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二姐一下課立即找到小亮,見了小亮就問道「小亮,怎麼樣,來讀書高興吧!」。

小亮見了二姐也非常高興就呵呵笑道「二姐,我高興啊!」。

阿鳳小姐姐見小亮沒有發到新書立即道「微微姐,小亮不高興的,他都沒有書的」。

二姐一聽,目光立即瞄著小亮書包,小手一下摸到小亮書包上,見小亮書包是空的,什麼都沒有,一下子急道「小亮,為什麼你沒有發到書呢?是不是老師閑你沒有滿七歲不讓你讀書啊?」。

就在說話間,小亮村的小夥伴們也追趕圍上來,一群小夥伴五六個一般大,自然是一起去讀書的,也知道小亮沒有發到新書的事。

小亮聽了二姐的話,也不知道怎麼去回答二姐,一下不說話了,去讀書,別人有書,自己沒有書,多多少少心裡是不舒服的,尤其是見到自己親人,委屈就很容易發泄出來,大家一見小亮也不快樂了,也不敢多講話。

小孫子見二姐微微很急的神情就道「微微姐,不是,不是,老師說沒有書了,就沒有發給小亮,書小亮哥是可以讀的嘛!」。

微微姐一聽生氣道「讀書讀書,沒有書還怎麼讀書啊!這個……不行我得回去問一下老師怎麼辦啊?」。

二姐說完一個轉身就要往回跑,小亮一見立即道「二姐,不用了,老師說可以回家找舊書讀的」。

二姐一聽突然停下了腳步道「真的嗎?你沒有騙我吧!」。

阿鳳小姐姐聽了忙著幫腔道「真的,真的微微姐,老師說了可以找大哥哥,大姐姐們,看有沒有?」。

微微姐聽了一下點了點頭道「沒有書,也只有找舊書了,只是舊書不好嘛!」。

微微姐說完一臉的替小亮委屈,眼圈一下微紅起來,小亮一見立即衝過去拉著二姐的手呵呵笑道「二姐,沒事沒事,老師說了書舊點沒關係,書上的內容都一樣,就是不知道誰有呢?」。

二姐聽了小亮的話,看了看小亮,見小亮還是那樣,並沒有一點不高興的樣子,可自己卻為他難受也不是辦法啊?

突然二姐想到了什麼?一下高興道「小亮小亮,你放心,我記得大姐的書,每一本她都好好保存著,有一次我看見了,還和新書一樣呢?你等著,晚上我回去就問一下她,看她的一年級的書還在不在」。

小亮一聽高興道「好!好啊!好是好,可是大姐今年都沒有來讀書了,怎麼回事呢?」。

微微姐聽了道「還不是爸爸不讓她讀嘛!……」。

一群小夥伴一邊說話,一邊往家裡趕路,有書的高高興興的,小亮沒有書也沒見他不高興啊?反而覺得小亮比誰都高興,因為小亮知道了乞丐爺爺送給自己的是什麼書了《回夢心經》,小亮一路走一路想,書裡面有個夢,呵呵!那不是做夢嘛!怪不得書里都是一些睡覺的圖啊!

很快,小夥伴們都回到自己村了,小亮緊跟著二姐,但到了家時,二姐小聲道「小亮,你要不要一起跟我回去呢?」。

小亮看了一眼自己的家道「不用,不用,還是二姐回去吧!二姐記得幫我看看大姐的書,沒有的話立即來茅屋找我,我得先回去看爺爺挖魚塘,還要煮飯讓爺爺回來吃的」。

小亮說完不屑的看了一眼本該屬於自己的家,心裡暗暗發誓等自己長大了有錢了,一定要蓋很大很大的房子,讓爺爺,讓張婆婆,讓讓媽媽,讓姐姐,給喜歡自己的人住……!

小亮走到爺爺挖魚塘的地方,見了爺爺一高興就道「爺爺……爺爺我回來了」。

爺爺正在聚精會神的挖魚塘,累的時候一歇下來就想小亮去讀書的事,現在突然聽到小亮的喊聲心裡當然高興,抬頭一看小亮已經走到自己身邊一下抱住爺爺的大腿。

爺爺見小亮很想念自己,心裡也非常激動,一天的疲勞全都拋九霄雲外了哈哈笑道「小亮,怎麼樣,去讀書很高興嗎?」。

小亮聽了一下鬆開自己的手哈哈笑道「爺爺,我當然高興啦!來,把錢給你,你的酒錢」。

小亮說完立即把爺爺給的書費又還給了爺爺,原本以為爺爺一見到錢會很高興的,卻沒有想到爺爺一看見錢,臉上突然不高興了。

小亮一隻手遞著錢,見爺爺半天沒有接錢,奇怪了,怎麼了呀!這是就問道「爺爺,怎麼啦?」。

爺爺一聽,一下坐到地上,不停的搖頭深深的嘆了口氣道「小亮啊?是不是老師沒有要你讀書啊?」。

小亮一聽,原來爺爺是擔心老師沒有要自己啊?立即回道「不是不是,老師要我了」。

爺爺一聽老師要了小亮,看了一眼小亮手上的錢道「老師既然要你,這書費怎麼回事啊?」。

小亮聽了立即解釋道「爺爺,不是那樣的,是我沒有書,你看看我書包里什麼都沒有啊?老師說書不夠了,我就沒有書啊!我沒有書就不要我交學費了啊?」。

爺爺一聽小亮說自己沒有書一下跳起來道「什麼?什麼?你沒有書,我不是,我不是早就向老師說了呀!他已答應過我的啊?不行!我得去找他去」。

爺爺說完,就想走,小亮一見立即道「爺爺,你別衝動啊?這不怪老師的,老師說我不滿七歲是定不了書的,我只是沒有書,老師又不是不要我,你想幫我,你就得幫我去找書啊?老師說舊書也可以讀的啊?」。

爺爺一聽,明白了意思,看了小亮一眼,見這孩子真是的,沒有書還是高興,一下氣就消失了道「你看你,沒有書也這麼高興,你高興什麼呀!老師是不是說找到一年級的舊書你就一樣可以上學嗎?」。

小亮聽了爺爺終於明白自己的意思了,一下坐在地上道「對!爺爺,你看你,你都一把年紀了還生什麼氣,氣壞了身體怎麼辦?真是的,不理你了,我膽子餓,我回去煮飯了」。

。 自從耀陽離開之後,衛軒就覺得天使彥那邊可能出問題了。

但他想不通的是,這裏是天使之城,算是天使彥的家,她能出什麼問題?

天使文明的現狀他也了解過了。

天使的主要敵人有三個:

第一便是惡魔,惡魔與天使打了上萬年,雖然每次都是失敗居多,但由於那種無限復活的技術,惡魔每次都能捲土重來,且會給天使帶來不小的創傷。

第二便是天渣,也就是男天使,這也算是一股足以威脅到女天使文明統治的勢力,雖然現在處於低谷狀態,可一旦崛起,對女天使文明的直接威脅可能比惡魔還要大。

第三便是死歌書院了,卡爾一直在背後悄咪咪的搞小動作,利用各種陰謀算計了很多次天使文明,雖然直接傷害不如惡魔大,但對天使正義秩序的維持埋下了很多隱患。

但這三方勢力的頭領,一個被抓了,一個被殺了,一個跑路了,衛軒想不出在天使之城還有什麼可以威脅到天使彥?

他倒是可以直接去找天使彥,不過天使之城的防禦強度超出了他的意料,不是本體的話,做不到來去自由,很容易暴露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於是,他直接讓本體那邊利用小休眠艙連接了天使彥穿在身上的那一套衣物。

……

天使彥枯坐在自己的房間里已經快半天了,一句話也不說,其他路過的天使和她打招呼,她也只是強顏歡笑的「嗯嗯」幾聲。

她其實一直都在說服自己順從凱莎女王的安排,與地球的銀河之力結合,但一直都沒有成功。

每一次她想讓自己去認可那個銀河之力,說服自己那個男孩兒只是需要時間成長,日後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的時候,某個容貌俊美到令人窒息,時而霸道又時而溫柔的混蛋就會完全佔據她的心房。

不可能忘記了!

那個混蛋總有一種特殊的魅力,能吸引住異性的好感。

而且對方的實力,才更符合天使文明的利益訴求。

一個需要成長千年萬年都未必能達到王級實力的小男孩,一個目前就已經可以吊打王級的英俊男人,怎麼看凱莎女王都不會選擇前者,但偏偏……

天使彥實在是想不通。

而就在這時,她有些哭笑不得的發現自己貼身的那一套裏衣又有動靜了。

但這次她卻一點也不覺得反感。

「喂喂喂,我的小天使在嗎?」

一個輕佻的聲音直接從裏面傳了出來,嚇得天使彥連忙轉頭四顧,發現周圍沒其他天使才鬆了一口氣,於是她一邊往房間裏面走去一邊回答說:

「我在的。」

「這麼久啊?」那個輕佻的聲音略帶不滿:

「你要是再不回應我就要開視頻直播啦!」

「呸!你敢!」天使彥都忍不住啐了一口,但嘴角卻是上揚著的。

「你看我敢不敢?」那個輕佻的聲音作出一副生氣狀。

「好了好了好了,你敢,你敢還不行了嗎?」天使彥感覺自己像是在哄小孩,壓抑的心情都不由得輕快了許多。

「哎?」那個輕佻的聲音似乎有些懊惱:

「你再犟一點嘛!

「你犟一點,我就有理由直接開視頻直播啦!」

天使彥忽然沉默了下來。

「怎麼了?這就生氣啦?」那邊似乎有些疑惑。

「你真的想看嗎?」天使彥十分突然的說。

「什麼?」那邊的聲音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天使彥這是什麼意思。

「你真的想看那就看吧!」天使彥說,語氣很平靜,但衛軒看不到的是,此刻的她已經是淚流滿面。

根本就不受控制的,只要聽到她的聲音,天使彥就下不了離開對方的決心。

「怎麼了?我的小天使?」那邊似乎聽出了一些不對勁,立刻問:

「是不是誰欺負你了?

「告訴我,我去揍他!

「你還是我的俘虜呢,除了我,誰都不能欺負你!」

此刻的天使彥根本就不敢抽泣,生怕對面的人聽到,只能一邊流淚一邊笑着回應:

「除了你……

「還有誰會欺負我?

「還有誰能欺負我?

「你揍自己唄!」

「那你這到底是怎麼了?」那邊的聲音更加的疑惑了:

「感覺奇奇怪怪的。」

天使彥最終還是沒忍住抹了一把眼淚,但語氣依舊平靜:

「我只是想通了。

「我想再任性和倔強一回,和當年一樣!

「我記得你說過,如果我再次被禁慾,你會去救我出來是不是?」

「是啊,我說過。」那個聲音斬釘截鐵的回應,隨即又有些疑惑:

「但你為什麼會被再次禁慾啊?

「回來時不是還好好的嗎?

「不會吧?不會吧?

「你不會真的愛上我了吧?」

聲音依舊輕佻,但天使彥卻是笑了,柔聲說:

「傻瓜,記得來就我。」

說完,她想要直接掛斷通訊,卻無奈的發現這個通訊頻道只有對面的人才能掛斷,除非自己將裏面的衣服脫下來扔掉。

但她怎麼捨得?

「你等着我,我現在就去帶你走!」衛軒的聲音堅決到不容置疑。

「不,等等!」天使彥連忙說:

「我不想讓你和凱莎女王針鋒相對!

看了四周一眼,發現是一件復古的房間,房間並不大,原本的記憶頓時喚醒了他。

Previous article

她要給那群人一個解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