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喂,吾何時成汝家香兒妹妹?」

「啊也,汝乃是吾家師尊之弟子,且乃是晚一些之弟子,自然乃是吾家師妹。」


「好好好,汝二人很好!」

那香兒惡狠狠道。

「啊也,香兒妹妹,萬不可生氣,氣壞了身子便不好了!」

那香兒惱羞回身,對了不知道:

「師尊,何不隨了吾等去大有行宮暫居?」

「呵呵呵,某家一生勞苦,哪裡有命暫居共主之行宮?便是在此地做了夥計的好。」

「可是,師尊,吾等心下哪裡能過意的去耶!」

「無他!不過可以時常相見便了!」

不足之暫居此間,乃還是其運施了和合天道律法訣,行了合道周天大算卜之數,才選取者。不了果然有十分好處在此地。先時有了大小龍之訊息,而後居然巧遇那數年教授之弟子香兒此修,其觀視得香兒之形貌,忽然存了一道大願望!

此地一待數十年月,那三位弟子亦是明白不足之所追,盡數死死維護,萬無使之漏了行藏。正是春月,陽光明媚之時候,那一顆紫日高懸,和風習習,不足正在玉器店中將一支玉如意賣出,那小龍忽然來訪。

「兀那廝,過來!」

「是!」

那不足應聲過去。

「吾家聖主大人慾此地暫居,爾等可以做好一支精美玉器,候吾家共主賞玩。」

「是!」(未完待續。。) 秋月時分,天高氣爽。那滅界共主一行浩浩蕩蕩臨幸此大有行宮。此地一應魔眾大能遠遠兒跪迎。整個是萬人空巷,天路擁擠也。

「掌柜,有小的留守店中便可,別家都去了迎接聖主哩!」

「胡說,人人都去,豈能少了汝也!今兒便不做買賣。』

「是!」

那不足聞得此言,太息一聲,隨了諸位夥計並掌柜大人一同行出去,遠遠兒跪了在前街眾魔頭之中。

「久聞吾家聖主貌美無與倫比,不知到底有幾多美貌耶?」

那不足身旁一修捅了捅不足悄然道。

「誰知道?大約果然!」

不足小聲道。

「聖主駕到!叩首!」

忽然遠天一聲高喝。此地一地魔眾聞言,齊齊跪伏叩首。

「再叩首!」

眾復叩首。

「三叩首!」

……

待那聖主歸去大有行宮,魔眾盡數回返,那一干大魔頭皆抑制不住內心激動,各個打了雞血一般吵吵嚷嚷。

「果然貌美無可及!觀得一眼,三生有幸啊!」

「美!實在美!幾無可以言表者。」

「啊也,觀其一眼,真正平生再勿得知肉味!」

「哎呀!怎得這般胡說!無懼天打五雷轟么?」

獨不足一人悄悄兒往去內廷中,收拾一應玉器寶物。那掌柜行過來道:

「金足,真正君子!」

「不敢當!」

那不足謙恭道。 暴君心尖寵:妖妃系統開外掛! 。哪裡能如池水般平靜。

「靈兒終是法能圓滿,相距最後一步不遠!按照那古本所記載,此亦是某家得獲始源地之唯一機會,然靈兒之最後合體,達成突破者,千古罕有!此次不知又復如何?哎呀!冤家,可難死某家耶!放了汝之惡體,其必無力脫身,唯合體一途。然合體或者汝便是死亡,吾又何忍!不合體。則吾如何得獲始源地?」

那不足痛苦難當。唯一遍遍擦拭手頭之玉器等物事。

冬月,正是滅界聖主合體,為此界修魔節之時候,那聖主之聖旨傳之四海。令大破滅地之聖魔大能盡數歸來大有行宮。商議滅殺瀆神者之大事。大破滅地大佬近乎千位齊至。幾乎無有隱身不出者。大龍小龍隨了那香兒忙裡忙外,何有半絲兒時候會面不足!

此時便是八千、往生等將兵大將軍亦是正奉調遣四下里設伏,以為抗衡滅界之大劫難。

大有行宮中央魔主大殿。那靈兒高座,對了四圍一眾魔家大能道:

「諸位中間有蠢蠢欲動者,似乎正在等待寡人合體不成修體崩潰之時機!如今爾等之時機到了!寡人法能溢滿,不由不合體!然爾等須知,且不論寡人生死,然若吾家滅界有可能超脫出此界,不虞道則之覆壓,則消滅那瀆神者便是唯一之通途!其時吾家滅界尚能齊心,寡人之法能尚能力克瀆神者,眾卿家合力,則事成!則寡人亡歿,仰或僥倖超脫亦可心安而理得!」

「聖主在上,臣等不敢!」

「哼,有何不敢者!千萬年來爾等時時處處尋寡人晦氣,便是寡人往生亦是不得不逃之夭夭。雖有往生老奴等護佑,然幾多時候,爾等追殺,寡人之幼體無有生成便消散無蹤!此時道是不敢,屆時恐無有不爭先恐後誅殺寡人者,唯恐落了人後呢!」


「吾主言重!臣等惶恐!」

「哼,何惶恐耶?古老家族中俱各留有大修未至,手握重兵,此有恃無恐啊!」

眾家術士大是尷尬!恰在此時,一聲傳諭之聲息紅紅然響徹大殿。

「報!聖主,諸方星宇中大能推舉之首領大魔導師舉兵叛逆,已然兵行斜谷,相距吾家大有行宮不過百億里遠近也!」

坐忘長生 呵呵呵,這便是爾等之『不敢』么?這便是爾等之『惶恐』么?故爾等歷萬世,依然若此,不敢露首,盡數藏頭露尾之輩,無可有抗得大事之修。」

「聖主,此言大錯而特錯!聖主在位窮兵黷武,戰火連年,民不聊生!吾等少室山人一族,願意為民請願,挑戰失去民心者聖主之大寶!」

忽然那千修大能中有一修閃身而出,迎了靈兒紫日熊熊般天火法體傲然而立。

「不錯!不錯!少室山人一族,果然有幾分骨頭,居然敢有直面挑戰者之修!然汝可是知曉,寡人稍稍動用**便有法體崩潰之憂耶?」

那聖主贊一聲,而後哈哈大笑道。

「上!」

忽然一聲大吼,那千餘大能中折半有餘吼叫了飛沖而上,聖主大殿中一時法能呼嘯,各種色澤閃爍,各色魔兵閃耀了靈光飛馳往來!

「殺呀!」

那聖主一方之大能亦是吼叫了飛沖而上,亦是兵對兵,將對將,大能對上大能,聖魔對上聖魔!聖主大殿不過堅持得半個時辰,忽然轟隆隆一聲響徹,那十萬里方圓大殿剎那間毀歿,化而為閑雲消散!千餘大修吆吆喝喝駕了雲頭,猛力攻擊。獨那聖主高居九天紫日照耀四方,然其麾下大軍此時已是往來馳騁,將那來修中大修之私兵近乎消滅殆盡。

大有行宮之突變,令得此地前街上萬計商鋪中修眾紛紛驚上雲頭,遠遠觀視。那不足觀得斯景,嘆一口氣道:

「靈兒,汝為滅殺某家,當真不擇手段么?居然設計了這般似如自殺一般之局面,激吾出手么?」

那不足觀視得靈兒之局面不妙,那古老家族中來此地謀逆之修中大能過然非少,其一個個漸漸於低階魔眾里現出形跡,大聲吆喝了圍攏而去,一時之間萬般魔兵衝擊而去,一道道靈光猶若色澤各異之彩虹,齊齊鏈接了聖主之蓮花台。那靈兒觀視彼等魔兵來的兇惡,忽然起身,對了那萬般魔兵,回首一道烏黑靈光攻擊而去。

轟隆隆!

一聲巨響震徹九霄雲外,便是附近數座星宇亦是搖搖欲墜之模樣。

「啊也,靈兒終是發現了某家,此時居然動用**能!這般法能溢滿,靈體未合,動用其至強法能,與自殺何異?靈兒啊!居然以自家性命賭博,如是年月過去,汝就這麼肯定汝家哥哥仍舊乃是舊時之模樣么?」

那不足膽戰心驚盯視了靈兒之鏖戰,一時欲動手飛出援手,一時又復收回了落在雲頭上嘆息。

百億里之外,那往生與凈世二修將兵悄然埋伏,四圍古老家族中強悍之兵馬大搖大擺,浩浩蕩蕩而來,甚或有聖魔家族之悍將指揮了魔兵耀武揚威,邊行邊拉開了戰場演繹斗殺!

「往生大人,尚有近乎千萬大軍未能入了吾家大陣中,然其前頭兵馬已然快出了吾家埋伏圈也!」

「殺!」

那往生略略一思量,忽然惡狠狠道。

「是!」

近旁一修只是一手揚起,一把拍開一顆星辰,那驚天動地之強烈光明閃過,整個照亮了此邊天宇。

「殺呀!」

一眾往生之麾下觀其大星爆毀發出了攻擊之訊號,亦是大聲吆喝,發動大陣,四下里衝殺而去。雙方參戰者盡數大能一般人物,各個飛身,往來馳騁,手中魔兵閃了森然光芒,叮叮噹噹對撞於太虛。那爆燃之火光,已然非是火光,乃是照亮整個半宙之大光明一般!刀槍劍戟諸般魔兵,此時亦非是魔兵,乃是殺人之兇器,閃耀了美麗光芒之外相下,那收割生命之模樣,確乎凶兵!

大有行宮毀滅,此地所在,此一顆星辰承受不得如斯擊打與巨能煎熬,終是崩潰!億萬生靈煙消雲散!那戰團漸漸開了,波及愈加遙遠,一顆顆星辰爆毀,一個個星宇消失,一層層生靈毀滅!

然那充斥在滅界之毀滅之能卻乎愈加強大無匹!那靈兒終於身體漸漸趨於肥碩,便是臉蛋兒亦是圓鼓鼓,似乎下一刻便要爆毀也。

「靈兒啊!何哉如是!」(未完待續。。) 凈世大將軍,亦即不足之弟子八千者,此時亦是揮舞魔兵,將兵億計圍獵滅界利益群體之古老家族魔兵。雖設了大陣,打了埋伏,然那等古老家族果然非是可以小視,其強悍之戰力,兵卒之視死如歸,便是對手凈世亦是大感佩服。

「啊,訓得好兵啊!居然與某家久戰之軍斗得旗鼓相當!了得啊!」

那八千暗自贊道。然其一邊卻指揮若定,那一道道大陣盡得不足法陣之妙,而其戰陣似乎尤勝之!此一邊雖然利益群體之古老家族中兵馬甚或更多,然居然戰之愈久,愈處下風。那叛修之眾將兵大將軍觀得相約定之時辰已然近切,然此地雙方大軍糾纏愈烈,居然無有可能分出半軍前出增援討伐聖主之一眾大能,此時焦急非是語言可以度測。

「拚死吧!若此地不勝,則吾等在大有行宮之父兄便無有可以往生之機緣,將永墜九幽!」

「殺呀!」

那利益群體之古老家族果然有死士,彼等奮勇上前,以自爆法體之極端攻擊手段,死命里衝擊!八千觀之皺了眉頭道:


「最壞之思量果然到了!遮斷大陣伺候!」

「是!」

其麾下一彪人馬默然無聲,只是各個手中布陣法料齊備,不過數十日夜之功夫,一道遮斷大陣便將那等死士及其部屬巧妙圍攏了過來,居然與其自家大軍分割,失去後援。此時那等死士儘管已是悍勇不懼生死。然彼等自爆只不過僅僅增加了其聖主一方遮斷大陣之威能,哪裡有片時有助於自家之突圍?

「啊也,彼果然有高人!」

那利益群體之古老家族中大軍元帥慨嘆道。

便是這般絞殺之戰陣,已是圍過來,而後復退回去,你來我往,糾纏在一起,生死絞殺,嘶吼慘叫,法能撞擊所生成之烈雲億萬里慘慘淡淡。聞之令人喪膽。觀之令人心驚。此地天宇似乎已然巨大之絞肉碾子,碾壓過來,死去一大批魔眾,碾壓過去。復死去一大批魔眾!整個天宇幾乎赤紅猶若血水清洗。再無有那紫金般絢麗之色彩。

往生老魔之戰線雙方亦是糾葛廝殺。然叛軍之一種大約有千萬之數,卻乎繞過此地戰場,遠遠兒去。欲突襲聖主之大有行宮所在。遂大有行宮此時連同那顆星宇亦是毀歿,然聖主與諸位滅界大佬之相爭卻乎無得一絲兒和緩!那不足救援的其所在玉器店中老幼連同那前街商賈修眾萬餘,僥倖避過那大有行宮毀滅之打擊,其時眾只是傻呵呵對了不足不知言語!那掌柜小心行過來道:

「多謝金足先生援手!然吾等相處如許多年,確乎不知先生乃是大能!往日多有得罪,望先生勿罪!」

「掌柜言重了!某家居此乃是有所求,叨擾掌柜處,尚望見諒!告辭!」

那不足只是一閃身,霎時不見!玉器店中苟活著一眾夥計並那掌柜瞠目道:

「原來日日遭吾等呵斥者乃是大能!天也,吾家時時皆有性命不保之時候啊!何時其惱了,只是一下,吾等此地一眾便玩完了!」

靈兒之大戰處,那一眾古老家族之大能愈圍愈多,近乎萬餘吆喝了衝擊而來。靈兒之麾下依然漸次倒地,其身旁唯余近乎百修。

「香兒,汝乃是寡人哥哥之徒兒,寡人去后,滅界便以汝為共主!」

「聖主,香兒不敢!聖主萬古長青,何來去后?請聖主收回成命!」

那香兒伏地叩首道。

「哼,此次吾卻然乃是欲魚死網破,一次破去利益群體之古老家族,從此後滅界便可以稍有秩序!至於往後如何治世,便是汝之功!寡人此次不成便歹,從此後再不願往生!」


本來他專心修行,從來沒這方面念頭。

Previous article

葉心鈴曾在大魏見過皇甫極一面,皇甫極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除了他警告宮香雅時的霸氣以外,直覺還告訴她,這是一個和王琰一樣危險的人物。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