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在黃大年如饑似渴的目光注視下,他張開手掌,把晶瑩剔透的中品靈石暴露在納陽珠散發出的柔和白光下。

「這,七師兄這是何意?」

吳雲用一種前世給公司大佬送禮的曖昧眼神,裝模作樣道:「師弟你看,這靈石里,好像有東西啊。」

以他對黃大年的了解,後者肯定忍不住。

「哦?我看看。」

果然,黃大年小眼一轉,邊說便伸手接過吳雲手中的靈石。

「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哈,一說這東西,我便想到一件事……」

吳雲連連擺手,制止了黃大年的洪荒之力。

他是知道的,這黃大年不僅貪財,還生財有道。

用他前世話來說,這人就是個信息販子。

方圓八百里,哪個宗門的女弟子最水靈,哪個凡城的勾欄最勾人,這些只要找他,絕對包你滿意。

若非如此,吳雲也不會找上他。

「師兄你還沒聽什麼事呢」,黃大年有些沒反應過來,這個時間點,帶著靈石來找他,這不是那誰誰誰之心——人盡皆知嗎?

咋還不讓說了呢?

難道是像內門李居龍一樣做婊立坊,都來找我了還不願聽那些「腌臢」之言,想讓我寫在紙上?

想到這裡,都不等吳雲反應,黃大年咚咚咚跑進書房,拿來了筆墨紙硯。

「嘿嘿,師兄莫急,我懂。」

吳雲一臉疑惑的看著他,等他在磨墨了才反應過來。

心想這年頭果真是啥人都有……

「咳」,吳雲清了清嗓子,覺得自己不能在等下去了,不然不知道這黃大年還會弄出什麼幺蛾子來。

「我不是來買消息的,只是覺得那塊靈石里真的有東西,想讓你看看我是不是領到假石了,畢竟靈石方面你是行家。」

黃大年呆住了。

他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向吳雲確認了一遍。

「你不買消息!?」

吳雲凝神靜氣,堅定搖頭,「不買。」

黃大年炸了。

只是他和吳雲同批入門,現在人家都築基了,他還是鍊氣五層,又頂著親傳名頭,根本不敢發作。

少頃,院外。

多少覺得自己這樣有些不好的吳雲摩挲著手中靈石,又排出了一項可能。

「看來修為比我低也不行啊,不行,不能過早下定論,我得再找幾個師弟試試。

師妹也要試試,萬一女的加呢?」

關於自己的掛,在經過初步分析之後,他掌握了一個最基本的點。

要認真拒絕別人,首先要別人需要他,或是他有別人需要的東西。

如果別人不需要,那創造機會,也要讓別人需要!

說白了,就是投其所好,然後不讓他得逞。

只是這麼一看,多少是有點作死的嫌疑。

誒,想要吧,我有,就不給,就是玩兒……

那副行為賤兮兮表面卻又一臉認真的表情,他自己想著都欠揍。

修為比他低還好,玩兒就玩兒了,你能拿我怎麼樣?

但要是修為比他高,吳雲覺得自己最好中午做,因為早晚會被人隨手拍死……

隔天。

經過被吳雲連夜騷擾的六位師弟師妹的大力宣傳,一個謠言開始在外門弟子中流傳。

傳得最凶的,當屬外門眾巾幗。

「誒誒,知道嗎,咱那位七師兄,就是掌教年後剛收的那個親傳師兄吳雲,他好像閉關被靈氣沖壞腦子了。」

「啊,真的嗎?」

「那是當然,他不是昨天才出關嗎?

當晚便連夜跑來外門,傻乎乎的問牛師妹說『師妹月信正常否?可有覺得草木灰繁瑣不便?』」

說到這裡,這膀大腰圓的不知名師妹竟粗著嗓音,繪聲繪色的學了起來,彷彿她在現場一樣。

「聽說當時他手裡拿了一塊包著棉花的白布,想讓牛師妹……啊,羞死人了。

而且聽說他不止找了牛師妹、李師姐和辛師妹,還去找了好幾個外門男修士!

你說若不是傻了,正常人誰會這麼問?」

「啊,七師兄好好一個人,還是掌教親傳,不至於被靈氣沖壞腦子吧?

「他不會仗著修為,夜晚跑來外門……那啥咱們吧?」

「說不準,反正近日得小心些。

不過,七師兄容貌俊朗、瀟洒昂藏,在咱正一宗也算數一數二的翩翩公子,還是親傳……」

「啊!阿玥你在說什麼呢,羞死人了。」

登仙庚院。

吳雲站在院中,彷彿看到了外門流言滿天飛的壯觀景象。

毫無徵兆的,他突然握拳砸樹。

翠綠樹葉紛紛揚揚。

他好懊惱!

現在的他完全沒有一個帶掛穿越者應有的模樣!

想著昨夜自己做的蠢事,內心深處彷彿有個聲音對他說,「有考慮過讓正一宗再次陷入黑暗嗎?」

昨夜他被喜得掛的巨大喜悅沖昏了頭腦,一心想儘快測出自己掛的上下限。

苦思別人需要什麼的他竟想出了自製大邦迪的辦法!

當時靈光一閃,就很快啊,他想著肥皂火藥造不出,扯棉花縫棉布這種簡單手工活不是易如反掌?

現在一想,衝動真他娘的是魔鬼!

就算要做,偷偷研究,計劃周全后,躲在幕後投入市場,悶聲發大財不香嗎?

非要大晚上去問別人要不要。

許是怕見了漂亮師妹問不出口,問的還都是虎背熊腰、其貌不揚的女師妹!

就因為別人是外門弟子,當時想著就算推銷不成,她們能拿我怎麼辦?

就因為內心深處想著自己是親傳就在外門為所欲為?

戌時發問,亥時就反應過來的吳雲跑回院中站了一夜。

就像是小時候發現路邊有廢舊易拉罐,心內會出現一個聲音讓他過去踢一腳。

哪怕知道可能罐里會有髒水,會濺到自己,依然會義無反顧的踢下去。

直到褲子髒了媽見打才後悔,為啥要去踢。

為啥?

兩世加起來已經五十好幾的吳雲也想知道為啥!

「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自己有掛了,想趕緊知道掛怎麼用,我不知道這裡和藍星不一樣了。

莫說是我做出來的那東西,尋常女子無論夏日多熱,那是連腳脖子都不會露的……」

想過解釋、封口、滅口等等方法,吳雲最終還是一動不動,愣愣站了一夜。

僅一夜之間,他的心判若兩人。

「這種石樂志的行為以後絕不能再發生了!絕對!

不能因為我有掛就小覷了這個世界,我不是聖人,一言一行都合乎規與矩。

但卻可以時刻提醒自己,讓自己減少犯錯率。

起碼這種昏了頭的低級錯誤,絕對不能再發生了!」

心內狂吼著。

吳雲猛然間邁動腳步,好似一個被打倒后再次站起來的戰士,迎著晨風,繼續開展他的測掛大業。

若是張石頭還在就會發現,不知為何,主子今日的背影竟莫名有些悲壯。 於是為了拍這位長老的馬屁,李雲不得不熬夜加班,給他抄寫了一些醫學資料,索性部隊現在已經逐漸走上了正軌,他終於可以稍微放鬆一下了。

其實這些天李雲已經慢慢開始放權了,作戰的事基本上都交給司徒青雲負責了,部隊的日常管理則是徐天華,訓練則是羅力負責,而他每天除了抄寫資料之外,就是晚上準備晚上的軍事夜校了。

自從拿回手機之後李雲就補充了自己的訓練大綱,抄寫了許多軍事教材使之更加完善科學。先前他給警衛隊開小灶,給隊伍骨幹講軍事,基本上是總結自己以前看的軍事節目或者影視劇,雜亂而不成體系不免有許多漏洞。現在有的完整的軍事教材,所以他乾脆辦了一個正規的軍事夜校,基本上都是前一天晚上用手機備課查資料,第二天晚上講兩個小時。

正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雖然現在朱雀軍實力微弱但也要正規化,一些職能部門雖然還沒有條件建立,但也要做好人才儲備。因為現在搭好框架,以後隊伍擴充只要往裡面填人就好了,對於日後的發展是極為有利的。所以別看軍事夜校的規模很小隻有幾十個人,但是李雲也是按照正規軍校管理的分了許多班,有步兵科、炮兵科、騎兵科、參謀科、情報科、工兵科、軍需科、醫務科、工程管理科、後勤保障科以及政工科。

其實才幾十個人的草台班子就分這麼多學科,且學員除了幾個人之外大部分也只是堪堪識字,或者是必較機靈的普通人,如此這般實在是有些不要臉。

不過李雲是寧爛勿缺!即便夜校的大部分學員除了學習態度認真之外,簡直是一塊朽木他也要堅持這麼做。因為李雲不需要他們成為軍事專家,只要他們能聽懂並執行自己下的命令,有一些基礎的軍事常識,那怕是紙上談兵的能力也就足夠了。

對於李雲來說辦軍事夜校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將正規化深入人心,建立起專業完善的軍事體系,並對部隊進行思想政治教育,在部隊中樹立起絕對的權威。那怕是學員素質低下,但只要能在他搭建的框架中起到支撐作用,完善軍事職能體系就是成功的,畢竟話說回來了,在爛也比沒有強吧!

而除了軍事夜校之外,李雲還辦了一個工科夜校,學員就是陳木魚和他的工程隊,這個到沒費他多少心思,只是扔給了陳木魚一些工科資料就不管了。畢竟李雲只是想培養一些工人,再者他也不懂這些,所以具體專業上的事還是讓陳木魚自己琢磨吧。

雖然晚上要加班給薩羅抄書,不過每日的例行活動也不能取消,那就是給兄弟們講故事!

因為山裡的生活枯燥乏味又有官兵追擊精神緊張,如果不適當放鬆下李雲怕兄弟們支持不住,所以一天下來雖然非常疲憊而且晚上還要上課,可是他一天也不曾漏掉。

而李雲雖然已經夜校里設置了政工科,不過他們還在學習當中,再者部隊剛剛建立,李雲必須樹立起絕對的權威,所以有些權利可以慢慢放出去,可是部隊的政治思想工作卻一直沒有放手!所以每天下午的故事時間李雲從不缺席,因為這是最簡單的思想教育方式,寓教於樂潛移默化的對眾人進行改造,而李雲也確實通過這種方式培養出了一批死忠。

不過今天卻有些不一樣,因為多了一些特別的聽眾,所以李雲特意準備了一番,力求給他們一個震撼的聽覺盛宴。

三隻狗頭一斬而下!

Previous article

這個集團名字,正是……兒子許沉沙被害前,對付過兒子的那個公司集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