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有十成的把握,不過七八成倒是有的!」東方修哲喃喃說道。

「無雙在這裡懇請宗主救治長老。」

激動的無雙,竟然再次對東方修哲行了一禮,而且半天都不起來。

「你起來吧,我說過,我不喜歡這種禮節,以後就免了吧!」東方修哲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道,「還有,以後沒有外人的時候,你倆稱呼我為『少爺』即可。」

東方修哲對於雲芝的治療開始了,當他使出了異元素「黑蠱之炎」時,雲芝再次被嚇了一跳。

先前的她,還不怎麼抱希望,可是,當見到這個異元素后,整個人也跟著激動起來。

對於異元素的強大,她可是深有體會。

雲芝自身就擁有著一種異元素,正是這種異元素的幫助,她才可以擁有現如今的恐怖實力。

「原來宗主也有奇遇,難怪小小年紀,會擁有那麼強的實力!」

如此想著,雲芝乖乖地照著東方修哲的吩咐,將外套脫去,露出白嫩的香肩來。

對於眼前的這種春色,東方修哲的神情沒有任何變化,他用指甲上面劃出一道口子,然後控制著「黑蠱之炎」,吸收著裡面的毒素。

『無明奪命傘』不愧是奇毒,『黑蠱之炎』的吸收極其緩慢!

等到馬車開始啟動的時候,才不過吸收了十分之一而已。

「看來,要分多次進行才可以了!」

東方修哲收回了「黑蠱之炎」,對於這樣的成績,他並不滿意。

此時的雲芝,已經是香汗淋漓,如果東方修哲再不停手,她估計都快堅持不下去了。


體內去除了十分之一毒素之後,又被東方修哲施展了一個回復術,雲芝的氣色明顯恢復了許多,說起話來不再那麼虛弱。

一旁的無雙,高興得不得了,這些曰子里,她真的怕長老會毒發身亡。

就這樣,三人的關係在無形當中,拉近了很多。

馬車緩緩地向前行走著。

領隊的克拉麗莎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自從那個少年進入馬車裡面后,便沒有再出來,她很好奇她們在做些什麼?

如果只是說話,為什麼外面一點聲音都聽不到?

不知為何,克拉麗莎的心裡有著一種失落感。

「喂,小鳳,你的主人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克拉麗莎對著盤旋在眼前的鳳王鷹問道。

自從被鳳王鷹救了一命之後,她對鳳王鷹的稱呼直接由「好色鳥」改變了「小鳳」。

「嘿嘿,說起我的小主,不是我吹,估計整個『斗戰大陸』都很難找到第二個人能夠比我的小主厲害!」

鳳王鷹站在克拉麗莎的**上,挺著胸膛,一副很自豪地說道。

克拉麗莎露出一個笑容,她還真把這句話當成吹噓了,因為整個斗戰大陸何其大,誰也不敢說站在頂峰。

「喂,你不要懷疑我的話,我可不是在和你開玩笑!」鳳王鷹看出了克拉麗莎的不信任,忙強調。

就在這時,身後突然一聲巨響。


大家回頭望去,那輛坐有僱主的馬車,竟然掉進了一個十米多深的大坑裡。

拉車的那匹馬,當場摔死。

一下子,所有傭兵,全都被這個突然的變故嚇了一跳。(未完待續。) 現在的小說,好像曖昧很受歡迎,耗子也要學習一下才行。曖昧,我來啦啦啦~~~~

※※※※※※※※※※※※※※※※※※※※※※※※※※※※

「發生了什麼事?」克拉麗莎當即翻身下馬,快步來到坑邊。

此時,其他傭兵也都圍攏了過來。

對於大家來說,這個變故實在是太突然了,以至於有些措手不及。

「團長你看,這個坑有人工開掘的痕迹!」一個傭兵指著坑邊出聲道。

「裡面的人,有沒有受傷?」

趴在坑邊,克拉麗莎對著坑裡的馬車喊道。

原本這裡的光線就昏暗,再落入十多米的坑中,更是黑漆漆一片。

現在大家最擔心的就是僱主受傷,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麼就算他們順利地抵達了目的地,也不能算是完美地完成任務。

半天沒有聽見裡面的迴音,克拉麗莎有些擔心,她決定下去親自看一看。

「團長,你可要小心點,下面也許會有某種機關!」

「是啊團長,要不,還是讓我下去吧!」

「火光石,快把火光石拿出來。」

眾傭兵一陣言論。

就在這時,一團紅光閃過,鳳王鷹率先沖了下去。

它倒不是擔心自己小主人的安危,它只是好奇下面的情況。

馬車內,除了一陣急促的喘息聲外,什麼聲音也沒有。

鳳王鷹直接鑽入了車廂,身上冒出的火焰,就像是點燃的一根蠟燭,頓時點亮了整個車廂。

當看到裡面的情況下,就算是鳳王鷹,不禁也瞪大了雙眼。

此時的雲芝與無雙兩人,正以一種極其曖昧的姿勢,壓在它的小主身上。

鳳王鷹無法看到小主此刻的表情,因為雲芝胸前的兩團豐滿肉,已經完全將小主的臉埋了進去。

「呃,我是不是應該迴避一下!」

鳳王鷹調侃著說道,卻是並不打算離去。

此時的雲芝,可能是因為剛剛的劇烈下降,她的呼吸異常急促,臉頰微紅,好半天都沒能恢復過來。

她的這個神情與姿勢,還真是容易讓人想歪!

名叫無雙的少女,她此時的姿勢,也很曖昧。

原本她是打算托住雲芝的,可是,卻因為馬車的翻轉,使得她整個人趴在了東方修哲的雙腿上。

「可以讓我出來么?」

就在這個時候,東方修哲有些模糊的聲音,從雲芝的胸部處傳出。

雲芝驚呼一聲,也不知哪裡來得力氣,竟然一下子坐直了身體。

隨後,無雙也跟著站了起來,察看著雲芝有沒有受傷。

「宗主,你不要緊吧?」

雲芝看到這位小宗主,還保持著剛剛的姿勢,不禁關切問道。


按理說,以東方修哲的修為,突發事件時,他完全有能力衝出去,不過,因為顧忌到雲芝重傷未愈,他留下來對車內施展了一個防護術。

正是因為如此,雲芝才沒有受傷,而整個車廂才能夠完整地保存下來。

「差點窒息!」東方修哲白了雲芝一眼。

雲芝先是一愣,然後咯咯輕笑了起來。

「小主,你們這是鬧哪樣啊?」


看到好戲還沒正式開始就結束了,鳳王鷹不禁嘆惜一聲。

「宗主,你的這隻寵獸好奇怪啊,不但能夠說話,而且它體內的能量,似乎異常的強大!」

盯著眼前這隻紅色的小鳥,雲芝有些好奇地說道。

「嘿嘿,女人,你很有眼光啊!」

聽到有人稱讚自己,鳳王鷹不禁將胸膛挺得更鼓了,停頓了片刻,然後接著說道:「女人,看在剛剛你和我家小主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不如你就跟了我家小主好了。」

呃!

雲芝一愣,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番話會出自一隻鳥獸的口中。

生米煮成熟飯,這隻寵獸還真是敢說啊!

一旁的無雙,見區區一隻鳥獸,竟然敢戲弄她最尊敬的長老,頓時不敢了。

「嗖!」

沒有任何先兆,無雙突然出手,一把抓向鳳王鷹。

在她看來,如此近的距離,又是突然出手,絕對可以手到擒來。

「無雙,不可!」

雲芝被無雙的魯莽舉動嚇了一跳,她倒不是擔心眼前這位小宗主責罰,而是擔心無雙吃虧。

別看雲芝因為受傷,一身修為無法發揮,可是她的感覺還在,她早就察覺到了,眼前這隻鳥絕對不會普通。

果然和她想的一樣,無雙的這個迅猛一抓,連鳳王鷹的羽毛都沒有碰到。

無雙的手掌,怔怔地停在半空,她顯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失手了。

而更讓她不敢相信的是,這隻鳥竟然悠閑地站立在她的胳膊上,正用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她。

這一次,無雙看向鳳王鷹的眼神變得不一樣了,她那雙有神的大眼睛裡面,寫滿了不可思議。

「腦部太平,明顯未長成,以後生出的孩子肯定乾巴瘦!」

鳳王鷹搖頭嘆氣說著。

在它的眼裡,女人不分美醜,有的只是肉多與肉少。

「小鳳,你的廢話太多了!」

東方修哲瞪了鳳王鷹一眼,頓時令後者將未說完的話,硬生生咽了回去。

看到原本還嘰嘰喳喳的鳳王鷹,只因東方修哲的一句話而閉了嘴,雲芝又是吃了一驚。

「做好我交待給你的事!」東方修哲又說了一句。

鳳王鷹這才想起小主讓它保護好克拉麗莎的任務,不敢再在這裡久留,忙飛了出去。



小皇帝的羽翼尚未堅硬,就開始學別人威脅,只是這樣的威脅在我眼裏看來,不痛不癢沒任何的用處。

Previous article

如果真的是那樣,那這樣的待遇可是比得到所有的靈藥都要強得多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