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三隻狗頭一斬而下!

「黑漆刀從來皆烏漆嘛黑,哪來的亮紋」

「難道我武力增長,已激發了黑漆刀深層的潛力」

「黑漆刀劈出一刻,尺寸明顯較過去為大!」

薛通不及細想,塔內已是金光閃耀,飄灑七彩絢麗的霞光。

中央浮現一座白玉案台,擺放一隻金色寶箱。

「多謝前輩仙人賞寶!」薛通躬身行禮,空濛爪虛影輕輕摸了摸寶箱。

一切無礙,方才一把拎起了寶箱。

玲瓏塔震顫,整座山亦晃動不已。

……

千里之外,馬諄、周修容正在迷霧中摸索,他倆守在沼澤入口,先後謀財害命五人,擔心殺太多,自他倆后再無人活着離開幻境,引來懷疑,這才離開。

大地震動,泥泉噴涌,動靜越來越大。

「馬哥,幻境要結束了」

「嗯,哪個混賬得了寶物」馬諄罵道。

「我賭穆征,這傢伙貌似比袁長翼狡猾。」

「管他哪個,最好他們都死光!」

「馬哥,塔頂最終的寶物會是啥」周修容問道。

「我怎知道,不過進來最強為先天頂峰,寶物高不到哪去。」

「傳說幾百年前宗師來的那次,寶物是一套絕佳的功法。」馬諄說道。

……

薛通掀開了寶箱,他只掃了一眼,八角塔便垮塌了下去。

「似乎是兩套法寶煉材」

他將寶箱收入儲物手鐲之際,眼中已一片熾亮,什麼也看不清了。

……

「幻境結束了!」冕途島守護武者指著空中的蜃樓大叫道。

海面霞光萬丈,由遠及近,一層層的虛幻景象湮滅,千重宮闕逐級垮塌。

「老哥,猜猜多少人能活着出來」一人問道。

「老皇曆,十二三人吧。」

話音方落,最後一層宮闕垮塌,天梯先後滾落七人。

薛通為首,劉叢峰次之…

「什麼?隕落了這麼多人!」冕途島首領武者驚聲叫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電球炸的實在是太過突然了。

突然到蘇緣還來不急做出任何的補救手段,它就爆炸了。

從理論上來講,炎兔兒此時製造出的電球,哪怕是出現再多的意外,蘇緣也有信心把它平復咯。

可是當蘇緣發現炎兔兒雙手中電球出現異樣,到電球的突然爆炸的這短短的幾秒鐘內,蘇緣只堪堪來得及將自己的念力融入進電球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金燦的電蛇於空中亂舞,蘇緣又實打實的體驗了一把電球的威力。

疼倒是不怎麼疼,就是整個人都麻了。

「麻…麻了……」

「Scor…」

那明滅可見的電光中,隱隱可見道骨骼的模樣。

在場的一人幾隻寶可夢當中,便只有一開始就距離炎兔兒他們有一段距離獨自訓練的蘭螳花與反應快速、在電球炸開前的一瞬間使用了瞬間移動的奇魯莉安幸免於難。

「Kir……?」

奇魯莉安歪著腦袋,大大的寶石紅的眼眸中儘是不解之色。

這金屬怪…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呢?

而且還一頭直愣愣的衝進了電球的爆炸範圍里……

它…它是抖M么?

不過奇魯莉安倒是不怎麼擔心蘇緣的情況,畢竟早在他們兩個練習十萬伏特的時候,就已經被電習慣了嘛!

被多電幾下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大丈夫嘎萌大奶!

按照訓練家的體質,說不定還能因此覺醒什麼像是「蓄電」之類的奇怪特性呢。

刺眼的金光逐漸散去,被電光所包裹住的蘇緣與炎兔兒直愣愣的后躺到了地上。

就連甚至還沒搞清楚情況,就被電球所波及到的金屬怪也無法控制自身的磁力,沉重的身軀狠狠地砸到地上。

一人兩隻寶可夢仰躺在地上,身體時不時竄過一絲絲的電光,愣愣地抽搐著。

慢了金屬怪一步的寧雪提著袋子,站在門口看著眼前的景象,一陣無語。

幸好,幸好我來晚了一步。

寧雪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

如果自己和金屬怪一齊進來的話,估計自己現在,也該同他們一起躺在地上了吧?

看著身體時不時抽動的幾人,寧雪也不免覺得有些好笑。

雖然訓練技能是出現意外,並不能算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但是他們現在的樣子……

全員阿羅拉——指膚色。

「噗嗤。」

寧雪忍不住漏出了聲音,「對不起,我想到了些好笑的事情。」

火稚雞躡手躡腳的從寧雪身後鑽出,站在了炎兔兒的身邊。

思考了良久之後,火稚雞終於是下定覺得,一個撲騰,將身體壓在了炎兔兒的身上。

沒想到吧!

你也有被我反壓的一天!

看到這一幕,寧雪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

自從認識了蘇緣之後,她的寶可夢的畫風也是越來越奇怪了。

時間大概過了五分鐘。

蘇緣比炎兔兒更早的擺脫了麻痹狀態,他一瞥頭,立馬看到了身旁被火稚雞反壓住的炎兔兒。

「仙子請自動?」

蘇緣嘴裡蹦出了一句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呸呸呸,火稚雞請自動!」

「也不對,火稚雞請自重!」

好傢夥!

在一邊座椅上休息的寧雪眉頭一皺,直呼好傢夥。

她終於知道炎兔兒是和誰學習的了。

「果然,有什麼樣的訓練家,就要有什麼樣的寶可夢。」

「古人誠不欺我!」

「不,寶可夢和訓練家之間是會互相吸引的。」

蘇緣立馬反駁道:「這隻能說,我和炎兔兒的相性很好。」

「算了…」寧雪嘆息一聲,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她深知自己在扯嘴皮子的功法上,遠遠不是蘇緣的對手。

只有低攻低防的莉莉艾與小光才適合她。

……

半小時后。

「滋啦!」

炎兔兒手中的電球,再一次毫無懸念的爆炸了。

等到電球爆炸的力量消耗殆盡,火稚雞叼著一瓶傷葯,一蹦一跳地朝著炎兔兒倒下的位置跑過去。

輕輕地放下嘴裡的傷葯后,火稚雞依照慣例,先舒舒服服地爬到炎兔兒的身上,等到它壓爽了之後,這才將傷葯噴吐在炎兔兒的傷口上。

隨後全力激發出「加速」特性,一溜煙的沒了影子。

「你之前找我來,就是為了要幫助炎兔兒訓練這個技能?」

寧雪微微蹙著眉頭,翻了翻蘇緣手動記載著有關「電球·變式」概念的筆記本。

「如果訓練成功的話,被成功開發后的電球威力的確十分可觀……」

「可恕我直言,學習『電球』的難度未免也太大了吧?我甚至可以懷疑,這一種招式可能只存在於理論當中。」

蘇緣只是笑笑,並沒有說話。

的確,如果乍一看,不管是誰都會以為「電球·變式」只是存在於理論當中的技能,哪怕是小菊兒本人都會有這種感覺。

但蘇緣不一樣,因為他已經實實在在的使用出了「電球·變式」!

當然了,蘇緣也不會去反駁寧雪。

除非他能夠讓炎兔兒成功習得「電球·變式」,否則難不成要他現場給寧雪表演一個么?

不存在的!

「而且……」

「砸同行飯碗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Previous article

在黃大年如饑似渴的目光注視下,他張開手掌,把晶瑩剔透的中品靈石暴露在納陽珠散發出的柔和白光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