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兩人談論著,根本沒有在意試驗場地里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的死侍。

此時的死侍,已經被帝王暴君撕成了各種碎塊。

但就算是這樣,死侍那半張臉上,也只有生無可戀。

就算死不了,但他也會疼啊。

老闆也太冷血了,明明他這麼努力的討好老闆,甚至為此不惜獻上自己的菊花。

又過了一會兒,埃爾維斯有些看不下去了。

雖然韋德比較嘴賤,但聽著他時有時無的慘叫聲,還是有些心軟。

至於時有時無……

是因為死侍的喉嚨剛剛修復好,發出聲音,帝王暴君就將他再次撕碎了。

「老闆,要麼就到這兒吧,帝王暴君的戰鬥能力,已經展示的差不多了。」

諾亞呵呵一笑。

完全沒有結束的意思。

對死侍他很清楚,別看他叫的慘烈。

實際上此刻心裡未必有多大感覺,不過即使如此,聽著死侍這麼慘叫,諾亞還是覺得蠻爽的。

借著這個機會,兩人仔細的分析著帝王暴君的數據。

帝王暴君是以金並為素體製作的暴君。

目前最大的缺點,就是成功率太低。

而優點,則是帝王暴君的力量和爆發力,都是所有暴君里最強的。

即便是T-103甚至追擊者,也無法與其相比。

當然了,追擊者更大的特點,還是在於多種功能的一體化。

而帝王暴君對於槍械等物品的操控能力,卻差了不少,就是一種以力量為主的近戰暴君。

兩人一邊看著試驗場里的實驗,一邊把所需的數據記錄下來。

過了不知多久。

死侍都已經懶得哭了。

帝王暴君突然身體頓住,然後化作一灘液體爆開。

死侍終於得到了喘息的機會,開始快速恢復。

看到帝王暴君崩潰,埃爾維斯可惜的說道:

「幾百萬,就這麼報廢了。」

諾亞則笑道:

「從眼前的情況來說,帝王暴君的技術已經相對成熟,或許可以成為我們的商品了。

對於,控制難度如何?」

埃爾維斯開口道:

「數據不錯,對於一些較為複雜的指令,也有很好的執行能力。

發生暴走的可能性極低。」

這就夠了,諾亞欣喜。

最近斗狼和暴君試做型賣的不錯。

除了軍方和神盾局,不止一家部門,甚至一些私人勢力,都給他貢獻了一些銷量。

加起來,也是一筆可觀的數量。

但更高端的產品,還是公司發展的潛力。

等死侍從試驗場里出來,看到的就是老闆和埃爾維斯認真寫著什麼的模樣。

弄得他滿腹的牢騷發不出來。

此刻他真想問一句,老闆你難道沒看注意到,你最最親愛的員工,被那個怪物,把腦袋當成球玩了那麼久嗎。

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帶著滿腹的牢騷,韋德乾脆自己走出去。

他也是算是諾亞·艾倫的個人安全顧問,出入許可權很高,除了一些特殊的試驗區域之外,實驗室對他沒有多少防禦。

當他走到一處實驗室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什麼,然後響亮的吹了個口哨。

這東西,太棒了!

在他眼前的,是一個看上去有些怪模怪樣的盔甲。

「該死的大個子,剛剛一定是因為我沒有裝備,現在,我們再來打一場。」

說著韋德瞅著周圍沒人,乾脆把盔甲穿在身上,然後去找了諾亞。

他剛剛沒離開多久,伊凡·萬科走進來。

看到之前放著的戰甲失蹤,他臉色難看。

這可是他的戰爭機器戰衣外甲!

另一邊,韋德已經到了諾亞他們所在的實驗室。

諾亞看到他那一身戰衣,立馬就認出了來源。

死侍則一臉的興奮。

「老闆,再放出來一個那種帝王暴君,這次我絕對不會輸。」

諾亞頗為無語。

「你該不會以為,帝王暴君,是你用這種東西,就能擋住的吧。

那可是安布雷拉的結晶,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解決的。」

聞言,韋德興奮的表情淡了一些,仔細想想還真有可能。

自從他把女友瓦妮莎接過來,就很重視這份工作。

對於帝王暴君,他並不是很在意,可自己的腦袋被帝王暴君當球打,那就不行了。

不是因為覺得丟人,而是他產生了危機感。

打不過這個帝王暴君,老闆會不會覺得他很差勁?

他不傻,知道現在的自己,沒有保護瓦妮莎的能力。

甚至他現在都有些弄不清楚,自己面對的敵人真實身份是什麼。

只知道,越是深挖背後,就越覺得麻煩。

他自己卻是死不了,但瓦妮莎可沒有不死之身。

所以,他現在迫切的想要表現出自己的價值所在。

注意到韋德的表情變化,諾亞心裡一動。

「帝王暴君雖然很強,但我這裡有一條非常簡單的強化方式,如果成功的話,帝王暴君應該就不是你的對手了。

唯一的副作用……可能就是有點疼,你願意嗎?」

韋德眼神一亮。

「不就是疼嘛,根本不算什麼副作用,具體要怎麼做?」

諾亞笑眯眯的說道:

「有兩種方式,一種是T藥劑注射。

這是公司還在實驗室的產品,有一定的危險性,不過以你的恢復能力根本不算什麼,第二種就簡單多了。

將你現有的骨骼全部拆掉,然後換上一副堅不可摧的合金骨骼!」

聽到後面,韋德渾身一抖。

老闆說的太可怕了。

所以……

「老闆,請給我來個套餐!」

…… 綾辻咽了下口水,咽下了情緒。

之後,她並沒有聽從父母的要求專心讀書,而是徹底沉迷進了腦電波遊戲之中——她開始頻繁地出入腦電波遊戲場,在一個個黑暗地下室的保溫艙內繼續自己的夢,直到花光自己所有的零花錢……

腦電波遊戲似乎是一種毒品,一旦上癮,便難以自拔。當綾辻每每消耗掉所有的遊戲時間,被迫離開遊戲回到本源世界裏,她都猶如行屍走肉一般,難以平息對虛幻的渴望。

於是,終於有一天,綾辻想辦法搞到了母親電子銀行的帳號和密碼,並錄下了她的聲紋,然後悄然離家出走。

她有一個遊戲世界想進入——那天,是那個名為「勇者大陸」的遊戲首次內測的日子。她早就看了那遊戲的宣傳片不下幾十回,每日都在嚮往著,在那個自由而壯闊的神秘世界裏冒險,拋棄掉無聊而單調的生活,拋棄掉現實的一切,就算死也無謂……她已經等不及了……

第四次從自己那張窄小的單人床上醒來,隔間外面千篇一律地響起了一陣鬧鈴之聲。現在是早點六點整,母親應該和她一樣準點醒來,五分鐘穿戴洗漱,然後按下了廚房早飯的食譜按鈕。

水蒸蛋會於三分鐘后翻滾,吐司也會在五分鐘后跳出,被切成片的香蕉和藍莓混合在一切,最後被母親與牛奶混合著可可粉的飲料一併端上桌,通常那時是六點十五分。

這是第四次重複的一切,綾辻已然明白了這場遊戲的規則——

她要殺滿一百個人,在他們將自己殺死之前。

忍住有些反胃的心情,綾辻迅速地洗漱完畢,穿戴好一切,穩住微微顫抖的身體,深呼吸一口氣,走出了自己的格間。

見綾辻出現,媽媽機械地將早餐推到了她常坐的位置面前。

綾辻卻面無表情地繞了過去,徑直走到廚房區,利落地伸手拿過其中最利的兩把水果刀,在母親出生招呼她的一瞬間,開步奔向了大門,奪門而出。

【不!絕不能再來一次!】綾辻咬牙這樣想着,她要在父母親出手攻擊自己之前,逃離家的區域!

雖然,在本源世界裏,她是那樣的討厭父母為自己規劃的人生,討厭那一成不變的生活,討厭所有人對自己賦予的希望,特別是父母……可是,她還是記得一家人歡聚時候的笑容,母親每年生日送自己的小禮物,每一次成績提升時候父親驕傲的表情,她還是記得——那是她的親人!……哪怕只是虛幻世界的代碼。

第四次的殺戮遊戲開始,她拒絕從父母入手!她可以手持武器與任何人搏鬥,除了家人……第一次,綾辻發現,自己原來對於父母的感情,比她想像的要深厚地多得多……

三人精神一震,筱冢義男站了起來:「走……我們一起下去,歡迎我們載譽歸來的勇士。」

Previous article

「你不怕我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