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月少茗拱了拱手,嘴角帶著溫和的笑意,似是有些無奈。

「好,有機會再聊。」夜醉心意猶未盡,難得遇到這麼一個聊得來的人。

這次的馬車與之前大不相同,位置寬敞,可容許兩人躺卧,一旁還有一個小茶桌,上面擺放了些瓜果飲品。

「這麼舒服的嗎?」夜醉心一上馬車便被面前之景驚呆了。

這都快相當於現代的房車了,有吃有喝還能躺。

皇甫司寒坐在茶桌前,手裡拿著一卷書,似乎已等待了有些時候。

「王爺,娘娘,坐穩了我們就出發了。」

飛桓在外面駕車,綠芽坐在馬車邊緣,兩人相視一眼,提醒道。

「走吧。」

皇甫司寒的聲音從馬車中傳出,話落,馬車緩緩向前駛去。

從此處到黑水鎮,馬車晝夜不停需要一整天的時間。

由於這一次行程有夜醉心,白鈴等女眷,經過皇甫司寒的同意后,選擇了走平穩的大路。

所以這一走便需要快兩天的時間,這一路上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晚上只能在馬車裡度過。

「殿下,你不睡覺嗎?」

一路舟車勞頓,饒是以夜醉心那足不出戶的懶人勁都有些吃不消一直坐在馬車裡。

幸好此次的馬車夠舒服,起碼夜裡可以好好的睡個覺,但是相對於白鈴那普通的馬車就有些難受了。

第一天晚上夜醉心睡得早,這第二天便有些睡不著了。

夜醉心看著一旁用燭光看書的皇甫司寒,頗為疑惑。

此時已經是深夜,感受到了微弱的光源,睜開了眼睛。

「燭光晃到你了?」

皇甫司寒看了過來,將蠟燭往旁邊移了移。

「沒有,殿下你看什麼呢,這麼好看啊?」

夜醉心搖搖頭,翻了個身爬到了皇甫司寒旁邊,好奇的探出了腦袋。

她以前的時候也會看書看到深夜,只不過是在手機上看網路小說,經常看的忘了時間。

沒想到皇甫司寒也有這個愛好啊。

皇甫司寒也沒躲,任由夜醉心爬到了自己旁邊,聚精會神的看著書。

「四國志,以東西南北為界分為四國,以東方東升帝國為尊…」

夜醉心看著繁體字一點也不費力,又湊近了些讀出了聲。

「殿下,這裡只說了東升帝國,其餘三國呢?」

向來充滿好奇心的夜醉心張口就問道。

「西為西夏,北為北苗,南為黎國。」皇甫司寒難得有耐心解釋。

「那豈不是蠱毒門和聚靈山都在四國之間了?」

夜醉心在腦海中構思了一下地圖,這四國成了正方形,那不就只剩中間的位置。

皇甫司寒眸中有了一抹讚賞,夜醉心的確是聰明。

「沒錯,四國交界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每日都有上百個勢力沒落,上千個勢力興起,蠱毒門與聚靈山便是兩個頂尖的存在。」

夜醉心瞭然,能在那般危險的地方存活下來的勢力一定不簡單。

這蠱毒門看來是個極為棘手的存在。

書上的文字並不多,但卻涵蓋了大量的信息,夜醉心看的入迷,困意全無。

一遇到不懂的地方便出聲詢問,儼然成為了一個勤學好問的乖學生。

皇甫司寒這一晚上也是難得的有耐心,夜醉心問的東西都一一解答。

不知不覺間,天已經亮了。

「抱歉啊殿下,打擾你睡覺了。」夜醉心有些不好意思。

剛醒過來的時候她還在勸別人睡覺,沒想到她才是那個打擾的人。

皇甫司寒一如往常看不出絲毫的困意,倒是沒有介意,看了一眼夜醉心。

「再有一個時辰就到了。」

夜醉心掀起帘子,遠遠望去,已經初見小鎮的輪廓,也不曉得到底是怎麼樣。

這次路程一共用了近兩天的時間,如若不是白鈴中間多次要求休息,應當還會再快一些。

月少茗身為一個周遊做生意的人,自然是不會少銀子,所以他的馬車也十分舒坦。

唯有白鈴,一門心思的跟過來,卻沒做好任何準備,馬車比較小,就連一人躺卧都需要蜷著身子。

中間好多次白鈴都想上皇甫司寒所在的這輛馬車,但又不好意思開口。

明裡暗裡都在暗示夜醉心邀請她,就是情商再低的人都能察覺出來白鈴的意思,但是夜醉心就當聽不明白。

若是平時她心軟或許也就罷了,但經過上次的事,她不找白鈴算賬已經是很大度了,還想通過她佔便宜?

這小白花做夢啊。

「爺,夫人,黑水鎮到了。」飛桓裝作了侍衛,綠芽還是夜醉心的丫鬟,只是變了變稱呼。

「我的腰好疼啊,脖子也是。」白鈴早就下了馬車,叫苦連連。

反觀月少茗,一把摺扇,兩袖清風,翩翩公子,溫潤如玉。

一下車看到兩人鮮明的對比,夜醉心忍不住笑出了聲。

綠芽更是笑個不停,也不知道白鈴有沒有後悔跟過來。

「你…」白鈴羞惱的看著綠芽,她不敢跟夜醉心造次,但是這個丫鬟她還是能管得了。

夜醉心站在綠芽身前,笑意盈盈的看著白鈴。

你可以試試動綠芽。

白鈴的氣不打一處來,那一貫溫柔可人的小模樣似乎有些綳不住了。

就在這時,皇甫司寒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白鈴的表情瞬間由一朵破敗的菊花變成一朵乾淨的小白蓮。

「司寒哥哥,我們終於到了。」

皇甫司寒看都沒看白鈴,徑直走向前方的客棧。

飛桓已經先進去訂房間,眾人也都紛紛跟上。

「爺,奴才要了四間上房,你看…」飛桓有些猶豫,看了看皇甫司寒又看了看夜醉心。

這倆人到底要不要睡一起他也不知道,也不能明問,只能先要了四間。

氣氛一時間有些微妙,皇甫司寒沒說話,誰也沒有先動。

白鈴一臉哂笑的看著夜醉心,月少茗打開了摺扇,看不清情緒。

「多謝了,在下就先上去了。」

月少茗上前拿了一把鑰匙,對著皇甫司寒虛晃一禮,便先上了樓。

夜醉心倒是無所謂,反正兩人也沒睡過一間屋子,這樣倒也合理,於是她便也上前拿了一把。

「那我也…」

誰知夜醉心拿完之後,皇甫司寒直接上了樓,沒有再拿鑰匙。

「司寒哥哥,你沒拿鑰匙啊。」白鈴急的跳腳,恨不得追上去把鑰匙塞到皇甫司寒的手裡。

「夫人,你還不快上去,等下爺沒鑰匙開門!」愣在原地的夜醉心被綠芽這麼一提醒,下意識就上了樓。

白鈴急了,伸手就想拉住夜醉心,綠芽直接擋在了面前。

「白小姐且慢,你的鑰匙還沒拿,需要奴婢幫忙嗎?」

白鈴路上本來就窩了一肚子火,現在又被綠芽攔住,憋屈的發瘋。

「不必!」白鈴的話語中夾雜著惱怒與不屑,轉身回去拿自己的鑰匙。

拿完之後便氣沖沖的上了樓,皇甫司寒與夜醉心早已進到了房間里。

「這還有一間房客官看要不要退…」客棧掌柜看著僅剩的一把鑰匙有些為難。

現在只剩綠芽與飛桓兩人,都是下人的裝扮,自然是不會住上房的。

「不退。」飛桓把那最後一把鑰匙拿了過來,放進了綠芽的手裡。

「你且住著,王爺不差錢。」

綠芽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沒等她拒絕,飛桓已經離開了客棧。

他還有別的任務。

掌柜眉開眼笑,心中好奇這是那戶人家,就連下人住的都是上房。

綠芽只好拿著鑰匙上了樓,俏臉上有了一抹紅霞。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到房間后,程薇薇一點不避諱,先去洗了個澡,出來時只裹了一條浴巾。

她給靳言丟了個眼神,意思是他可以去洗了。

可她發現靳言竟然沒有看她。

她洗澡前就見他坐在椅子上了,洗完了他還在椅子上。

程薇薇皺了皺眉,走過去踹了靳言一腳,才發現靳言滿臉通紅,不敢抬頭看她。

她伸手強行將他的臉抬起,左右端詳,發現並不像是裝的。

這個男的,是真的在害羞。

程薇薇收回手,突然來了興緻,命令道,「去洗澡,洗乾淨點,出來的時候不用穿衣服。」

她看他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想到她會這麼直接,但還是照做了。

程薇薇很滿意,打開電視,躺在床上等他洗完。

「所以,你即便紅杏出牆,本王也不想多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Previous article

看了四周一眼,發現是一件復古的房間,房間並不大,原本的記憶頓時喚醒了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