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明快,同時又富有朝氣的生活氣息,這就是眼下三人的感覺。

所有的細節看起來都是那麼簡約。

當然簡約可不等於簡單。

雖然別墅內部將色彩、照明、原材料已經簡化到最少的程度,但其實它對於色彩、材料的質感要求相當高。

雖然在造價上比不上李泉以前有的裝修,但其卻達到了以少勝多、以簡勝繁的效果。

這是一個十分適合很多年輕人的室內設計。

都市忙碌的生活,早已經讓人們煩膩了花天酒地,燈紅酒綠,很多人更喜歡的一個安靜,祥和,看上去明朗寬敞舒適的家,來消除工作的疲憊,來忘卻都市的喧鬧。

一上午的勞累讓幾位女主播們情不自禁地仰躺在在白色的沙發上,閉着眼睛,一臉享受的模樣。

李泉也不例外,要說最勞累的,他這個唯一的男人首當其衝。

坐在椅子上的李泉,也不禁深深地舒展了一口氣。

「溫馨度+5,舒適度+15,明快+10,……」

房間屬性的加持,讓李泉從身體到身心都是一陣輕鬆。

「好想在這裏痛痛快快地睡一覺。」

一位女主播將頭埋在抱枕里,一陣呢喃。

另一位女主播一臉認真地點頭附和。

「做夢都想有這樣的一個家,沒想到我的夢想就這樣實現了。」

看着女主播的輕鬆,李泉心裏一陣感慨。

誠然,主播們似乎來錢來的很快、來的很輕鬆,套路也比梁山好漢數量還多,不過常年一整天就坐在一把椅子上,對於身體還是精神都是要不小的考驗。

當然天底下比他們辛苦的工作海了去了,只是李泉此時身為他們的老闆自然得為他們考慮。

想到這裏,李泉望向秦思雨。

「再添加一些健身器材吧?」

勞逸結合才是正道。

秦思雨點了點頭。

三位女主播聽到后,也是直呼老闆大氣。當然至於她們覺得有沒有必要安裝健身設施,那就是另外的問題了。畢竟這年頭誰家沒有一兩台灰塵很厚的健身器材。

看了看時間,李泉對着三位女主播說道:「走吧,請你們吃飯。」

公司都要開張了,請員工們吃個飯,在李泉看來也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情。

一路上,李泉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其實女主播倒不見得就是什麼大美女,但是蓋不住她們會打扮自己,會套路人。

秦思雨今天膽子大了不少,一到大庭廣眾之下,直接抱着李泉一側的胳膊。

親密的舉動讓李泉有些心猿意馬的同時,也有些尷尬。

感覺到李泉的有掙扎的意向,秦思雨也是臉一紅,然後狠狠地瞪着李泉。

在秦思雨的眼神威脅下,李泉敗下陣來,只能選擇老實下來,安心享受。

有了秦思雨宣誓主權,其他幾位女主播倒是收斂不少,不過一陣陣的暗送秋波是少不了的。

「老闆,這麼年輕,人又這麼少,有沒有女朋友啊?」

哪怕看着秦思雨的示威舉動,一位女主播還是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感覺胳膊又是一陣壓迫感襲來的李泉遲疑了一下之後,還是點了點頭。

其實李泉承認也有自己的考慮。

有秦思雨方面的原因,也有見識過女主播如虎狼一般的原因。

只是三位女主播明顯不想放過李泉。

其中一位女主播當下更是直接問道。

「是誰啊?」

這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問題,無論這位女主播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最尷尬的莫過於秦思雨了。

因為秦思雨幾乎此時已經幾乎摟着李泉了。

其餘的幾人都是立刻將視線集中在了秦思雨的臉上。

秦思雨心裏一咯噔。

她知道,哪怕她表現得再親密,至少現在也不是李泉的女朋友。事實上這幾位知道。

如果李泉照實回答了不是,一路上宣誓主權的秦思雨不知道待會該怎麼面對這幾位『姐妹』。

但同時,秦思雨覺得這未嘗不是一個機會。長久以來,李泉的呆愣讓她也很心煩。

剎那間,四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了李泉身上。

有看好戲的、有不屑的……更有一張熟悉的面孔滿含期待。

正躊躇時,李泉兜里的手機響了。

是馬向晨。

李泉心裏終於鬆了口氣,覺得終於不用在女人的戰爭中夾縫生存了。

接通電話的時候,李泉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甚至略帶着幾分激動地說道:「老馬!」

李泉激動興奮的聲音剛剛落下。馬向晨便用極簡潔又嚴肅地語氣說道:「李總,宋淑婉不見了。」

李泉一愣。

「什麼情況?」

「李總,你來公司……不,給你發個地點。我們再細說吧。」

。 馮安上前抓住暮昔之的手,怕他跑了似的,「跟我們上城牆去。剛才聽說城牆上鬧妖了,很是危險,我們正要去探查呢!」

他們確實是要去探查,但是剛才一直不敢上去。現在遇見了這位馭劍少年,心中揚起許多信心,所以打算拉著他一同去檢查。

暮昔之回頭看了小酒一眼,見她腳下沒動,他也停了下來。

馮安見他不出聲,以為他反悔了,「俠士,你看啊,你們走南闖北為的是什麼,不就是懲奸除惡!

我一看你就不是普通人,俠士就站在這兒,都比我們多幾分威嚴,那妖怪要見了你還不嚇得現了原形!

俠士福生無量,幫幫城中百姓,若是沒有您的幫助,我們可是過不了這個坎兒啊。

您能願意看著百姓生活在妖精之中,惶惶不可終日嗎?」

馮捕頭的一席話正是直擊暮昔之內心,鋤強扶弱順便功成名就。

他反身將小酒拉到一旁,「這麼跟你說吧,我做這些呢一方面為了救人不假,我也有我自己的考量。

我要行走江湖要一個好名聲,這不為過吧?我與王老漢的想法也很相似,修道人就應該懲惡揚善,這也不錯。

更何況還有錢拿,你想想,一舉多得,何樂而不為呢?」

小酒轉了轉被抓疼的手腕,索性不管了,就跟著這少年一路,至少他為人正直,不會害了自己。

最最主要,還是希望他快些別念了,頭疼。

見馮捕頭與另外兩名捕頭站在城牆的樓梯處等著他們,小酒徑直走了過去,暮昔之知道她是贊同自己,立刻開心地跟過去。

馮安一路走一路說:「現在縣城的捕快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巡查,不知道有沒有發現什麼新的線索。」

這城牆有好幾丈高,站在它旁邊彷彿日頭都被遮住了,再一轉進小巷,逼仄的巷弄讓人有點壓抑。

好在旁邊就是樓梯,可以直接上到城樓上去。

城牆上還有兩名捕快,應該就是要去探查的,見了他們趕緊上前來行禮。

一上到城樓,小酒首先看到的是悅來客棧的四個大字招牌。

而暮昔之卻看到城外蔥鬱的樹林,潺潺的溪水,以及腳下的驛站,「這後面有個驛站,你看,還有幾匹白馬,看來行遠路可以來這裡借馬。」

小酒也沒過去看,等著和馮捕頭一同去捉妖才是現在的事情,捉了妖才好早些時辰把暮昔之攬的這事兒了了。

城牆上的路較窄,他們七個人一路顯得很是擁擠,只好一個一個往前走。

剛進了一個小屋,裡面擺了不少兵器,前面還有兩扇門。

馮安解釋道:「我們這兒不僅是城牆,這個城樓也都是連接在一起的。

你看右邊有個門過去又是其他的城樓了,這樣我們在上面巡邏,能隨時觀察城中的情況。」

暮昔之饒有興緻地點點頭,他在道壇中可沒這麼複雜。

機關壇坐落在東山島的雲夢山中,大家一心只是修鍊,外人也很少進入雲夢山谷。

大家都是師兄弟,沒有什麼需要防範,所以是完全沒有這些防護措施的。

馮捕頭帶著眾人往左邊的門去,一個捕快問道:「捕頭……咳咳……」

那捕快說話略有些不暢,咳了會兒才組織好語言繼續說:「咱們衙門是怎麼發現城牆上有妖精的啊?」

小酒轉頭看到這個說話的捕快,朦朧間,他臉上表情異常,像是那在錦繡林的妖怪咧著嘴。

難道這就是妖怪?

她轉頭看看眾人,眾人都沒發現任何異常,要與妖怪直面,還是稍微有些害怕,她便沒有多話,只是跟緊了暮昔之。

馮捕頭帶著大家往前走,側著頭四處查看。

他已然忘記了剛才他告訴暮昔之是城牆上面鬧妖了,是想吸引暮昔之上來幫忙。

此時他說了實話,「剛才在下面遇到了石靈子,他拿著個羅盤告訴我說這城牆上似乎不對勁,讓我來看看。」

小酒看見那個「捕快」轉了轉眼珠,又追問:「那他怎麼說的啊?」

馮捕頭「呲」了一聲,不耐煩地對他道:「你只管守住了這城牆,保護好城中的百姓。

石靈子是寧陽觀的道人,他說有就是有嘛!」

那「捕快」打著哈哈賠笑臉,「那頭兒,你怎麼能抓得住妖怪啊,沒聽說頭兒會法術呀!」

小酒越看越覺得他就像個妖怪,便準備狠狠盯住那「捕快」。

其實她自己本身是有些「船頭驚鬼,船尾怕賊」的性格,但現在不同,她在修仙!

若這世界就自己一個玩家,那自己不就是女主角,只需要謹記:我幹什麼都對,想什麼就成真。

就在大家以為籃球會落在周浩明剛才站的位置的時候。

Previous article

「你是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