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墨曉嫣看了眼文秀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吃飽了才有力氣逃跑。於是,她吃了一個包子。

「老實點!」喂飯任務完成,兩人拎着食盒離去,臨鎖門的時候像所有歹徒那樣,惡狠狠的扔下三個字。 次日清晨,冷非寒在迷迷糊糊中,聽見了有門鈴的聲音響起,即便內心很不爽,他還是不願地從床上爬了起來。

打開卧室門后,走進客廳聽了聽動靜,那個小丫頭片子沒在家嘛?怎麼不知道去開門。

冷非寒伸了個懶腰,縱使他好奇心勝起,也不敢再去對方的房間看看了。

當打開沉重的大門時,兩個人影赫然出現在柵欄外,原來是阿澤帶著柳柯楠,順著地址找來了。

「寒哥,有空嗎?出去玩。」相比於阿澤的樂觀開朗,柳柯楠就顯得要有些孤僻陰森了。

冷非寒看向冷菲菲禁閉的房門,想到待在家裡也是閑著沒事幹,倒不如出去走走。

這三人並排走在一起,那臉上表情就將性格暴露的一覽無遺。

柳柯楠是個人高馬大,長相比較憨厚的少年。

以前也和冷非寒有過接觸,但是兩人之間關係,不好不壞,不冷不熱,今天主要是被阿澤拉出來玩的。

三個大男生自然不可能去逛商場,而阿澤也早就有了安排,那就是去漫展。

大約不到半個小時的車程后,氣派恢弘的江海市主場館就近在眼前,裡面的氣氛異常火熱,外面也是人山人海。

要知道漫展的門票從預售開始,在兩小時內就迅速全部賣完,一般人根本就搶不到票。

幸好阿澤作為內部人員,搞來了三張內部通行證。

這些人中除了像冷非寒這樣的路人外,還有很多主播明星,正托著自拍桿手機在現場做戶外直播。

出入口處人潮擁擠,阿澤走在最前面,頂開人群帶路。

許久之後,他們三人才從一個由安全通道,改造的後門溜了進去。

由於人太多,進入漫展后,冷非寒就跟錯人了。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早已經找不到阿澤的身影了。

「可惡。」一時間不知道該去哪的冷非寒,乾脆直接蹲在了一個小攤邊,打起了瞌睡。

最近這幾年,他可是沒有好好休息過,難得可以放鬆下,自然也不會錯過機會。

雖然漫展人聲嘈雜,但是絲毫不影響冷非寒的睡眠。

「麻蛋,臭小子,老子就知道你沒按好心。」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只聽一句叫罵聲傳來,冷非寒立即睜眼。

他抬手一抓,就接下來了對方的踢擊。

來人黑色長發飄飄,一身藍白齊胸襦裙仙氣飄飄,要不是那一口大老爺們的聲音,估計會有很多男生,都要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

冷非寒用力一拽,那人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他就是耗子,屬於那種十分愛開玩笑的人,當然男扮女裝只是愛好。

「哎呦,疼死我了,寒哥,你下手怎麼那麼重啊!」耗子趴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個不停。

要是真說起來,這也就跟摔倒了差不多,可是耗子卻裝的很嚴重的樣子。

剛才冷非寒還沒睡醒,完全屬於本能反應,或許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看著躺在地上哎呦喊疼的耗子,有那碰瓷訛錢的樣子了。

對此,冷非寒也只要苦笑。 農田需要擁有狩獵屬性的農民上去耕作,曹青天當即安排了一批農民前去。

接下來,曹青天又安排了黃時臣帶領他的部下前去開荒。

什麼伐木場,採石場,這些都是要開發出來的。

所以,從這以後,黃時臣就變成了開荒專業戶。

黃時臣領到這個任務的時候並沒有覺得不甘心,反而覺得特別的開心,只要能為混沌城奉獻,他們就幹得特別的賣力,不僅僅是他,他手下那些歸降的黃巾軍也是同樣的想法。

軍營內,韓信在訓練著士兵,霍去病則是在韓信一旁,看著韓信訓練,兩人兵法意見不同,但霍去病也能感覺到韓信的厲害之處,所以即使有一些地方並不是他說倡導的,可他也能做到求同存異。

同時他也想著,或許能吸納韓信的一些兵法意見。

另外一邊,張翠花則是在便是看著兩人雙眼冒星星,原本她只看著韓信冒星星的,現在看著霍去病也冒星星。

早已經完成了自己任務的李黑牛也來到了軍營,他跟張翠花的目的不同,張翠花是來看韓信跟霍去病,而他,是來看張翠花的。

同時,他還帶了一些肉串拿來給張翠花吃,可是張翠花並不吃。

「翠花只是看我烤了這麼久心疼不捨得吃。」

李黑牛這樣安慰自己。

時間過得很快,城池已經升級完成了,當城池完成升級那一刻,全球通告再次響了起來。

「恭喜【曹天帝】將主城升級至四級主城,因其是第一位將主城升級至四級的玩家,特獎勵各位將基礎資源*50000,且獲得赤兔胭脂獸*500。」

「恭喜【曹天帝】將主城升級至四級主城,因其是第一位將主城升級至四級的玩家,特獎勵各位將基礎資源*50000,且獲得赤兔胭脂獸*500。」

「恭喜【曹天帝】將主城升級至四級主城,因其是第一位將主城升級至四級的玩家,特獎勵各位將基礎資源*50000,且獲得赤兔胭脂獸*500。」

消息一共在所有玩家的腦海內響了三次。

世界頻道內,原本曹青天就因為殺了神秘商人而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現在因為這主城升級到四級的消息,熱度再次居高不下。

「草,什麼情況,曹天帝大佬的城池這就四級了?!」

「簡直離譜啊,我記得之前有分析帝說升級到四級主城最短也需要五天時間的!」

「曹天帝大佬,一直都在打破常規,要是現在有人告訴我說曹天帝大佬其實是天神我也不會跟他反駁,因為我已經麻木了。」

「麻了麻了,現在主城等級最高的除了曹天帝之外就是二級的,這也太強了,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感覺!」

「剛剛那些嘲諷曹天帝大佬殺了神秘商人之後主城發展會停滯的有沒有被打臉啊,就算沒有了神秘商人,你爹永遠是你爹!」

「樓上的這話說得漂亮,曹天帝大佬,永遠滴神!」

「曹天帝大佬,牛比!」

「擁有歷史名將又怎樣,曹天帝大佬現在依然是你們無法追趕的爸爸!」 這次殷承安沒讓齊云云失望,真的帶着她去見了自己的朋友。

只不過,他這個朋友是樂城首富樂家,唯一的繼承人,名叫樂歡。

樂歡長得就像是一副花花公子的標配,帥氣的外表,迷人的桃花眼,風流灑脫的身姿,一顰一笑,都能讓女孩鬼迷心竅。

這傢伙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他此次來平城,是專門投奔殷承安來的。因為他逃婚,而且是帶着一個小嫩模,一起逃婚的。

殷承安帶着他們去吃飯,飯間,樂歡還不停地和小嫩模打情罵俏,親親抱抱。

齊云云看着他們,大倒胃口,沒當場吐了,就是給樂歡面子了。

而殷承安卻看得津津有味。

齊云云深刻地理解了,什麼叫物以類聚!

殷承安和樂歡,就是一丘之貉!

晚上,殷承安帶着樂歡去了龍乾宮,但是沒有去包間,而是去一樓的酒吧大廳。樂歡帶着女伴呢,竟然還招了兩個小姐,那畫面簡直不堪入目!

殷承安今天倒老實,沒有叫亂七八糟的女人,只是細心地照顧齊云云。

即便是這樣,齊云云也忍到了極限,終於對殷承安說:「我有點不舒服,先回去了!」

殷承安變身完美男朋友,「云云,哪裏不舒服,我陪你去醫院?」

齊云云咬牙,我渾身哪兒都不舒服,醫院也治不了的那種!

她搖搖頭,說道:「不用了,我回家休息休息就好了!」

「那我送你回家!」

齊云云連連擺手,和他拉開距離,她實在受不了,他身上沾染的那些小姐的香水味:「不用了,我叫了我家的司機,他已經在門口等我了!」

殷承安就送她到大門口,看着她上了車,還親昵地親了親她的頭髮,才和她揮手告別。

齊云云看着後視鏡中,殷承安的身影越來越模糊,心頭有幾分的惱怒。

她打了個電話,讓人替她盯着殷承安。

她倒要看看,殷承安是否是繼續在作戲?

前段時間,她認識的殷承安,不是這樣的。

他沒有這樣的污濁不堪,他總是一身清爽,眉目冷冽,行事雷厲風行,對江雲夢溫柔而寵溺。

那時,他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男人味,都是她喜歡的樣子。

怎麼現在,他變成了這樣?

齊云云失望了!

她也已經讓人做了調查,殷承安的確是和江雲夢分手了。

難道是他還沒忘了江雲夢,所以自我放逐了?

她有些拿不準,也就沒有放棄的打算。

龍乾宮內,樂歡湊到殷承安耳邊,笑道:「你家那位齊家大小姐,還真是夠能忍的,看來她對你是真愛了!」

殷承安冷哼一聲:「狗屁,老子又不稀罕。只是你這樣跑過來,真的有點不地道,你家老頭子老太太估計會被你氣死!」

樂歡喝着酒,道:「那麼沒有情趣的女人,我才不稀罕!」

他家老爺子給他訂的老婆,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孩,剛大學畢業。人樣子雖然長得清純,但是柔弱木吶,一看就讓他倒胃口。

況且,他心裏有喜歡的人,怎麼會讓爸媽擺佈他的婚姻?

所以,他昨晚就做好了逃婚的準備,並讓殷承安收留他幾天。

殷承安手裏轉着酒杯,眼眸有些深邃,道:「其實,你能娶個好女人,是你的福氣!」。 葉飛一口喝下一杯精靈血液,便是擦拭了一下嘴唇。

「走吧,帶你去舊城,和我老婆作伴去。」

葉飛對着小牙說着。

「那這裏呢?」

小牙看着這個披薩店,覺得有些可惜,這麼大的披薩店,愛麗絲彤一死,就沒人管了。

「這個披薩店,本來就是為愛麗絲彤準備的,現在她都不在了,我還要這披薩店有何用。」

葉飛舉目四望的看着這披薩店,今天這一走,這裏就在也沒有了。

霍老夫人懵了。

Previous article

侯飛直接搖了搖頭,拒絕道:「我還得在這等待老大回來。老大的提拔之恩不敢忘,大人的照顧之情不敢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