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連長,你不想說就算了!何必騙我們呢!”

“對啊!”

一些士兵大都是這態度,畢竟這有些匪夷所思。

只有小林一臉崇拜的看着林天,然後問道,“同志,你不會真的是高中生吧?”

看着小林眼睛裏都快噴射出來的火焰,林天訕訕一笑,“恩,我是個學生。”

原本還有些騷動的氣氛瞬間就安靜了,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難以置信!

竟然真的只是一箇中學生?臥槽,這九零後是要有多逆天?難道玩CF真的能有那麼強的單兵作戰能力?

看着一羣可愛的戰士,林天笑了笑,心中一暖,有時候加入一個集體真的挺好的,聊天打屁,傷心的時候有人訴說,開心的時候有人分享…不知怎麼的林天想起了宿舍裏的那幾個人…過了幾天也不知道他們想老子了沒!

不由得,眼眶有些溼潤,下意識就出來了,爲了一些不必要的尷尬,林天站起身來,走到了洞穴比較深的地方,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方堯夢…順便擦擦眼淚什麼的,男人有淚不輕彈這都是屁話,該流的時候還是要流!


說實話,這個時候林天還真有些想念宿舍裏面的生活了...

...

一個晚上很快就過去了,晨曦破曉,太陽的光透過細縫照射進林中,逐漸恢復了生機,整片林中充滿了鳥叫。

林天坐在一棵樹上,雙腿盤膝着,淡然的感受着這個林中的“氣”,這玩意不是一天兩天能學會的,不過林天相信勤能補拙。

一炷香過去了。

當林天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樹下站滿了人,李國輝的小隊,和方堯夢,都在樹下聊着天。

“醒啦,仙人!”

李國輝在下面叉着腰調笑道。

林天沒有鳥他,騰空跳下樹,對着也在笑的方堯夢說道,“怎麼樣?恢復了嗎?”

方堯夢的臉色不再是冷若冰霜,相反還有一絲紅潤,臉色總是帶着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恩,我全部好了!”

“那就好。”林天點點頭,方堯夢這次遇險林天很自責,都是自己考慮不周,所以他現在恢復了,林天心裏繃着的那根弦終於也逐漸放鬆了。

“好了,咱們找出路下山吧。”林天轉過頭去說道。

...

此刻也不過早上的七點整左右,所以人才要起來上班的時候,不過在省**裏面的會議廳內,偌大的會議廳坐滿了人!無一例外全部到場這裏不僅僅是省級官員,各個軍區的司令,警察部門的老大都在這裏了。

會議還沒開始,卻沒有一個人遲到了,這次的出勤絕對是破錶的。

坐在最上面的人站了起來,雙手撐在桌子上,環目看了一眼衆人,場面有些壓抑,今日的會議就是他召開的…他是F省的省長林春生,他的神色有些嚴峻,臉色不是很好,一看就知道一宿沒睡了。

“今天召開這個會議實屬唐突,但是我昨晚接到中央領導的最高指示,務必要找到那個人!”

桌子上的大佬們都有些不理解,“那個人”到底是誰。

“樑司令,你來講一講吧。”

林春生看了一眼樑國強。

實際上,樑國強自己都有些詫異,他也沒想到這件事情竟然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視,並且還嚴令下來,無論如何不能讓方堯夢被島國給得到!必須找到方堯夢這個人!這讓樑國強一下子發現了事情的嚴重性。

他站起身來,“幾個星期前,我軍用特殊手段截到一份島國的密電…”

樑國強開始講述起來,一字不差。

...

“恩,樑司令,麻煩你了。”李春生點點頭,示意樑國強坐下。


“衆位,今日開這個緊急會議的目的也只有一個,就是針對這件事情,我們想想解決的辦法,按照樑司令的話,昨天晚上,目標已經落入島國特工之手,而我們接到中央的消息之後,第一時間封鎖了各個機場,港口,碼頭,所以他們現在應該沒有機會逃出去…只是。”

李春生的臉色陰霾了幾分。“一個晚上!整整一個晚上的時間!那些島國特工和目標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樣…諸位都發表一下見解吧…這次的事情事關重大!”李春生再次提醒道。

在他旁邊的一名慵懶的胖子摸了摸下巴,然後看着樑國強質問道,“樑司令,既然你們知道目標是那麼重要的人,爲什麼當時才排出那麼一點人力呢?這次的事情你可以要負全責!”

那胖子口吐着唾沫星子,十分激動地說道。

樑國輝有些無奈,這件事情確實跟上級說過,但是當時並沒有引起重視,只是不讓打草驚蛇而已,所以才便裝出動一名保鏢,實則暗地裏還是有一些士兵跟隨的,但是卻沒沒想到這回中央也不知道是調查出什麼新的進展了,竟然再次下令,無論如何都要將方堯夢給留下來!

“砰!”

李春生突然漲紅了臉,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冷冷的看着這個官員,然後說道,“現在是互相推卸責任的時候嗎?我告訴你們,這次的事情要是處理得一個不妥當,到時候是什麼後果誰也承擔不起!”

那胖官員一縮脖子,不敢再說什麼,他沒有想到,李春生竟然爲樑國強說話。

甚至連樑國強都有些詫異,畢竟官和軍隊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兩方之間也沒有多大的交集…李春生能大公無私的爲自己講話,可見他確實想要好好解決這件事情。 就在衆人焦頭爛額的時候,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了。

幾個在場的保鏢瞬間舉起了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那個打開會議室門的人!只要他敢有絲毫異動,就直接開槍射殺,他們有這種特殊權利。

進來的人是邱劍,他額頭上佈滿了汗水,氣喘吁吁的站在原地,臉上倒沒有什麼懼色,只是他一路跑過來,體力浪費了不少,所以才那麼累。

“邱劍,你進來幹什麼?”

樑國強皺着眉頭站起身來。

剛纔那慵懶的胖子一見到機會就連忙諷刺道,“連手底下的兵都管教不好,還好意思談什麼保護人。”

樑國強沒有說話,他明白邱劍不是那種人,走了過去,示意那些保鏢放下黑洞洞的槍口,然後才問道,“到底怎麼了!”

“司…令剛纔李國輝傳來消息!目標他們已經救下來了,現在正在歸隊。”

“什麼!”


樑國強瞪大了眼,幾秒鐘以後,臉上充滿了振奮的表情!

不僅僅是他,在這會議室裏的每一個人臉上都是這種表情,那些平日裏不苟言笑的高管,軍隊司令員臉上都有些放鬆的表情,就算是剛纔那個損樑國強的慵懶官員臉上也洋溢着開心,而且還是裏面表現最爲激動地一個。

李春生三步並作兩步的走了過去,問道。“這位同志,你確定嗎?”

邱劍點點頭,說道,“我再三確定,還和目標說了幾句,沒有任何問題!”

“好!!!好!!!”李春生很開心的拍拍手,繼續說道。“樑司令,快!多佈置些人,這次可不能在出什麼紕漏!”

說着李春生轉過頭拍拍手,“好了,這次會議就到這裏了,剛纔部署的方案也撤消了,現在就可以去向市民們公佈這次演習的結果了,記住功底一定要做足!不能引起絲毫的恐慌。”說完就和樑國強出了門,將一干大佬晾在了原地。

他們倒沒有什麼負面情緒,本來知道一個晚上的追捕未果已經讓他們的心一直懸着,現在好不容易知道目標被解救,他們知道最艱苦的時候過去了...

李春生的辦公室內,他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終於,門被打開了,樑國強和李國輝走了進來!

“省長同志好!”李國輝行了一個軍禮。

李春生倒是沒有絲毫架子,熱烈的表揚了李國輝的作戰能力,還說要給他嘉獎!

李國輝自然要表現出老開心,激動地樣子。

期間,李國輝給李春生彙報了一下工作,這次作戰的主要細節,還有些什麼的。

...

一再感謝以後,樑國強和李國輝出了辦公室。

一出辦公室,李國輝就忍不住問道,“首長,真不是滋味。”他的語氣中有一股懊惱之意。

樑國強笑着拍拍李國輝的後背,說道,“這是林天小友的意思,所有功勞都算在你這裏…你就虛心接受吧。”

“可是我心裏總是過意不去。”李國輝撓撓頭,說道,“這次功勞最大的應該是林天,要沒有他,我們早就死在那裏了。”

樑國強莞爾一笑,揹負着雙手,道“這個孩子有着超乎常人武力的同時也有超出常人的智慧…你想想看要是這件事的功勞全部給了林天,會發生什麼事情?一個高中生連殺島國特工?這隻有在電影裏纔有可能出現的…”

“可是這都是真的。”

樑國強擺擺手,道“看來你沒有林天明白這其中的意義,好了這件事情不要再提起了,他這樣做不僅是爲了你好,也是爲了他好…”


最終,李國輝只能默默的點頭。

...

方堯夢家中,她拿着一袋薯片坐在客廳看着電視,今天沒有她的課,所以想窩在家裏好好休息一下...

要是在平日裏方堯夢肯定會沉迷在實驗室內,醉心於實驗,不受外物打擾…但是今天卻意外地感到實驗室裏面的煩躁。

她手上拿着一張紙,看起來平淡無奇的紙,上面寫着一些字,還有一個印章…方堯夢面無表情的看着。

不久以後,門被打開。

林天從門外走了進來,手裏提着一個袋子,裏面裝着蔬菜什麼的,還有一些肉類。

原本在發呆的方堯夢看到林天…猛然站起來,像是被刺激到一樣。

微微一笑,林天說道,“正餐不吃,又在吃薯片,你都能無視熱量了?”

方堯夢面無表情,看着林天說道,“你還不用走嗎?”

“吃完飯再走。”林天說道。

走進了廚房,方堯夢也跟了進來。

“你幹什麼?”

“幫你。”

方堯夢低下頭,拿起袋子裏的蔬菜,小心的開啓水龍頭。

林天笑了笑,說道,“你一個女孩子,也確實要學會做菜了,不奢求你做的有多好吃,至少要學會照顧自己吧?”

“恩。”

方堯夢點點頭,沒有說什麼。

一頓飯,有了方堯夢的協助反而變得更慢,原本以爲方堯夢只是單純的洗個菜,沒想到林天開始炒菜的時候,她也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看着鍋裏,似乎是在記着炒菜的步驟…林天拿出多少煙,多少味精,她都記在心裏。

一頓飯,沒有說上一句話,餐桌上的氣氛有些古怪。

林天埋頭吃着飯,心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種安靜地氣氛讓方堯夢覺得有些古怪…這幾天總是林天在找話題,從來沒有像今天那麼安靜過,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種煩躁感。

“林天,吃完你就要走了吧?”方堯夢突然問道。

“恩?是的。”林天終於擡起頭,笑道。“這幾天麻煩你了。”

“不…麻煩,謝謝你”這是方堯夢心中想要說的話,但是她卻說不出口,僅僅這回事這一兩天的相伴,讓方堯夢有一隻奇怪的感覺,很溫暖,她知道這不是愛意,她也不可能愛上一個比自己小那麼多的男孩…這種感覺很溫暖,很實在,現在這種感覺要消失了,方堯夢的腦海裏都是煩躁。

“好了,吃完了…我去洗碗。”

林天站起身來,走進了廚房。 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

前一刻方堯夢的臉上毫無表情,看不到絲毫悸動,下一刻,當林天走進廚房的時候,方堯夢感覺莫名的煩躁。



陸天龍回答得很隨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