫然是假面騎士Build!

「KamenRideBuild!」

Decade除了腰帶沒變,其他都變成了Build的樣子。

「哎?!這個樣貌,這不就是肖龍說的那個,讓我見到就帶著你們趕快跑的世界破壞者?!」菲利普突然驚叫道。

「唔!」Decade聽見后,差點摔倒,立刻吼道:「那小鬼,居然在破壞我的風評!」

「是這樣嗎?」菲利普迷茫道。

「雖然不知道你們在聊什麼,現在的話,菲利普,我們用肖龍幫我們強化的力量,上吧!」翔太郎幹勁十足的道。

「OK!」

「Luna!」(月神)

「TriggerGun!」(扳機炮)

「Henshin!」×2

「Luna!TriggerGun!」

「Skull!」

「Henshin!」

「撒,來細數你的罪惡吧!」×3

Decade身體後仰,語氣不明地道:「有點意思。」

「Kendo!Karate!」

「BestMatch!」

異類Build張口吞下兩個滿裝瓶,然後崩壞的電子音響起后,異類Build兩隻手立刻變成了刀刃。

「勝利的法則,已經決定了!」異類Build憨憨地道。

「喂喂,不要用你這張醜陋的臉,說出肖龍的台詞啊,砰砰扳機炮,發射!」憤怒的W架起火箭筒,來了一發大傢伙。

轟!

「笨蛋翔太郎!沒看見我也在嗎?」差點被波及到的大叔,怒斥道。

左邊尷尬地撓了撓頭:「大叔對不起,太激動了。」

「哈!」Decade一拳打在有些懵的異類Build臉上,然後退後了一步。

「這個感覺,果然沒錯,又是那群老鼠。」門矢士冷哼一聲,顯得十分生氣。

「士桑,你說的老鼠是誰?」將身體交給翔太郎全部接管,菲利普好奇地問道。

「一群在騎士世界到處掠奪破壞的傢伙,詳細的等打敗它再說吧,你過來一下。」門矢士往後跳幾步,脫離了戰場,讓Skull先拖住對方。

「哈?」兩人不明所以得操控著身體來到門矢士面前。

走到W背後,門矢士悶悶地道:「稍微有點癢哦。」

「FinalFormRide!」

墨曉嫣看了眼文秀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吃飽了才有力氣逃跑。於是,她吃了一個包子。

Previous article

「袁兄,你們這個辦公也自在,隨時可以溜到我江寧啊。」陳遠笑著說。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