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霍老夫人懵了。

霍二叔趁機告狀:「對呀,也怪我們,這段時間,霍小實天天沉迷於打遊戲,唉,小胖玩是陶冶情操,可是卻知道節制,小實不懂啊,小胖說過他好幾次了,也不聽……」

霍小實直接被霍二叔塑造成了自制力差的孩子。

霍老夫人皺起了眉頭,看向了周圍,那些孩子們一個個豎着耳朵,過了幾天,小實資質平庸這件事,就會傳到各位家長耳朵里了。

這樣的孩子,怎麼繼承家業?

霍老夫人頓時明白了霍二叔的意圖,也恨自己過來,把事情鬧大了,可已經到了這一步,她不得不硬著頭皮往下走。

她笑呵呵的進入了辦公室里,開了口:「原來我們小實打了一個月的遊戲呀?這也沒什麼,誰年少的時候沒有貪玩過?我看這分數也不用公佈了,現在所有的小學都不公佈分數了!」

此刻,老師已經批閱完畢所有的試卷,茫茫然抬起頭來,看向了老夫人和霍二叔。

霍二叔卻上前一步,笑着開了口:「這怎麼行?每次小實都是滿分,我可是要讓小胖向他學習呢,老師,快點給我看看,小實考了多少分!」

說完,拽出了小實的卷子。 第十三章不值錢

鎮子上人來人往,有販賣小食的,有販賣糖葫蘆的吆喝聲,小孩子結伴玩鬧,手裡舉著小小的風車,呼啦一聲從簡童身邊跑過去。

「姐姐,你能幫我撿一下嗎?」

小孩手裡的小風車沒拿穩,掉落在地上,出溜一下正好滑倒簡童的腳下。

彎腰撿起小風車的陸初溪身子一頓,舉著手裡的小風車,看著腳邊小小的兒童抬著頭,眼神里的好奇讓他突然清醒著,這裡不是村子了,

是鎮子上,他是怎麼來的這裡?陸初溪忽然恍惚了。

「吶,給你。」簡童從陸初溪的手裡輕輕的拿過小風車遞給小孩。

「謝謝姐姐。「拿了風車的小孩認真的道謝,後面跟著的幾個也學著他的模樣,張開嘴巴大聲的喊謝謝,「謝謝姐姐!」

小孩長得白白凈凈的,光讓人看著就心生喜歡,簡童沒忍住,上手輕輕的摸了一把小孩的頭髮,「是哥哥幫你們的撿的,你們應該謝謝哥哥才對呀。「

不自覺的,她說話的腔調就學著孩子的聲音了,本該粗啞難聽的嗓音柔和了一番,顯得可愛溫柔了許多,連陸初溪都短暫的被吸引了。

「謝謝哥哥!「小孩立馬高高的抬起頭又喊了一聲,身後跟著的小孩:「謝謝哥哥!」

陸初溪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卻下意識的擺動手,「不用謝,本該是我做的。」這樣的話幾乎沒經過大腦反應就從嘴裡蹦出來了。

小孩子嬉笑著跑開了,陸初溪臉頰上暈起紅暈,有些傻乎乎的還在擺著手。

簡童偷偷的笑了,「走吧,那邊有塊陰涼地,去那邊擺攤。」

「好……好的家主。」陸初溪跟上簡童的背影。

「小公子,買塊胭脂呀,雲鴿子新出的顏色,塗在臉上,那個氣色叫一個沉魚落雁……」

「瞧一瞧,看一看,剛出爐的包子,熱騰騰的大包子。」

「小二,給我來一碗餛燉,趕緊的,我趕著路呢,遲了我可就不要了!」

「好嘞,客官,馬上的!」

陸初溪小心的避開熙熙攘攘的人群,周遭的叫賣聲灌入他的耳朵,他好奇的打量著周圍的攤販,目光流連在那些他從來沒見過的攤子上,上面奇形怪狀,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是些什麼?

他從來也沒見過,很多年沒有出過村子,他對鎮子上的每一處風景,每一塊地方都產生了濃重的獵奇,同時也伴隨著膽怯的心態。

「妻主,我們真的能在這裡賣嗎?」陸初溪怯生生的躲開旁邊女攤販投過來的目光,一路上,雖然也看到了很多男子,可是自古以來男子都是不被允許從商的,路上的其他攤販也都是女的。

「怎麼不能,快過來,我也沒擺過攤,咱們是不是要把帕子都給擺出來。」

「對了,把這塊布鋪在地上,籃子里的帕子都拿出來擺好。」簡童把籃子上的麻布攤在地上,然後小心的拿出裡面的帕子,把花紋的一麵攤在布上,「我記得好像就是這麼擺攤的。」蹲著整理了一番,她拍拍手感覺沒問題了。

「過來坐吧,這邊沒太陽,一會太陽大了也不曬。」

簡童拉著陸初溪的袖子,把他拽過來,男人僵硬的身軀隨著她的動作走了過來,但只是站著,筆直的站在簡童的身後,頭也不敢抬。

「家主,男子……」他細弱蚊蠅的聲音並沒有穿進簡童的耳朵。

「你不嫌累就站著吧。」簡童抻了抻胳膊,仰著頭問:「你這一塊帕子平常都賣多少文?」

陸初溪:「家主,初溪的手藝不精,這些帕子統共也只值七文錢。」

他臉上的紅暈還沒消散,低著頭怯弱弱的說著。

「不可能,你這些帕子繡的這麼好看,肯定不值區區的七文錢,」

「不值錢的……」頭一次被誇繡的好,儘管陸初溪並不相信家主的誇獎,但心底仍是忍不住的開心的冒起了一朵小花。

家主似乎真的變了,從她站在他面前,扶住要跌倒的他,提出和他一塊上鎮子,他知道去鎮子上對男子來說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但是他實在是經不住她的提議,

上鎮子,自己看著手帕賣出去,這樣的誘惑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大了,他甚至想要拒絕的話到了嘴邊都成了欲拒還迎的話語。

知道了男子的自卑,簡童也不打算多說,準備用實際行動來證明。

一個包子都一文錢了,十張帕子竟然還不到七文錢!肯定是那個叫寶哥的從中截取了不少,截取了這男人的帕子錢不說,還話里話外pua這傻男人,是個正常人長期活在別人灌輸的你不行的壞境中,也會慢慢的變廢,她現在能做的就是從帕子這個小物件上一步步的建立起陸初溪這個男人對自己的正確認知。

「來啊,走過路過別錯過,新款的手帕啊,都是實打實的好料子,耐用好看!「確定了初步目標的簡童說干就干,高高抬著手臂揮舞手裡的帕子。

許是她的聲音太過洪亮,一時間路上的行人都停下來看到這裡。

察覺到火辣辣的一片視線的陸初溪咬緊下唇不敢出聲,視線里,女人臃腫的背影不斷的晃動著,放開的聲音吸引了路人過來。

「噯,你看看這塊,你今天穿的這身衣服真好看,襯的你身姿那叫一個挺拔高俊,這塊帕子也是紅色的,你看多搭配。「眼看女人挑挑揀揀一番沒有相中的,簡童立馬挑了一塊和她衣服一樣顏色的帕子,嘴裡念念有詞的把帕子和她的衣服放在一塊對比。

女人看簡童長得怪丑,但是嘴是真甜,誇的她心裡也美滋滋的,再看簡童手裡的帕子,突然就覺得是挺配她的,「這塊帕子多少錢,老娘買了。「

「大娘子真爽快,這帕子都是我弟弟一針針細心縫的,本來看他幸苦是打算賣五文錢的,但是看大娘子這氣度,這美貌,那一點都讓我折服,我這一定要給你便宜點!就三文錢,你可不能多給我!「 「太乙師兄嗎?」姜子牙有太乙真人的印象,但是結交沒有多深。

「那就多謝師侄出手相助了。」姜子牙對著哪吒說道。

「師叔客氣了。」

……

「大王,太師回來了。」此時宮門外,一個侍衛急忙跑進大殿之中傳訊道。

「哈哈哈,太師回來了嗎,等等,孤親身去迎接。」帝辛高興地從位子上起身,打算整理一下去迎接班師回朝的聞仲。

「大王,你是大王,他是臣子,這不合適吧。」侍衛對帝辛規勸道。

「你入朝為官多久了。」帝辛對侍衛問道。

「不足一年。」侍衛對著帝辛回答道。

「哦,不足一年啊,杖斃了。」帝辛淡淡地說道。

「諾!」門外突然跑來幾個侍衛,將眼前跪地求饒的侍衛直接拖了出去,哀嚎聲在宮門外響起,隨後便安靜了下來。

帝辛並沒有理會那個侍從的結果,而是帶著滿朝的文武百官,前去城門,親自迎接聞仲的到來。

……

「恭喜太師勝利回朝,來,我已經派人備下宴席,就等你的到來。」帝辛對著聞仲熱情地說道。

「老臣惶恐,愧不敢當,大王,老臣在外征戰聽聞到關於大王的一些不利信息,敢問大王可否屬實?」

聞仲此時言語有點犀利地問道,一時間兩者的氣氛有些緊張。

「那你覺得屬實嗎?」帝辛嘴角上揚,對聞仲反問道。

「以老臣對陛下的了解,陛下絕非坊間傳聞那般不堪,這其中怕是有不少有些人的算計。」聞仲對著帝辛說道。

「那太師你打算做什麼呢?」帝辛緩緩說道。

「發兵西岐,捉拿叛逆。」聞仲斬釘截鐵地說道。

「哈哈哈,太師,此事不急,來,先參加你的慶功宴再說,西岐,我已經安排了人手過去了。」帝辛拉著聞仲的手,往行宮走去。

……

「大師兄他真的不留情面,真的對我往死里打的。」

此時劉雲正在逼出之前多寶打他時候留下來的道則,這些道則一直在阻礙著劉雲傷勢的恢復。

「靈兒,分析出來了嗎?」劉雲對著屏幕中的靈兒問道。

「出來了,多寶他可能附加了時空大道在其中,每一拳都帶有他的印記。」靈兒緩緩說道。

「沒想到大師兄這麼厲害了,只是為什麼他沒有在封神里出手啊,這不應該啊。」劉雲摸著下巴思考著。

以多寶的性格,面對截教被欺辱,一定會站出來的,但是最後卻和太上道尊算計西方,這有點不合常理。

「主人,聞仲出兵了,現在有不少截教的人出去相助了。」靈兒將兩者戰場的畫面展現出來。

畫面中,不少截教之人被闡教的三代弟子打得節節敗退,助長了西岐那邊的威風。

而其中哪吒倒是下手很有分寸,沒有傷害到一個截教之人的性命,不像其他人一般,下手直接下死手。

「這是楊戩嗎?」劉雲看著畫面中眉間有一道縫隙的英俊青年,懷疑地問道。

「是的,主人,那是楊戩,只是他有一段時間在玉泉山消失了,連玉鼎真人都找不到他。」靈兒對著劉雲說道。

「嗯,我知道他去哪了,沒想到那群人居然找上他了,真的夠大膽的,玄門護法居然也敢下手,不怕那個人報復的。」

楊戩身上雖然隱藏得很好,但是那一縷縷隱晦的魔神氣息還是被劉雲看了出來。

「楊蛟出關了沒有?」劉雲對著靈兒問道,自從瑤姬死了后,楊蛟就將自己關在地府的最深處的地獄,以此磨鍊自己的武道意志。

無間地獄從創立至今,楊蛟是第一個主動踏入,沒有主動出來的人。

本來西方的教義里,有一支苦行僧打算藉此磨鍊自己,但是最後卻全部敗下陣來,那裡只有無盡的孤獨和無盡的時間

那裡的體感時間流速與外界的比例是1:1000,實際時間並沒有改變,面對無盡的寂寥,能將意志磨鍊的如同鑽石般晶瑩剔透。

「主人,楊蛟已經出來了,正在和大禹一起,主人,你想讓他加入封神嗎?」靈兒對著劉雲問道。

「加入吧,加入西岐之中,雖然不喜歡闡教,但是我不想我們的顏面被那些人踩在地上,讓他看好楊戩。」劉雲對著靈兒說道。

……

「蛟兒,你出關了,正好陪我練練,這裡除了刑天,沒有幾個能打的。」大禹對著楊蛟說道。

「不了,老師,現在我不想動手。」楊蛟對著大禹婉拒道。

「蛟兒,你怎麼好像有點不對勁啊,你沒事吧?」大禹看著眼前寡言少語的楊蛟,有點擔心地問道。

「不,老師,你不用擔心,我在無間地獄一個人習慣了,所以話有點少。」楊蛟回應道。

「楊蛟,劉雲師弟讓我們來叫你去人間的西岐,你弟弟有點入魔了,讓你看著點,萬一真的走錯路了,讓你拉他一把。」

馬瑙此時從門外進來,對著正在交談中的楊蛟和大禹打斷說道。

「我明白了,老師,我先離開了,我想去看看我的弟弟。」楊蛟說完,直接從原地消失,沒有留下絲毫痕迹就離開了。

「這小子有點藏私,看來他走出自己的道路了,不錯,真想和這小子比試一下,來,馬瑙,既然你把我的對練叫走了,你當我的對手吧,來吧。」

「你不怕我嗎?」

Previous article

墨曉嫣看了眼文秀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吃飽了才有力氣逃跑。於是,她吃了一個包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