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黑剎的實力確實強橫,以一敵二。還處在上風,但是優勢已經不那麼明顯,唐玄和皇甫罡兩人且戰且退,往礦脈方向移動。

「是邪心谷的人!要不要求救!」


唐玄和皇甫罡帶著雲霄派弟子且戰且退,被黑剎盯上他們,目前還能支撐。但也是岌岌可危,撤退速度很慢。

這時候他們看到一大股邪心谷的人從另一側退過來。

邪心谷的人跑得最快,見勢不妙,早早殺出來,為首的謝靈玉同樣也看到了雲霄派的人,先是一愣,旋即冷笑了一聲。謝靈玉竟然帶著邪心谷的人避開雲霄派撤退路線。

「操他媽這群邪心谷的雜碎!」皇甫罡暴跳如雷。

邪心谷的人果然見死不救。

儘管不是很意外,但真正碰上這種事情,皇甫罡還是難掩心頭怒火,畢竟這不是在白霜帝國,四大宗門對內競爭,對外同氣連枝是潛規則。

就是這麼一晃神,皇甫罡差點被黑剎一刀斬中,還是唐玄拚命幫他擋了一擊。

「師兄,別走神。」唐玄冷喝道。


皇甫罡心中一驚,暗叫一聲慚愧。排除掉那些雜念,全力抵擋黑剎。

隨著時間的推移,情況越來越不妙。

黑剎仗著自己渾厚的半步真元,將皇甫罡和唐玄壓製得難以抬頭,唐玄是妖孽。但是再妖孽也有局限,他的修為和黑剎差得太遠,如果不是靈魂和霸體的優勢,早就擋不住對方,饒是如此,他身上的傷已經頗多,量變積累質變,逐漸影響他的狀態。

「往礦洞撤!」唐玄真氣急促傳音給皇甫罡。

「礦洞,那裡漆黑一片,進去萬一被困死。」皇甫罡懷疑道。

「相信我,去那裡還有一線生機,否則我們必然被纏困在這裡,若是有其他高手趕來,我們必死無疑。」唐玄道。

此時此刻,確實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皇甫罡咬牙道:「好,聽你的。」

兩個人下意識的往礦洞方向退去。

可惜,黑剎不是笨蛋,察覺到他們的意圖,雖說退進礦洞,可以瓮中捉鱉,但是黑暗的礦洞也會帶來很多麻煩,尤其他知道唐玄似乎在黑暗中似乎更加如魚得水。

有先前的教訓在,黑剎當然不肯放唐玄進礦洞了。

「嗜血!」黑剎爆發了,先前他並沒有動用秘技,不是誰都擁有唐玄那種副作用很小的秘技的,一般的秘技副作用都很大,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動用。

現在黑剎卻不得不爆發了。

皇甫罡和唐玄就像打不死的小強,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擊殺他們,唯有動用秘技。

嗜血狀態的黑剎,基礎實力暴漲三成。

「夜幕斬!」黑剎一刀斬出,同樣的夜幕斬,威力倍增。

皇甫罡和唐玄同時被夜幕斬劈中,噴血倒飛。

倒飛途中,真氣紊亂無比的皇甫罡,眼神中掠過一絲獰色,伸手從懷裡摸出一顆紫色如同龍眼的丹藥吞下去,吼,皇甫罡的面孔變得一片紫色,蚯蚓大的青筋在他體表凸浮,他的瞳孔也變成詭異的紫色,瞬間止住了去勢。

一層層紫光從他體內噴薄而出,驚人的氣勢不斷上揚,似乎無止盡一般。

這般沸騰如烈火般的強橫氣勢,使得黑剎的眼神凝重起來。

「罡元掌!」

皇甫罡右手虛化一個圓圈,沸騰的紫光在其掌中收縮,化為一個紫色的光球,他猛地將其推向黑剎!

嗷!

感受到巨大威脅,黑剎凝聚出一記殺招,黑色的刀光凝練如射線一樣擊中紫色光球。

紫色光球看起來不大,卻以勢不可擋之勢碾壓黑色刀光,中途不斷消磨縮小,最後變成了拇指大一點擊中黑剎的刀,當,黑剎竟然被擊飛出去。

「我來擋住他,你帶著他們快退,紫心丹只有一炷香的藥效,藥效一過,我就廢了,至少半個月不能動用真氣。」皇甫罡的聲音傳進唐玄耳朵里。

唐玄壓制住傷勢,殺向那些阻攔的黑鋒帝國高手。

有他的加入,其他那些黑鋒帝國高手無人能擋,畢竟雲霄派剩下的都是精英,個人戰力要遠勝黑鋒帝國高手,只是人數太少。

轟!

嘭!

化身紫人的皇甫罡和黑剎戰得難解難分,不,皇甫罡還要佔據一點優勢,紫心丹副作用是大,但帶來的效果同樣恐怖,直接讓皇甫罡的實力暴漲一倍以上。

在皇甫罡爆發的情況下。

唐玄終於和宗門其他弟子退到了一座礦山上。

「速度進去!」唐玄大吼道。

那些弟子不敢怠慢,魚貫著衝進礦洞中。

等人都進去后,唐玄一聲利嘯,皇甫罡猛的逼開黑剎,縱身電射過來,在紫心丹的藥效下,他身影如電,幾個呼吸,到了洞口。

「進!」皇甫罡鑽進礦洞。

唐玄也進去,同時反手一刀,轟塌礦洞口。(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皇甫罡和唐玄一邊退,一邊轟擊礦道,讓礦道不斷坍塌,封堵道路。

轟!

黑剎帶著無匹的氣勢撞進礦道。

只是前方道路早就被不斷破壞,他前進的勢頭立刻受阻,礦道內的岩石異常堅硬,就算是他這個半步元胎境武者也不能勢如破竹,劈開道路需要耗費大量真氣,而破壞總是顯得更容易。

皇甫罡和唐玄一起破壞礦道,速度遠超黑剎清理道路的速度。

頃刻之後,黑剎就知道不可能追上兩人了。

「啊!」黑剎憤怒的咆哮著,一拳轟出一個數米直徑的大坑。

他對著身後跟隨進來的黑鋒帝國高手道:「馬上去找更多的人馬來,從別的入口進入礦洞,就是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到他們!」

礦洞不是只有這麼個路口,裡面四通八達,蛛網般連接起來,其他入口也能進入礦洞。

只要唐玄他們還在礦洞,就不怕他們逃出掌心。

黑剎帶著眾人退出礦洞,此刻大門攻破,更多的黑鋒帝國大軍湧進來,黑剎有足夠的人手可以搜索礦洞。

……

唐玄的靈魂力一直彌散出去,在黑剎停手離開后,他也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說道:「皇甫師兄,不用破壞礦道了,暫時安全了。」

話音剛落,皇甫罡的腳步一個踉蹌,身上的紫光潰散,整個人好像從水裡撈出一樣,臉色極度蒼白。

堅持了這麼久,紫心丹的藥效退去,強烈的副作用開始反噬他。

唐玄連忙扶住他道:「你怎麼樣?」

「藥效過去了,現在開始我一點戰力也沒了。要半個月才能恢復過來。」皇甫罡臉色陰沉,拿出一顆丹藥吞服下去,臉上有了一絲血色。

儘管暫時逃了出來,但他知道危險遠遠沒有解除,礦洞的情況他了解。黑鋒帝國的人絕對不會放任他們躲藏在礦洞里,遲早會找到他們。

唐玄深深的吸了口氣,皇甫罡戰力一失,整個團隊更加艱難,缺少頂級高手支撐,逃出去的希望更加渺茫。

他很快就排除掉了所有雜念。唐玄的意志強大,哪怕身處絕境也不會讓他放棄希望,何況在他看來,逃不出的希望還沒有到斷絕的地步。

「先和其他人匯合吧。」唐玄冷靜道。

他的冷靜口吻也影響到皇甫罡,對於這個師弟,皇甫罡一而再的刮目相看。高傲如他也感受到唐玄身上的與眾不同,在自身戰力全失的情況下,隱隱把希望寄託到唐玄身上。

「走!」


很快唐玄和皇甫罡就找到了其他弟子,他們也並沒有走太遠。

逃出來的弟子集合在一起,清點了一下人數,只有十三個人。

皇甫罡臉色難看,這一次真的損失大了。他原本集中了二十五個人,現在只剩下一半了,可見戰爭之慘烈,即使是宗門精英也無法保全自身。

「皇甫師兄!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這些弟子都看著皇甫罡,他們依然習慣性的將皇甫罡作為團隊的領頭人。

皇甫罡搖搖頭,看向唐玄道:「唐玄,你有什麼計劃?」

剩下的人有些騷動。

唐玄想了想道:「來的時候我就發現黑鋒帝國的人是挖通密道連接礦洞,偷襲礦場成功的,我想那個密道肯定還在,如果找到那個密道。我們還有機會逃出去。」

「哪有那麼簡單,就算能找到密道,難道就沒有黑鋒帝國的人把守了?」一個長發青年反問道。

「或許會有人把守,但是絕對不會多,他們的高手肯定是投入到爭奪礦場了。不可能留下來把守通道,黑鋒帝國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奪取藍鐵礦脈,能不能剿滅我們反而是次要的,沒浪費兵力必要死守密道。」唐玄道。

皇甫罡點點頭:「我同意唐玄的看法,他們奪取礦場已經成功,就算讓我們逃出去也無傷大雅,而且密道肯定很隱秘,有幾個人能在複雜的礦洞中找得到,所以他們肯定不會派重兵把守,這是一個機會,不過我們要找到密道不容易,我懷疑剛才那人不會放過我們,所以我們必須儘快找到密道出口。」

唐玄也有預感,那個黑鋒帝國的半步元胎境武者看他的眼神仇恨無比,估計會死咬他不放。

當然,他有他的優勢,皇甫罡等人也不知道唐玄的靈魂力有多麼強大,對於找到密道,唐玄很有信心,只是時間問題,唯一可慮的是必須趕在黑鋒帝國的人找到他們前。

還有,他必須把譚卓他們也帶出去,這裡和譚卓他們的藏身之地應該是相連的。

眾人往礦洞深處走去,此處礦洞唐玄是第一次來,沿途所過之處,唐玄都用靈魂力掃視,探尋是否有密道所在。

沿途唐玄也詢問了許琰等其中宗門弟子情況。

皇甫罡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和許琰早就分散開了。

現在的情況,也只能大家各自保命。

礦洞之內,一片死寂,沿途還有不少礦工的屍體,唐玄等人都沉默著搜索著,在礦洞內走了近一個時辰,唐玄的靈魂力忽然搜索到了一個偏僻的礦道中,有人存在。

「停!」唐玄道:「那裡有人,我過去看看。」

說完,他鬼魅般掠出去。

至於皇甫罡等人則面面相覷,他們還一點感應都沒有,唐玄怎麼知道那邊有人。

沒過多久,唐玄就掠了回來,臉上帶著一絲喜色,低聲道:「運氣不錯,出口找到了,有五個人黑鋒帝國武者在那裡把守,不過實力都不怎麼強,最厲害的也就是十一重境,我們可以殺出去。」

「真的是出口?」皇甫罡心情有些激動,沒想到這麼快能找到出口。

「是出口,我們過去吧。」

在唐玄的帶領下,一群人往那個偏僻的礦道中走去。

「什麼人?」黑暗中傳來一聲大喝。

唐玄沒有廢話,抽刀猛的劈過去,刀光一閃,黑暗中傳來慘叫聲,其他雲霄派弟子也紛紛衝過去,一陣叮叮噹噹的武器碰撞聲后,伴隨著數聲慘叫,礦洞內再次恢復死寂。

唐玄等人站在一個半人多高的洞口,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死裡逃生的興奮。

「皇甫師兄,你帶著他們先走。」唐玄道。

「你呢?」皇甫罡聽出唐玄有些言外之意。


張斯看不下去了,向大家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好了,不要再難爲她了,你們真是……”話未說完,女學生又靠了過來,一下吻住了他,而且還親的是嘴。

Previous article

雖然他們也能夠引動天地間的元氣加持,可是範圍有限,正常情況下,領域的範圍多大,就能夠抽取這範圍內的天地元氣為自己所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