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持續了近一年的江陵之戰終於迎來最高潮的時候。

十月中,關羽、劉封擊破曹軍六將圍攻的消息傳到江陵,城內的曹仁軍士氣大跌,城外的周瑜軍則士氣復漲。

不管孫劉上層將領如何爭鬥,對於底下的士卒來說,關羽、蘇飛的偏師獲得勝利,那也是值得高興的一件好事。

江陵城外,大都督周瑜的箭傷稍有好轉,趁著全軍士氣正熾的有利時機,周瑜決定全力奪城,一舉將受困又無增援的曹仁趕出江陵。

周瑜受傷的時間,是在九月間。

作為一軍統帥,親自上陣冒險,著實有違常識,但細細一分析孫權軍的動向,再看周瑜所部的構成,就能發現,周瑜受傷與孫權脫不了關係。

八月間,孫權為了發動合肥戰事,抽走太史慈、韓當、蔣欽等宿將精兵,周瑜心情鬱悶又不能對孫權說:主公,你打仗的本事太菜,給你再加一倍的將卒,也不可能打下合肥。

無奈之下,周瑜只能冒險親自指揮作戰,不想被曹仁一箭射中右肋。

東吳的幾任大都督,周瑜、魯肅、呂蒙、陸遜、陸抗,能力都很出眾,特別是周瑜,更是憑一已之力,指揮並贏得了赤壁之戰的重大勝利。

要是孫權充分放權,而不是屢屢親征的話,吳軍的戰果還要輝煌不少。

當然,這個假設對於孫權來說不可能,父親孫堅是漢末名將,大哥孫策是江東小霸王,孫權執著於指揮作戰,就是想證明自己,並不比父親、大哥來的差。

江陵城外,周瑜召集眾將,決議再次攻打江陵的軍事行動,甘寧投了劉備,呂蒙、凌統等人沒有了競爭對手,一個個磨拳擦掌,躍躍欲試。

「都督,末將凌統,請令先登!」

「都督,末將呂蒙,請令……。」

「都督,末將陸遜,請令率部曲截殺曹軍潰卒。」

與渴望先登攻城的諸將不同,陸遜的請令很是與眾不同,讓周瑜對他感興趣起來。

「伯言,還未拿下江陵,你就斷言能奪城了?」

陸遜抱拳出列,朗聲道:「都督,這幾日曹軍每日出城邀戰,不及多時卻又退去,曹仁不是為了退兵,又何必故弄此玄虛。」

周瑜看了陸遜一眼,這陸伯言戰略眼光不錯,值得好好培養。

劉備有劉封,他江東也有陸遜。

周瑜臉上露出笑容,剛想要站起來,卻不想牽動了肋部的傷處,又不得不坐了下來。

「伯言,就依你的建議,等江陵拿下之後,追擊曹仁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周瑜皺了下眉頭,長吁一口氣,說道。

周瑜在城外督師,城中的曹仁此時,已不復一年前的銳氣。

曹洪、曹純、牛金三將在夷陵敗回后,兩曹北上,只留牛金一人協助曹仁守在江陵,關羽、劉封又在當陽阻擊了曹軍六將,城內守軍的士氣已經跌到了最低點。

「子孝,別猶豫了,撤退吧!」長史陳矯見曹仁還有些不舍,連忙諫言道。

曹仁看了一眼垂頭喪氣的曹軍將卒,恨恨的跺了下腳,嘆道:「要是有足夠的糧秣輜重,這江陵城我曹仁可再守一年無恙。」

「牛金,你率部斷後,其餘人馬跟著我和陳長史,往臨沮,與滿寵將軍會合。」曹仁不甘心的發泄了一番后,只能無奈的表示放棄江陵。

陳矯將曹仁的命令一告知諸將校,竟引來一陣陣的歡呼,由此可見,曹軍將校是多麼的歸心似箭。

十月二十日。

周瑜再次強攻江陵,這一次,先鋒將凌統沒有遇上多大的抵抗,城中虛插的旗幟表明,曹仁已經將守城的主力撤出了城。

一個時辰后,呂蒙部佔領東城門,接引大隊將卒入城,留守的曹軍再也支撐不住,也跟著向城外潰逃。

牛金再牛,面對凌統這頭小老虎,也只能甘拜下風。

江陵終於被攻下。

陸遜率部一路尾追曹仁、牛金的敗卒,在劉封曾經擊敗李通等曹將的道上,陸遜依樣畫葫蘆,又將曹軍殺了個遍。

要不是有滿龐接應,曹仁、陳矯等人差一點被陸遜包了餃子不得脫身。

至十一月上,荊州南郡的江北地帶,以江陵為中心的漢昌、劉陽、州陵等地,被孫權軍周瑜部諸將佔領。

南郡的西南部一帶,以夷陵為中心的枝江、信陵、佷山等地,被劉備軍的劉封、霍峻所佔領。這個變化,讓劉備有了一條西進益州、北上荊襄的通道。

南郡的北面襄陽一帶,連接著南陽郡,這裡繼續由曹操軍的徐晃、曹仁等將領固守,面對孫劉聯軍的軍事壓迫,一敗再敗的曹軍壓力相當的大。 孵化了。

卡贊看著在他手中靜靜盯著他的小電話蟲,心裏面有說不出的苦澀。

就是一隻普普通通的紅眼病電話蟲,長得有點凶神惡煞的。

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了。

卡贊稍微嘆了口氣,也是,人家本來就是一隻普普通通的小電話蟲,是自己擅自加上了各種牛比的臆想。

「以後多多指教啊。」

「不擼。」

卡贊伸手輕輕擼了擼小電話蟲的腦袋瓜,這小東西紅紅的兩隻大眼睛看起來還挺滲人的。

「嗚嗚噢噢噢嗷嗷嗷嗷!呱呱!」

「咋了咋了?」

卡贊一臉懵的看著突然嗷嗷著跑過來的小砂糖,久違的又一次看見嗷嗷戰神哭出來了,砂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哭了。

卡贊稍微猜測了一下子,但不成砂糖的那隻電話蟲沒孵化出來死掉了?

也不是沒有這種案例,電話蟲幼崽夭折什麼的,不過概率很低,沒有想到會發生在砂糖的身上。

「別哭別哭,哥哥再給你買一隻就好了。」

「真噠?」

小砂糖睜著水汪汪的淚眼盯著卡贊,她的回答也讓卡贊確信了自己的猜測。

不過這時候卡贊發現砂糖的小臉上怎麼…腫了?還有一點點水漬。

「你這小臉咋了?」

卡贊疑惑的給砂糖抹了一把小臉上的水漬。

「那個電話蟲…它打我!」

「???」

卡贊不知道砂糖在說什麼鬼話呢,電話蟲這東西那是一點戰鬥力都不帶有的,更不用說剛剛出生還懵懵懂懂的小電話蟲了。

卡贊決定先把這件事情放一放,砂糖的電話蟲待會兒再說。

不知道其它幾個人的怎麼樣。

卡贊帶著自己的小電話蟲來到了甲板上,大家差不多也都來到了這個地方了。

「大家把自己的私人電話蟲號碼寫在一張紙上,然後貼在餐廳裡面,大家吃飯的時候各自背一下,把家人的號碼慢慢背下來。」

卡贊從佩羅娜的繪圖測量室拿出了紙幣,率先寫上了自己小電話蟲的號碼。

這個號碼在小電話蟲剛出生的一周內會顯現在小電話蟲的肚子上面,一周之後消失,必須要在一周之內用任何方法記下來。

不然記不住電話號碼,以後就只能打出去,而無法接收電話。

在大家一個個拿著小電話蟲往紙上寫的時候,卡贊酸了,因為就他的電話蟲看起來好普通。

馮克雷那電話蟲跟他一樣畫著詭異的妝容,不僅如此,它『布魯』的聲音都是極其尖銳的,具有清晰的辨識度。

然後貝拉米的是肌肉蟲,聲音雄渾,簡直就是活脫脫的比利。

阿金是黑眼圈蟲,腦袋是隨時隨地都帶著一個『#』,看起來隨時處於悶悶不樂的狀態,是這樣子的(▼ヘ▼#)。

絕了!

蒂迦的是個懵逼蟲,沒什麼好說的,像個小白痴一樣,簡直就是電話蟲界的二哈。

而家裡面女孩子的電話蟲是一個賽一個的漂亮。

莫奈的小電話蟲通體雪白,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體態,但卻是唯一一個顏色不一樣的電話蟲。

羅賓的電話蟲天生就一副優雅的氣質,蝸牛殼上有著神秘的文字。

佩羅娜的電話蟲有著跟她一樣的黑黝黝的幽靈眼,而且這個小電話蟲有一個伴生的超迷你梟雄,就掛在它的胸前。

蕾玖的電話蟲有著卷卷的眉毛和粉色的大眼睛,一看就是個小美女。

克爾拉的電話蟲看起來就是一隻小弱受,縮著脖子不敢看外面的世界,有著一雙雖然都夾著淚花的淚珠眼,一開始貝拉米發出『布魯』的粗獷聲音時還給它嚇了一跳。

最後是砂糖的小電話蟲。

這個電話蟲可不一般啊,這傢伙出生就給小砂糖打哭了。

「你確定…這東西剛出來看到的第一個人是你?」

卡贊指著砂糖的那隻電話蟲,這電話蟲怎麼看起來那麼欠揍呢。

這電話蟲怎麼看怎麼像波魯薩利諾那猥瑣猴子。

「嗯!肯定是!砂糖都把臉懟上去了!然後它就給了我一拳!」

砂糖捂著臉有點委屈的看著那隻討厭的電話蟲,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差錯呢?

所以說啊,電話蟲這東西怎麼可能會打人呢?

啪。

下一刻,令卡贊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貝拉米的肌肉蟲給砂糖的黃猿蟲來了一拳!直接給後者猥瑣的表情打沒了。

電話蟲…竟然也有戰鬥力么。

不僅僅是卡贊一臉懵,就連羅賓和蕾玖也是一副驚訝的樣子。

其它人不知道電話蟲這種物種沒有攻擊手段所以對此沒什麼感覺。

但是他們三個可是知道的,電話蟲這東西按理說根本就不可能造成物理傷害才對。

但是,他們怪物家族的電話蟲竟然出了兩個奇葩。

也算是對得起怪物之名了。

接下來,幾隻小電話蟲湊在一起瘋狂『布魯布魯』,看起來在交流著什麼。

最後,看情況好像是卡贊的紅眼病電話蟲當上了大哥。

卡贊怎麼想都不明白,怎麼著也輪不著他這個平平無奇的小電話蟲來當大哥啊?

卡贊看著自己的紅眼病電話蟲,後者也是一臉懵逼的樣子,完全沒有想到為什麼自己會變成頭子。

「呱呱,我不要它!」

洛瑜:「……」

Previous article

「砸同行飯碗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