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胡龍沒有什麼好的辦法,經過幾次與鑽地鼠短兵相接,他已經熟悉了鑽地鼠身上的獨特氣味,所以他乾脆找到有鑽地鼠在洞的地洞,陰在一旁,屏息凝神,就等著這小地鼠冒產,只要它冒頭,直接用劍戳死它,戳死一隻是一隻,幹掉鑽地鼠后,地洞里鑽地鼠四處覓來的元氣石就全歸他啦。 胡龍確實不笨,這十里葯田,地域頗大,地洞無數,狡兔三窟,這鑽地鼠不比兔子笨,又怎麼只有一個洞,所以很多地洞都沒有鑽地鼠存在,是「死洞」,死洞里又怎麼會有鑽地的存在?所以胡龍記憶了鑽地鼠身上的氣味,然後用「守洞待鼠」的方法,就等著這此比兔子還要狡猾的鑽地鼠上鉤。

兩三根長長的鬍鬚從地洞中探了出來,彷彿在搜尋什麼,似乎沒有發現,又穿出了一點頭,眼睛餘光看到了一點人影,想要撤退,已經來不及了。

噗——

胡龍手中長劍果斷刺出,直接刺穿土地,將那鑽地鼠串在了長劍之上。

鮮血狂飆,鑽地鼠只掙扎了兩下,就不再動彈。胡龍用腳把鑽地鼠從劍上踩了下去,長劍一個倒划,劍光一閃,一道劍氣飛躥而出,把地洞打了個粉碎,地洞里的元氣石現了出來。

兩塊中品元氣石,二十一塊下品元氣石。

胡龍嘴角帶著笑:「守著你,看你住哪裡跑,只要你一出來,我就滅了你……」

笑嘻嘻的把元氣石裝進了儲物袋裡,胡龍心裡暗忖道:「呆會兒再去搞點花花草草在身上,偽裝成植物或是稻草人,讓那些小地鼠第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只要第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它們就都是我的囊中之物了。噢,不是它們,是它們地洞里的元氣石,哈哈……」

胡龍開始找一些能往自己身上插的東西,然後又抹了兩把褐色的泥土在臉上,不認真看他還真的與這葯田融為了一體。

相比胡龍,其他人在這一環節確實很弱,要麼是殺了鑽地鼠找不到鑽地鼠的窩,要麼就是活生生的放走鑽地鼠,連顆小小的妖丹都拿不到。

葯意離開藥田之前不是沒有注意到這一切,以為打地鼠是那麼好玩的么?不只是要手狠而且反應速度也要快,身法也要跟得上,否則到最後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葯意坐到葯田外的草地上,依著一棵小樹,「今天可有你們的苦頭吃,相反,今晚你們會吃得很多睡得很香,呵呵……叔叔以前也是這麼過來的……」

葯菲兒手中噴出元火,直接點燃了一隻黑色的鑽地鼠,那鼠有淬體境三重,並沒有第一時間被燒死,而是變成了一隻火鼠,飛也似的像地洞里躥。

「你還真是幫了我的大忙,還不知道你的地洞在哪裡呢,進去了反而暴露了地洞的位置,進去后你也活不了。」葯菲兒看準了地洞口,一劍斬去,劍氣直接把地洞轟開,露出了裡面橙色的火鼠,火鼠不在燃燒,不過氣息已無,葯菲兒點算了地洞里的元氣石,三塊中品元氣石,十七塊下品元氣石。

「還不錯,不愧是淬體境三重的妖獸。」葯菲兒喃喃道,又向遠處走去。

葯曉葯雲一隻鑽地鼠也沒有殺到,兩人不知不覺的走到了一起,對視一眼,便知各自到目前都是悲劇,還是零元氣石進帳的記錄。

兩人聯手后殺了幾隻在田間飛馳的地鼠,恰好有一兩隻嘴裡正叼著下品元氣石回家,被葯雲葯曉中途劫殺,給他們送了兩塊下品元氣石。

一人一塊,兩人臉上現出難看的表情,如果要統計找到的元氣石的計錄,兩人估計他們是並列第一,不過是倒數第一。

兩人走到一個地洞遍布的地方,實在是累到不行,葯雲和葯曉一屁股坐在地上,卻不料把地洞坐透。


葯曉罵了一句,「真是人倒霉了,喝涼水都會塞牙。」忽覺屁股下有什麼硬東西硌著他了,葯曉又罵了一聲,手往屁股下一塞,掏出一塊元氣石。

葯曉又罵了一聲,「蒼天待我不薄啊,終於不用排名墊底了。」

葯雲輕哼一聲,忽然計上心來,他們所在的地方少說有百八十個地洞,既然已經無意間走到時這裡來了,為何不……

瞬間,棕毛妖猴武魂附體。

葯曉嚇了一跳,閃身向一旁躲開:「你幹什麼,無緣無故的幹嗎接收武魂,嚇了我一跳。」

葯曉望著變得足有兩丈高渾身變得肌肉暴起一身棕毛的葯雲,不得不說,這小子接收武魂后看上去還真有一點氣魄,葯曉眼神有些痴迷,看來,我也得弄一個後天武魂了。

「你閃開一點,我現在使用這個先天武魂還有一些吃力。這隻妖猴武魂是那群猴子中的猴王,如果我用他的巨力來那麼幾次的話,說不定會有不少的收穫。」葯雲接收了棕毛妖猴武魂后連聲音聽起來都有那麼一點雄渾有力。

葯曉閃出了這一片地洞遍布的葯田區,他也想見識一下藥雲能有什麼手段,不就是一隻力氣大一點的野猴子嗎?能有什麼能耐,難道還能從地里把元氣石給吸出來。

葯雲瞥了一眼藥曉,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輕哼一聲,再也不理他。

只見葯雲高高跳起,旋即重重的落地,然後雙拳怒砸向地面。

轟——

附近地面顫動,如同發了地震一樣。

「臭小子,你要搞得地裂才安心啊!」葯曉罵了一句,這小子也太不省心了,殺不到鑽地鼠找不到元氣石你也用不著這麼拼吧,把氣往葯田撒,像話嗎?

葯雲看了地面一眼,果然有效,「你看地面……」

葯曉也看向地面,地面百十來個地洞完全裂開,已經有不少鑽地鼠受到驚嚇從地洞里跑出,塌裂的地洞裡面的元氣石也發出各色光彩。

元氣石,吸收天地元氣,除了通用的發出白光的沒有屬性的元氣石,其他元氣石或多或少會帶有屬性,五行屬性是最常見的,因此不同的元氣石也有不同的色彩。

五彩斑斕的色彩迷住了葯曉的眼,他走到解除武魂附體效果的葯雲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子,有兩把刷子啊,這一手也顯擺得太厲害了,幹嗎解除武魂附體啊,繼續來啊,有了你這武魂,我們倆還不得第一。」

葯雲哼了一聲,坐在地面,「你把元氣石收起來,我出了力你也要了力,我也不坑你,咱倆好兄弟一人一半,五五分。」

「成!」葯曉樂滋滋的一個地洞一個地洞的查,把元氣石撿了出來。

「我給你說,我這武魂一天最多接收一次,因為這一次就把我的魂力給耗空了,而且也就維持這麼點時間。所以你就白指望我再給你多來幾發,你是在做夢,接下來可要看我們的真本事了。我現在這棕毛妖猴武魂雖然比胡龍那小子的石鱷高一級,不過威力和實用性還真不如他,他那武魂接收小半個時辰也不成問題。」葯雲吐著苦水。

葯曉又掏出了幾塊元氣石,「你這一說倒還真能說明幾個問題。首先,從你如此難以駕馭這個先天妖猴武魂可以看出先天強者和淬體境武者之間的差距是有多麼的大;第二,你的武魂是葯魂給你找的,會不會是他想要壓制你的實力,怕你得到合適的武魂然後異軍突起與他對抗,所以才給你弄了一個先天武魂,讓你短時間不能發揮出這武魂的實力?」

葯雲點點頭,「我承認你說得有些道理,不過你也該知道吸收後天武魂后,後天武魂也是能幫助我們修鍊魂力,我吸收的這個棕毛妖猴是先天妖獸,因此它能幫我修鍊出更多的魂力,所以,我並不覺得葯魂是在整我。我只是覺得他根本就沒能把我瞧在眼裡……完全沒有把我當成對手。」

葯曉撇了撇嘴,「你跟他達成的是什麼協議,難道你真的要遵守承諾?」

葯雲把他和葯魂之間的約定給葯曉說了,並道:「他給我吃了一顆毒丹,而且把那毒丹打散,現在我體內的毒氣恐怖已經漫延至全身,你覺得我還有什麼實力與葯魂對抗。本來我想用小紅與葯魂再周旋一二的,現在看來,我是沒有這個心力了——畢竟命都在人家手上。葯同和葯肥那邊,你想要去幫忙就去吧,我是真沒有這個精力。這次歷練之後,我要閉關,爭取大比闖進前一百位。只要在葯會上露一次臉,就算沒有被選出來,我也無怨無悔。」

葯曉輕哼一聲,「你的命在他手上,我還沒有,別拿你的觀念來影響我,就是大比,我也會與葯魂爭鋒相對的,他以為他能煉出三顆一品高階丹藥就是天才了?我就不信我會比他差。」

葯曉把地洞里的元氣石全收集在手,點算了一下,他驚奇道:「竟然有十四枚中品元氣石和一百七十八下品元氣石,你的暴擊真是來得太爽了,如果可以多來幾次,我們還能得到更多。」

葯雲先是露出得意的笑,旋即變得有些黯然,「人心不足蛇吞象。又有多少人知道貪多嚼不爛的這個道理……」

葯曉銳氣逼人,嘴一撇,道:「拿去,你的那份,你看葯魂把你嚇成什麼樣了,這麼多的牢騷和感嘆……走吧,去下一個地方,現在只有靠我們真正的實力了。」

唐絲絲向前急掠,這是一隻淬體境三重圓滿的鑽地鼠,長得腰圓肚肥,但速度卻是一點也沒有落下,就是唐絲絲的速度都沒能追上它。

「你真的想跑?」見那鑽地鼠已經快要跑回洞口了,唐絲絲輕哼一聲,「看我的子母鳳環。」

子環受到催動,一閃既逝,不見蹤影,人影完全看不到它跑去哪兒了,鑽地鼠只是注意到時眼前有一道金色光華閃過,以為後面的武者打偏了,讓它射過了一劫,它「嗖」的一下鑽進了地洞,正暗自竊喜,破空聲從身後響起。

它還不及轉身,母環橫空飛進洞中,耳旁又響起一道刺耳的破空聲響。

轟——

兩個金環因為磁力吸附交擊在一處,只是一瞬間便將這隻淬體境三重圓滿的鑽地鼠碾壓成了肉渣。

鮮血四溢,兩個鳳環相撞的力道堪比先天強者的全力一擊,怎會是一隻區區淬體境三重的妖獸可以抗衡的。

鳳環金光大甚,嗡鳴之聲響起。金光將鳳環上沾有的鮮血震飛,連鳳環上的細紋凹槽里都沒有殘留一絲鮮血。

兩個金環破土而出,直接把地洞絞碎。

唐絲絲手向前一抓,十幾枚元氣石飛到了她的手上,她點算了一下,五枚中品元氣大石,八枚下品元氣石。

「這隻碩鼠果然不凡,我就知道跟著你一定會有大收穫,五枚中品元氣石價值五千下品元氣石了,你該不會是鼠王吧,肥成這樣,平時的伙食一定很好。」唐絲絲喃喃自語,向下一個地洞飛去,不過在葯田上跑的鑽地鼠越來越少,它們互相的消息傳播得很快,顯然已經知道有一幫殺戮者來到了這片土地之上。 上官碗月和葯同一直就呆在一起,兩人從始自終都沒有分開過。這兩人元氣實力已達淬體境四重圓滿,只差破開最後一堵牆就能提升到淬體境五重。

見到在田間跑到的鑽地鼠越來越少,葯同也是頗感無奈,不得已拿出珍藏已久的引獸丸。

引獸丸一顆就值好幾塊下品元氣石,葯同用起來也是心痛不已,雖是嫡系,但他還沒有到葯肥那種不管不顧的敗家程度,特別是跟上官碗月在一起之後,各方面都有一些收斂。

「碗月,那去那顆最高的樹上去,看清楚被引獸丸引出來的鑽地鼠是從哪個地洞里跑出來的,然後和我一同把這些妖鼠擊殺,再根據你的記憶,我們一個一個洞去挖元氣石,這樣比我們沒有目的性的挖地洞強得多。」葯同也不是沒有腦子的人,雖然葯意沒有提過排名的問題,但如果輸給旁系,被旁系說三道四,他的壓力也會很大。因此,為了既不輸人又不輸陣,拿出了引獸丸。


這引獸丸比引獸粉高級的多,藥力也很強,丹丸藥力發作后附近幾百丈內的妖獸都會有所反應。

上官碗月依葯同言跳上高樹,這一次歷練開始她就很努力,他不想輸給唐絲絲,看著有了打扮和妝容的唐絲絲氣勢和容貌一點也不輸她,她心裡也對唐絲絲有了一絲憂慮,一直以來,分堂女神就是她上官碗月,但唐絲絲一系列過激的舉動大有想要取她而代之的形勢。

把這一切看眼中的上官碗月自然不想被唐絲絲取而代之,但這次歷練開始之後運行和各方面的優勢都沒有向她靠攏,之前在猴兒林她也只是找到幾株二級藥草而已,胡龍還故意在她身旁不遠處說他找到了五級火心草。

五級藥草,一般都有強力妖獸守護在周圍,胡龍卻在沒有任何危險的情形下輕鬆取得,他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上官碗月知道胡龍在她面前提火心草完全是為了刺激她,抱上次他被葯肥幾人痛揍的仇。

胡龍也不能輸,葯魂更不能輸……

引獸丸被葯同埋在地底,這是為了麻痹妖獸,妖獸雖然沒有人類智商高,不過也是有一定的思維能力的。若是小瞧了它們,煮熟的鴨子都可以飛了。


葯同躲到一棵大樹后,靜悄悄的等那些鑽地鼠奔出引獸丸,等它們奇聚一堂時再以雷霆手段轟殺。這時上官碗月記清楚了那些妖鼠洞穴位置,然後再按圖索驥,定能收穫不少的元氣石……

附近地洞有不少鑽地鼠從地洞中探出頭來,發現並沒有人埋伏在它們地洞附近,不再有任何顧忌,一個勁兒的向引獸刃那兒衝去。

葯同沉住氣,將自己完全躲在樹后,就算有鑽地鼠從他身邊跑過他也不會再有任何顧忌,跑到引獸丸附近的鑽地鼠神智已經變得狂躁,想讓它們注意到危險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上官碗月站得高看得遠,又施以跳躍身法,跳到極高處看向地面,而在離他們不遠處的葯奇偉和葯浩兩人就有些看不懂了,他們不太見到很多鑽地鼠從身旁的地洞里瘋也似的跑出來,而且還看上官碗月站在一顆很高的樹上高高躍起目光掃視地面,彷彿在查找些什麼。

得益於葯同的引獸丸,幾乎還沒有什麼收穫的葯奇偉和葯浩發現了不少有鑽地鼠生活的地洞,等它們跑開后,直接把那些地洞搗碎,然後翻找裡面,收穫了不少元氣石。

一百來只鑽地鼠像瘋了一樣聚集在一起瘋狂的撕咬對方,都想吃掉那顆引獸丸。葯同看好了機會,本命火焰直接轟出,把那一百來只鑽地鼠引燃。

那些被火焰點燃的鑽地鼠依然沒有放過同類,互相撕咬,很快所有的鑽地鼠都被同類引燃,火神降臨,無一倖免。

引獸丸的威力當真是比引獸粉大了許多,足以教很多妖獸瘋狂。

上官碗月從樹上跳下,道:「葯奇偉和葯浩在那邊撿我們的便宜,搗毀了不少的地洞。」

葯同輕哼一聲,「還真是兩個小丑,你開始收集元氣石,我過去警告他們。」

「你想用嫡系的威嚴去壓他們?」上官碗月好奇的問道。

「不會,有你在我身邊,我怎麼會去欺負他們,不過遊戲有遊戲的規則,不容他們隨意破壞,想來他們不怕我,不過若是我報上藥意導師的名字,他們也會敬畏三分,畢竟引獸丸是我們出的,鑽地鼠也是我們引出來的,我們不能讓他們佔了便宜。你先撿元氣石,我過去指點一下他們,讓他們自覺一點。」葯同說完,直接用最快的速度向葯奇偉葯浩方向急掠而去。這兩個人一定要阻止,否則太傷嫡系面子,嫡系的東西也敢搶,山中無考慮,猴子稱大王,真是不想活了。

葯同給上官碗月說那麼多只是表面說一套而已,實際上背地裡當然是另外玩一套。

葯同找到葯浩和葯奇偉身邊,嫡系的威壓一出,考慮到此次歷練大家是隊員又告知對方他們用了引獸丸,還算友好的把兩人請走了。

才找了十幾枚元氣石的葯奇偉和葯浩兩人也不會臉皮厚到去搶別人的東西,只得走出這一片有鑽地鼠不斷蹦出的區域。

到了沒有其他隊員的地帶,葯奇偉還真是沒有辦法了,他怒氣湧上頭,坐在地上道:「小浩,你說我比試拿分堂第一有什麼用,連個元氣石都找不到。葯意導師明著不說是不是有排名,找元氣石是不是一場比賽,不過讓我們分開找尋元氣石也是為了考驗大家,如果傍晚還找環到多少元氣石,就是到了隊友面前也是顏面無光啊。」

葯浩冷冷的一笑,「看來也只有出絕招了。」

「絕招?」葯奇偉一聽絕招就來了勁,「莫非你是想要……」

葯浩點點頭,「你也知道我有養它們當寵物的習慣。儲物袋裡不能長時間放活物,所以剛才我在猴兒林里找機會捉了兩條把玩,現在就看它們給不給力了。」

葯浩從儲物袋裡掏出兩條金色小蛇放在地上,那兩條金色小蛇放在地上便開始向四處遊走,「你跟一條,條跟一條,它們會找有鑽地鼠氣息的洞穴,如果它想爬進去,就把它逮住,然後把地洞摧毀,裡面的鑽地鼠來不及把元氣石運走,只能第一時間選擇逃生,拿走元氣石,再找機會給小蛇喂一隻小鑽地鼠。一隻小的就好,讓它吃不飽,這樣它還會繼續尋找鑽地鼠,如法炮製,一個下午時間我們也不至於會白搭,至少會有一些收穫。」

「好方法,竟然想用天敵來尋找鑽地鼠,還好你有養蛇當寵物的癖好,否則我們一個下午都要打水漂了……」葯奇偉站起身,向一條小蛇追去。

「什麼中癖好,我這是愛好,不叫癖好!」葯浩辯解道。

「不是癖好?!那為什麼嚇走那麼多的女生。」葯奇偉送了一句,跟在一條金蛇身後,一兩分鐘后就找到一個地洞,一劍轟碎地洞,一條鑽地鼠正蹲在洞里睡覺,而它身下正是幾塊雪白色的元氣石。

葯奇偉笑了,直接元氣石收走。葯活也是如此,雖然用蛇找鑽地鼠的效率不是很高,不過兩人總是一找一個準,取得的元氣石的數量也在慢慢的增加。

葯魂躺在地上,嘴裡叼著一根麥草,享受著下午舒服的陽光,在他身旁已經堆了三尺高的元氣石,五顏六色,而且這元氣石不在不停的增加之中。

一個棕色如同人蔘一般的娃娃不停的在元氣石旁飛速閃過,他每閃過一次,那堆元氣石便會多增加一枚元氣石,不是下品就是中品,而且中品數量還在增加之中。

葯魂哼著小曲,一下霎,那道棕色身影剛剛閃至,葯魂低喝一聲:「停一下……」

千年古檀精木停下來,一臉惘然的看著葯魂,一點也不喘氣的道:「主人,是我做得不夠好嗎?你是不是想讓我更快一點,你告訴我,我馬上改*進。」

葯魂頭搖得跟個波浪鼓似的,「你做的好我怎麼會覺得你做得不好呢……」葯魂用手拈起兩枚火元氣石,感受到從那上面傳出的撲面而來的火元氣,他輕笑兩聲,「實在是幹得太好了,太漂亮了,我喜歡……」他又挑出一枚中品木元氣石,扔給古檀,「這個你拿去,給你補補體力。」

「謝謝主人。」古檀嘴裡說著,卻是將那枚中品木元氣石放了進去,「主人,我不需要,我在地底跑動時會自動吸收地底濃郁的土木元氣石,所以我休內的元氣始終處在最優狀態,所以我不需要利用元氣石來補充。修鍊也用不到,我的效率還是挺高的。」

「這樣啊,」葯魂怪笑了兩聲,從紫戒里掏出一隻儲物袋,「你這樣調整跑動我還是挺心疼的……」

葯魂話還沒有說完,古檀討好似的道:「謝謝主人,讓主人操心了。」

「呃——」葯魂很享受別人一口一個主人的叫他,「這個儲物袋你拿去用,把元氣石裝在裡面,然後一次性回來交貨,你這樣每次折返實在是太累了。」


霍東吩咐道。

Previous article

呲拉一聲,宛若雷龍之嘯一般,一道劍氣以極快的速度從劍內脫穎而出,林陽見狀也瞪大了眼睛。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