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三人精神一震,筱冢義男站了起來:「走……我們一起下去,歡迎我們載譽歸來的勇士。」

三人下了塔台,和那些沒有飛行任務的飛行員們一起來到了機場跑道旁,一個個面帶歡笑的朝著西南方向眺望。

過了一會,天空終於傳來了嗡嗡的聲音,很快一個小黑點出現在眾人的視線里。

「來了來了……」

眾人精神一震,努力睜大了眼睛看著遠處,終於一架飛機出現在之庸人眼前,只是看到這架回來的飛機后,藤野重治的眉頭就是一皺。

最先回來的是一架九七式重爆機,只是這架飛機的飛行軌跡有些歪歪斜斜的,等到飛近后更是能夠看到它左邊翅膀正冒著濃濃的黑煙。

「不好,它的左發動機被打壞了!」一名眼尖的飛行員高聲喊了起來。

看到這裡眾人的臉色開始變了。

「不能啊……支那人有限的幾門高射炮全都部署在重慶,閻錫山充其量有幾挺高射機槍就不錯了,怎麼能把咱們的九七式打成那樣。」藤野重治看著左邊的翅膀被削掉了一邊的飛機,一臉不可置信。

一旁的飛行員看到藤野重治難看的臉色后出言安慰道:「大隊長閣下,您不用擔心,只是受傷而已,還是可以修復的。」

「它要降落了……」

「快……救護車、消防車準備!」

在眾人的呼喊聲中,那架九七式重爆機重重的砸在了跑道上,由於巨大的慣性作用,飛機更是在跑道上彈了好幾下,滑行了幾百米后一頭扎到了跑道旁的草坪里。

「比吧比吧……」

消防車和救護車發出急促的聲音從跑道上駛過,飛馳到了轟炸機旁邊,不等汽車停穩,一股白色的水柱就噴到了飛機的機翼上,從救護車裡跑出來的醫生和護士則是跳上飛機拉開艙門上,將裡面的飛行員抬出來。

筱冢義男將目光從那架轟炸機上移開,重新望向了天空。

又過了幾分鐘,天邊又出來了轟鳴聲,只是這次的聲音要比剛才大了許多。

藤野重治神情一振,「咱們的機群回來了。」

十多分鐘后……

「6……7……8……怎麼只有八架飛機回來,其他飛機呢?」

看著陸續降落在機場的飛機,藤野重治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出發時可是整整有十八架戰機啊,現在救回來了八架,你在逗我呢?

當他看到終於從轟炸機上下來的山上良一,心中的憤怒再也忍不住,衝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怒吼道:「山上君,怎麼才回來了八架,剩下的飛機呢,轉場了嗎?」

山上良一垂著頭,任憑藤野重治抓住自己衣襟,苦澀道:「大佐閣下,所有飛機都在這裡,其他的飛機全都沒能回來?」

「納尼?」

藤野重治只覺得腦袋一陣嗡嗡的,整個人都有些站不穩開始搖晃起來。

山上良一見狀趕緊扶住了他,「大佐閣下,大佐閣下……」

重新站穩之後的藤野重治再也忍不住,一連好幾記耳光朝著他甩了出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楚塵帶着宋秋和莫無憂接近別墅的時候,剛走一半,又停下了腳步。

不遠處,又出現了幾道身影,悄然無息地朝着別墅圍牆方向沖了過去。

「姐夫。」

宋秋小心翼翼,暗咽口水,掩飾自己心中的緊張,「你說……你到底有多招人恨,竟然有那麼多人,想趁著這個機會,幹掉你。」

楚塵,「……」

前前後後,已經來了四批人了吧。

面對宋秋的吐槽,楚塵更加無言以對。

「我想,也有可能,有些只是來看個熱鬧。」莫無憂突然道。

楚塵深感贊同,說道,「沒錯,也不一定全是為了殺我而來。」

莫無憂點頭,「這些大概只是想看着你死而已。」

楚塵:???

楚塵帶着兩人來到了一處圍牆旁邊。

慘叫聲音更加清晰了。

還伴隨着驚恐的呼叫。

「這些殺手固然殺人如麻,可是,巫神門的毒物,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出現,也確實夠嚇人。」楚塵說道,同時提醒了宋秋,「我給你的香囊,都戴好了嗎?」

宋秋隔着牆壁都能夠感受到裏面的慘況,連忙點頭。

「有我特製的香囊,巫神門的毒物不敢靠近你,至於無憂……」楚塵看着莫無憂,「這是考驗你對星羅奇術的掌握程度,只要將你自身的實力施展出來,區區有些毒物,近不了你的身。」

莫無憂認真點頭。

三人身子輕盈,躍過了圍牆。

不過,在楚塵的帶領下,?三人都還沒有暴露自己的行蹤,藏身暗處,更加清晰地觀察裏面的戰鬥。

一開始進入別墅的那二十幾人,其中七八個已經倒在了地上,他們的身上,還有毒蠍子,毒蛇等物在爬著。

宋秋的目光注視過去,靈魂直接一顫,臉色更是蒼白了起來。

他第一次看見這般畫面。

胸口有種翻滾涌動的感覺。

「要吐的話,記得走遠幾步。」楚塵關懷開口。

片刻,當又看見了一個殘忍血腥的畫面的時候,宋秋終於沒忍住,朝着另外一側走了幾步,蹲下去狂吐了起來。

楚塵看了一眼莫無憂。

終究是奇門子弟,對於這般畫面早有心理準備,此刻的莫無憂神色雖然隱隱有些發白,不過,還算穩定。

前後進來的幾批人,有的在暗處觀戰,也有的朝着別墅裏面衝去,被巫神門弟子阻攔,然後雙方大戰。

在這些殺手的眼裏,外面這些手段殘忍的奇門中人,是楚塵請來保護他的,他們只認定一個目標,就是楚塵。

而此刻,宋慶鶴盯着外面的殺手,心頭不由得愈發震撼。

眼神同時也掩飾不住憤怒。

「宋家為了殺我,竟然不惜代價,請了這麼多的殺手,而那楚塵,卻龜縮了起來。」

巫辛的神色淡定,平靜地看着前方的戰鬥,雖然有兩名巫神門弟子受傷了,可是,憑藉着陣法和奇門手段的優勢,倒下去更多的,還是那一群殺手。

「既然如此,那也不必再等楚塵現身。」巫辛淡淡地說道,「待解決了這些殺手,趁著夜色,直接前往宋家,討個說法吧。」

聞言,宋慶鶴大喜,激動地躬身,「多謝長老。」

說罷,宋慶鶴手中也拿出了一把短刃,沖了出去。

這是一場混戰。

先後出現的幾批殺手,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是,都非常默契地選擇一起對付別墅內的人。

他們都隱隱猜到,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不然的話,不可能會同一時間,出現在這麼偏靜的別墅,而且還都是為殺人而來。

其中一名殺手的目光掃過,突然地瞳孔一縮。

他發現了遠處的樹下,有人在蹲著。

殺手冷笑,大步流星,殺氣騰騰地沖了過去。

樹下的人抬起頭,面色一變,「你幹嘛。」

殺手立即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楚塵的小舅子,宋秋。

今晚殺人的目標是楚塵,別墅里會出現的重點人物,他們也都看過了照片。但是,楚塵遲遲不見現身,如果他的小舅子有危險的話,他肯定,不能再當縮頭烏龜了吧。

作為一個合格的職業殺手,最基本的素養就是人狠話不多。

揮刀便朝着宋秋劈了過去。

宋秋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吐著吐著,竟然會惹禍上身。

情急之下,宋秋施展麒麟步法,一招麒麟醉酒避過了殺手的這一刀。

「殺手大哥,我只是路過啊。」宋秋欲哭無淚,看到現場這麼殘忍血腥的畫面,他只想靜靜地當一個看客。

殺手獰笑,招招狠式,朝着宋秋劈頭蓋臉地攻擊過去。

宋秋一開始手忙腳亂,不停地後退,後來漸漸地適應,反而隱隱壓對方一頭。

「看見了嗎?這就是實戰。」楚塵早就注意到了宋秋面臨的情況,他並沒有出手,「小秋的實力本來在那位殺手之上,只要他敢放開手腳,施展出來,憑藉着新版精英十三拳以及麒麟步法,早就該擊敗對方了。你的實力,還在小秋之上。」

莫無憂躍躍欲試了。

「殺手大哥,我都說了,有話好好說。」這時,宋秋篤定了不少,哼地說道,「你偏不信。」

殺手眼神閃過了憤怒,釋放了一個信號,很快,又有兩名殺手趕來。

宋秋急忙後退,原來中心的那片戰場。

「我去幫宋秋。」莫無憂終於逮住了機會,果斷地出手。

這一次,不再是摘星手第一式了,而是最直截了當可以對付敵人的招數。

楚塵看見這一幕,面容不由得浮現笑意。

這個小無憂,悟性還不錯。

在宋秋和莫無憂有意的引導下,這三個殺手遠離其餘戰鬥的地方。

很快,三個殺手被兩人聯手打趴在地上。

「不如,你們再招呼兩三個過來。」莫無憂說道,「不能太多了,我們打不過。」

宋秋呆了一下,看了一眼莫無憂。

這女孩,真實誠。

三個殺手憤怒大吼了起來。

聲音震耳。

遠處的戰圈,不少人目光下意識地朝着這邊看來……

「宋秋?」宋慶鶴看見宋秋,還有倒在宋秋面前的殺手,瞳孔猛然地一縮。

這些殺手……不是楚塵請來的?

她要給那群人一個解釋!

Previous article

兩人談論著,根本沒有在意試驗場地里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的死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