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突然有種很怪異的感覺,那就是自己彷彿是一個一絲不掛的小妞,徹底暴露出來的感覺,陳清越想越怪異,陳清冷冷的打了個寒顫,驚悚的往後面退了幾步,一臉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和尚。

“阿彌陀佛!”老和尚打了個佛號,開口道:“老衲法號天龍,不知施主如何稱呼?”

“幹嘛?我又不想認識你。”陳清一臉警惕的看着老和尚,開口道。

天龍法師無所謂的笑了笑,開口道:“我觀施主最近凶煞臨身,雖然桃花旺盛,卻也給施主帶來了桃花劫,老衲可曾說錯?”

陳清眼睛一亮,一改之前的警惕,對着老和尚一臉崇拜的連連點頭,開口道:“沒錯,沒錯,大師您真是神人,這都知道。”

“此處非談話之所,還請施主隨老衲走一趟。”老和尚輕笑一聲,柔和的道。

陳清連連點頭,兩人就這麼擠出人羣,準確的說不是擠出人羣,而是老和尚往外走去的時候,走位的人似乎遇到一股無形的力量一般,往後面退開,讓出了一個道路。

陳清跟在後面,不知道這老和尚究竟要帶自己往那裏去,只見這老和尚一言不發的往前走去,速度越來越快。

剛開始還好,陳清還能跟上老和尚的步伐,但是到最後,這老和尚速度越來越快,而陳清感覺也越來越吃力,可是詭異的是,這老和尚看起來走路的速度並不是很快,陳清卻要小跑才能勉強跟上,這也堅定了陳清心中的想法,眼前這老和尚不是一般人。

奶奶的,這老和尚到底吃了什麼東西,居然能走這麼快。

“我只吃素,並沒有吃什麼特別的東西。”這老和尚突然停住腳步,對着陳清輕笑一聲道。

陳清瞳孔緊縮了起來,這也太玄了吧,他居然知道自己心中所想。

“到了,陳施主。”老和尚指着一個店面道。

“你認識我?”陳清肌肉緊繃了起來,他並沒有在這老和尚身上感受到任何對自己不利的氣息,所以纔會跟上來,可是自己並沒有說過自己的名號,這人卻認識自己。

這事情太詭異了。 “阿彌陀佛!”老和尚誦唸一聲佛號,然後開口道:“陳施主,你不必如此緊張,老衲叫你前來,並無惡意,只是有些事情不明白,還請陳施主解惑。”

“嗯?”陳清一愣,解惑?我能解什麼惑?

陳清不解的看着天龍法師,開口道:“大師,似您這樣的高人,應該不需要我這個無名小卒來解惑吧。”

老和尚輕笑一聲,眼中神光湛然,開口道:“陳施主,還請進去之後再詳說。”

陳清點了點頭,左右無事,便看看這老和尚究竟玩什麼花樣,隨後跟着老和尚往這家店內走去。

剛踏入店內,陳清就感覺精神一震,一陣濃郁的靈氣迎面撲來,陳清不由自主閉上眼睛,動用了體內的吞噬力量。

老和尚也不出聲打擾,就這麼靜靜的站在旁邊等着。

一分鐘…

十分鐘…

半小時…

一小時後,陳清才漸漸睜開眼睛,緩緩吐出一口濁氣,感覺體內如脫胎換骨一般,整個人輕飄飄的,腦海中也一陣空明,而體內也發生了一點變異,感覺自己的力量似乎更強了一些。

陳清左右看了看,才發現那老和尚正在自己身旁雙目微垂,低聲誦唸經文。

“施主,你醒了?”老和尚突然睜開眼睛,微笑的看着陳清道。

陳清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開口道:“真對不住了大師,剛纔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的,就這麼不由自主的發起呆來了。”

老和尚一愣,輕笑一聲開口道:“好一個發呆,施主感覺如何?”

陳清伸展了一下身體,滿意的道:“感覺很不錯,不知道大師叫晚輩前來,究竟是爲了何事?”

陳清一愣,感覺自己這話說起來有些彆扭,畢竟自己一個現代人,突然說起了古人的話,而且還說的那麼順溜,還真是有點怪怪的感覺。

老和尚輕笑一聲,開口道:“無事,施主已經爲老衲解惑了。”

“嗯?”這話怎麼說的,陳清疑惑了起來,這老頭不是在耍着我玩吧。

老和尚笑了笑,開口道:“老衲並非戲耍陳施主,而是剛纔老衲突然感覺到施主體內有着老衲熟悉的感覺,所以纔將施主引來。”

“嗯?什麼感覺?”陳清疑惑道。

老和尚笑而不答,伸出枯瘦的手掌,就這麼搭在了陳清的肩膀上。


陳清便感到肩膀上如壓萬斤巨力一般,身體動彈不得,心中大駭,奶奶的,今天真是見鬼了。

一股磅礴的真氣從老和尚枯瘦的手掌上傳了過來,陳清如吃了春哥研製的祕藥一般,瞬間老臉漲的通紅,整個身體裏面被這老和尚的真氣鼓脹了起來。

奶奶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有木有誰能告訴我,還好這時間並不長,只是感覺丹田處‘結石’更加凝實,更加強大而已。

就這麼一下,陳清卻全身被汗水溼透,喘着粗氣,看着這老和尚的目光,隱約間有了一絲懼怕,這老和尚太恐怖了,就這麼一手,如果那天殺自己的那個內家高手有眼前這老和尚一半的實力,恐怕那天自己早就被撐爆了。

“阿彌陀佛!”老和尚誦唸一聲佛號,開口道:“陳施主好福緣啊,能夠服用乾坤玉璧上所留下來的古方,當真是羨煞旁人了。”

陳清一愣,乾坤玉璧上的古方?

他完全不明白這老和尚說的什麼,但隱約間感覺,這可能和聶婉凝製造的神魔藥劑有所關聯。


“只是,其中還有不完善之處,想來是還差一味藥引了,如若施主能夠有緣得到這味藥引,那麼……”老和尚說道這裏,突然停了下來。

“那麼什麼?”陳清追問道。

“時機未到,施主便不必追問了。”老和尚輕笑一聲,然後道:“只希望陳施主將來莫要爲惡纔好,如若不然,老衲即便是拼了這條性命,也會阻撓施主的。”

這叫什麼話?本公子長的就那麼像壞人嗎?陳清白眼一番,沒有說話。

老和尚絲毫不在意,一臉煦和的笑意,開口道:“老衲既然與施主有緣,那麼……”

陳清精神一震,驀然想起一些小說中的主角碰到絕世高人的情景,一般都是老道,或者是老衲和你有緣,就送你一件小禮物,所謂的小禮物在他們眼裏,那是不值一提的,但是在主角這裏,就是最強大,甚至是救命的絕世作弊器。

“那麼怎麼樣?是不是有禮物要送給我?”陳清一臉興奮激動的搓了搓手,期待的看着老和尚。


老和尚奇怪的看了陳清一眼,開口道:“誰告訴你我要送你禮物了?”

陳清一愣,開口道:“那些個玄幻小說裏面不都是這麼說的嘛,只要某位絕世高人說和你怎麼怎麼有緣,不是傳你幾十年功力,就是送一件特牛叉的禮物。”

老和尚輕笑一聲,誦唸一聲佛號,開口道:“施主看小說看多了吧,這世上怎會有如此多的禮物要送,況且,施主你已服用了乾坤玉璧上的古方,這已是天大的機緣了,天下間有多少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都讓你一個人得了,你還不滿足?”

陳清一陣愕然,吶吶的開口道:“那你想要和我說什麼?”

天龍老和尚臉上閃現一絲詭異的微笑,開口道:“老衲已經近一個星期都未曾吃過飯了,只不過想向施主化個緣,吃頓齋飯而已。”

“就這事?”陳清表情僵硬了。

“就這事。”老和尚點了點頭。

陳清呆滯了,嘴角都有些僵硬了起來,這坑爹的小說,誰說絕世高人一開口說有緣,就是要送禮物的,可在咱這裏,那裏是要送我禮物,這是要我請客吃飯啊。

“陳施主最近可是財運恆通,想必這一頓小小的齋飯不會吝嗇吧。”老和尚輕笑一聲道。

陳清呆滯的點了點頭,喃喃道:“不吝嗇,不吝嗇。”

到現在陳清腦子還有點轉不過彎來的感覺,反正自己肚子也有點餓了,索性就請他一起去吃頓飯算了,順帶着自己也填飽一下肚子。 吃完飯後,陳清一臉肉痛的拿出自己的錢包,這和尚,吃的是齋飯嗎?我怎麼不知道齋飯裏面還有魚翅鮑魚之類的齋菜?

陳清看着旁邊一臉滿足的剔着牙齒的老和尚,眼角的肌肉一陣抽搐,勞資還以爲自己碰到了一個絕世高人和尚,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原本以爲是得道高僧,原來是一個表裏不一的酒肉和尚,而且還是個大和尚。

兩人走出酒店,看着奢華的酒店大門,陳清的眼角又是一陣抽搐,這地方還是這老和尚帶自己來的,說什麼這裏的齋菜味道最好,自己也就一頭腦發熱,再加上自己小小的發了一筆,所以也就欣然答應。

一想到這裏,陳清就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幾下嘴巴,奶奶的,這是五星級酒店,你說裏面的東西能不好吃嗎?摸着自己的口袋,陳清鬱悶的直想吐血,自己就這麼一頓飯,卡上就少了好幾個數字,而且自己還沒吃什麼。

這話要從進入酒店後說起,話說,陳清和天龍大師進入酒店後,就尋了個包廂坐了下來,木有辦法呀,咱是有錢人,區區一個包廂不在話下。

之後便到了點菜的環節了,這飯是咱請客,那麼自然是客人想要吃什麼,咱就點什麼是吧,再者說,這老和尚又是個絕世高手,雖然坑自己一頓齋飯,那咱也不能因爲這樣而小氣對吧,所以陳清童鞋一拍胸脯,很大氣的說道:“大師,您想吃什麼齋菜只管點,咱請你。”

老和尚一臉煦和的笑意,誦唸了一聲佛號,開口道:“既然陳施主如此慷慨,老衲也就卻之不恭了,陳施主心善,佛祖會保佑你的,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您瞧瞧,嘖嘖,人家大師就是有修養,吃飯前還知道讓佛祖保佑咱,就衝大師這一句話,您就是要天上的龍肉,咱也弄來不是?

隨即,老和尚一臉微笑的對着服務員招了招手,然後低聲點菜,至於點什麼菜,陳清當時並沒有聽清楚,所以也不在意,再說了,人家一個和尚,能點什麼菜?和尚吃的菜,就連豬油都不能放,以至於陳清更沒在意了,而那服務員卻是俏臉微紅,一臉怪異的看了陳清幾眼,然後拿着菜單走了出去。

陳清還在暗自得意,咱就是帥呀,瞧人家小姑娘的模樣,十有八九就是被咱的帥氣所傾倒了。

這裏的服務態度確實不錯,十分鐘左右就上來的第一份菜餚,陳清兩眼放光,您瞧大師多客氣,知道咱吃不慣他們的齋菜,所以特地給咱點了這麼好的葷菜,嘖嘖,這就是大師咩,就是細心。

陳清美滋滋的拿起筷子,就準備去吃剛上來的葷菜,結果就聽見老和尚低眉順目的誦唸一聲佛號,開口道:“多謝陳施主觀照了,老衲也就不客氣了。”


不客氣?陳清一陣愕然,你的菜還沒上呢,怎麼就不客氣了。

隨後,陳清的眼睛就瞪直了,只見這老和尚熟練的拿起筷子,夾了一大塊肉放在自己的碗裏,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我奶奶個熊,這是咋回事?誰能告訴我?

陳清就連伸出去的筷子也因此僵直在半空中,這事情太詭異了,等陳清回過神來的時候,那碗‘齋菜’也已經被老和尚乾的差不多了,陳清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到現在腦子裏還沒怎麼回過神來。

之後第二份菜…

第三份菜…

直到最後一份菜上來,陳清都沒有看到半點素菜,這老和尚不是和自己說自己是吃素的嗎?難不成這就是素菜?

陳清虎吼一聲,也大口吃了起來,不過速度,和這老和尚相比卻是差了許多,整個飯吃完,陳清還感覺肚子明顯的沒吃飽。

而這個老和尚一臉滿足,對着陳清打了個大大的飽嗝,然後面色一整,對着陳清誦唸一聲佛號,還真有幾分得道高僧的感覺,但是陳清卻說什麼也不相信他是什麼得道高僧了。

只聽這老和尚開口道:“老衲多謝陳施主的盛情款待了。”

“大師,你不是說你吃素嗎?”陳清有些僵硬的道。

老和尚輕笑一聲,開口笑道:“施主,何謂葷?何謂素?這不過是世俗之人心中的一個看法而已,常言道,吃素是爲動物放生,然而,吃葷又何嘗不是給植物放生?萬物皆有靈,我佛門弟子又豈能厚此薄彼?當年活佛濟公,又何嘗不是你們心中的酒肉和尚?”

說道這裏,老和尚微微一頓,開口道:“況且,剛纔的那一頓,老衲吃的不是葷,而是陳施主的慈悲之心,吃素吃葷不過是一個表象而已。”

陳清扯了扯僵硬的嘴巴,佛門的人就是高手啊,說句話來都這麼有禪理,那明明是葷菜,卻愣是說成了是素菜,而自己卻又不好怎麼反駁。

老和尚輕誦一聲佛號,開口道:“陳施主,現已天色不早了,老衲就此告辭了,還望來日與陳施主相見,還能如今日這般。”

陳清呆滯的點了點頭,老和尚誦唸一聲佛號,隨即離去,就這麼眨眼的功夫,就徹底沒了身影。

陳清一陣猛汗,鬼才願意和你再見面,就這麼一餐‘齋飯’你就吃了我好幾萬,裏面甚至有好些菜咱都沒嚐到味道,一點好處沒有,卻平白無故的被人坑了一餐。

一想到這裏,陳清又是一陣肉痛,這幾萬塊錢,能吃多少光要碼子不要粉的米粉呀,就是東坡肉,咱也能吃到撐死,可是現在,自己的肚子還是餓咩,這萬惡的老和尚。

陳清混混沌沌的回到家裏,剛把家門打開,就看到聶婉凝,曹可冰和凌清的身影。

突然鼻子一酸,悲從心中起,展開懷抱,對着凌清道:“大老婆,抱抱!”

凌清俏臉一陣青一陣白,溫柔的吐出一個字:“滾!”

陳清身體一頓,吶吶的撓了撓腦袋,這妞一點幽默感都沒有,咱鄙視之。

隨後又看到似笑非笑的曹可冰,伸出懷抱道:“小老婆,抱抱!” 看着陳清腆着老臉過來,曹可冰俏臉微微一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閃身避開陳清的狼抱。

陳清撲了個空,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隨後又看到一遍一臉笑意的聶婉凝,頓時精神一震。“婉凝,抱抱!”無恥的又想把罪惡的狼抱送給聶婉凝。

聶婉凝一臉溫柔的笑意,柔聲道:“好啊,只要你等下準備喝下我給你特別調製的藥劑,

那我就給你抱抱。”

聶婉凝將特別兩個字咬的特別重。

陳清一個激靈,冷冷的打了個寒顫,停止住了動作,摸了摸自己長了點頭髮的腦袋,尷尬的笑了笑,“算了,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呵呵,開個玩笑。”



雖然他們也能夠引動天地間的元氣加持,可是範圍有限,正常情況下,領域的範圍多大,就能夠抽取這範圍內的天地元氣為自己所用。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