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啦好啦!現在最重要的事是找到那個小子!」晉吾散人凝重說來。

「嗯!要是讓我知道他是故意躲起來嚇唬我的,我就狠狠地教訓他一頓!」夢兒氣憤地說著。

「你捨得?」

「晉吾爺爺!」

「好好好!我不說了!走吧,去找那個臭小子!」晉吾散人說。

「嗯。」夢兒點頭。

……

「呼!」一抹黑影閃過,拂過一陣狂風!

黑影閃過,停在了進入劍嵐宗的屏障之前。

嘿嘿笑了一聲,黑衣人從黑袍里抽出了一根銀色的棍子,輕輕地點在了屏障之上。

空氣一陣顫動,絲絲電光閃過電流劃過,隱形屏障竟顯出了身影,變成了一快長長的帆布!

一抹血紅色閃過,帆布裂開了一道口子,黑衣人閃了進去,由始至終身子都沒觸碰過帆布。

待黑衣人身影消失,帆布裂開的口子竟然飛快癒合,之後又重新隱形,周圍又恢復到了之前的謐靜,就像黑衣人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

「噠噠噠……」走廊里回蕩著有節奏的踏步聲。

暗靜的走廊里僅回蕩著這樣的聲音,還時不時有陰風吹過,顯得陰森恐怖!

「這裡怎麼這麼陰森?」龍魂有點心慌。

不是他怕,而是不由自主!

越走,龍魂的心越驚,越恐懼,到得最後心臟跳動的速度已經慢得不可理喻了!

龍魂眼前也漸漸灰白,雙腿更是沉重無力。

就在龍魂快要閉上雙眼倒下之時,龍魂及時的停住了步子,雙眼一閉,運氣沉息起來。

龍魂呼吸漸漸平穩,左胸處傳來有力的心臟跳動聲!

內心一片沉靜。


龍魂睜開眼,一絲精芒在深邃雙眸里一閃而過!

「呼!」吐出一口灰色的濁氣,龍魂恢復了過來。

「沒想到這個地方竟能迷失人的心智,差點就中招了!」龍魂后怕地說著,內心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眼前的無盡之路也消失了,前方出現了一道門!

龍魂皺了皺眉,這棟門有點眼熟。

絞盡腦汁,龍魂突然渾身一顫!龍魂不確定地拿出一枚金幣,撞擊在門上,沒有動靜。

又拿出第二枚,彈撞其上,還是沒有動靜。

定了定心神,龍魂不厭其煩地又拿出第三枚金幣,使其撞擊在石門之上,還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

「呼!」深深地吸了氣,龍魂彈出了第四枚金幣!

「呼……」劃破空氣,金幣飛速沖向石門,可在龍魂眼裡,金幣移動地是多麼地緩慢!

內心不由自主地急躁起來,金幣卻好像在和他玩似的,移動地極滿!

時間好像過了一個世紀,又好像是過了一個呼吸的時間,總之,金幣撞擊到了門上。

可是,龍魂期待的場面並沒出現,金幣掉到了地上,發出了「鏘鏘」地聲音。

「呵呵,自己騙自己!這怎麼可能?」龍魂自嘲地笑了。

笑自己的天真?還是笑自己身處異世的悲涼?或是被蒼天玩弄自己卻不能反抗的無力?

不得而知。

潛移默化之下,龍魂伸手去推開了石門。

……

「晉吾爺爺,找到呆瓜沒啊!我都快濕透了!」夢兒站在瀑布幾米之遠,凝望著那片水潭嬌喝著。

「噗!」晉吾散人從水潭裡冒出頭來,看著遠遠的夢兒,嘆氣一聲無奈地說:「你站在那麼遠怎麼可能濕透,頂多就是你的腳丫子濕了罷了。」

「我就是說我的腳丫子啊!您快點再去找吧!免得呆瓜在水潭下面迷路了!」夢兒甜甜地笑著。

「唉!」晉吾散人嘆氣一聲,重新鑽進水潭,他竟然和龍魂意見一致,在心裡暗罵著夢兒是小巫女。

黑衣人這邊,黑衣人躲進一片樹叢,躲過巡查,又提步縱越在劍鋒之上。

閃到劍鋒上的一片樹叢里,黑衣人弓身前進。

「果然。」黑衣人心裡暗想,望向了前方。

黑衣人前方不遠處,有著幾十個拿著劍,散發著恐怖威壓的男子。

煞氣從他們那健碩的身體里爆發而出,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股恐怖的殺氣!

十幾名男子一言不吭,雙眼死盯著前方,守著後方。

總裁的極品天使 ,要不是他們會眨眼,黑衣人都會以為他們都是一座座威武的雕塑了。

黑衣人從黑袍里抽出一支吸管,又拿出一粒綠色的圓形粒珠,輕易地將它捏碎成粒粒綠粉,將綠色的粉末塞入吸管。

整個過程黑衣人沒有發出一絲聲音,哪怕連衣袖揮動產生的風聲都沒有!


*吸管,黑衣人輕輕吹動,一縷縷淡綠色的煙由吸管里飄出,暴露於空氣之中,竟還與空氣融為了一體!

十幾名男子並不知道,有著融於空氣中的淡煙向自己飄來。

過了半響,黑衣人確定了時間,走出了樹叢,走到了那十幾名男子的面前。

眾人一驚,這個傢伙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就摸到了這裡,可他們竟然還沒有發覺!

「此處乃宗門重地,沒得批准不得入內,快滾!」一名男子站了出來,冷冷地問。

手中長劍泛著冷芒,似乎黑衣人只要有一點動作它就會劃出奪命的弧度!

「嘿嘿!我是誰?我是來殺人的!只是你們是無關人員,我不會濫殺無辜的。」黑衣人說。

「找死!」那個男子冷哼一聲,就要舞劍,可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你……」眾人皆驚,可無一例外,他們都是眼前一花,就倒了下去。

「一群垃圾!」黑衣人冷哼一聲,檢查了一下,確定他們全都昏睡了之後,才看向那群男子原本站位的後方。

對於這些傢伙,他不屑於去用劍,他每一次出手都是三劍,不想用哪怕一劍在這些他眼裡的螻蟻身上。

用之前那同樣的方法,黑衣人穿過了屏障,到達了屏障的另一頭,劍嵐宗內門!

……

「吱……」石門被龍魂推開,發出「吱吱吱」的令人牙酸的刺耳聲,咬著牙,龍魂使盡渾身力氣終於將石門推開一道裂縫。

「*!這個破門怎麼這麼難開啊!」抹了下額頭虛汗,龍魂抱怨。

經過訓練,他的純力氣已經足夠搬動五千斤的物體了,加上元力,那就是近乎一萬斤力了!

只是,他用出了這近乎萬斤的恐怖力氣,都還是只能將石門推出一條窄窄的縫隙,龍魂都有了暴打那個設計者一頓的衝動了。

你特么這個設計者弄這個石門弄得這麼重幹什麼?老子近乎萬斤的力量都推不動!

這個機關是那個挨千刀的混蛋製造出來的?設計者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龍魂心裡憤恨地想著。

可是,再怎麼詛咒那個設計者也沒用了,現在只有繼續推了。

龍魂沒有使用什麼強悍的轟擊,這裡這麼神秘,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守護獸之類的恐怖生物?

黑衣人在潛入劍嵐宗內門準備獵殺龍魂,夢兒晉吾散人也在尋找龍魂,而龍魂,則是在使盡推著一座石門。


三方行動中! 「呼!」狂風驟起,黑衣人早已奔到了龍魂所住的房間。

「吱呀……」門開了,黑衣人走了進去。

在漆黑的房間之中,黑衣人雙眼卻如貓一樣精亮,房間內的一切被他一覽無遺。


走到可以藏身的一個個地方,黑衣人一一掃視過,內心一陣疑惑。

現在這麼晚了,他應該是已經回來了啊?難道他不用休息?

黑衣人疑惑,走出房間,又關上了房間門,隱沒在黑暗裡。

……

「晉吾爺爺,快點,找到沒了啊?」夢兒催促。

「沒有,找不到!」晉吾散人從水潭裡躍了出來,古袍竟然沒沾一點水跡!

「那怎麼辦?」夢兒不知所措地問著。

「沒辦法了,可能他回去了,我們也回去看看吧!如果他不在,這件事情就值得思考了!」晉吾散人凝重地說,雙眼爆出陰冷的光芒。

龍魂不會自己消失的,一定有人在暗中對付著龍魂,從而導致了龍魂的消失!

要是讓我知道你是誰,你就死定了!晉吾散人暗暗想著。殊不知,龍魂確實是自己消失的。

「他會嗎?」夢兒半信半疑。

「嗯。應該會在。」晉吾散人安慰道。

「對了!要是他被人暗殺了怎麼辦?」夢兒擔心地說道。

「放心吧,他是個打不死的小強啊!誰都殺不死他!別擔心。」晉吾散人寬慰著夢兒,只是,說這話時他心裡也沒底。

夢兒只能點頭,跟著晉吾散人步在回去的路上。

而被兩方人士惦記著的龍魂,還在與那扇石門斗著力。

「哈噗!」龍魂打了個哈欠。


「是誰在想著我呢?」龍魂揉揉挺鼻。

「這個石門真是氣死我了!*!」怨罵一聲,龍魂又雙腳踏地,左臂定在石門之上,雙腿左臂用力,大堆沙塵滾起,石門又被拉開一點距離。

黑衣人走在一條黑漆漆的路上,不知道龍魂到底在哪。




林辰沒有把他的目的通過電話告訴重影,有些事情,還是當面說的好。

Previous article

「什麼時候?」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