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中······「這是?棘鋒大哥,你的寶劍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柔軟了?」歐陽晨露不解地問了一句,然而棘鋒卻不直接回答,而是用力一甩劍,歐陽晨露整個人便直接被甩到了半空中,棘鋒也隨之鬆開了歐陽晨

露寶劍的束縛。歐陽晨露見這是一個好機會,於是當即一個瞬步移動到了棘鋒的正上方半空中,隨後揮動寶劍朝著正下方的棘鋒位置劈砍了下去:「披荊斬棘!」歐陽晨露手中的寶劍突然變成了一把大

斧,大斧正快速朝棘鋒劈砍了下來。然而下面的棘鋒卻不動聲色地站在原地,望著即將落下來的大斧,他口中緩緩說出了一句:「全壘打擊······」棘鋒說完這句話便開始在原地快速旋轉了起來


,而他的寶劍劍鋒則在地上劃出了一個圓圈。由於旋轉速度過快,導致歐陽晨露都看不到棘鋒的模樣了,而只能看到棘鋒旋轉之後出現的黑色影子。「這是什麼招式?」歐陽晨露此刻看到了那些黑色影

子中出現了一部分金黃色的殘影,歐陽晨露雖然看不清楚那金黃色的殘影到底是什麼,但是他的招式已經收不回去了,他大聲叫嚷了一聲:「呀!!!」隨後大斧便劈砍向了地面上的棘鋒,當自己的大

斧即將劈砍中棘鋒之時,棘鋒也在高速旋轉之後露出了他的武器,歐陽晨露看到了那把武器后大吃一驚,居然是一把金黃色與黑色相間的棒球棍!而且棒球棍的體積居然與他的這把大斧不相上下!歐陽

晨露瞪大了眼睛,驚訝鬼驚訝,他的大斧還是落到了棘鋒頭頂,而棘鋒則面不改色地揮動這把棒球棍直接與歐陽晨露的大斧硬碰硬地抗擊在了一起······「鐺!」隨著一聲巨響,整個意念空間都被這一聲巨響給震顫了起來,而且隨著雙方武器的互相碰撞,一股強勁的靈壓便朝四周圍爆發了出去,那些樓房與大樹都位置顫抖垮塌······兩人的

力量胡相抗衡了幾秒鐘后,棘鋒腳下的土地突然被棘鋒踩踏下去了幾公分,而棘鋒突然一聲暴喝:「哈!」手中的棒球棍當即散發出紅色的靈壓,歐陽晨露只感覺一股自己無法抵抗的力量正從他的大斧

上傳遞到自己的身上來,自己完全就無法掌控住對方的這股強勁的力道。隨著棘鋒的一聲暴喝,棘鋒揮動手中的棒球棍如同揮擊棒球一般將歐陽晨露給打擊了出去,歐陽晨露整個人從原地朝著遠處的天


空快速翻飛著,旋轉中的歐陽晨露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居然,居然破了這一招披荊斬棘······」


棘鋒望著逐漸遠去的歐陽晨露,口中喃喃自語了一句:「但願你能夠在這一一擊中領悟到你自己的靈魂屬性,我也只能幫你到這裡了,晨露······」棘鋒說完這句話緩緩消失在了意念空間里

,而此時正在半空中飛行的歐陽晨露已經忘卻了頭昏眼花了,他的腦中儘是棘鋒擊飛他的那一幕:「棘鋒大哥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如果說只是單純的硬碰硬,或許我還佔據上風,但是我剛才明明看到了

棘鋒大哥手中的武器有些許變化,跟原來的棘鋒大劍所散發出來的靈壓有所不同,到底是什麼呢?」歐陽晨露想到這裡,突然想起了自己與那個牛平對戰時的情景:「對了,剛才棘鋒大哥的武器跟我的

武器碰撞的那一刻,我明顯地感覺到了棘鋒大哥武器的堅硬程度,堪比黃金的堅硬程度,可比我的大斧要堅硬多了!能夠將武器堅硬到那種程度難道他將制裁者之術也融合到了剛才那一擊當中?如果是

這樣,且不管剛才那一招有多強勁,棘鋒大哥剛才那一擊是不是是融合了五行當中最堅硬的金屬性靈力的攻擊?那麼,按照這個繼續推斷,五行相生相剋的道理,棘鋒大哥融合了金屬性的靈力能夠破解

我的招式,那麼金克木,也就是說,我的靈魂屬性是木屬性的!原來如此,我是木屬性的制裁者!」歐陽晨露當即茅塞頓開,與此同時,他將自己的意念拉回到了現實之中······當歐陽晨露將自己的意念拉回到了現實當中之時,此刻的牛平正站在歐陽晨露的面前高調地勸說著:「怎麼樣?想清楚了嗎?你的痛楚現在應該已經差不多消失了吧?也是時候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了······」牛平手中的長矛正緩緩散發出銀白色的光芒,而右手的盾牌則反射著陽光*近歐陽晨露的面部,只要歐陽晨露的回答是否定的惡,那麼他接下來將會要了歐陽晨露的命······ 第一百零三章火克金「當然······」歐陽晨露閉著眼睛回答了一句,但是卻沒有下文了,而牛平聽到了歐陽晨露的回復,當即凝神聽了起來:「當然什麼?快說!」

「當然,不吭能了!」歐陽晨露這樣回答了一句,牛平見自己被歐陽晨露給耍弄了,當即怒喝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牛平說完舉起手中的長矛刺向了地上的歐陽晨露,歐陽晨露當即一

個瞬步離開了原地,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位置。

「臭小子,老子親自屈尊來招攬你,你居然不識相,那就別怪老子下手太狠了!」牛平而很很地用長矛指著歐陽晨露念叨了一句,歐陽晨露冷冷地回答了一句:「有什麼招式儘管施展出來就是了,

只要你能夠殺死我······」歐陽晨露此刻心裡已然明了,既然對方使用的是金屬性的靈力,那麼他只有融合火屬性的制裁者之術才能破解對方的招式。想到這裡,歐陽晨露慶幸自己在羅鵬那裡學

會了一些五行法術,現在在這裡剛好可以派上用場······牛平見歐陽晨露還敢大言不慚,於是當即使用瞬步移動到了歐陽晨露的身前,盾牌略微一動,一道刺眼的光亮便朝著歐陽晨露照射了過來。歐陽晨露當即使用瞬步離開了原地,出現在了另一個位置

。牛平冷笑了一聲:「你以為你不停地逃就可以破我這一招了嗎?」牛平說完將手中的盾牌分成了三個,另外兩個漂浮在了他身體左右兩側。這三塊盾牌之上都有細小的三角立方體,可以算得上是三角

盾陣的升級版本了。牛平施展出來這兩個盾牌之後念叨了一句:「去!」兩塊左右漂浮的盾牌便朝著歐陽晨露的身體后側瞬間移動了過去,並且自動調整好了位置,隨時準備灼燒歐陽晨露的身體。歐陽

晨露見對方擺出了這個陣勢,於是略微笑了笑。對方見歐陽晨露如此,當即怒喝道:「死到臨頭了還笑得出來?」

「呵呵,你不會明白,就在剛才的那段時間裡,我已經知道如何破解你的招式了······」歐陽晨露笑著回答說,牛平怒喝道;「少廢話,老子現在就上來要了你的命!」牛平大聲呵斥了一句

,隨後便直接移動到了歐陽晨露的面前,盾牌略微一動,歐陽晨露身後的兩塊盾牌也隨之改變了方位,強烈的光線便朝著歐陽晨露的面部照射了過來。歐陽晨露一個瞬步離開了原地,而那兩塊盾牌也隨

之跟著他移動到了他現在的位置,但是此刻歐陽晨露雙手開始快速結印,他的靈力開始發生了改變。而就在歐陽晨露結印剛剛完畢之時,牛平便已經移動到了他的面前,並且盾牌已經朝著歐陽晨露的面

部照射了過來······就在這一瞬間,歐陽晨露突然揮動寶劍在自己身前劃出了一個圓圈,一個木質的厚重盾牆便出現在了歐陽晨露的面前:「制裁者之術,木盾。」歐陽晨露施展出了木屬性的法

術,這並沒有令牛平感到驚訝,牛平冷笑著說了一句:「哼,原來你的靈魂屬性是木屬性,可惜了,我的靈魂屬性是金屬性,金克木,你註定要被我剋制住,受死吧!」牛平說完直接揮動長矛朝著這塊

木盾刺了過去,他的長矛剛穿過木盾便將木盾一分為二了,歐陽晨露也再次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但是此時歐陽晨露卻已經在盾牆後面施展出了一招制裁者之術,只見歐陽晨露的口中此刻正吐出大量的火

焰,而牛平由於猝不及防,根本就沒有來得及防禦便直接被這股火焰給吞噬掉了。牛平被火焰吞噬之後,當即扔掉了手中的武器,隨後快速結印:「制裁者之術,水球術!」說完他的身旁便憑空出現了

一個大水球,他當即鑽入了一旁的水球之中,這才將身上的火焰給熄滅掉了。

等到牛平再次從水球中出來之時,歐陽晨露此刻已經用火球術將其餘兩塊盾牌給焚燒掉了。牛平看了看三塊被焚燒掉的盾牌,只見三塊盾牌已經從原來的潔白如玉變成了黑疙瘩,想要反射光線也已

經變成了不可能的事情······「那麼,接下來,我們是不是可以正面交鋒了?」歐陽晨露說到這裡手中的棘鋒大劍已然持在了手中,牛平一看歐陽晨露的寶劍便感覺有點不對勁,因為從他的位置

看,可以看到歐陽晨露的寶劍位置的空氣正被某種氣體給扭曲著,牛平見此狀況於是大聲問道:「你小子,是不是將火屬性的制裁者之術融入到了你的寶劍之中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總之你現在已經施展不出殺手鐧了,對於我來說,你也就盾牌堅硬一點罷了,想要用你的白銀盔甲防禦住我的攻擊,那是痴心妄想!」歐陽晨露說完便不給牛平任何思考


的時間,直接沖了上去。牛平見歐陽晨露直接衝殺過來了,於是當即將盾牌與長矛給召喚了回來,與歐陽晨露的寶劍對抗到了一起······「鐺!」歐陽晨露的寶劍劈砍到了牛平的盾牌,雖然盾牌現在被燒成了黑色,但是其堅硬程度卻沒有因此而改變,歐陽晨露的寶劍雖然加入了火屬性的能量,但是依舊砍不動對方的盾牌。牛平見歐

陽晨露依舊沒法撼動他的防禦,於是冷笑了起來:「呵呵,就算是你知道如何對付我了,又能把我怎麼樣?我的盾牌依舊······啊!」牛平的話還沒說完,歐陽晨露的寶劍便突然繞過了牛平的身

體,朝著牛平背後刺了過去,劍鋒直接刺穿了對方的白銀盔甲,並刺進了對方的身體之內。歐陽晨露冷笑了一聲:「哼哼,無法攻破?是你太過自信了點吧?」歐陽晨露說話之時,牛平便使用瞬步離開

了原地,他現在所佔據的位置地面上正在流淌著鮮血。「可惡,你的劍是怎麼回事?居然會轉彎?」牛平氣喘吁吁地說了一句,歐陽晨露依舊冷笑著回答說:「很簡單,因為我的靈魂屬性是木屬性,所

以可以轉彎,至於其中的奧秘,你就去地獄里自己領會吧!」歐陽晨露說完便一個瞬步移動到了牛平的身前,朝著牛平的正面劈砍了過去,牛平慌忙用盾牌抵擋,而他抵擋的同時,歐陽晨露已經將寶劍

朝他的身後蔓延了過去,劍鋒直刺他的後背!牛平當即用長矛格擋住了這一擊,而歐陽晨露見此狀況繼續延伸著寶劍,將寶劍圍繞著牛平的身體繞了三圈,隨後揮動寶劍朝著遠處甩出,牛平便直接被砸

向了遠處的巨石之上,牛平整個人噴出了一口鮮血,牛平已經喪失了行動能力了······「那麼,做個了結吧!」歐陽晨露手持寶劍緩緩向牛平靠近,隨後瞬步到了牛平的上空揮動起了寶劍,他揮動寶劍的同時,他手中的寶劍開始逐漸變成了大斧形態。牛平想要挪動自己的身體,但是

卻由於傷勢較重,身體已經不聽使喚了。牛平只好將最後的盾牌放置在了自己的身前,等待著歐陽晨露這一擊降臨。歐陽晨露此刻大喝了一聲:「披荊斬棘!」隨後大斧直接砸落了下來,大斧與牛平的

盾牌接觸的一剎那,只聽見一聲巨響:「鐺!」巨大的金屬撞擊聲響徹了整個山寨入口處,大斧將盾牌給砍得凹陷了下去,原本凹陷進去的盾牌此刻更加凹陷了!當大斧接觸盾牌之後,大斧上散發出來

的高溫頓時開始融化牛平的盾牌,大斧也逐漸開始穿透盾牌······「不可能!居然將我的盾牌······」牛平說出了這一句話,說明他的盾牌已經無法抵禦歐陽晨露的攻擊了。歐陽晨露在這個基礎上再接再厲,隨著他一聲怒吼,盾牌頓時斷為兩截,而大斧也

因此落到了牛平的身上。由於盾牌卸去了大部分力道,大斧雖直接劈砍進入了牛平的身體,卻沒有將牛平的身體劈斷,牛平所在的地面上也因此塌陷了十多米,整個山寨入口處此時一片寂靜·····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站立著的歐陽晨露的身上,此刻只有他才是戰鬥勝負的最終宣判者。只見歐陽晨露緩緩將寶劍的形態變回了原來的形態,隨後舉起了手中的寶劍。山寨一方的人馬見歐陽晨

露做出了勝利的姿勢,當即都大聲歡呼了起來:「萬歲!萬歲······」歡呼聲響徹了整個山寨入口,而對方的惡陣營見自己的隊長被殺死了,已然沒有了鬥志,一個個都扔掉了手中的武器開始一

哄而散,為首的青銅製裁者喝止不住,只能隨著眾人一起往來的方向跑去。然而就在他們逃跑的路上,一個人的身影便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此人一身銀白色的休閑西服,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皮鞋,正

冷眼望著這些軍心渙散的制裁者們。

「你是什麼人?攔住我們的去路想要幹什麼?」為首的青銅製裁者見自己的靈識都看不穿這個人的實力,於是謹慎地問了一句,梁超則緩緩將一把銀白色的機關槍從體內施展了出來,然後緩緩開口

說:「對不起,按照我們的計劃,你們是不可以活著回去的,所以······」梁超說到這裡便開始朝著這些制裁者們瘋狂掃射了起來,為首的青銅製裁者見此情況,立刻使用瞬步移動到了梁超的身

邊,然後揮動大刀朝著梁超劈砍了過來,只聽見一聲響:「轟!」青銅製裁者被一股爆炸的力量給彈開來了,等到他再次站起身來看向這邊之時,只見一個手持三節棍的年輕人出現在了梁超的身旁,此

人的身體壯碩程度完全就不像是一個未成年人,但是卻可以輕易將其炸飛。 第一百零四章偽裝進城青銅製裁者當即喝道:「你又是誰?」

馬軍卻不回答對方的提問,而是直接朝著此人沖了過來。青銅製裁者見馬軍衝上來了,連打的意思都沒有便直接使用瞬步準備逃離現場。而梁超的小型發射器早就鎖定了這個青銅製裁者了,只聽見

一聲響:「唰!」一枚跟蹤導彈便從小型發射器里發射了出去,導彈越過了正在追逐此人的馬軍,直接命中了正在倉皇逃竄的青銅製裁者:「轟!」青銅製裁者被擊中之後當即在半空中結印,此刻的他

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了,而馬軍也已經移動到了他的身後,下一秒鐘便可以擊中此人了······然而就在馬軍即將擊中對方之時,這個人卻突然憑空消失在了原來的位置,馬軍衝上來之後撲了一個

空,只能使用靈識搜索附近的區域,然而即使是使用靈識搜索,也沒法將此人的靈力探測出來。馬軍莫名其妙地撓了撓頭:「什麼情況?」

梁超使用機關槍掃射這些士兵之時,許多士兵都是倉皇逃命,而有些士兵則選擇與梁超蛢命,畢竟橫豎都要死,還不如拼一拼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梁超見這些衝上來的人如此,嘴角不自禁地揚起了

笑容:「嗯,很好!這樣才不會無聊······」梁超說完將機關槍轉變成了靈力槍,隨後朝著這些衝過來的人發射了出去,而那些遠距離逃竄的士兵則左手使用遠程跟蹤導彈對他們進行追蹤,很快

,這些普通士兵就被梁超給消滅殆盡了。當梁超發現馬軍正在一處一動不動之時,梁超當即使用瞬步朝他的方向移動了過去。到達現場的梁超問清楚了馬軍發生了什麼事,馬軍只是一五一十地回答說:

「我追趕那個青銅製裁者到這裡,但是正準備給予他致命一擊之時,這個人就突然憑空消失掉了,我就算是用靈識搜索也沒法把他找出來······」

梁超聽馬軍這麼說,於是也使用靈識搜索了一番周圍的靈壓,除了一些普通生物身上散發出來的細微靈壓之外,並沒有找到那個青銅製裁者的靈壓。梁超略微皺起了眉頭:「這件事情算是意料之外

的事情吧!不過,應該影響不了我們的行動······」梁超說完叫上了馬軍,隨後兩人一同朝著歐陽晨露那邊移動了過去。當兩人離開后不久,兩人所處位置下方的一個石頭縫裡,一個人的身影正

從石頭縫裡逐漸變大凸顯了出來,正是先前跟丟的青銅製裁者!這個青銅製裁者已經滿身是傷,失去了使用瞬步能力的他只能靠腳力來往回趕,不過他現在卻不敢走大路了,他只能選擇走小路往城池裡

趕,以便將這個消息告訴城池裡的卓不凡軍團······梁超兩人於歐陽晨露匯合之後,歐陽晨露當即召集山寨的所有人收拾現場,並且將所有人的衣服都收集了起來。制裁者們本來就是靈體,所以他們的身體在死亡之後便會自動化為粒子消失在靈界里

,而他們身上的黑色盔甲卻是他們身份的象徵,是成為制裁者之後的證明,雖然也是靈魂的一部分,但是卻不會因為靈體的消失而消失。此刻,所有人將這些衣服堆積在一起之後,歐陽晨露讓所有人都

換上了這些制裁者的盔甲,包括梁超、馬軍以及白牡丹也是如此。眾人更換盔甲之時,熊飛開口了:「四位大俠,我們的山寨就這樣廢棄在這裡了?這可是我們自己苦心經營的山寨啊,我真有點捨不得

······」

「呵呵,那你是想丟掉山寨呢還是丟掉小命呢?」歐陽晨露冷笑了一聲,熊飛一愣:「此話怎講?一開始聽田七說必須答應你的要求你才肯出手幫我們,但是卻沒有想到什麼時候會丟掉小命啊··

····」歐陽晨露見熊飛如此愚鈍,於是開口說道:「以你的智商,也就只能待在這裡當一個山寨大王了。你試著想一下,卓不凡拍出來的士兵前來剿匪,但是過了幾天後這支隊伍沒有了消息,他們

會怎麼想?」熊飛聽后當即回答說:「當然會派人來調查!」「沒錯!不過第一次來剿匪就有一名白銀制裁者了,現在杳無音訊他們自然會當做已經全軍覆沒了。既然派遣一個白銀制裁者滅不了你們這

個山寨,你覺得他們下次會派遣多少人來?到時候的情況可想而知,我一個人對抗一名白銀制裁者就有點費力了,到時候如果再多幾個白銀制裁者,恐怕我們全部都得栽在他們手裡,所以······

」歐陽晨露望向了熊飛說道:「我們要變防守為進攻。正所謂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這個時候就算是你不去找對方對方也回來找你的,而且我們這裡還出現了一個意外——有一個青銅製裁者跑了。不過


,這個制裁者受了傷,我想他移動的速度不會很快,所以我們必須趕在他進城之前先混入城中才行······」歐陽晨露就這麼分析了一下,一旁的熊飛馬上就察覺到自己與歐陽晨露的差距了,不僅

僅是實力上的差距,還有智商上的差距。熊飛此刻當即跪在了歐陽晨露身旁然後磕了一個頭說:「大俠,你太厲害了,不僅實力強勁,而且還聰明絕頂,我熊飛以及我的手下今天要不是遇到了你們,恐

怕早就被卓不凡的手下給抓回去了,從今天起,你們就是我們的老大了,大哥在上,請受小弟一拜!」熊飛的舉動當即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力,其餘人見熊飛如此,於是當即朝歐陽晨露他們這邊跪拜了起

來,口中紛紛叫喊著:「大哥在上,請受小弟一拜······」

歐陽晨露一開始覺得自己什麼時候對局勢了解得這麼透徹了,感覺自己確實是聰明了許多;緊接著這些人突然向自己跪拜了起來,而且很多都是年齡比自己大很多的人,他不自禁地有點臉紅了起來

。歐陽晨露當即將熊飛給攙扶了起來:「既然你們已經決定跟著我們了,那我也不會讓你們吃虧的,等過了卓不凡這一關,我們就投奔廖永軍軍團!」歐陽晨露將熊飛攙扶起來之後,其餘人也都緩緩站

了起來,通過了這一次跪拜,熊飛一行人算是真心佩服歐陽晨露四人了。而歐陽晨露四人對於故人的這種禮儀方式卻十分不自在,歐陽晨露腦中略微抱怨了一句:「中國古代的人就是封建迂腐,沒事就

喜歡跪拜,真受不了······」

等到所有人將一切打點好之後,山寨里大約五十來號人都已經換上了黑色的盔甲,而歐陽晨露跟熊飛的傷勢也被白牡丹給治好了。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就緒之後,一行人大踏步朝著卓不凡所在的城池

移動了過去······與此同時,卓不凡所在的城池內,負責通訊的士兵按照半天與在外部隊聯繫的規矩發出了一個靈力信鴿,上面的內容大致是要求牛平報告他們的情況的。靈力信鴿是沒有智商的,它完全由通訊士兵

*控朝著制定的方向飛行,通訊士兵只要在地圖上標記好位置,然後將這個位置輸入靈力信鴿之內這隻信鴿便會準確無誤的將信息送到那個位置,隨後那邊的部隊便會有人接收信息然後回複信息,如果

沒有人回復通訊士兵便會將這個情況告訴自己的上級。靈力信鴿的移動速度飛快,可以趕得上閃移的速度,所以靈力信鴿才會被用來傳訊。此時這個被通訊士兵送出去的靈力信鴿很快便已經來到了歐陽

晨露的行進道路上,而且梁超第一個看到了從遠處急速飛來的靈力信鴿。

「快看!是靈力信鴿!」熊飛也發現了靈力信鴿的存在,於是提醒道。梁超見狀當即問道:「必須想辦法把它攔下來,不然的話事情就不好辦了!」梁超的話音剛落,熊飛隊伍里的一人右手邊舉了

起來,很奇怪的,那隻靈力信鴿便直接朝著此人的右手飛了過去,隨後鑽入了此人的手臂之中。梁超當即移動到這個人身邊問道:「你是如何辦到的?」

此人笑著回答說:「報告大哥,我以前便是通訊士兵,所以對於靈力信鴿非常了解,靈力信鴿沒有智商,只不過是通訊士兵發出來的靈力罷了,而且它是被通訊士兵制定了飛行路徑的。不過只要被

我看到了,只要我一招手,靈力信鴿一定會朝我的方向移動過來的!」此人說完后,歐陽晨露也湊了上來問道:「那麼,這個信鴿里說了些什麼?」

此人直接回答說:「沒什麼,只是例行詢問一些部隊的進展情況罷了······」歐陽晨露略微思考了一下,隨後問這名士兵:「那麼,你能夠回複信息嗎?」這名士兵點了點頭說:「當然可以

了,只是不知道大哥你們準備怎麼回復?」歐陽晨露聽后直接對這名士兵說:「你這樣······」

當歐陽晨露說完之後,這名通訊士兵按照歐陽晨露的話製造出了一個靈力信鴿,然後*縱信鴿朝著卓不凡軍團所在的城池裡快速移動了過去。此刻梁超來了興趣:「小哥,你能夠教我們如何使用靈

力信鴿嗎?」這名士兵當即不好意思地回答說:「大哥都開了口,小的又怎麼敢說不呢?」梁超聽后大喜,然後叫上了歐陽晨露三人,四個人一同來研究這個靈力信鴿的使用方法。 第一百零五章偽裝進城(二)

一行人研究靈力信鴿之時,城池裡已經收到了他們的信息,通訊士兵讀取了裡面的信息,內容是:「我們已經佔領了這個山寨,相信明天就能夠成功回到城池了!」通訊士兵收到了這則消息,興奮

地將這個消息化作靈力信鴿告之了卓不凡。此刻,正在自家庭院中練劍的卓不凡收到了靈力信鴿,讀取了裡面的信息之後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嗯,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望,看來我們鄴城又要增添

一些兵力了······」卓不凡略微笑了笑,然後向通訊士兵示意獎勵牛平的部隊,然後便繼續練習劍術。通訊士兵受到訊息之後便直接回復了歐陽晨露的部隊,歐陽晨露也「恭敬」地回復了:「謝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Previous article

張斯看不下去了,向大家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好了,不要再難爲她了,你們真是……”話未說完,女學生又靠了過來,一下吻住了他,而且還親的是嘴。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