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來到公司,宋欣悅先是爲韓毅消毒了一下額頭上的傷口,隨即帶着秦玲參觀了一下整個公司,她頗爲渴望的看着秦玲道:“怎麼樣!看了這些劇組成員,你有沒有激發出什麼靈感呀?能不能爲我當導演?” 這次秦玲思忖了蠻久,卻是搖了搖頭,苦笑道:“稍微有一點點想法, 但是等我想去捕捉時,卻又不見了,能不能稍微給我點時間?”

“當然可以了……”

在韓毅這邊籌備着新的電影時,天明公司卻是一片慘淡,這一次口碑事件之後,天明公司的地位逐漸下滑,雪上加霜,如今排片量也很少,甚至有不少當紅的明星都不願意和他們合作了。

佟莉坐在辦公桌前,面色陰沉,喃喃自語道:“雖說是讓白蘞付出了代價,但是我們公司的損失卻是彌補不了的啊……宋欣悅不倒,我寢食難安啊!”

在她的身旁,一個賊眉鼠臉的男子露出一副陰險的笑容,提醒道:“老闆,別急,我們不是還有殺招嘛?你不記得了嗎?”

佟莉眉頭一皺,疑惑道:“殺招?什麼殺招?”

“你仔細想想,在很久之前,宋欣悅剛剛來到我們公司的時候,是不是一不小心遭到我們的誘惑,拍攝了一些比較露骨的照片?她現在打着金童玉女,冰清玉潔的名頭,若是這些照片泄露出來,你覺得對她的影響如何?”

佟莉一陣狂喜,卻又是搖了搖頭,疑惑道:“宋欣悅紅起來之後,不是勒令我們刪除那些照片了嗎?現在哪裏還找得到。”

“哈哈哈……老闆,她說刪除,我們就一定要刪除嗎?我可留存着這些照片呢,嘖嘖,那肌膚,可真是水嫩可人,有的時候晚上拿來當個慰藉,也是不錯的呢!”

這賊眉男露出神情猥瑣,舔舐着嘴脣,眼底綻放出異樣的光芒。

“老闆,這件事情,讓我來操刀如何?這東西,對於宋欣悅來說,可是死穴,她肯定不想讓這些照片被她丈夫韓毅知道,也不想讓照片公佈於衆,我們或許,可以在這方面操作兩手。”

賊眉男一邊眉飛色舞,一邊從一旁拿出了幾張略顯古樸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還略顯生澀,水靈靈的大眼睛中滿是畏懼和不解,身穿泳裝,鎖骨之上,一大片肌膚如同羊脂玉一般與空氣接觸着,晃人的眼睛。

佟莉面露狂喜之色,也看出了這賊眉男的用意,冷笑道:“曹爽,我也知道你想做什麼,既然這照片是你保存下來的,那麼這件事情就全權交給你,你想怎麼樣威脅,那就怎麼樣威脅,但是我要一個結果,那就是宋欣悅必須名聲掃地,從此被人唾棄,沒問題吧?”

曹爽桀桀怪笑,眼中浴火幾乎噴薄而出。

“放心吧,老大,我會處理好的。嘿嘿,我要好好品味品味她,再將一切公佈於衆,影后?下輩子吧!”


……

宋欣悅渾然沒有察覺到陰謀的逼近,她還在別墅中做着午餐,忽然感覺到手機微微顫動了一下。

拿起手機一看,上面的照片瞬間讓她的瞳孔縮成針尖大小,照片之中的女孩,竟然是年輕時候的自己!這照片帶着一定的誘惑氣息,雖說什麼重要位置都沒看到,但是和自己的明星定位不同,同時也極其容易讓人誤會。

宋欣悅臉色蒼白,緊張的往外面看了一眼,當即回覆道:“你是誰,這照片是哪裏來的,你想要什麼!”

對面很快回復:“你覺得,這照片還能從哪裏來?宋欣悅,既然你不打算迴歸我們天明公司,那就準備好付出代價了嗎?”

宋欣悅恨恨的咬緊牙關,眼中充滿了厭惡和憤恨之色。

這些照片,還是她羽翼未豐時,在天明公司的矇騙下拍攝的,當初這天明公司說的好好的,已經將照片全部刪除,現在居然又拿這照片來威脅自己!

心中激怒間,宋欣悅卻是沒有聽見,鍋子中的菜已經發出了焦糊的吱吱聲。

外面的韓毅聽見動靜,疑惑道:“欣悅,你在做什麼呢?捧着個手機,菜都要糊了哦。”

宋欣悅悚然一驚,猛然回神,趕緊將手機放進了口袋裏,盡力裝出了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道:“沒什麼呢,剛剛看到了一個娛樂圈的新聞,所以一下子走神了,抱歉呀,我這就處理一下……”

趕緊將菜翻了個面,宋欣悅的視線穿過韓毅,看到了韓毅正在照顧的那六個孩子身上。

現在,自己已然是最幸福的女人了,原本遙不可及的韓毅鍾情於自己,對自己溫柔以待,六個孩子茁壯成長,健康快樂,眼前的一切,絕對不能被輕易的破壞掉。

她知道,韓毅這人對背叛最爲痛恨,曾經韓毅對自己態度還是冰冰冷冷時,有一次正巧碰到他的一個情人跟其他男子勾勾搭搭,韓毅當即氣得神志不清,衝上去就是一頓胖揍,那副狂怒的模樣,讓宋欣悅都感到一陣陣心悸。


若是讓韓毅知道自己這照片的事情,難免會產生誤會,後果……宋欣悅都不敢想象下去了。

她全身心愛着韓毅,韓毅若是拋棄了她,她的世界幾乎都會因此崩塌,她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切發生!絕對不能!

這般想着,宋欣悅操作手機,發送了短信過去:“你到底想要什麼?”

這次,對面直接發了一段語音過來,是曹爽那猥瑣中透露着邪惡的扭曲音調:“宋欣悅,聽說,你和你老公關係美滿啊,不過呢,萬一他看到這些照片,會怎麼想呢?這些照片啊, 實在是值得紀念,我也不想揭露出去,你覺得呢?”

“你到底想要什麼?我告訴你,投奔你們天明公司,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如果你要錢,就提出你的要求吧!”

宋欣悅的聲音雖然冰冷,但曹爽還是從中聽出了一抹畏懼,他嘴角勾起,陰惻惻道:

“這樣麼?一言兩語也說不清,這樣吧,明天你來我們天明公司一趟,我和你好好說說。”

曹爽特地咬重了“好好說說”四個字,猥瑣的笑聲不止,補充道:“當然了,是要你一個人來哦,若是讓我看到了其他人,我會很生氣了,後果嘛……你應該也知道。” 宋欣悅沉默無言,心中卻是下了決心。

這件事,她一定要壓下來,不能讓韓毅誤會。

照片被揭露出去,明星形象崩塌,對於她而言並非無法接受,她不能接受的,是韓毅的拋棄。

“天哪……欣悅,你這炒的是什麼東西……”韓毅稍微吃了一口略帶焦黑的牛肉,本打算勉強果腹,這牛肉卻是又柴又鹹,比豬食還那吃,韓毅面泛豬肝色,咬牙切齒纔將牛肉吞嚥了下去,看上去極其痛苦。

看着他這幅神情,宋欣悅哭笑不得,帶着歉意道:“抱歉啊,我剛剛看新聞走神了,我再給你重新弄一份吧。”

韓毅趕忙抓住宋欣悅的胳膊,勸阻道:“沒事,我隨便吃吃就好。”他緊緊盯着宋欣悅,眼神幾乎要洞穿她的心思,宋欣悅大氣不敢出,乖乖的坐在原地,鼻尖沁出些許細密的汗珠。

“欣悅,你是不是藏了什麼事在心裏?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把這些事情告訴我,我和你共同承擔。”

宋欣悅儘量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嘴角勉強掛上一抹笑容,搖頭道:“沒有哦,你多心了,我今天只是稍微有點不舒服,再加上剛剛走神了而已,來,吃飯吧……沒關係的。”

宋欣悅一邊說着,一邊夾了塊牛肉放進嘴裏。

鹹到窒息的牛肉,卻沒有讓她表情發生任何變化,宋欣悅跟失去了味覺一般,機械的咀嚼着,讓韓毅微微皺起了眉頭。

一夜無話。

當第二日的曙光剛剛照向大地,還只是清晨,宋欣悅便醒了過來。

照片的事情宛如一塊沉重的石頭,壓在她的心口,讓她根本喘不過氣來,更是無法安眠。

她躡手躡腳的起身,在韓毅的額頭上輕輕一吻,隨即悄然離開了房間。

而在宋欣悅離開後幾秒,韓毅睜開了眼睛,目送着宋欣悅離去。

宋欣悅目的分明,當即來到了天明公司,因爲之前也在天明公司任職過,所以倒是輕車熟路,很快就找到了佟莉的辦公室。

佟莉的辦公室內,只有一個賊眉鼠臉精瘦傢伙,翹着個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他雙腿架在辦公桌上,神態極其囂張,鼻孔朝天。

見到宋欣悅前來,曹爽眼中的邪惡之色幾乎要噴薄而出,嘲弄笑道:“喲呵,很準時嘛,宋欣悅。作爲獎勵,我決定,給你一個機會,刪除這些中照片。”

宋欣悅面罩寒霜,眸子生寒,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不苟言笑道:“別廢話了,說出你的條件吧。在這裏賣弄你的文字遊戲,只會讓人覺得你像個小丑。你們天明公司,還真是有夠無恥的呢,看來當初離開你們,是最正確的選擇。”

“不錯,不錯,你倒是伶牙俐齒,只不過等我將這些照片公佈出去了之後,不知道你還能這幅嘴臉麼?”

面對韓毅時,宋欣悅小鳥依人,但在外面,她本來也就是一個強勢高冷的女子,她心中明白,面對這種卑鄙小人的威脅,最不能暴露出弱點,當即冷笑着,佯裝不屑一顧的神色道:“公佈?你口口聲聲說着公佈,倒是公佈出去啊?反正我影后癮也過了,錢也不缺,你公佈出去,我大不了不幹了就是,還得感謝感謝你幫助我提前退休。倒是你們天明公司,恐怕要被捲入蠱惑女明星拍這種照片的輿論浪潮裏吧?”

曹爽眯起眼睛,還以爲宋欣悅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卻沒想到她如此棘手。

“呵呵,我知道你不怕這照片公佈出去,但是,你應該很怕這照片被你老公看到吧?”

這一句話,瞬間讓宋欣悅臉色煞白,檀口緊閉。

見拿捏到了宋欣悅的死穴,曹爽狂喜,站起身來,在宋欣悅周圍踱步,施加壓力道:“宋欣悅,聽說你和你老公郎情妾意,感情極好,還生了六個小不點,真是讓人羨慕啊。只不過,我聽說你老公韓毅,對於女人背叛這方面來說,可是頗爲小心眼呢。”

宋欣悅銀牙緊咬,紅脣抿的毫無血色,寒聲道:“我這不是背叛,我只是被你們蠱惑了!”

“對,不是背叛,但這只是你以爲的!”

曹爽帶着一抹得逞的冷笑,嘲諷道:“你是覺得不是背叛,但是韓毅呢?他會這麼覺得麼?他看到這些照片,第一念頭是什麼?他會聽你解釋嗎?讓我猜猜後果吧,他會和你離婚,然後你的那六個孩子,也沒了父親,你也沒有了公司的支撐,真是悽慘,真是悽慘啊!”

曹爽搖頭晃腦,唉聲嘆氣,更是映襯出宋欣悅蒼白如紙的面孔。

“宋欣悅,這樣吧,我開的條件很簡單,只要你答應,我就將這照片銷燬。”

他忽然走到宋欣悅身旁,距離她極近,宋欣悅身上如蘭似麝的幽幽香氣涌入他的鼻腔,讓曹爽陶醉無比。他重重吸了一口氣,目露貪婪之色道:“第一個條件嘛,很簡單,讓我好好的爽一爽,把我服侍的滿意了,所有的事情,都好說……”

宋欣悅嗤笑一聲,露出不屑的神色。

“你是腦袋給驢踢了嗎?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什麼樣?爽爽?憑你這令人噁心的長相和心靈,我幫你找一個母豬飼養場講究講究怎麼樣?”

這一句話直接給曹爽破了防,他面露怨毒之色,歇斯底里的低吼道:“宋欣悅,你現在越是囂張,我就越是期待你之後屈服的樣子。我把這照片發給韓毅之後,看你被不被揍死!”

曹爽說着,忽然撲了上去,鹹豬手朝着宋欣悅就抓了上去。


宋欣悅面色蒼白,正欲躲閃,一個熟悉的低沉嗓音卻在身邊響了起來:“你說的沒錯,的確有一個人會被揍死,只不過這個人……不是宋欣悅,而是你!”

“什麼?”

宋欣悅和曹爽不約而同的扭過了頭,只見不知何時,韓毅冷冷的站在了門口,而在他的背後,還有一個戴着金鍊子的大胖子,跟着五六個魁梧的壯漢。 “不、不是……”

宋欣悅毫無血色,臉色蒼白如紙,雙腿一軟,顫聲道:“不是你想的那樣,韓毅,我……”

韓毅沒有說話,一步踏前,拳頭揮出,直直砸在曹爽的鼻樑骨上,伴隨着一聲清脆的碎裂聲,曹爽發出一聲慘叫,腦袋昂起,鼻血在空中拉扯一道完美的弧度,傾撒的滿地都是。

“你、你……”

曹爽的話還沒從喉嚨中鑽出來,韓毅又是一腳飛出,踹在曹爽的肚子上,曹爽本來就瘦小,被一腳踹的騰空而起,撞在角落裏,動彈不得。

李大忠從韓毅身後走了出來,獰聲道:“韓大哥,這傢伙調戲我嫂子,不能放過他,要我們動手嗎?”

“韓毅,你……”

韓毅瞥了宋欣悅一眼,表情卻是仍然冷峻,沉聲道:“你的事,回去再說,現在這裏都聽我的。”

宋欣悅打了一個寒顫,不敢忤逆韓毅,乖順的低下了頭。

“李大忠,帶你的兄弟,給我狠狠的揍這雜碎,不用留手,把他手腳都廢了,只要不死人就好了,明白了麼?”

韓毅眼中,徹骨殺意瀰漫,這曹爽覬覦他的妻子,已然觸碰到了他最後的底線,讓他心中暴怒不止。

“放心好了,韓大哥,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哼哼,我這些手下們都拳頭癢癢呢,剛好拿這傢伙止止癢。”

“不、不要……”曹爽看着包圍過來的一衆大漢,嚇得雙腿顫抖,幾乎失禁,那一抹可憐的色心已然被極致的恐懼所替代:“我錯了,我錯了,饒了我吧!這都是佟莉指使的啊,都是佟莉……”

韓毅牽住宋欣悅的手,拉着她往外走,壓根沒有理會那曹爽。

背後,拳拳到肉和叫罵的聲音接連響起,其中不時夾雜着不似人的慘叫聲,曹爽的慘狀,不用看也能想個七七八八。

宋欣悅跟個小媳婦一般跟在韓毅身旁,先前的強勢模樣消散殆盡,她看着韓毅棱角分明的冰冷側臉,縮了縮肩膀,畏聲道:“韓毅,你聽我說……”

韓毅沒有搭理宋欣悅,卻是停下了腳步,在走廊的盡頭,滿臉震怒的佟莉顯露了身形。

“韓毅?誰讓你擅闖天明公司的?你這也太囂張了吧,把我天明公司當做無物嗎?”

“看你一副尖酸刻薄模樣,跟個更年期的老婦女一般,想必你就是佟莉了吧?”

韓毅一句話,就把佟莉千言萬語全部嗆了回去,佟莉滿臉怨毒的瞪視着韓毅,寒聲道:“你是想讓宋欣悅的名聲盡毀嗎?等那照片公佈出去,她就全完了!還影后?想也別想!”

“你說的照片,是這個嗎?”

從懷中掏出一沓泛黃的照片,韓毅左右看了一下,走到碎紙機旁,徑直將照片丟了進去。

佟莉睚眥欲裂,嘶聲道:“不!”

碎紙機啓動,照片瞬間被碾壓的粉碎,再也沒有絲毫修復的可能。


“你不應該把照片交給曹爽那草包的,呵呵,他可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事情的經過,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了哦。”韓毅再度拿出一直錄音筆,擺弄了一下,戲謔道:“前腳剛剛涉及誣陷女明星,後腳又牽扯到了威脅,不知道天明公司的公關部,能支撐的住嗎?”

佟莉眼中泛起一抹絕望,若是韓毅將這錄音記錄公佈出去,天明公司絕對會遭到沉重無比的打擊,甚至動搖全市第一影視公司的地位!



武聖,文聖他們這一脈,算是最後一支先民於世間行走的力量。

Previous article

中······「這是?棘鋒大哥,你的寶劍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柔軟了?」歐陽晨露不解地問了一句,然而棘鋒卻不直接回答,而是用力一甩劍,歐陽晨露整個人便直接被甩到了半空中,棘鋒也隨之鬆開了歐陽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