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然他們也能夠引動天地間的元氣加持,可是範圍有限,正常情況下,領域的範圍多大,就能夠抽取這範圍內的天地元氣為自己所用。

可是眼前這個年輕人彷彿沒有這個限制,甚至這個傢伙連領域都沒有修成,就能夠得到天地之力加持,這還怎麼打?

這個太變態了!

武者修鍊到強大之處雖然也可以翻江倒海,一拳轟破一座大山也不是難事,可是真正與天地對比起來,卻是太渺小了。

苗家兄弟的境況不妙,他帶來的那些手下,都已經被大力莽牛一個個挑翻在地了。現在的大力莽牛已經是四階中品妖獸了,實力強大,就算是武王高手,也不敢輕攖其鋒。

噗!

苗家兄弟在唐宋的輪番攻擊之下,終於頂不住了,一口鮮血噴將出去,身體也搖搖晃晃,兩個人聯合起來雖然實力可以提升一大截,可是消耗也很大。這麼大的消耗度,他們已經承受不住了。

兩個眼中儘是驚駭之色,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怎麼這麼變態!

事實上,連唐宋都不知道自己的雷神之體的戰力已經提升到了這樣的地步,雷神之體與驚雷劍法結合起來,簡直就是絕配,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引動天雷之力加持,得到的增幅絕對是驚人的。

以唐宋如今的實力,就算是武尊都可以撼動,更何況只是兩個武王大圓滿的武者。如果他施展三生輪迴秘法,將龍淵劍拿出來,再施展雷霆領域,與龍淵劍的劍之領域融合起來,爆發出來的戰力,絕對難以相像。

而現在,唐宋不過是武宗初期的修為而已。

苗家兄弟此刻再也沒有之前的囂張勁了,兩個個用刀支持著站立在那裡,看著唐宋提劍一步一步逼近。

「這位兄弟,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我們是大蒙帝國皇室護衛軍的隊長,你要是殺了我們,你也逃不掉的。」苗士新見唐宋步步逼近,這是要殺了他們啊。

苗士岩也受不了了,他們是大蒙帝國皇室的高官,還有很長的時間享受,他們不想死。「不錯,我們都是大蒙帝國皇室中的人,你不能殺我們,不然的話,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會被大蒙帝國皇室的護衛軍追殺。」

話題一打開,苗家兄弟的思路明顯清晰起來,苗士新接著道:「不錯,我們出來的事情有我們統領知道,如果我們死在這裡,他一定知道兇手就是你。」

唐宋笑了,這兩個傻逼,以為這樣說自己就會饒了他們嗎?

雙方距離只有三米了,唐宋舉起了長劍,苗家兄弟大駭,驚呼道:「你不能殺我們,我們有很多的元晶和寶物,只要你饒了我們,我們就把這些財富都給你。」苗家兄弟見威脅不成,只能改為利誘了。

唐宋雖然很缺修鍊資源,可是他絕對不想在鐵木真的報仇之上沾染上其他的污點,只有這兩個傢伙的鮮血,才能夠祭奠鐵木真的在天之靈。

噗!

劍起頭落,苗士岩的人頭落地,鮮血噴出幾丈遠,灑了一地。武者的氣血,確實比普通人要強大得多了。

苗士新瞪大了眼睛,裡面全是驚恐之色,這個小子真的一點都不懼怕大蒙皇室的報復嗎?

這是他最後的念頭,然後他的頭顱落地,死不瞑目,如果這個世界上有後悔葯吃,苗士新絕對不會再回到這個地方,或者說肯定不會就兩兄弟回到這裡。這個年輕人,看似年輕,可是戰鬥力卻堪比武尊強者。更不可思議的是,他沒有施展領域就可以引動天地雷鳴,太可怕了!

提著苗家兄弟的首級,唐宋進入了鐵村之中,村裡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息。唐宋臉色大變,靈識籠罩整個鐵村,片刻之後唐宋臉色變得無比的陰沉,咬著牙齒低吼道:「一群畜生!」

之前唐宋還有些奇怪,這邊打得這麼的激烈怎麼沒有一個村民被驚動,現在他才恍然,原來全村的老百姓,都被苗家兄弟給殺了。這些畜生,想來是為了逼問鐵牛的下落,然後又怕走漏了風聲,所以才下這樣的毒手。

嚴格說起來,這些村民,都是為他唐宋而死了。

唐宋從來沒有想到,為了自己一個人,居然連累全村數百人而死。神色木然的將苗家兄弟的頭顱扔在地上,唐宋跪倒在地,淚水不可抑制的決堤而出,繼而嚎啕大哭了起來。 「啊!」

凄厲的怒吼聲響徹整個鐵村,卻只能為這個已經一片死寂的村莊平添一絲恐怖色彩。

不知過了多久,唐宋才從地上慢慢的站了起來,走進村子,推開了第一家的門,一股濃郁的血腥臭氣撲鼻而來,裡面橫豎躺著幾具屍體,有大人還有小孩,這幫畜生,連幾歲大的孩子都不放過,真不知道他們的人性哪裡去了。

直接一拳轟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然後將房子裡面的屍體一具一具放進大坑裡,排列好。磕了幾個頭之後,為他們澆上了泥土。最後,削了一塊木板,插在泥土之上,唐宋也不認識這裡的人,所以木板之上並沒有寫什麼,只當是一個記號吧。

「你們安息吧,你們的仇,我會報,誰犯下的血債,誰拿血來償!」唐宋對著土堆行最後的注目禮,鄭重的許下了承諾。

做完這些之後,唐宋毅然走出了這家,然後前往下一家。情況差不多,不是被刀劍殺死,就是被掌力或者拳力給震死,有的外表沒有什麼傷害,可是內臟卻是被震碎了。

幻劍修羅 ,到死都不知道,那些畜生為什麼要殺他們。看著那些眼睛瞪圓的眼睛,至死都不甘閉上的雙眼,唐宋心在顫抖。生平兩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景。

全村九十七戶,包括老人孩子共四百五十二人,這四百多條冤魂,這四百多條血債,需要大蒙皇帝來償還!

做完這些之後,唐宋再次回到了鐵木真的房子里,按照他的指示,在一邊的牆角之下挖開,裡面埋著一個盒子。估計苗家兄弟做夢都想不到,鐵木真會把他守護的秘密放在這樣的地方吧。

畢竟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境地,身上都是有空間戒指之類的儲物工具,而到了更高的境界,修鍊成洞天之後,還可以直接將物品存放到洞天之中。就像苗家兄弟,每人都有一個空間戒指,現在都在唐宋的身上,不過唐宋現在沒有時間去察看裡面有什麼東西。

將盒子拿了出來,回到屋裡,唐宋將盒子打開。首先映入眼瞼的是一份厚厚的布帛,唐宋拿出來展開,上面記錄著一些事情,唐宋細細的看了起來。

看完之後,唐宋將布帛重新折起,然後放在一邊。布帛之上記錄的事情,與唐宋心中猜測的差不太多,只是更細緻一些而已。布帛最後一段,介紹的是盒子下層存放的幾本秘籍。

一本正是鐵木真自己的修鍊的絕技《修羅誅神掌》,在與苗家兄弟對決的時候,唐宋曾經看到過鐵木真施展過,威力非凡,即使是鐵木真以重傷之軀施展這門掌法的時候,也將苗家兄弟逼退。要是他全盛時期施展這掌法,估計苗家兄弟連一合之敵都不是。

拿起秘籍,翻開第一頁。

修羅出,鬼神滅!

這是修羅誅神掌的總綱,霸氣!

單看那字,唐宋就可以感覺到一股凌厲的氣勢撲面而來。

唐宋大致的翻看了一下,修羅誅神掌總共三招。放下了修羅誅神掌秘籍,唐宋又拿起了第二本秘籍。書頁已經泛黃,秘籍很古樸。

《縮地成寸》,這世間真的有這樣的功法。確切的說,縮地成寸是一門遁法,按照鐵木真的方法,這遁法的品級無法預估,但是修鍊要求非常的高。縮地成寸,顧名思義,千里之地在方寸之間,相像一下,一步跨出,就已經在千里之外,這是何等的快速?

但是這種遁法對肉身的要求非常的高,如果肉身不夠強硬,一步跨出,還沒到達目的地,肉身就已經崩潰了。

而且修鍊境界越高,對肉身的要求也越高。

唐宋卻是欣喜不已,這縮地成寸正是他現在所需要的遁法,倒是修羅誅神掌,沒有那麼的迫切。修鍊縮地成寸,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他的速度,讓他的戰鬥力最起碼提升三成以上。如果能夠將縮地成寸修鍊到小成之境,戰力最起碼可以提升一倍。

如果能夠修鍊到大圓滿之境,當然,以他現在的雷神之體,是不可能承受得了那種一步踏出千里之外的撕裂之力。

暫時放下縮地成寸秘籍,唐宋拿起最後一本秘籍,秘籍被重新包裝過了,書頁上面沒有名字。據鐵木真在布帛上面所說,這最後一本秘籍是在一個天然秘境之中無意中得到的一本秘法,估計是有人隕落在裡面而掉落的,已經很古老了,連秘法的名字都無法考究了。

「不過把這本秘籍放在縮地成寸之下,難不成這功法比縮地成寸還要厲害不成?」唐宋心裡暗忖道。翻開秘籍細細的看了起來,良久之後,唐宋放下秘籍,久久沒有出聲。他現在明白為什麼這本秘籍會放在縮地成寸之下了,正如鐵木真在布帛之上說的,如果能夠將這上面的秘法練成,絕對是逆天的。

雖然不知道這秘法是什麼名字,但是在唐宋看來,這秘法簡直就是偷天之功啊!

他修鍊的三生輪迴秘法就已經很變態了,可是這秘法比起三生輪迴秘法來,絲毫不遜色。

這種秘法講述的是武者如何利用自身的能力,偷天之機,凝聚戰鬥狀態。而這各戰鬥狀態又分好多種,凝聚三花,凝聚四靈,凝聚五氣之類的。

成功凝聚三花,可以提升六倍的戰力,凝聚四靈,可以提升十二倍戰力,如果能夠凝聚五氣,可以提升二十四倍的戰力。

這絕對是了逆天到了變態的地步,如果能夠將這凝聚戰鬥狀態的秘法修鍊到五氣朝元之境,甚至還要超過三生輪迴秘法,這如何不讓唐宋吃驚。

不過唐宋也知道,像這種秘法,想要修鍊到最高境界,難度太大了。可即使如此,就算只是修鍊到三花聚頂之狀,也已經是變態到極點了。

相像一下,唐宋身上的秘法全開,然後再加上三花聚頂的戰鬥狀態,一下子將戰力提升六倍,就算是武尊大圓滿的強者,唐宋都有信心一劍斬殺。

做一番白日夢之後,唐宋將東西都收了起來,只留下了縮地成寸的秘籍,那凝聚戰鬥狀態的秘法雖然變態,可是修鍊起來肯定很難,所以唐宋決定暫時擱置,等以後有時間再慢慢的參研,先將這縮地成寸參悟一番再說。 今天是凌霄劍宗新弟子考核的日子,潛龍院之中,所有的人都早早的起來,準備參加今年的考核。七十二號天才居,鐵牛和錢志合起來之後,沒有看到唐宋,有些奇怪,以往唐宋都是第一個起來,然後在院子里打拳的,今天怎麼沒看到身影。



不過一開始兩人也沒有在意,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考核的時間都快到了,唐宋還是沒有出現,兩人這下子著急了。進了唐宋的中央別墅,找了一遍,卻沒有找到唐宋的影子。

這下子兩個人都慌了,趕緊找到了李思賢,將唐宋失蹤的事情跟他說了一遍。

李思賢有些懵了,道:「你們確定唐宋沒有在天才居里?」

鐵牛和錢志合都點頭,道:「我們把他住的別墅都翻遍了,也沒有找到他的影子,而且卧室的床上很整齊,沒有被翻動過的痕迹,估計他昨天晚上就出去了。」

李思賢道:「不可能,如果他出去的話,肯定會有記錄的。你們先等一下,我去查看一下值班弟子的記錄。」

「我們也去!」這個時候,鐵牛和錢志合哪裡在這裡等得了。

跟著李思賢去了門衛處,詢問了一番,並沒有唐宋的出入記錄,值班的弟子也沒有看到唐宋早上出去過。這下子三人都傻眼了,晚上沒有出門記錄,早上又沒有出去過,那這人難道憑空消失了不成?

這時候,錢志合有些懷疑的道:「執事大人,唐宋會不會是因為得罪了……,所以才……。」錢志合沒有把話說出來,可是李思賢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我去找一下歐陽長老問問再說。」

鐵牛道:「執事大人,我們能去嗎?」

李思賢想了一下,也許到時候歐陽長老還有問題要問他們兩個,便點頭道:「好吧,你們兩個也跟著來,不過別亂說話。」

今天是考核的日子,本來李思賢作為負責執事,會很忙的,歐陽羽雖然是潛龍院的第一長老,可是他不負責具體的事務。所以聽說李思賢來找自己,還有些意外,這個時候,李思賢應該在忙著安排考核的事情吧。

「弟子參見長老!」李思賢和鐵牛他們進來之後,行禮道。

歐陽羽見不但李思賢來了,而且後面還跟著兩個人,還都認識,就更奇怪了。坐在太師椅上,開口道:「思賢,今天是考核的第一天,你應該很忙才對,怎麼來我這裡了?」

李思賢道:「長老,剛剛鐵牛和錢志合兩人來找我,說是唐宋不見了。後來我去天才居查看過,又去了門衛室問過,都沒有關於唐宋的記錄,也沒有人看到今天唐宋出去。所以我們推測,唐宋可能昨天晚上就已經不在潛龍院了。」

「昨天晚上就不在了,什麼意思?」歐陽羽眉頭皺了起來,他身為潛龍院的第一長老,如果有弟子在裡面無緣無故的消失不見,他是要負責任的。更何況現在唐宋已經算是潛龍院的名人了,而且不但在城主大人那裡掛了鉤,而且還在宗門那邊都有記錄,要是他無緣無故消失不見,那後果,歐陽羽想想都頭大。

李思賢道:「唐宋真的失蹤了。」

「會不會是唐宋自己悄悄跑了呢?」歐陽羽覺得這個可能性比較大,畢竟昨天晚上在潛龍院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不然的話,他肯定會發現的,最大的可能就是唐宋自己悄悄潛伏出去的。

「不可能?」歐陽羽剛說完,鐵牛就斷定道:「長老,唐宋明知道今天是考核的日子,昨天晚上還叮囑我們早點休息,以最好的狀態迎接今天的考核,他怎麼會自己跑出去呢?」

錢志合也道:「是啊,唐宋為了今天的考核,非常的重視,做了很多的準備,他不可能自己在這關鍵的時刻跑出去的。就算他有什麼急事需要出去,也肯定會在天亮之前回來的。」

李思賢也覺得錢志合說的比較靠譜,道:「長老,我覺得他們兩個說的有道理,唐宋是特意來參加我們宗門考核的,而且在這裡住了好幾天了,就算有什麼事要辦,也不可能就趕在今天吧?我覺得這裡肯定有別的什麼原因。」

歐陽羽聽出了李思賢話裡有話,不禁皺眉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從中作梗?」

李思賢道:「除了這個可能,弟子實在是想不出還有其他的可能性。」

歐陽羽考慮一番他們三個的話,最後問道:「你們確定唐宋不在潛龍院裡面,也沒有自己出門?」

李思賢道:「長老,這個完全可以確定,我們已經再三求證過了,要不然也不會來打擾長老。」

歐陽羽便道:「好,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我會馬上調查一下,你們先回去,安排好考核,一定不能讓考核出現任何問題,要不然我唯你是問。」

李思賢道:「是,長老!」

鐵牛和錢志合兩人雖然有些不甘,可是也只能跟著李思賢離開了。

「鐵牛,錢志合,你們兩個去準備一下,稍後參加考核,至於唐宋的事情,歐陽長老自然會過問的,你們放心吧。」李思賢事實在鐵牛和錢志合離開歐陽長老的大院之後,便吩咐他們兩個自己回去,而他則是去為考核的各項安排作最後的檢查。

歐陽羽腦海里不斷的閃現著剛剛三人說的話,「難道真的有人敢冒大不韙,敢在潛龍院裡面擄人?」歐陽羽覺得自己有必要跟其他十一位長老通下氣了。

不多時,十一位長老都已經到齊了,歐陽羽坐在首位之上,眼神之中蘊含著濃烈的殺氣,讓下面的十一個人都詫異不已,今天這歐陽長老是不是吃錯藥了,大好的日子臭著一張臉把他們叫過來,這是要鬧哪樣?

良久,歐陽羽才開口道:「今天是考核的大日子,是我們凌霄劍宗吸收各路天才的大好日子,我本來不想發脾氣,可是有些人有些事情,實在是太過分了,所以我不得不警告在場的諸位。這次的事情鬧大了,如果你們中間有誰跟這件事情有關,我勸諸位還是自己出來說明情況吧。」 歐陽羽的話更是讓在坐的人都摸不清頭緒,大家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來開口了。這一大早的,歐陽羽把他們叫過來,臭罵一頓。

左貞長老作為眾位長老裡面唯一的女性,有著獨特的優勢,代替大家開口道:「歐陽長老,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能不能說出來讓大家聽聽,也不至於像現在這般的雲里霧裡,摸不著頭腦。」

歐陽羽眼睛掃過在場的所有人,緩緩開口道:「天才居七十二號唐宋,失蹤了!到現在考核已經快開始了,可是他卻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經過調查,唐宋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沒有主動的離開過潛龍院。」

「失蹤!」諸位長老這一驚非同小可,天才居任何一位少年天才都非常的重要,可是說是日後凌霄劍過的中流抵柱,宗門對每一位少年天才都非常的重視,全都是記錄在案的。不出什麼重大的意外,這些少年天才,過了考核期間,就都是凌霄劍宗的正式弟子。甚至其中大部分都會直接跨過各種弟子的階段,直接成為各大長老的親傳弟子。


這樣的重要人物,居然失蹤了,他們怎麼向宗門交待?

他們現在明白歐陽羽為什麼一大早就把他們叫過來,然後臭著一張臉了,要是唐宋找不回來,歐陽羽作為潛龍院第一負責人,責任最大,這簡直跟挖了他家祖墳沒有什麼兩樣,這是要斷他的武道之路啊!

而他們作為潛龍院十二位長老之一,相應的責任肯定也跑不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唐宋怎麼會失蹤呢?」左貞長老失聲道。

歐陽羽沉聲道:「我也想問諸位,一個個好好的人,怎麼會突然失蹤呢?據我調查,昨天晚上唐宋還在天才居,休息之前還曾叮囑鐵牛和錢志合兩位少年,叫他們晚上早點休息,好以最好的狀態迎接今天的考核,所以我堅信,他不會是自己離開潛龍院的。」

大家都默默的點頭,確實如此,唐宋沒有理由在這個時候離開潛龍院,他是來參加考核的,這個時候自己離開,難道是來鬧著玩的?

大家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黃軒,黃軒臉色大變,道:「你們看我幹什麼?難不成你們以為是我乾的嗎?」



黑剎的實力確實強橫,以一敵二。還處在上風,但是優勢已經不那麼明顯,唐玄和皇甫罡兩人且戰且退,往礦脈方向移動。

Previous article

突然有種很怪異的感覺,那就是自己彷彿是一個一絲不掛的小妞,徹底暴露出來的感覺,陳清越想越怪異,陳清冷冷的打了個寒顫,驚悚的往後面退了幾步,一臉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這個和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