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陸宴被她吵醒,不由眉頭輕皺。便是他睡得再沉,也要被她折騰醒了。

他長臂一伸,落在她身上,啞聲道:“你別折騰了。”

他的動作於沈甄來說,無異於像是漁夫殺魚,手起刀落,直接將她拍死了。

剩下整晚,她都保持着這個姿勢,再沒動過。

***

天邊泛起了魚肚白,柔和的晨光透過支摘窗灑進來,暖意拂過,陸宴緩緩睜開了眼。

別說,昨夜他什麼奇怪的夢都沒做,已算是最近以來,睡得最爲舒坦的一回了。

反觀沈甄這邊。卻是頭痛欲裂,雙腿發麻,頂着黑眼圈,緩緩坐了起來。

二人相繼下地,默默無言。

陸宴口渴,走到案前,拎起水壺,墜了墜,竟發現裡面一滴水也無。不只是水,他都醒了,這屋裡的連熱乎的帕子都沒見到一張,更別說是早膳。

他掃了一眼在一旁昏昏欲睡的沈甄。

莫名煩悶。

他算是明白了,他這哪是找外室,他分明是找了個比自己還尊貴的主。

一會兒還得上值,實在沒工夫撒火,他起身穿衣,推門喚來了院子裡的兩個婢女。一個名叫墨月,一個叫棠月。

這兩個都是鎮國公府的管家幫着買的婢女,自然是知道陸宴身份的,一見到陸宴,二人齊齊喚了一聲,“世子爺。”

棠月率先道:“奴婢不知世子爺醒了,這就去備水。”

墨月又道:“今日廚房的房嬤嬤告假了,奴婢手藝欠佳,只會做些清粥小菜,恐不和世子爺胃口。”

陸宴頷首理了一下袖口,“無妨。”

“世子爺可是在瀾月閣用膳?”墨月道。

陸宴道:“去西次間用。”

盥漱過後,早膳就送上來了。

桌上擺的是清粥,醃製的冬芥、醬炒三果,外加一盤金絲花捲,還有一碗冬瓜湯。

這回沈甄總算學聰明瞭,見他坐下用膳,自己也連忙跟着走了過去,侍菜她還是會的,畢竟祖母在世的時候,她常侍奉左右。

她拿起木箸,夾了個塊核桃仁,放到他碗裡,見他吃了,又夾了塊杏仁,繼而又盛了一碗湯放在一旁。

她本來覺得這回終於不用再聽他找茬了,可她一夜沒睡,也未進食,飢腸轆轆難忍,肚子竟然在這時候咕咕叫了兩聲。

他坐着,她站着,依着身量的差距,這聲音就蕩在他耳邊。

他肯定是聽見了。

果不其然,陸宴停箸擡眼看她。

四目交匯,沈甄整張臉,都如同被上了色一般,徹底轉紅,連同眼神都跟着凌亂了。

她作爲一個大家閨秀的自尊心,這兩日都被他打擊的差不多了,見他又要開口,她想也不想就擡手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實在是不想再聽了。

陸宴被她突如其來的反應弄得啞然失笑。

這回陸宴倒是沒像她想的那般。

他只是拍了怕她的背脊,輕聲道了一句,餓了就坐下一起吃。

沈甄坐下,也沒委屈自己,拿起木箸,端起那份所剩無幾的嫺靜端莊,不緊不慢地夾了個冬芥,入嘴之時,丁點聲音都沒有。

可才嚼一口,她的眉頭便皺了起來。

這菜做的連點味道都沒有,和嬤嬤和清溪的手藝相比,可謂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她緩了緩,又吃了一口金絲花捲,小臉便徹底垮了。

連花捲都是硬的。

她皺着眉,強迫自己吃了兩口後,便直接撂下了木箸。

她的這些個舉動,無一倖免,全部入了陸宴的眼。

他挑了下眼皮,緩緩道:“你平時也是這麼挑食嗎?”

聽他開口,沈甄如遭雷劈,不敢說實話,只能硬着頭皮狡辯,“大人,我只是……沒什麼胃口。”

陸宴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旋即起身。

其實他從小也挑食,葷腥都聞不得一點,鎮國公府的廚子爲他換了也不是一次兩次,然而他是從什麼時候起葷素不忌,皆能下口的呢?

他想,大概是他上任陽山縣令那一年。

朝廷命官不比王孫貴胄,辦起案子來,一跑便是一日。

就是再挑剔的嘴,最終也是要敗給飢餓的。

他倒是難得理解了她一回。

十六年的養尊處優,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無數婢女環繞其左右,想改,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他用帕子擦了擦手,走到她身邊,拍了下她的頭,不輕不重道:“即便不喜歡吃,起碼現在它還是熱的,別等到頭昏眼花,再逼着自己吃涼菜涼飯。”

這話入到沈甄的耳朵裡,就有些一語雙關了,乍一聽只是被他揭穿了她挑嘴的毛病,可細細一品,未嘗不是在說她這個人。

這涼飯涼菜,就像她的處境,珍饈美饌,早也不復存在。

就是強撐着不吃,一直撐下去,又能撐多久呢?

遲早也是要低頭的,不是麼?

沈甄擡頭看他,也不知是想通了甚,她伸手攥住了他的衣角,輕聲道:“大人是在教我識相些,對嗎?”

誠然陸宴說這番話的時候沒想那麼多,他只是看不得她都餓成那樣,都不肯吃飯。

可被她這樣一解讀,他倒是覺得也是他心中所想,便點了一下頭,道:“你能想明白,自然是最好。” 炎曦月再次睜開眼

一道彩光落在她肩上,正是朱雀。

軒轅阡陌依舊在修鍊

片刻

冷月兩人抬着獵到的野豬,琥顏抱着一堆樹枝。

三人一同回來。

看着軒轅阡陌盤坐在地,三人眼中閃過驚訝

二皇子醒了?

毅執看向炎曦月道

「主子,我先去將這野豬給處理一下。」

炎曦月點點頭

毅執走向了小溪邊。

炎曦月看向冷月兩人

「你們兩人有無大礙?」

她得確保那黑霧已經驅散乾淨了。

兩人同時搖搖頭。

冷月:「我無礙。」

琥顏:「我也沒事了。」

接着琥顏又道

「當時自己已經沒有意識了,但之後那黑霧突然就被驅散了,自己也就醒了。」

炎曦月點點頭。

琥顏又俏皮道

「主子,那我就去幫毅執哥哥了。」

炎曦月:「好,去吧。」

琥顏又看向冷月

「冷月姐姐,一起一起。」

說着拉住冷月的手就跑向了毅執身邊。

炎曦月見此無聲笑了笑。

軒轅阡陌一睜開眼就看到了這一幕

炎曦月開口

「怎麼停下了?」

隨即看向了軒轅阡陌。

軒轅阡陌佯裝思考

「唔,想喝曦兒泡的茶。」

炎曦月聽此沒有拒絕,利索的給他泡了茶。

軒轅阡陌看了眼河邊的幾人,可能是太過虛弱,聲音變得溫潤

「他們幾個從一開始就一直跟着你么?」

「冷月是從小跟着我的,但毅執和琥顏是我後來將他倆帶回家的。怎麼,有什麼問題么?」

炎曦月詫異的看向軒轅阡陌,似是不理解他為什麼會這麼問。

軒轅阡陌聽此眨了眨眼睛

「你的那個手下毅執,有些許不同。」

炎曦月微微疑惑

「為何這樣說?」

機器是要有它獨立的思維,開創我們人類不能實現的東西。

Previous article

葉凡三人被請到上座后,陳彪幫着三人倒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