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不多時,車夫駕車飛奔而去。。

他們剛剛離開,一個披頭散髮,面目模糊的乞丐就過來了。

他氣喘吁吁,本來以為來遲了,但是看到地上的十幾個大漢屍體,他看向遠去的馬車,陷入了深思。

馬車裡。

謝詞已經將他的經歷都說了,許葉越聽越是生氣,小傢伙小臉都氣鼓鼓的。

「他們竟然為了一張紙,就要將你殺人滅口,真是大壞蛋!」

謝詞一隻手捂著胳膊,他低著頭,聲音有點虛弱:「我後娘乾的,我爹爹還不知道。」

葉寶小手拍拍他的小腦袋:「小詞詞,你可真是太好騙了。有後娘就有后爹,你爹一定知道了事兒。」

謝詞立即反駁:「不會的,我爹爹對我很好的。」

葉寶歪著小腦袋又問:「那你是不是還有個弟弟,是你後娘生的?」

謝詞點點頭:「沒錯,而且我還有個妹妹,也是後娘生的。」

許葉兩隻小手拍在一起上:「這就對了嘛!後娘的孩子要爭奪家產的呀,他們對你就是要什麼給什麼,那是捧殺哦。:」

「後娘將你培養成紈絝子弟,大家都不喜歡你,你爹爹也不喜歡。你想想看,你才八歲……幾歲?」

謝詞:「我七歲。」

「你才七歲呀,那麼重要的生意秘籍,為什麼要給你?」

謝詞答不上來,他覺得許葉說的還都對。

許葉小手又要去拍他的肩膀,小手才伸出去,就被周生信握住了。

「葉寶,他好像受傷了。」

周生信發現謝詞一直看著許葉,那樣的眼神,讓他很不爽。

他不想讓葉寶碰別的男孩子,除了自己,他們都不行。

許葉並不知道周生信的小心思,看向謝詞的胳膊,想到了夢裡,謝詞的確是受傷了。

「小詞詞,我給你看看。」

許葉又伸手過去,想要扒拉開他的衣服。

周生信搶先一步:「葉寶,你別碰,說不定有毒,我來看看。」

葉寶又不是他的丫鬟,不用伺候他。

小女娃覺得大反派太貼心了,點著小腦袋同意了。

扒開了謝詞的袖子,看到了那傷口,幾個小傢伙都震驚到了。

周生信還真的說對了,傷口的確有毒,謝詞的半條胳膊都已經黑了。

許葉擰緊了小眉頭,氣咻咻的說:「老巫婆怎麼黑心,讓她吃飯就拉稀!」 孫孝祭出的氣勢,竟不在魁梧老者之下,反而更勝一籌。

關鍵孫孝是半步地仙境,並非真正的地仙。

天龍宗宗主大弟子,豈是泛泛之輩。

魁梧老者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凝重之色,抬起的右手緩緩放下來。

他不敢賭,就算他降住了孫孝,必定身受重傷,那建築裡面的人,肯定會霸佔他現在的位置。

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營地,也會遭他人搶奪。

「我叫莫山河,這裡隨時歡迎兩位的加入。」

老者立即換了一副表情,報出自己的名號,如果他們兩個混不下去了,可以來投靠他。

至於離開瓊華星球,大家只是心裡懷著夢想而已,很多人已經認命了。

索性如此,不如在這裡紮根,繁衍自己的後代。

孫孝點了點頭,能不戰最好,帶著柳無邪,離開這片建築。

穿梭於密林之中,兩人誰也沒說話。

莫山河組建營地,抵禦樓蘭族,短短几日功夫,就招攬幾百人。

柳無邪必須要搶在他們前面,聯合更多的人才行。

「小師弟,我們要加快進程了,莫山河同樣派出高手,去瓊華星球拉攏殘存的那些人族了。」

就在剛才不久,孫孝發現好幾名高手,從建築裡面離開。

應該跟他們目的一樣,尋找那些被衝散的修士,只有大家聯合起來,才能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

黑洞將他們捲入進來后,眾人全被打亂,散落在瓊華星域各處,才會被樓蘭族逐一擊破。

黑風獸很快又有消息傳遞迴來,發現了一群人類,而且修為極高,黑風獸居然被打傷了。

「我們快走!」

柳無邪同樣意識到這個問題,僅憑几百人衝到樓蘭城救人,無疑是自找死路。

現在要盡一切可能,拉攏更多的修士,越多越好。

兩人猶如電閃流星,穿過層層空間,進入一片山谷之中,兩頭黑風獸,正跟著一群人對持。

除了人族之外,還有血魔在其中。

從空間走出來,看著眼前的人族還有血魔,柳無邪一臉錯愕。

「柳無邪,居然是你!」

看著柳無邪,李長老第一個蹦出來,前幾日他們遭到樓蘭族襲擊,損失了十幾名同伴,剩餘的人,一直駐紮在這附近,沒敢行動。

剛才不久,黑風獸出現在此,引發了大戰。

石遠一臉的憤怒之色,殺意凌然。

其他修士同樣如此,還有血魔,每個人對柳無邪怒目而視。

加上血魔,足足四名地仙境,實力恐怖的一塌糊塗。

孫孝如臨大敵,能感覺出來,這些人對小師弟有深仇大恨。

「大師兄,他們是太乙宗的長老,來追殺我的。」

柳無邪暗中給孫孝傳音,大腦在飛速的運轉。

黑風獸給他傳遞信息,只是說發現了人族,至於是誰,卻不清楚。

聽到太乙宗,孫孝立即戒備起來,目光看向一百多頭血魔。

「小師弟,我距離斬殺百萬血魔,還差最後十人,因為瓊華星域血魔基本都被我殺光了,只要殺死十頭血魔,我就能突破到地仙境,你能拖住他們三個呼吸時間嗎。」

孫孝一臉的凝重之色,他有誓言束縛,無法突破到地仙境。

只有打破誓言,才能晉陞地仙。

「可以!」

大戰在所難免,就算他現在說破了嘴皮子,太乙

宗眾人,也不會跟他合作。

其他修士如果做做工作,倒有可能。

孫孝目光怪異的看了一眼小師弟,不知道小師弟自信從何而來。

想到是師父讓他來救自己,估計師父給他保命底牌了吧,孫孝暗暗說道。

只要祭出師父的保命令牌,自然能拖住他們一段時間。

柳無邪並不知道大師兄心裡在想什麼,他已經溝通共工。

師父留給他的令牌,要留到關鍵時刻使用,還沒到時候。

不到萬不得已,柳無邪絕對不會施展。

「柳無邪,我看你這次往哪裡逃。」

王長老一聲厲喝,一掌朝柳無邪拍下來,恐怖的巔峰洞虛之勢,席捲而至。

其他人紛紛出手,包括一名地仙境,他們迫不及待活捉柳無邪,搜刮他的武魂術。

他們進來這麼久了,也抓到幾名樓蘭族,搜刮他們的記憶,想要修鍊武魂術。

發現他們刻畫出來的魂紋,有很大的問題,無法凝聚而成。

靠搜刮記憶,就能修鍊法術,那些高手直接搜刮其他人記憶即可。

記憶只是記錄,至於詳細規則,絕非靠掠奪記憶就能掌握。

柳無邪不知道掠奪了多少記憶,掌握無數種法術,卻無法修鍊出來。

第一,因為太駁雜了。

第二,裡面很多玄妙的東西,只有修鍊之人才知曉。

柳無邪能刻畫出來武魂,跟五重天那枚神秘魂紋,有很大的關係。

之前掌握的武魂術,僅僅是一些皮毛。

「共工,出手!」

陡然之間!

空中出現一座黑洞,共工迅速掠出來,一掌朝那名地仙境碾下。

「轟!」

那名地仙境臉色驟變,共工展露出來的力量,讓他意識到了危機。

按照修為劃分,共工的修為,起碼在地仙二重。

不過共工修為時有時無,這也是一個大問題。

「轟!」

出手的地仙境還有王長老,直接被共工一掌掀飛。

孫孝眼眸中閃過一絲駭然之色,沒想到小師弟身上還有如此恐怖的東西,實力恐怖的一塌糊塗。

看模樣,不像是人族,施展的法術,更是讓人無法捉摸。

只要能為鍾瑋報仇,就是剁熊凱一隻手,陳明也願意!

Previous article

修鍊界的戰鬥,有時候就是這麼殘酷。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