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葉凡三人被請到上座后,陳彪幫着三人倒茶。

拋開葉凡,陳彪和沈映雪的關係算不上很好。

只是一個上層圈的社交,經常能碰面而已,所以話題並不是很多。

而陳彪和葉凡更是不敢多言,畢竟從下午葉凡那一番話后,陳彪變得更加忌憚對方。

之前看葉凡的打扮和想做慈善的舉動,陳彪還當他是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只是實力太過驚人有所顧忌。

然而現在的他和葉凡坐一起無不是噤若寒蟬…

二號包廂中很安靜,偶爾四人會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

而一號包廂中,此刻卻熱鬧非凡…

秦家宴。

為秦家長孫秦海回歸家族接風洗塵。

然而原本包廂內一陣喧鬧歡喜的環境,卻被一個人的推門而入給打斷。

「我來晚了!」來人正是剛才被趙光成為秦少的青年。

「今天是你大哥回歸秦家的日子,你幹什麼去了!」餐桌之上一名中年人起身怒喝。

「這不是去了應酬了一下嘛。」青年嬉皮笑臉地走到一名男人背後,雙手壓着對方肩膀。

「又不是十幾年不見,每年都會回來的,也不着急這一會功夫。」

「是吧,大哥!」

男人拍了拍青年的手:」小楓看樣子也沒少鍛煉啊!」

「那當然,打幾個老爸的保鏢不成問題!」青年一臉自信地說道。

「爺爺!」收回手,青年徑直走向了高堂上座。

「一天天就知道在外面瘋。」高堂上座上的老者雖然一臉嚴肅,但語氣卻是無比的溺愛。

「沒辦法,今天幾個哥們聚了一下,來得有點晚。」青年也不入席,隨手搬了張凳子便坐在了老者身邊。

「什麼哥們聚一下,能比你大哥還重要?」那名中年男人再次呵斥。

「向東,你少說兩句!」

然而中年男人將火發出來,老者便先呵斥他了。

「爸,你別總管着他,都寵沒邊了!」

中年男人叫秦向東,秦家的長子,也是這個青年秦楓的父親。

「不是這樣的,爸!」

「我這次是去聽八卦的!」秦楓不屑地朝着父親擺擺手,隨後一本正經地說道:」你們知道嗎?沈家那敗家子被人打廢了!」

「沈家?那個沈建男?」其他人並沒有覺得很感興趣,而另外一名中年男人卻好奇地問道。

「對,二叔!」

「就是那個沈建男!」秦楓點頭肯定道。

男人叫秦向南,是秦家老二,在商場上雖然沒有秦向東響亮,但在龍佛地帶可是人人尊稱的」秦二爺」。

原因無它,秦向南是一名外家高手,在龍佛市開館授徒,其實力也是在龍佛武道界威名赫赫。

「那打他的人呢?死了沒?」秦向南好奇地問道。

「死了還叫什麼八卦!」秦楓揺搖自己的食指,故意賣了個關子…

很明顯,這個關子賣成功了。

高堂的老者,秦向東,秦向南,等等一眾秦家人紛紛好奇地看着他。

沈家後面有一個玄階高手坐鎮,這在世家的圈子裏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同樣,秦家也有,那就是秦向南,玄階初期的武者。

當然今天又多了一位,那就是剛回家的大少爺,秦海!

「快說啊!」剛才還訓斥自己兒子的秦向東,此刻不悅地催促了起來。

「不但沒死,而且沈川也被打了!」秦楓再次丟出一個重磅炸彈!

「什麼…」

此刻所有秦家人都瞪大了眼睛…

「小楓,有些事不能信口雌黃的!」老者此刻終於開口提醒。

「人稱龍廣」小靈通」的我,能瞎掰嘛?」秦楓白了一眼老者,宣洩了對方質疑自己的情緒…

秦家,恐怕只有這個秦楓敢給老這兒翻白眼…

「就在堂妹的公司,映雪生物醫藥集團,沈川被人掰斷了手!」秦楓的目光頑味地看向了秦南身邊的女孩…

女孩臉上帶着一層薄薄的面紗,坐在秦向南身邊始終一言不發,表情絲毫沒有波瀾。

而此刻被自己堂哥點名,她身軀不由微微一顫… 遠處,有一對邊走著邊互懟的男女,瞧見了戰爺夫妻倆相處的一幕,男的停下來。

「辣椒。」

戰亭叫住寧婉兒。

寧婉兒扭頭,問他「幹嘛?走不動了?又不是叫你陪我晨跑,只是散散步,也堅持不住?」

戰亭一臉黑線,「別把我說得那樣軟弱。」

寧婉兒上下打量著他,「嗯,你瞧著是不軟弱,身強力壯的。」

「你能不能正常聊天?老是天口就諷刺人,沒點口德,誰喜歡和你來往?」

「我對別人特別的好,朋友特別的多,唯獨對上你,就忍不住口出諷刺,也不知道是我的問題還是你的問題?」

戰亭「……你看看我大嫂是怎麼對我大哥的?你呀,跟我大嫂好好學學吧。」

說完,撇下了寧婉兒,抬腳便走。

他對誰都是彬彬有禮,唯獨對上寧婉兒就連修養都被丟得一乾二淨,又是誰的問題?

她還好意思說他!

寧婉兒看向遠處的那一對璧人,剛才若晴採摘了一朵荷花,送給了戰博,寧婉兒也是看到了的。

此刻聽了戰亭的話,她……

死哭貓,想要荷花直接說嘛,她馬上就去採摘,他要多少朵,她就摘多少朵給他。

要是戰奶奶怪罪下來,她就推到戰亭的身上。

戰亭不知道寧婉兒已經想好了把他當成替罪羊,他朝兄嫂走過去。

「大哥,大嫂,早安。」

戰亭近前了,含笑問好。

「戰亭,早,婉兒呢?」若晴隨口問了句。

她知道寧婉兒是住在戰亭那裡,寧老夫人則住在中心主屋。

「我又不是她的跟屁蟲,哪知道她在哪兒。」

戰亭沒好氣的回應,讓若晴知道小倆口又鬧得不愉快了。

兩人是青梅竹馬,卻也是冤家對頭,總是前一刻有說有笑,下一刻又互懟得對方懷疑人生。

在若晴的眼裡,不論是戰亭還是寧婉兒,都是極其優秀的人,偏偏兩個人在對方的面前,展現的都是他們最不好的那一面。

戰博睨了弟弟一眼,淡淡地道「大清早的,別給自己找不痛快。」

「我困死了,那枚辣椒大清早的就去敲我的門,叫我起來陪她散步,她又不會迷路,還需要我陪她?我懶得搭理她,她就去廚房拿了個鍋在我房門口敲打,煩死了。」

「我還是不想搭理她,她居然說要在我房門口放鞭炮,大哥,你說,哪有這樣當客人的?做客呢,沒點做客的樣子,這樣對我這個主人。」

戰亭的確是被寧婉兒折騰起來的。

否則,他會睡到日上三竿。

想象著那畫面,若晴好笑地道「戰亭,你是不是把婉兒說得太過份了?婉兒性格豪爽,懂進退,應該不會做出那種事來吧。」

戰亭冷哼「她在你們面前好得很,在我那裡,怎樣惡劣就怎樣來。」

「把我扯起來陪她散步了,居然還說散步回去讓我給她做美味的早餐,活像我欠她似的。」

戰亭抱怨連連。

不怎麼說話的戰博忽然冷冷地道「寧婉兒如此放肆,不把你這個二少爺放在眼裡,我讓初一初二過去,把她連她的行李一起扔出去,以後,不允許她再踏進戰家半步。」

說著,他就掏出手機,作勢要打電話給初一。

「大哥!」

戰亭動作神速地按住了大哥的手,不讓大哥打電話。

戰博冷冷地看著他。

「嘻嘻……」

戰亭訕訕地笑著,「嘻嘻……大哥,那,不太好吧,寧奶奶還在呢,寧奶奶和我們奶奶那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了,你要是那樣對辣椒,奶奶肯定會生氣的。」

戰博霸氣地道「是寧婉兒做得不對,不把你這個戰家二少爺放在眼裡,還老折騰你,把她轟出去,是替你出氣,奶奶那裡,有我幫你杠著。」

「我戰博的弟弟,也敢欺負!誰給她的膽?」

戰博說著甩開了弟弟的手,又要打電話。

戰亭急得再次阻止兄長打電話,疊聲說道「大哥,她也沒欺負我,其實,我也醒來的了,就是故意不想理她,她才會那樣做的,真要說錯,我也有錯,嗯,還是我錯在先,我是男人,不跟她一個小女人一般見識。」

「大哥,你看,你為了我大嫂的事,都讓奶奶生氣了,就別再為了我的事,讓奶奶氣上加氣吧,那樣我會良心不安的。」

戰亭還扭頭對若晴說道「大嫂,你幫我勸勸大哥。」

若晴看得好過癮呀。

戰博不可能真把寧婉兒扔出去。

用戰亭的話說,兩家的奶奶有著幾十年的交情,不能因為一點小事情就破壞兩家長輩的交情,再者寧婉兒和戰亭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僅比戰亭大一歲的戰博,也等於是和寧婉兒一起長大的。

那樣的情誼,戰博怎麼可能把寧婉兒轟出去?

陸宴被她吵醒,不由眉頭輕皺。便是他睡得再沉,也要被她折騰醒了。

Previous article

只要能為鍾瑋報仇,就是剁熊凱一隻手,陳明也願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