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時候?」

「我想,你看不見了。」鄒子川坐到了餐桌上。

「為什麼?」

「如果你真的是我妻子,我可以考慮告訴你。」鄒子川輕輕的喝了一口湯,味蕾開始把那鮮美的味道傳輸到了大腦的中樞神經。

「我……」

「吃飯吧。」鄒子川埋首開始專註的吃飯,動作一絲不苟,彷彿在做一件非常神聖的事情一般。

米雪沒有在說話, 總裁boss,放過我 ,實際上,這也是她的要求,作為一個貴族家庭長大的人,除了社交宴會,吃飯的時候是不能隨便說話的。

氣氛安靜得讓人窒息。

米雪沒有胃口,靜靜的坐著,幾次想說話,看到鄒子川那專註的表情都欲言又止。

這頓晚餐是漫長的……

終於,鄒子川吃完了晚餐,走進了衛生間洗漱后直接往房間走去,自始至終,沒有看米雪一眼。

「子川……」就在鄒子川走進房間的那一瞬間,米雪喊住了鄒子川。

「我明天走。」米雪一臉黯然。

「嗯。」

打開門的鄒子川回頭走到米雪的身邊,深邃的目光看著米雪。

「我很喜歡你送給我的皮衣,謝謝!」

「不用。」

鄒子川看了一眼米雪後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呯」的一聲,房間門關上了,彷彿,這道門把米雪和他隔絕成了兩個世界。

米雪就像一個機器人一般開始打掃房間的衛生,一點一點,非常的細緻,她用不停的勞動來麻痹著自己的神經,時間反而越發顯得漫長。

鄒子川到底怎麼了?

米雪的腦袋裡面始終都是這個問題,她找不到答案。

鄒子川的一些行為顯得很突兀,卻又沒有絲毫做作很自然。

九點!

十點!

十一點!

……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了,離天亮的時間越來越近了,而米雪也越來越焦慮,米雪不記得自己擦了幾遍椅子,六把餐桌椅已經被她擦得秋毫畢現,很想鄒子川出來上洗手間,但是,鄒子川的房間彷彿沒有生命一般,沒有絲毫的動靜。

為什麼?

為什麼?

難道有什麼危險?米雪想到了那個六級精神力高手風鈴子,她一直沒弄清楚鄒子川是如何殺死風鈴子的。

突然,拿著抹布做著機械運動的米雪身體凝固了,她想明白了,想明白了……


「咚咚……」

「咚咚……」

……

鄒子川一直都在閱讀書櫃裡面的藏書,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維。

「進來。」鄒子川的房門是從來不鎖的。

「子川。」米雪淑靜的站在門邊。

「有事?」

「我想和你談談。」米雪明亮的眼睛如同一泓秋水。

「坐。」鄒子川點了點頭,站了起來把椅子拉開,自己坐到床上。

「可以到大廳里嗎?」

「為什麼不在房裡?」

「我……」米雪頓時無言以對。

「怕我?」

鄒子川站了起來走到米雪的身邊,居高臨下一臉戲謔的看著米雪。

米雪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迫力,低頭咬了咬嘴唇走到了椅子邊坐下。

鄒子川走到米雪面前,一手把米雪提起來,緊緊的壓在書桌上,俯視著米雪,一手開始解開米雪的衣服。

「決定了,陪我?」

「告訴我,出了什麼事情?」米雪搖了搖頭,她沒有掙扎,任憑鄒子川脫著她的衣服,強忍著鄒子川沉重的身體把她擠壓在書桌上面的疼痛感。

「為什麼會這麼想?」鄒子川一愣,停住了脫衣服的動作。

「告訴我!」米雪倔強的看著鄒子川,目光堅定無比。

鄒子川沒有回答,嘴唇吻上了米雪,雙手在米雪的身體上揉搓起來,米雪既不掙扎也不配合,身體僵硬,緊緊的咬著牙關,臉上流下兩行清淚,露出失望的表情。

願你今生無長情

這個男人心裡有事,她始終無法走進這個男人的世界,她不知道他想什麼,她很想這個男人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願意和他共同面對。

突然,鄒子川的動作停了下來。

「米雪,我說過,我只強姦自己的敵人,你不是!」鄒子川強制的控制住熊熊燃燒的慾火,輕輕的擦掉米雪沒有絲毫瑕疵臉上的淚痕。

「告訴我!」米雪沒有管自己脫得**的衣服,手掌輕輕的在鄒子川粗狂的臉上撫摸,這張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開始變得有稜有角了,那圓弧形的臉上線條也變得剛硬。


「瑞德爾帝國要亂了!」鄒子川看著米雪的臉,一字一頓。

「什麼時候?」

「不知道。」

「為什麼要我回去?」

「沒有原因。」

「你無法保護我?」米雪摸著鄒子川的眉毛,不知道什麼時候,那本是彎彎的眉毛也因為臉上的線條而變得像刀鋒一般了。

「我……」鄒子川突然發現,他一直小覷了米雪的智慧,簡單的對話,米雪已經把他繞了進去。

「你不是鄒子川?」米雪突然問道。

「我是,也不是,以後別問這個問題。」鄒子川目無表情的看著米雪。

「子川,無論你變得怎麼樣,我始終記得,你說過,X三三的控制範圍是你的地盤,你會保護我,我相信你!」

「你不走了?」

「不走了!」米雪搖了搖頭。

「為什麼?」

「你知道原因。」米雪清澈的目光毫不迴避鄒子川那刀鋒一般的目光。


「你陪我?」鄒子川看著面前的女人,目光中升騰起一股熊熊的慾火,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唯一不一樣的是,他是一個克制欲非常強的男人,他可以把自己的慾望深深的埋藏,他可以像苦行僧一般生活。(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墨若琳若不殺墨熙染,死不瞑目。

當時的局面是:軒轅忍在跟軒轅禮對峙。在這個期間,作為陳王一派的老皇帝,還關在他的靜修宮裡頭,軒轅忍是讓墨若琳伺候老頭子的。

這個孝順兒子自己是根本不想多看這個渣爹一眼的。蘇貴妃呢,失寵都快二十年了,恨老頭恨得想活吃了他的肉,自然更不會害上相思病什麼的。

宮裡那陣子劍拔弩張,人人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到哪天,老皇帝就成了人人害怕的災星。不敢哪位皇子得位,這位做擺設的老皇帝,都是個礙事的啊。這時候伺候老皇帝,純粹是屎殼郎推糞球——找死(屎)。

所以靜修宮裡人馬凋零。偏偏墨若琳一直守在旁邊的小殿里,就做她的針線活!

墨若琳說是想哥哥了,讓墨熙染去看看她。

等墨熙染去了之後,墨若琳一剪刀把墨熙染的咽喉給扎穿了。

然後墨若琳又繼續做針線活。

陳王雖然沒把墨熙染當回事,但墨熙染這奴才敢不回去給他復命,真是叔叔能忍嬸嬸也不能忍。

而且他奇怪,墨熙染去找親妹子,咋能呆這麼久。於是親自跑來看望。

沒見到墨熙染,只看到墨若琳。


墨若琳也順手給了他兩剪刀,刀刀要命!

消息傳到蘇相耳朵里,蘇相頓時痴獃了。

陳王死了,他蘇相還有熬頭嗎?

不等蘇相去找墨若琳償命,墨若琳已經又給了自己兩剪刀,事先還把自己眼睛給扎瞎了。

蘇相一想,陳王是死了,可是還有老皇帝呢?

可是宮裡到處找不到老頭。

後來在靜修宮裡, 蝕骨溺寵,嫡女狂妃 ,才發現老皇帝的屍首,都幹了!手裡還捏著一個干硬的饅頭。

原來墨若琳根本就沒再理會老皇帝。


老皇帝吃了半輩子的魔葯,一斷葯,人越來越傻,連飯都不知道自己吃。

墨若琳就這麼,把老皇帝給活活地渴死,餓死了!

仙木聽得瞪大了黑眸。

狠。真狠。

這才是墨家二小姐的真面孔。

墨若琳從來就不是個老實人。也不溫柔,更不懦弱。

而且心思深沉狠辣,做事最是絕戶。

不然,墨嬌玉比她得寵,墨彩靈比她高貴,最後都混得比墨若琳更慘。

墨嬰寧之所以能脫穎而出,不過是因為仙木的橫插一手。不然的話,連墨彩靈和墨嬌玉都不如!

屋裡就太子,軒轅赤,仙木三個人,太監什麼的都退出去了。




「好啦好啦!現在最重要的事是找到那個小子!」晉吾散人凝重說來。

Previous article

他清楚知道,楊非凡的能量十分霸道,所以,不敢硬碰硬。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