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不怕我嗎?」

許十營想到什麼突然開口道。

「不怕!」

「為什麼?」

這下輪到他好奇了,許十營確信是第一次見到小男孩,以前從未見過,也未有過交集,不可能發生認親這麼狗血事件。

「氣,你沒殺氣。」

小男孩給出答案,看到旁邊的李夢落眼睛瞪得很大,眸中略微有些疑惑:「姐姐,我怎麼覺得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你。」

「我又不認識你,怎麼可能,小傢伙,你這撩妹有點嘎聊啊。」

李夢落眯著眼看著小男孩道:「比起這些,倒是你這傢伙,可以啊,居然能搬運走車廂內所有物資,小小的身材,大大的力量。」

「車廂?物資?什麼鬼?」

小男孩先是疑惑,待無意間看到那一輛輛小轎車時頓時愣住了,略微有些哭笑不得:「姐姐,就我這小胳膊小腿的,你認為我能搬運走物資嗎?」

李夢落上下大量他一番,搖搖頭。

「況且,即使力量達到了,可也是有極限的,而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以我個人力量是無法搬運物資的。」

小男孩解釋著,他覺得這事有些可笑,雖然他確實對眼前的物資很心動。

可他明白一個道理,你有多大能力,擁有多少財富,一旦你的財富與你能力不對等的時候,是會有意外發生的。

然而李夢落只是靜靜的看著他,並未相信他所說的話,坐在後面的兔子更是有意無意提醒道:「那些雪地中的腳印,可是很可疑啊,並且誰也沒有說過,物資是你一個人搬運的。」

小男孩一愣,緊接著他頓時明白了,頓時急了:「我沒有同夥,就我一個人,至於雪地中的腳印,那是因為,那些傢伙一直追著我不放,我逃到這裡,路過這條路,留下了腳印,當然順手拿走了一些便攜的食物,火腿腸和速食麵,夠我吃一個星期的,其它東西都沒動。」

為了證實自己清白,小男孩更是掏出身上未吃完的火腿腸,然後舉起雙手道:「你們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隨便搜身。」

「好了,我們沒有說過不相信你,只是你小子太緊張了而已。」

許十營此時開口替小男孩解圍,小男孩露出感激神色。

「你剛才說,你好像在哪見過她是嗎?」

許十營手指著李夢落詢問道。

「嗯,總覺得這位姐姐很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見到過,可能是我認錯了。」

許十營聽了小男孩的話,陷入沉思。

李夢落的來歷一直是個迷,發現她的時候狀態不太好,救了她以後,便一直跟在他身邊。

一起相處了那麼長時間,早就比真正的親人還親。

自然不想讓李夢落受委屈,小男孩既然認識李夢落的話,那麼只有一種可能。

「你去過那個地方?」

許十營沒有說出具體哪個地方,但小男孩明顯聽懂了,臉色微微一變,手掌微微握緊。

「是啊……那……是個地獄!」 當水龍捲與大字爆相撞產生的白色霧氣消失不見,道館內已然不見了假面男與鳳王的蹤影。

對方逃了。

陳越鬆了一口氣,說實在的,要不是對方輕敵,再加上有鳳王在,他還真不一定是假面男的對手。

甚至他本來的目的都不是為了跟假面男開戰,而是為了拖住他,讓花花能夠離開。

至於他自己,則隨時可以通過傳送地標離開這裏。

不過經過這場對戰,他心中對於假面男的實力多多少少也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攫欝攫

在這場戰鬥中,路卡利歐與快龍受了重傷。

路卡利歐中了好幾發冰凍光束與冰雹,大半個身子都陷入了冰凍狀態。

快龍一身燒傷,焦痕遍佈全身,圓潤的臉上顯得髒兮兮的,神態虛弱萎靡。

但見到陳越向自己看了過來,還是咧開嘴,對他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陳越心疼的用袖子把它臉上的灰擦乾淨。

三者之中,只有謎擬Q受的傷少一點,它身上的畫皮全被破掉,頹然無力的靠在陳越的肩膀上。

炎帝蹲坐在一旁,用一雙淡金色充滿威嚴的眸子默默的看着這一幕。巘戅奇書網戅

陳越一邊上手幫快龍治療,一邊瞥了一眼精靈球中單首龍的情況。

它還沒醒。

這頭小龍最近似乎在長身體,一天之中有十二個小時都在睡覺。

回頭得找個時間開啟單首龍的訓練計劃了。陳越默默的想道。

他手上能戰鬥的精靈太少了,甚至連最基本的六人編隊都湊不齊。

正在陳越幫自己的精靈治療時,身穿警服的君莎小姐從外面走進了淪為一片廢墟的卡吉道館。

「這裏發生了什麼?」君莎小姐皺着好看的眉頭掃了一眼道館內部的情況,詢問道。

「額……」陳越認真的思考了一下,道:「如果我說是道館賽太激烈了你信不信?」

君莎小姐默默的瞥了一眼四周的環境。

這得什麼程度的戰鬥,才能把人房頂給炸飛,牆壁給炸倒塌啊……

她環顧四周,問道:「這座道館的道館主柳伯呢?」

陳越想了想,委婉的說道:「他可能跑路了吧。」

君莎小姐:???

什麼情況,一場道館對戰還能把人道館主給打跑了不成?

就在這時,花花從外面焦急的飛奔了進來。

沒了假面男,單憑那些普通的火箭隊成員,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因而她很順利就將正電拍拍與負電拍拍救了出來。

當她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了那場對戰的最後一幕。

陳越無辜的看了她一眼。

然後,兩人就被請進了警局。

君莎小姐語氣生硬:「在沒解釋清楚前,你們不能離開這裏。」

「哥……」花花一臉的無語。

陳越倒是不怎麼擔心,他趁著君莎小姐出門倒水的功夫,轉頭看着這個成年版的花花,道:「說說吧?」

花花身體一僵,露出了一個不好意思的笑容:「能不能不說?」

陳越微笑:「不能。」

「我……」花花張了張嘴,她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曾經無數次幻想過見到陳越后自己該說些什麼,但真到了這一刻,她還是語塞了。

「我當時以為你死了……」花花想了想,撿其中的關鍵說道:

「但是我的記憶出了問題,在我四歲以前,我的腦海里並沒有你的存在,而且,我在家裏和古辰鎮沒有找到一絲關於你存在過的痕迹。」

「為了證明這件事,我想到了你曾經和我說過的雪拉比,然後就出發前往城都,找到了一隻不知道什麼原因重傷瀕死的雪拉比……」

「當我觸碰它時,它用最後一絲力氣將我帶到了這個時代的桐樹林,然後就永遠的沉睡了過去。」

陳越默默的聽了一會,問道:「所以,你為什麼會和火箭隊混到一起?」

花花:「那是因為,我在過來的旁邊都是火箭隊的成員,他們的目標似乎也是雪拉比,然後就對我發起了攻擊。」

陳越都能猜到接下來的情況,面對數不清的火箭隊成員,花花一個小女孩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慘敗后被逮捕,和漫畫中的銀一樣,被送進缺人手的火箭隊幹活。

花花似乎猜出了他心中的想法,搖頭道:「不,我贏了……」

那群弱雞根本不是她的對手,在未來,她可是被人稱之為「花之女王」的存在,除了冠軍這個身份以外,她還是豐源地區的草系天王。

這下陳越真的有些意外了,他想不明白:「那你為什麼還會給火箭隊工作?」

花花:「那是我之後遇到了城都的三位天王……」

一樹、梨花、阿桔。

「沒想到這個時代的城都這麼慘,三個天王都是火箭隊的人……」花花忍不住吐槽出聲。&#21434&#21437&#32&#22855&#20070&#32593&#32&#115&#117&#121&#105&#110&#103&#119&#97&#110&#103&#46&#110&#101&#116&#32&#21434&#21437

「被他們打敗后,我遇到了柳伯,當時的火箭隊正缺人手,他用正電拍拍和負電拍拍來威脅我,我沒辦法,那兩個小傢伙是你曾經存在過的唯一證明了。」

說這話時,花花無奈的看着陳越:「哥,我當時真的以為你死了……」

陳越:……

他想了想,說道:「那是意外,不過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我其實不是你的哥哥。」

聽到這話,花花沉默了一下,而後緩緩開口道:

「我從小就沒有爸媽,那時候我經常向神明祈禱,想要一個真正的家人,然後你就來了。」

這也是當初陳越第一次見到花花時,她身上為什麼髒兮兮,頭髮亂糟糟的原因。

後來在陳越的照顧下,她才慢慢變得乾淨整潔了起來。

陳越也想起了這件事,哈哈一笑:「古莫大叔還真是不會照顧人啊!」

花花輕輕一笑,贊同道:「確實,不過……」

她看向陳越,認真道:「哥,我真的很開心能夠再次見到你。」

「我也很開心。」陳越站起身,說道:「不過,我們得走了。」

花花愣了一下,問道:「去哪裏?」

陳越拍了拍桌子上的呼叫鈴,道:「去給你找場子。」

君莎小姐聽到聲音後端著一杯水從外面走了進來,默默的看着兩人,道:「現在願意說了嗎?」

陳越搖了搖頭:「請給我一個手機。」

他要請求場外援助了。地面上,鮮血橫流,哀鴻遍野,屍體堆積如山,廝殺只不過是短暫一刻,數以萬計的人已經慘死在這無情的烽煙戰火之中。

半空之中,冥銀以一敵三,寒眸釋放出冷冷的寒殺之氣,手中挑動的櫻槍…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七百五十四章、以一敵三 「教授,您不用說了。」果然,有些學生已經明白了麥格的意思,哽咽著說道:「我們不會再恨他們了,畢竟他們是我們的父母,他們的選擇雖然是錯誤的,但是也是為了我們好。」見聽了這話之後的學生們都跟着點了點頭,麥格笑着說道:「你們都是聰明的孩子,大人們之間的事情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說的明白的,我也不強迫你們必須去原諒他們。卻只是想要你們明白,他們就算是犯下了滔天的大罪,他們終歸是你們的父母。你們不能拋棄他們,你們還小,有些事情你們現在根本就不明白,等你們長大了之後,就會慢慢的明白了。」

兩人談論著,根本沒有在意試驗場地里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的死侍。

Previous article

霍老夫人懵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