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玄空嘯.龍天坤兩人.也是紛紛的出手.這兩人的速度也是跟石炎差不多.也僅僅只是慢了那麼一點點罷了.所以三人.也幾乎是同時的出手.

虛空之中.竟然突兀的一道幽光殺了出來.而這殺的對象竟然是金震天.被這突如其來的可怕幽光.充滿著可怕無比的殺氣的一道幽光.也瞬間是讓金震天嗅到了死亡的氣息.濃郁的危機感.也是撲面而來.洶湧無比.感覺到了這一股氣息.金震天也是嚇的臉色慘白了起來.他想反抗.可是他發現此時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這樣蒼白無力的感覺.就像是螞蟻面對了巨象一般.再是去拚命的抵擋.也是死路一條.根本沒有一絲的懸念.在這樣的情況下.金震天也甚至是忘了去抵擋了.只能是一臉慘白的站在那裡.瞳孔瞬間的放大.在那裡等待著死亡的降臨.心中也是驚呼著:「不..」

石炎也是有些赤紅了雙眼.金震天算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拿性命去交的朋友.兄弟.所以.金震天此時有難.有生命的危險.石炎自然也是牙睚目裂.殺意滔天.咬牙切齒的全力出手營救.就是拼了命.石炎也一定不會皺下眉頭.千星大帝的符.石炎也都做好了用的準備.

玄空嘯和龍天坤兩人.也是全力的出手.也是向這邊迎擊了過來.

那一道鋒芒雖然無比的凌厲.想要刺破一切.直取金震天的性命.不過石炎三人.又豈會如它所願.三人的實力.也都是非常的歷害.都是達到了神通五重境的層次.此時也都是全力的出手.不要命般的出手.自然.也是將三人的實力逼到了極限的狀態之中.

鏘..

金屬鏘名的聲音響徹了長空.石炎三人的劍竟然也是將那一道可怕的幽光擋了下來.不過雖然是擋了下來.但是石炎三人也都是非常的難受.身體也是不由的後退.受到了可怕無比的震撼.這樣的震撼.也幾欲是讓石炎他們三人吐血了.太可怕.著實是太可怕了.這一擊.也是讓三人有些小受傷了.如果不是三人合力而為的話.那必定是大傷了.

這一劍.怎麼會這麼的可怕.也怪不得.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在這兇手的手中活下命來.全部都死在了兇手的手中.這樣的實力.確實是太可怕了.

與此同時.一道可怕的威勢降臨.一道身影也是化做了一道流光的向這邊落了下來.一道絕世無匹的鋒芒.也是向這邊虛空之中殺了下來.顯然.是針對著那暗中之人而為的.這一劍.太可怕太可怕了.讓石炎他們十人也都是一陣天地湖南的感覺.彷彿眼前一時間根本就看不清楚任何的東西.被這一道鋒芒給遮蔽了眼睛.

鋒芒而落.劍氣九天.諸天這上.是為王者.王者劍下.一切都得臣服.

這一劍.就是有著如此的鋒芒.就是有著如此的無上劍勢.這一劍.顯然是符烆侯出手了.符烆侯一出的和.果然就是非同凡響.一劍驚天.可上九天.可下九幽.

這邊的大動靜.也是讓整個宏宇山莊又驚動了.一道道身影也是迅速的向這邊圍殺了過來.知道兇手出現了.現在.也是關乎到了大家自身的利益.自然是全軍而動.都要過來看看這件事情.

石炎十人也是迅速的後退.將這邊的戰場交給符烆侯.有這等的無上人物出手.他們自然也只有看戲的份.

虛空之中.一道幽光也是殺了出來.只不過這道幽光在符烆侯的手段之前.就不值一提了.

劍鋒殺下.天地誅滅.一切都不可阻擋.


轟..

「可惡.」虛空之中.一道聲音發了出來.一道人影也是被這劍勢給殺了出來.在空中大吐鮮血.然後落到了地面之上.而一道身影.此時也是如一尊王者一般的落了下來.立在那裡.目光冷掃視了地面之上的那道身影.當看到地面之上的那道身影.符烆侯的眉頭.也是不由的微皺了起來:「是你.」

此時.一道道身影也是趕到了這邊.圍南了起來.宏宇山莊的諸多長老還有少年一代的宏賢他們.也都是趕了過來.當他們的目光落到了地面上在那裡奄奄一息.大吐鮮血的身影之後.臉色也個個是大變吃驚.目瞪口呆.一時都說不出話來.

石炎他們的目光也是看了過去.雖然說石炎他並不認識眼前之人.不過從衣著打扮上來看.卻也是認的出來.結合符烆侯和宏賢他們的表情變化來看.石炎也是馬上猜的出來.這地上之人.竟然是宏宇山莊之人.

怎麼會這樣.

宏宇山莊之人.不應該都是無比團結的嗎.就算是有什麼仇恨自相殘殺的話.為什麼又要殺這麼多人呢.參加天下英雄大會的.跟這人應該是沒有什麼仇怨的吧.就拿石炎他們來說.可是不認識此人.素未謀面.又為何要下殺手呢.


人群之中.不認識的人.也都是猜了出來了.所以.一道道目光.也是看向了宏宇山莊的眾人.

宏宇山莊的眾人.也都是一臉的疑惑不解.一臉的尷尬難看.臉上火辣辣的.這件事情要真的是宏宇山莊的人自己做出來的.那還真是有意思了.恐怕也會成為天下人的笑柄.這樣的名譽損失.也是宏宇山莊難承受的起的.這樣的結果.自然不是宏宇山莊所希望看到的.可是擺在眼前的.就是這樣的結果.著實是讓人很吐血.

符烆侯面色具厲.指著地上還沒有死去的那道身影喝問道:「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宏宇山莊當年念你生世可憐.收留你.並且看在你苦苦哀求的份上.又加以你天賦不錯.才破格的讓你加入到我宏宇山莊.成為宏宇山莊的一員.這幾十年來.你在我宏宇山莊表現也都算是不錯.一路修練到了神通五重境.為何要這樣做.自毀自己.我很想知道為什麼.」

「快說.為什麼.我們宏宇山莊待你不薄.你就是這麼回報我們的嗎.我們拿你當親人.你為什麼要做出如此的事情出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哈哈.成王敗寇.我什麼都不會說的.」地上那名男子一陣獰笑了起來.

石炎眉頭忽然一挑:「不好.他要自爆.」

神通修練者所謂的自爆.就是將自己體內的神通本源之力化做丹爐一般的讓他直接的炸了開來.這個威力就非常的可怕了.當然自爆.也是需要無比的大毅力.那樣的痛苦不是誰都能夠承受的住的.灰飛煙滅.連靈魂都會被湮滅.

據說.一旦有人撐控了無上神通.便可以無所不能.甚至可以逆轉時空.復活他人.所以.就算是死.也沒有幾個人願意自爆的.自爆.就等於是連靈魂都一起湮滅.真正的永遠都消失在這個世界之中.不會留下一絲的痕迹.也沒有辦法被複活過來.

當然了.無上神通本身就是一個傳說.到底存不存在.沒有一個人知道.玄靈大陸.也沒有一個人修練的到無上神通.從古以來.無上神通也只存在於傳說之中.根本沒有任何人修練過.而逆轉時空.復活他人.那就更是傳說中的傳說了.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即使是這樣.也沒有人願意去自爆的.

這個傢伙竟然要在這裡玩自爆.簡直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這樣的瘋狂.還真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有的.

「哼.」符烆侯輕哼了一聲.一隻無形的手忽然的拍打了下來.形成了一個封閉的牢籠.直接的將那人方圓百丈之內的範圍完全的籠罩了進去.那人想要自爆.但卻是生生的被符烆侯給壓制了回去.然後被符烆侯一掌拍死當場.

符烆侯出手.一名神通五重境.也不過如是一隻螞蟻一般.不堪一擊.說殺就被殺了.這樣的手段.也是深深的震懾住了所有人.這.才是真正強者應有的表現.

「呼.兇手終於是被找出來了.繩之以法了.也算是死有餘辜了.」

「真沒有想到.兇手竟然是宏宇山莊的人.太不可思議了.這種情況.想都不敢想.還真是..唉..」

「是啊.太讓人想不到了.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好像並不是土生土長的宏宇山莊之人.難不成隱忍進宏宇山莊.就是為了伺機報仇嗎.」

「一名神通五重境.隱忍了幾十年.就是為了等今天不成.邏輯上.怎麼感覺說不太通啊.實在是不明白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是啊.太讓人想不明白了.我也是很納悶不解的事情.宏宇山莊.又不會做什麼出格的事情.怎麼會有人隱忍到宏宇山莊.要報復呢.」

石炎皺了皺眉頭.這個情況.他心中也是做出了諸多的設想.可是依然的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來說.石炎感覺這其中.好像沒有這麼簡單似的.這種感覺也說不上來.就是有這樣的感覺.這件事情.難道就這樣的結束了.兇手就是這個人不成.可是石炎怎麼總覺得不太對勁呢.

符烆侯此時也是微微的皺著眉頭.好像也在想這件事情一般.

宏賢道:「諸位英雄.真是抱歉.實在是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沒有想到.宏堅石竟然會是兇手.這件事情.是我們宏宇山莊的責任.我們一定會承擔起來.給大家一個交待.也會給死者一個交待.宏賢石是二十多年前被我們宏宇山莊收養的一名孤兒.因為各種原因.最後我們宏宇山莊破例收納他為庄中一員.沒想到他在庄中隱忍了二十多年.竟然是想要為了報復我宏宇山莊.這件事情.我們暫時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我們會調查清楚的.給大家帶來的麻煩.還請多多的體諒.」

宏賢吩咐人也是開始清理起了現場.而其他人.則是紛紛的回去了.

符烆侯.也是離開了.很快所有人都離開了.只剩下了石炎他們十人.

寇門咧了咧嘴.臉上終於是露出了幾分笑意來:「哈哈.終於是安全了.兇手被殺了.不會再有事情發生了.嘖嘖.真是沒有想到.兇手竟然是宏宇山莊之人.不過也難怪.不然怎麼可以輕易的在宏宇山莊殺人呢.這一次死了十幾人.牽扯到了好幾個郡王府的勢力.而這最後的兇手.竟然是宏宇山莊之人.這一次宏宇山莊估計是要名譽大損.要被天上下人恥笑.聲名也必定是大減了.這一次的天下英雄大會.也不知道還能不能繼續的舉行完了.碰到這樣的情況.也只能算是宏宇山莊倒霉了.」

「說起來那個叫宏堅石的傢伙也真是有夠狠的.什麼樣的深仇大恨.能讓他隱忍二十多年呢.有如此的天賦.竟然自己自尋毀滅.還真是太可惜了.難不成說.他的親人全部死在了宏宇山莊手上不成.可是也不對啊.宏宇山莊應該不會亂殺人的.不懂了.完全的不懂了.這情況.好複雜啊.不過.管他呢.反正現在安全了.沒事了.這才是最理要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沒事了大家也都是暗爽了口氣了.

雖然情況好像是真的沒事了.危機感也應該是解除了.可是石炎心中不知道為何.依然有些莫名的感覺.總感覺危險還沒有結束.危機還潛伏在四周.隨時都有可能會跳碰出來.隨時都有可能會致命的出擊.

玄空嘯拍了下石炎的肩膀問道:「怎麼了.」

石炎搖了搖頭.挑了下眉頭道:「不知道.說不上來.總是有些不太好的感覺.這種感覺.太不好了.這件事情.我總感覺不會是這麼簡單就結束了.弄出了這麼多的事情出來.就這樣結束了.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

寇門撇了下嘴道:「哪裡能不對勁啊.我覺得非常的對勁啊.有符烆侯親自出手.自然是輕易的將兇手斬殺當場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呢.非常的合情合理的.好了石炎兄弟.不用想那麼多了.現在沒事了.安全了.完全可以安心的修練了.」

玄空嘯想了想道:「好像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對勁的地方.只是具體又說不上來.不過.兇手都已經被殺了.那還能有什麼危險呢.再說.有符烆侯坐鎮宏宇山莊.又有什麼人敢吃了熊心豹膽進來了.好了石炎兄.不用想太多了.沒有事的.」

石炎道:「但願如此吧.希望到此就是結束吧.」

龍天坤忽然道:「我也感覺事情不會就這麼簡單結束了.前面弄出了那麼多的事情出來.以這兇手的手段來說.我感覺不會是這麼簡單的.不然的話.怎麼這麼久來.連符烆侯都沒有發現.我甚至有些懷疑.這次死的.會不會只是一個傀儡.一個替身.而目的.就是為了讓所有人都相信兇手已經死了.相信安全了.然後好出來繼續的行兇呢.要真是這樣.才叫真正的可怕.我感覺.這個可能性.也是很可能存在的.」

「咳..龍天坤.你能別這樣的嚇人嗎.是知道我膽子小.你還這樣來嚇我.你真的是太壞太壞了.別這樣嘛.不是結束了嘛.要是沒結束.那太可怕了.完了完了.我怎麼又有種完了的感覺.要是背後真正的兇手還沒有死的話.那肯定會來找我們報復的.怎麼辦怎麼辦呢.」寇門也又是害怕恐懼了起來.一臉弱弱的樣子.看到這幅欠扁的樣子.金震天都想揍他一頓了.

石炎看了下龍天坤.也是大為的贊同龍天坤的說法.這也正是他此時心中所想的東西.沒有想到龍天坤竟然也能跟他想到一塊去了.英雄所見略同啊.既然龍天坤也有這樣的感覺.那石炎也是更加的肯定了.這件事情.不可能就這樣完了.如果就這樣完了.那未免也太簡單了吧.之前發生的事情對比起來.就會覺得太奇怪了.有些虎頭蛇尾的感覺.

石炎和龍天坤都這樣覺得.也是讓玄空嘯皺起了眉頭.臉上也寫滿了凝重.道:「那看來真的不能太大意了.還是要小心一點為妙.那宏堅石要都是傀儡的話.那這背後真正的人物.肯定就是非常無比的可怕了.一個宏堅石.我們都差點的擋不住.真要是有更可怕的人物在背後.那我們還真的會是危險了.說不得.就真的要被找上報復了.」

石炎點頭道:「我現在也是正擔心著這個問題.宏宇山莊這一千年也就出手過兩次.最近的一次也是百年前.所以宏宇山莊不可能會是殺害了宏堅石的親人.既然排除了這種可能.為什麼宏堅石還要做出如此讓人想不通的事情出來呢.完全就是太沒有道理了.什麼事情.都總會有它的原由的.要是想不明白的話.那隻能是沒有想到點子上.」

「所以剛才我經過了周密的排查之後.才發現了一種可能性.可能也是唯一的可能性.那就是宏堅石本來就是受人指使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受人利用指使.讓他進入宏宇山莊.潛伏在宏宇山莊.然後做為一個歷害的棋子.一直潛伏在宏宇山莊之中.這一次.派上了用場罷了.所以.一旦是這樣的情況.那這件事情肯定就沒有結束.背後肯定就還有人.」

「而且甚至可能.背後是一股勢力.並不是一個人.不管是什麼情況.反正都不簡單.都比較可怕.比較危險.所以我們.一點都不能大意了.必須要時刻的打起警惕.必須要緊緊的團結在一起.不要讓兇手有一絲的可趁之機.只是希望.這背後的真正兇手.不要太過於肆無忌憚了.不然的話.我們確實是很危險.」

「尤其是現在.我們間接的害死了宏堅石.估計這背後的兇手要盯的話.也會是盯上我們的.」

「完了.真的完蛋了.」寇門有些欲哭無淚的樣子.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有這樣的潛在危險在,石炎他們也都依然繼續的打著高度的警惕,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雖然說宏堅石已經死了,但這件事情,顯然還沒有結束,宏宇山莊那邊,也是在極力的處理後事,被殺之人,宏宇山莊也要給個交待,最主要對這件事情,也還要查清楚,看看到底是什麼個情況,就是到目前為止,宏宇山莊那邊也是一頭霧水,只要明眼人細細的想一下,就會知道宏堅石肯定只是一個棋子罷了,一個受人指使的殺人刀子,

這背後,必定還有人甚至是有一個勢力,所以,這才是宏宇山莊想要揪出來的,

一天時間過去了,宏宇山莊依然是沉浸在那種陰沉的氣氛之中,壓抑緊張,詭異的氣息縈繞著四周,充斥著每個的腦海之中,

「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吧,宏宇山莊不是強大無比嘛,不是強者不少,甚至連符烆侯也都不是宏宇山莊的最強者,以宏宇山莊的實力,竟然都找不出來真正的兇手,不能夠發現這件事情的陰謀到底是怎麼樣子的嗎,這都過去十多天了,還要繼續的等,這事什麼時候是個頭啊,這哪裡是天下英雄大會了,真是憋屈啊,我看現在外面,也肯定都傳瘋了,」寇門道,

這樣的等待,確實是個煎熬,

石炎道:「別急,再等等吧,這事也不能怪宏宇山莊,宏宇山莊的實力絕對是強,要怪的話,那隻能是說這一次的敵人來頭無比的強大,實力無比的可怕,膽子也無比的肥膩,竟然,敢挑選在這樣的時候動手,顯然敢經過了精心的策劃的,是特意安排的事情,」

「等吧,相信符烆侯的能力,他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以符烆侯的威名,這個炎黃天,還真沒有太多的人可以挑釁的了他了,如果這背後的真正兇手真有那樣的實力的話,我想也不會來玩這種的遊戲吧,當然,除非是對符烆侯恨到了極點的那種,才有可能了,這一次我感覺,會有一場驚天動地的一戰,」玄空嘯道,

石炎也是這樣的懷疑,他心中其實一直都有一個猜想,問道:「玄空嘯,你上次說宏宇山莊百年前有出手過一次,斬殺了一名極度邪惡之徒,不知道這件事情你知道有多少,具體一點的有沒有,」

玄空嘯看了下石炎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這樣的想法我也有,我也分析過了,還真感覺可能性是有的,百年前有個叫『夫剎』的神通修士,極為的邪惡,壞事做盡,喪盡天良,以人肉為食,以人血為飲,而又以神通修士來為養料修練邪魔神通,所以,最後惹得宏宇山莊出手,將夫剎斬殺,只是,夫剎百年前應該是被宏宇山莊給斬殺了才對,難不成還能夠活的下來,而且還能活到現在來嗎,理論上來說,一名神通七重境的話,倒是可活個三百年了,要真是達到了神通七重境,那能活到現在,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據說這個夫剎百年前,也是有著神通六重境後期的實力,差一點就可以封侯了,真要說起來的話,我倒是也覺得並不無這種可能的,真要是有這種的可能存在的話,那這次的事情就真的是非常的可怕,非常的危險了,我們繼續留在宏宇山莊內,確實不是個明智的選擇,只不過現在宏宇山莊也在戒嚴,估計我們想出去,宏宇山莊也不會輕易的讓了,」

「不然真要是出了什麼大亂子出來,宏宇山莊真就難承受的住,現在還好,才死了十幾人,真要是死上幾百人的甚至過千人的話,那這件事情就不得了,就足可以轟動整個炎黃洲了,這樣的事情,還是比較難以想像的,我也不希望情況會是這樣的糟糕,」

石炎聽的也是皺了皺眉,搖了搖頭:「真要是這樣的話,那夫剎的目標,肯定是想要多殺參加天下英雄大會的人,畢竟我們這些人都是來自各個勢力的翹楚人物,全部都是不俗的天才,而且來自超過百個的郡王府級勢力,真要是這樣的話,那就是他不滅了宏宇山莊,宏宇山莊也估計要是難逃劫難,不說覆滅,凋零肯定是必定的,千年積累下來的名譽,那也將毀於一旦了,」

「如是這樣的話,那也就等於是毀了宏宇山莊,對宏宇山莊的打擊也將是毀滅性的,這樣的手段,就確實是太可怕了,聽你這麼說起來,我倒也是覺得這個可能性太大太大了,雖然很不希望是這樣的,不過真的恐怕會是這樣的,」

玄空嘯點了點頭,表示贊同的道:「是啊,我其實早就想到了這個可能,只是覺得這個可能太可怕了,所以也不敢去多想,不過真要說起來,思來想去,還真是覺得除了這個可能,也根本就沒有別的可能性了,完全就找不到的,要將宏宇山莊如此的至於死地的,除了百年前的那個夫剎,還真的想不出來第二個,我自問,對宏宇山莊也算是比較了解的了,」

寇門一臉受刺激的道:「你們兩個別說了,再說的話,我心臟病就要犯了,太折騰人了,完全就是挑戰心跳啊,不行不行,這樣的玩法,太鬱悶了,我一定要想辦法離開這裡才對,不能再在這裡呆下去了,不然我感覺會很危險啊,反正,我也不需要再參加天下英雄大會,我就是過來玩玩,湊個熱鬧什麼的,不用玩的這麼大啊,無量你個邪的,我還這麼年輕,怎麼能死在了這裡,」

「不行,不管了,我要出去,你們不要攔我,我走了,」

說著,寇門還真的是想要跑路的樣子,

金震天也是撇了下嘴,不屑的道:「你要是不怕死的話,那你就跑出去吧,倒是要看看,會不會有人出來殺了你,」

寇門馬上停了下來,一臉幽怨的看著金震天:「幹嘛要說的這麼嚇人,就不能說點好聽點的嘛,算了,還是呆在這裡安全一點,有石炎兄弟在,才有安全感啊,」

石炎的眉頭忽然一挑,問道:「大家有沒有感覺到什麼,」

玄空嘯皺了皺眉頭,搖了搖頭,顯然他沒有感覺到什麼,龍天坤目光如寒的掃視著四周,他也是微皺著眉頭,好像也沒有感覺到什麼,

石炎的目光掃視著前方,總感覺有一股危險的氣息來臨一般,但卻又若有若無,感覺存在,但又好像並不存在一般,這種感覺,太詭異了,但這也足以讓石炎打起了精神警惕出來,

「不對,有危險,」石炎心中忽然一股無比的堅定,他就覺得有危險,而且這危險就在暗中,而且就在慢慢的,也悄無聲息的向自己靠近,這樣的感覺,也是讓石炎有種如臨大敵,如有死亡降臨的感覺,

忽然,一道可怕的氣息突兀的降臨,一道璀璨的光芒也是突兀的從虛空中撕裂虛空,驚掠而出,一出來,便是瞬間的將石炎他們籠罩,壓迫了下來,要將石炎他們完全的抹殺當場,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可怕氣息,石炎他們十人也是個個的心驚膽顫,個個都是嗅到了死亡的氣息,面對這樣可怕的氣勢壓迫,石炎他們竟然都感覺到了沒有一絲的反抗力量,

這股壓迫力量,太可怕太可怕了,就像是一座座大山一般的壓在了石炎他們的身上,讓他們根本就動彈不得,

那可怕的光芒更是席捲著毀滅的風瀑殺來,太過於可怕了,這樣的風瀑之下,也沒有人可以擋的住,一切都將沉浮,都將毀滅,都將不復存在,光芒襲出,瞬間便是殺至到了石炎他們的身前,這讓石炎心中也都是猛的一咚,都是不由的冒出了一個念頭出來:「要死了嗎,就這樣的死了嗎,」


這樣的死去,也倒是一種憋屈了,

「不,,」石炎心中也是一陣睚牙咧嘴,狠咬了咬牙,還好他早有準備,此時石炎也是直接的出手,千星大帝的符也是沒有任何猶豫的扔了出去,沒有辦法了,面對這樣的情況,也只能是動用千星大帝的符了,不然的話,石炎可以肯定自己死路一條,玄空嘯他們也都難逃一死,這殺出來的力量,完全是可以像屠雞子一般的將他們十人屠殺當場,

所以,石炎也是別無選擇,也好在石炎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做好了動用千星大帝符的打算,所以此時,石炎自然也是能夠及時的將千星大帝的符扔了出來,

而宏宇山莊一處建築之上,一道盤坐在那裡的身影,也是霍然的睜開了眸子,眉宇一挑,眸中閃爍出了一道驚世的寒芒,他的身體,也頓時的衝天而起,長喝了一聲:「大膽夫剎,原來這背後一切都是你在搞的鬼,早就懷疑是你,沒想到還真的是你,還敢出來行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符烆侯的聲音,也是響徹了整個宏宇山莊,傳到了所有人耳朵之中,隨著喝喊聲,符烆侯也是衝天殺出,一道璀璨的光芒也是從他手中殺出,他的身影也是極快的殺了過來,向石炎他們住的院落這邊衝殺而來,氣勢驚天,符烆侯,也顯然是徹底的被激怒了,此時自然也是有了幾分殺意,要將這兇手斬殺於此,所以才會有如此可怕的氣勢散發出來,

不然一向都是有幾分儒雅的符烆侯,怎麼會如此的一面呢,

這一道聲音,也是驚醒了所有人,一道道身影也是衝天而起,飛臨到了空中,向這邊趕了過來,

宏宇山莊的一名名長老,也都是衝天而起,趕了過來,背後的真正兇手,也終於是出現了,他們也一直都在等著這一刻的到來,甚至是,宏宇山莊那些基本不出來的那些老古董,也是有幾道身影飛掠了出來了,這些老古董,也個個都是神通六重境的存在,無上的高手,個個實力都是非常的歷害,盡顯了宏宇山教育廳的底蘊,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宏宇山莊都是熱鬧沸騰了起來,

石炎他們居住的院子里,千星大帝的符一打出,頓時一股無上的浩瀚之威從符中噴涌而出,大帝之威降臨,也頓時鎮壓蒼生,諸滅天地,暗談日月,一絲帝威散發出來,竟然是讓整個空間都彷彿在這一刻凝結住了一般,所有人,都被凍結住了,甚至,是讓所有人都有種想要下跪去膜拜的衝動,


何劍武有些驚訝,張大嘴問道:“這是什麼?毒藥?”

Previous article

「局勢依然在我的控制當中,很快就會平靜下去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