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姜焱的時候,原本驚慌失措的表情,這纔好了許多。

“你們散開,是我把他們鼓搗進來的!我就是想讓你們明白,大魔王又如何!看我如何吊打大魔王!”

姜焱咧嘴一笑,說出來的話是如此的驚世駭俗。

“吊打大魔王?我的天吶!”

“早就聽聞此人厲害,沒想到,居然可以把大魔王硬生生塞進魔境!”

“有這種實力的人在這裏,咱們不用送死了……”

衆人議論着,腳下也沒停,快速向着遠處退去。


羅達爾不是沒想抓幾個人做人質,可當他發現,姜焱那銳利的目光,一直在緊盯着自己時,還是放棄了這種打算。

“估計,就算是我有人質在手,這傢伙也會將我無情的斬殺吧……”

這種想法,不由得在羅達爾的心裏升起,讓他有種無力感。

有了恐懼的種子埋在心裏,羅達爾之前想要殺人奪寶的心思,也相對小了許多。

他現在最想幹的就是一件事就是,趕緊逃離這裏,無論如何也要活下去!

眼珠轉了轉,羅達爾些瞥了一眼另一邊的庫爾特,計上心頭。

“庫爾特,還是那句話,全力出手吧!”

羅達爾裝出一副表情凝重的樣子,湊到了庫爾特的身旁遊說着。


“不用你說,我也會全力出手。這個人,很強……”

庫爾特悶聲悶氣的說完,整個人就消失在了地面之上。

緊接着,大地就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羅達爾知道,他這是要發動大型魔法。而他現在所需要做的,就是上去虛晃一槍,然後馬上逃離這裏。

“寒冰風暴,冰山撞擊。”

羅達爾的魔法棒光芒大盛,朝着姜焱連連揮動,嘴裏還在不住的念動着咒語。

“哦?範圍攻擊?”

感受着身周溫度驟降,姜焱給自己套了幾層護盾之後,擡頭看向了空中。

在那裏,一座小型冰山正在快速凝結,並朝着姜焱的頭頂砸落而下。

與此同時,姜焱腳下的大地開始變得鬆軟無比。道道如同章魚觸手般的爪子探了出來,把姜焱牢牢地束縛在了其中。

緊接着,在姜焱周圍的地面上,‘轟隆隆’的冒出無數根鋒利無比的地刺,齊齊刺向了被困在原地的姜焱。

“轟”的一聲,冰山特在此時砸落了下來。姜焱剛剛所站立的地方,連同那些猙獰的地刺一起,砸成了粉碎。

“成功了嗎?”羅達爾激動的看向前方。

兩人的攻擊,描述起來很慢,但實際上就是電光石火間的事情。

可是過了幾秒之後,原本沒入地下的庫爾特,根本就沒有回到地面。

意識到這一點後,羅達爾感覺有些不對了,連忙揮動魔法棒,整個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砰——”

羅達爾剛走不久,荒原之上的某處地面就炸裂開來。

緊接着,一道渾身是血的身影,就從大坑之中飛了出來,重重的掉落在了地面之上,直接摔了個**迸裂。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和羅達爾有着相同想法,打算佯攻一下就逃跑的庫爾特。

姜焱第一個擊殺的目標,並沒有選擇羅達爾,而是這個如同悶葫蘆般的庫爾特。

他的心裏比誰都清楚,到了他們這種高度,往往話越少的人,威脅越大。

說明,他只是在心裏琢磨事情,根本不會將想法表露在臉上。

羅達爾就不同了,他就算是跟姜焱玩心眼,但終歸還是在做出某件事情前,露出很多多餘的動作或者事情。

有跡可循的人,威脅自然也就比庫爾特小了一些,這才讓他有機會逃脫原地。

只可惜,姜焱還是有些失算了。

就在不久前,羅達爾那謹慎的毛病犯了。特意從精英小隊的手裏,要過了幾顆破魔**。

原本,他就是打算用這些東西來保命的。現在,好不容易逃離了姜焱的攻擊範圍,他就毫不遲疑的取出**,直接丟向了前方。

“轟——”

破魔**爆炸,藍色的光芒綻放,魔境內部空間受到破壞,直接打開了一條通往外界的通道。

趁此機會,羅達爾趕緊閃身逃了出去。

“該死,在沒有找到其他大魔王之前,我不能在動用魔法了,以免再被此人察覺!”

再次回到普通世界裏,羅達爾趕緊自封了魔法,以免被姜焱察覺。

也正是因爲他的警惕,才讓他多活了一段時間。

“咦?人怎麼不見了?”

姜焱回過頭來在找羅達爾的時候,魔境之內,早就沒有了他的氣息。


“難道是隱藏起來了?”姜焱沒有放棄,將自己的精神力全力運轉。

可最後的結果,仍然是沒有找到羅達爾的影子。

“不可能啊,他沒有我這樣的實力,又沒有魔境的通行許可,絕不可能逃出去啊……”

就在他皺眉沉思的時候,躲在遠處的那些魔法師中,急匆匆的跑過來了一個金髮中年人。

“姜焱大人,剛剛魔法公會傳來消息說,魔境的某處受到了攻擊,並打開了一道通往外界的出口。不過,現在已經修復了。他們推斷,大魔王羅達爾,應該是從那裏逃走了。”

“這就說的通了。”姜焱恍然的點點頭,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魔境之內。

“好強……”

中年男子崇拜的看着姜焱消失的地方,他可是非常清楚,想要進入魔境,必須要通過特定的出入口,還要有魔境的認可。

可姜焱竟是如此強大,根本不需要通過通道出入口,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簡直太厲害了。

回到了原始森林,姜焱就第一時間調動精神力,全力搜索羅達爾的下落。

“該死,這傢伙刻意隱藏起來了!”

十分鐘後,感覺有些頭疼的姜焱,收回了精神力,鬱悶的自語道:“不行,這傢伙選擇了猥瑣發育路線,有些棘手。要趕緊通知魔法公會,讓他們找出其他八大魔王的位置,將那裏警戒起來。”

說完,姜焱再度消失在了原地,進入了魔境之內。


此時,賴恩特魔法協會的會長本·傑森已經趕到了。

他在聽了姜焱說的事情以後,臉色也變得極其難看起來。

“姜焱大人,實不相瞞,其實就連我們魔法協會內的典籍上,都沒有明確指出其他八大魔王的封印地點。再加上,如今的魔法世界中,人才凋零。多年下來,一個晉升爲魔王級別的都沒有,所以也就無法找到封印地點了。”

本·傑森會長面色凝重的說着,轉而又嘆了口氣,頹然的表示自己實在是無能爲力。 “你的意思是,實力達到了以後,就可以找到地點?”

姜焱神色一動,指着自己的鼻子說道。

本·傑森聞言一愣,看向姜焱的目光頓時一亮,狠狠的一拍自己的大腿說道:“對啊,我怎麼把您給忘了!您稍等,我這就去將搜尋的方法,給您拿過來!”

看着本·傑森撒丫子狂奔而去,姜焱苦笑不已,暗歎這人歲數大了,果然跟個孩子似的。

“這傢伙也挺有意思的,不如,一會兒我送他一根棒棒糖,讓他嗨皮一下?”

姜焱摸着下巴,考慮是不是給這傢伙發個福利。畢竟,他怎麼說也是一會之長,沒點實力怎麼行。

現在,不管未來要面對怎樣的敵人,姜焱都有必要增強身邊人的實力,做好應對未來的準備。

也許是出於敬畏,遠處那些魔法師們,只敢遠遠的看着姜焱,低聲議論着。卻沒人敢邁出一步,過來和他搭訕。


無聊的等了大約十分鐘,匆匆忙忙的本·傑森,總算是再次跑了過來。

這次他來的時候,手裏多了一本看上去很古老的典籍。

呼哧帶喘的來到姜焱身前,本·傑森嚥了口口水,擡手一拋,典籍就自動懸浮在了姜焱的眼前。

本·傑森取出魔法棒,在典籍上敲了敲,典籍就自動翻開了。一直自動翻到了某一頁,這才停了下來。

“姜焱大人,就是這篇了。”

本·傑森看向姜焱,笑着說道:“只要您學會這個魔法,就可以查到其他把大魔王的下落。”

“元素探祕……”

看着魔法的名字,姜焱覺得自己的牙有些疼。就算如此,他還是將目光轉了過去,魔法杖輕輕的點在了書頁上。

上面的文字,姜焱其實並不認識。但這並不能阻礙,他通過魔法的方式,直接汲取學習方式。

在姜焱魔法的催動下,典籍之上,一顆顆金色的文字就好像小蝌蚪一般遊了出來。它們在半空之中,漸漸的形成了一片新的文字,以供自己學習。

早在方海明那邊,姜焱就學會了這種文字轉換的魔法。所以他現在所看到的,就是自動翻譯過來的中文方式。

只不過,這原本應該是極爲簡單的魔法,落在本·傑森的眼中,卻變得有些驚世駭俗。

這個魔法他也會,並且還時常用到。但是,他每次可是一字一句的去翻譯,速度並不快。哪像姜焱這樣,一下就全搞定的。

“的確並不難。”

半晌後,姜焱閉上雙眼,稍稍領悟了一下,也就將其掌握了。

“嗡——”

剛說完話,整個魔境就忽然顫抖了一下。

“怎麼回事?”姜焱皺眉看向了本·傑森。

“壞了,我忘了一件事情……”

本·傑森臉色大變,驚慌的說道:“古典中曾有記載,十大魔王被封印以後,爲了加強封印的力量,曾有一位法陣天才,將十大魔王的封印地點連接在了一起。使十大封印之地,形成了一個相輔相成的超大型封印法陣。好處自然就是加大封印力量,但弊端就是……”

說到這裏,本·傑森就無奈的閉上了嘴巴。因爲,姜焱聽到這裏的時候,就已經能夠猜到是怎麼回事了,直接閃身離開了。

十大封印連接在一起之後,的確增強了封印力量沒錯。可是,如果十大封印之中,有一個封印被破壞了,那麼所有封印力量,也就都會鬆動一分。

如今兩個封印被破,再加上長久以來,封印力量的自行減弱。無形之中,也就導致其他八大封印之地的封印力量,大幅度的削弱了下來。

如此一來,不用羅達爾·丹再去找卓瑪星人合作,其他八大封印之中的強大魔王,就已經有人按捺不住,自行破封而出了。

第一個破封而出的,是風災魔王卡納斯·洛爾。他的封印之地,是在一座大山的山腹之內。




我看着他,望進了那雙漆黑冷鬱的眸子,望進了以往無底的黑漩渦裏,心臟擰的發疼,視線時好時模糊。

Previous article

“沒…沒什麼,”瞬時,感覺心情不那麼美好了。再怎麼寒磣,也是我的婚牀呀,招呼都不打就睡了大半年,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