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軒嘯心神失守,水元之力瘋狂湧入其身,已叫他經脈受損。金樹胃口再大,對這水靈元力亦無可奈何,識海之內電閃雷鳴,海水瘋漲,九竅之湖已有絕堤之感,若再這般下去,軒嘯便有爆體的危險。

軒嘯腦中亂作一團,偶見那水遼長於旋渦之中行動自如,雖說這水勢乃他一手營造,可要操控於其,亦當深明這水勢至理才行。

軒嘯突然悟出一個叫心興奮無比的道理,當下身子一軟,不再若於掙所,意念散開,隨那旋渦瘋狂急轉,血光衝天,眨眼間,他又中了數劍。

那水遼長以為軒嘯已放棄反抗,冷嘲喝道:「以卵擊石,不自量力!」大意之時,軒嘯那意念早將那緊鎖,那身形早被旋渦帶身速疾飛。

水遼長看準時機,暴喝一聲,吼道:「我今日便了結了你!」滯身一劍照那疾速轉來的軒嘯脖頸之處猛斬而下,劍威勢猛。

那楊稀伯再坐不住,猛然起身,「老賊,你敢傷我三弟,我必叫你水家雞犬不留!」

眾人皆道,這天縱奇才今日怕是要命喪於此了! 微風撲面,紅光閃來,那楊稀伯剛將狠話道出,肩上便著一隻有力的大手,將其按在那座椅之上,動彈不得。

側臉一看,原是那木炬,僅見其哈哈大笑,「來啊,再為賓客擺上一席。」

早已看呆的家丁們瞬時回神,應了一聲,匆忙去了。

天空突然一震,若驚雷炸響,那黑水旋渦瞬被擊散,軒嘯傲然凌空,水遼長翻飛飄退,鮮血狂噴,面色極是蒼白。

楊稀伯一語將眾人注意力分散,眾人無從得知軒嘯是如何破了那水遼長的水勢,大叫可惜。

那千鈞一髮之際,軒嘯放任自流,隨那旋渦狂旋,任那水遼長劍影飛舞,他亦只是護住周身要害,等的就是水遼長得意忘形那一刻。

不時,軒嘯便全然融入那水勢之中,借那旋渦之力,加之體內金雷狂暴迸發,「斬」順勢使出,一招便破了那水勢,反將水遼長擊傷。


水遼長乃地元之境,於這乾坤一地中亦是頂端的存大,平日,何人敢欺他?不想今日卻被個黃毛小子連斬兩記,叫他傷上加傷。這種屈辱換作何人也受不了,何況那水遼長心胸狹隘如那針芒一般,瑕疵必報。

翻飛之際,水遼長不顧那體內亂竄的氣勁與腰上仍在冒血的傷口,九竅開來,天水劍芒暴漲,人劍合一,化作一道黑影,直撲軒嘯而去。

軒嘯若玩累的孩童一般,嘆了口氣,意念遙感,天邊一道極強的元力波動,正朝此處趕來,敵意甚濃。軒嘯忖道:玩夠了,此刻不殺你,不知要等到哪一天。當下屈身,腹內靈氣極速運轉,猛然一頂,腹腔之上突顯黑洞,一道黑影疾速探出,將那衝殺而來的水遼長纏繞。

眾人眼前一花,定睛望去,涼氣直冒,驚叫道,「那小子是哪兒來的怪物?」

「獸體,那小子是萬域中人!」

「……」

眾人驚恐無比,唯那楊稀伯冷笑連連,柔聲言道:「哪是什麼獸體,我三弟體內有翻雲珠這等靈物,其中封著那海王爺,靈章,若我三弟不想自殺的話,這世上可能再無人能殺得了他。」

一語道破,木家眾人瞭然於心,暗道,這小子實力過人,氣運更是驚人,那靈章聖獸可遇而不可求,東海之上的風暴除天然形成之外,全賴這妖物作祟,不想卻被這小子給收服。心中瞬時羨慕得緊,皆嘆,時不我待啊!

人形顯出,那水遼長面上青筋暴起,連吃奶的力亦是用上,眼見那靈章一臂快被掙開之時,第二條觸角巨臂由軒嘯腹部黑洞探出,兩條巨型觸角將其緊裹,水遼長再無法反抗。

觸手回收之時,將那水遼長送至軒嘯眼前不過兩丈之地,觸手內側那吸盤正將水這長體內的水元之力一點點地收入囊中,叫他極是虛弱。

四目相對,水遼長一臉陰笑,有氣無力言來,「小賊,有種就殺了老子!」

軒嘯「哦!」了一聲,冷冷言道:「我正有此意,二哥所受之苦,我今日便收些利頭。」

無傷泛起金芒,拉伸至兩丈余,天邊有人狂喝言道:「小賊,你若敢傷我侄兒,我便叫你死無葬生之地!」

字字威壓,軒嘯從未如此難過,身形不禁一晃,喝道:「那我便殺給你看看!」抬劍照那水遼長脖頸橫斬而去,「嚓!」地一聲,血光衝天,人首兩分。

軒嘯那身後突來一道黑芒氣勁,觸手鬆開,那仍在噴血的無頭人屍飄然墜落之時,軒嘯避之不及,背中一掌,人若那離弦之箭般被擊飛開去。

途經血霧之時,將那漫天艷紅吸得一絲不剩,那墜落的屍體噴洒的鮮血,仍是朝軒嘯翻滾之處狂涌。

當空一條血線,將兩者相連,直至最後一絲鮮血被那軒嘯吸盡之時,天邊那道人影終於殺至,將那即將落地的屍體抄在懷中。

人影當空而立,眾人一驚,場中,不乏有人認出這來人的身份,當下驚詫呼來,「水瓊幻……」

聞得這人名,眾人皆是驚恐,不禁想起多年前那如瘋如魔般的老怪,水家史上第一怪才,不足十八便是乾坤地元境之下第一人,耗時三年修入地元之境,此人以殺入道,所到之處皆是雞犬不留,當世七大高手全力出手,方才將其擊出重傷,卻被其遁走,此後百年再無其蹤影,就在百十年前,水家家主破升之時,群雷蓋頂,天空之中兩道人影,眾人才知,原來不止那水家家主一人破升,還有這水瓊幻。

木家之人瞠目結舌,驚道,這老怪物此刻應在那九天仙界,怎麼在此處出現。一種不安的之感頓時湧上心頭。

翻飛狂退的軒嘯那目光瞥來,眾人看得真切,只見他面露微笑,看來這一招未傷及根本,風朝陽雙唇微動,軒嘯瞬時將那唇語讀懂,腹中獸頭猛然伸出,怒吼一聲,衝出那軒嘯體外,張翅猛拍,俯衝而下,將軒嘯接在他背脊之上,朝東北面疾行而去,人聲悠遠傳來,「水家畜牲,遲早有一日我要殺入你千水郡,新仇舊恨齊算……金靈蟾王亦在我手,有種的就追吧!」

那一人一獸瞬時化作一個黑點,消失不見。水瓊幻沉吟不語,那氣勢極是逼人,再化一道黑芒朝天邊追去。

好好的宴請,竟鬧出這等麻煩,眾人望著地上那雙目瞪大的人頭,再沒心情吃喝。

席中那金家之人不知何已走了乾淨,應是追著軒嘯去了吧。剩下水家之人,惡狠狠地看著那心情大好的楊稀伯,不知如何是好。只聽一人言道:「木家主,你也看到了,我水家前輩已然歸至,難不成你還想護著這姓楊的小子嗎?」

木焐冷哼一聲,威壓突來,那人連站著亦是費力,渾身如遭烈火炙烤,髮絲微卷,嗅得一絲焦糊之味。

只聽木焐言道:「水瓊幻不過是只膽寒的野狗,回來又當如何,當我木某怕了不成?楊小子乃我侄女婿,便是我木家之人,在我赤炎郡拿我木家之人,我看你是活得膩味了!」雙目精光暴射,那人身遭重創,連退數步,仰頭倒下,一口血霧噴出之時,被那高溫瞬時蒸發待盡。

水家餘人盡數膽寒,再不敢妄談此事,架起那受傷之人,連忙退出城主府,生怕走了晚些,便會小命不保。

木焐旋身,望著那楊稀伯,沉聲言道:「小子,老老實實在你岳父府上待著,我木焐若連你都保不住,這家主不當也罷!」

這話里話外透露著強大的自信,楊稀伯此刻只得言是,心中卻極是擔心兩位兄弟。

人群散去,卻有一人眺望那東北天際,久久不願離去,臉上儘是滿意。

誰也沒有注意,先前大戰正酣之時,此人卻一直沒正眼瞧過那頂空一眼,一杯接一杯地往肚中灌酒,若飲清水一般。

此人滿面通紅,頭頂亂髮稀稀朗朗,打隔之時還冒著酒氣,亦不知是誰放他進的府,如何來看,他亦更像個好酒的糟老頭子。

此人心中暗道:「這才幾年?你便成長至此番境地,這十八年的等待看來亦沒白費,兄弟,你的大仇很快便能得報,你在天有靈,好好看著吧!」

……

月冷清輝,怪石嶙峋,那暗影若張爪舞爪的怪獸,駭人無比。

一道巨型黑影低空掠過,於這參差石柱中穿梭,速度極快。

黑影背上立有一人,搖搖晃晃,倒頭栽進那亂石深谷之中。黑影仰頭低吼,月下尖角寒光逼人,只見其肉翼橫展,倒飛而下,朝那深谷中掠去。

男子躺在碎石之中,嘴角不斷吐出血來,不正是午時背心遭受重創的軒嘯嗎?

此地名為千石崖,軒嘯逃走之時,聞那風朝陽傳音,方才知曉有這麼一處地方,拚命朝這一地趕來。

大風吹來,貅螭落地,四腳狂奔,來到軒嘯身前,長舌伸出,將軒嘯舔得渾身濕透,見其沒有反應,便那獸頭輕蹭,仍沒知覺。

貅螭通曉人性,只差不會言語而已,此刻大急,圍著軒嘯打轉,低吼連連。

少許,貅螭那雙眼珠滴溜一轉,若想到什麼,突然衝天而起,振翅疾飛。

雲紗繞月,朦朦朧朧,不知過了多久而久,貅螭去而復返,嘴裡還銜著一隻肥碩小獸,將其扔在一旁。


貅螭盯著這早已氣絕身亡的小獸,左右蹦達,思索半天,俯首貼地,張口之時現得火星,瞬時竄出一口大火,將那小獸燒得油脂亂濺。


肉香四溢之時,軒嘯手指微動,欲睜眼,卻從未覺得睜眼是這般費力之事,用那沙啞的聲音言道,「跟你說過多少次,烤肉需用暗火,你這般燒法,豈能入口?」

貅螭大喜,竄至那軒嘯身旁,趴在地上,用那唇齒不斷輕蹭軒嘯那快散架的身軀。

軒嘯中了一掌,遭那元氣浸體,骨格寸碎不說,連經脈亦盡數斷裂,體內亂得一塌糊塗,若不是識海中那金樹之威,他已死了上百回。

軒嘯不曾後悔,殺那水遼長極是解氣,只是沒想到來人如此強悍,隔空一掌便叫他受了如此重的傷,算得他修行以來遇到的頭號猛人,比那公孫止更要強上一籌。

念及此處,突聞人聲冷冷言道:「你這小畜牲命還挺硬,若不是老子及時追來,還真叫你逃過一劫!」

軒嘯心中苦笑,看來這小命須得留在此處了。 鴉鳴鳥啼,似在為既將到來的殺戮奏哀悲號。

軒嘯吃力地將頭枕在一方石頭上,全身若碎裂一般,疼得頭昏眼花。

待他緩緩睜開眼來,借著小獸毛皮之上的微弱火光,方才看清來人模樣,只見其身著黑錦長袍,面色慘白,不見一絲血色,橫眉之下是一雙長而狹窄的細眼,那鷹勾鼻叫這人更顯陰狠之色,他便是那水家上任家主之兄,水瓊幻。

他將背上那無頭屍輕放在地面之上,亦不望軒嘯一眼,朝那無頭屍喃喃道:「侄兒看好了,我現在便將這小子碎屍。」

軒嘯想笑,到臉上之時便是撕裂一般的疼痛,冷冷言道:「老怪物,你侄子的狗頭都被老子給斬了,他拿什麼來看。要動手便快一些,老子若眨一下眼,便不是你爺爺!」

貅螭見主人有難,躬身戒備,呲牙咧嘴,喉中「呃……」地低吼,意在警告那水瓊幻。

軒嘯暗嘆,不枉他當初留這貅螭一命,這般護主叫軒嘯心中不忍,朝那貅螭言道:「你走吧,找處無人之地,過些快活的日子。」

貅螭那獸頭搖個不停,毫無離開之意,反是將那肉翼伸展,朝那緩緩行來的水瓊幻怒吼不斷,待那水瓊幻行得近了,貅螭張口便是一口大火噴出,將他緊緊包圍。

火光衝天,這亂石谷內照得通明。

雄雄大火之中,突現黑影,火焰「嗤嗤」作響,水汽騰升,不時便將這高溫烈焰給撲滅。

軒嘯衣衫濕透,不知是漢還是水,體內血液番涌,若被煮沸一般,心中暗道:看來只能用這招了。

水瓊幻冷哼一聲,喝道:「畜牲,這凡火豈能傷我,今日你這一人一畜哪兒也別想去,老夫不把你們剁成肉醬難泄我心中之恨。」

說話間,那貅螭前肢離地,雙翼拍扇,碎石成百上千朝水瓊幻怒射而去。

水瓊幻不閃不避任那碎石擊在周身那護體氣罩之上,毫髮無傷。

谷中飛沙走石,昏暗一片,貅螭屈身一躍,四爪如電,飛火漢星般朝那水瓊幻擊去,獸掌如鋼精鐵爪,觸及那護體氣罩之上,不得寸進,只見那黑芒閃爍,猛然一震,將那貅螭震得飛退,獸掌扣地,倒滑數丈,側身甩尾,若骨鞭一般直抽那水瓊幻的腰際。

豈料水瓊幻一把便將那長尾夾於腋下,旋身帶著那龐大獸體狂轉一圈之時,將其拋飛至數丈高空。

貅螭翻飛,雙翼舒展,巨型獸軀在那空上忽上忽下,暴怒不已,仰首一聲廝吼,口中頓現白芒。

不時,一團白芒光球便在其中中成型,躬身噴射,那光球若離弦之箭,破空呼嘯,拖著長長光束,如將天空撕裂一般,朝那水瓊幻所立之處怒砸而下。

頓時,山體崩塌,大地龜裂,若驚雷般傳出「隆隆」劇響。揚塵漫天而起,如雲霧繚繞。那劇響迴音在這山谷之間久久不散。

月下,貅螭拍翼懸空,那獸面之上出現疑惑的神情,不知水瓊幻死透沒有。

「你這畜牲著實叫人吃驚,今夜卻難逃一死。」一語驚得貅螭魂不附體,扭頭之時,只見那水瓊幻不知何時已立於他後背之上,一掌探出,倒伯而下。

「轟!」一地聲,白芒如潮,當空傾泄怒涌,擊在那貅螭背脊,後者若若電一般,悲鳴一聲,朝谷內那揚塵中砸落,天地再是一晃,山體滑坡,石柱倒塌。

誰能想這貅螭聖獸之體,連水瓊幻一招也擋不住。

那場塵之中,貅螭癱倒在地,獸口之中不斷溢出鮮血,喉中微微傳出低哼的吼叫,雙眼時開時合,眼見便要斷氣。

一人影緩緩走來,直到他眼前,此人一身鮮紅,如在血中浸泡一般,只見他屈身輕拂貅螭下頜,喃喃道:「你已經儘力了,接下來的便交給我吧!」

腹生黑洞,氣旋突起,將那貅螭整隻獸體緩緩吸入,直如那腹中翻雲珠之內,珠內元氣將貅螭緊裹,叫它沉沉睡去。


此人正是軒嘯,渾身散發妖異紅芒,雙眼血紅,嘴角斜翹,笑容森寒。周身勁風成旋,吹得亂髮紛飛,這樣貌看來,與瘋魔無異。

幸得貅螭拖延時間,軒嘯使出印在他心中那血煉**,短短數息之間,激發血脈之力,經脈瞬時修復,體內潛能如數暴發。

識海之中,血紅一片,連原先那金樹此刻亦是披上層血光霞衣,觀來詭異無比。

高空之上,那水瓊幻面生驚疑之色,看著那揚塵之中的血光,忖道,這感覺好生熟悉,旋地心中一緊,驚道:「血尊?」

驚詫之際,一團紅芒衝天而起,照那水瓊幻徑直狂飆,定眼一看原是他侄子那無頭屍體。

屍體隱乏血光,尚有一絲元氣之感,水瓊幻大怒,這屍體他接住,必遭暗算,不接的話只能任其爆體。

眨眼之間,水瓊幻終是做了決定,探手而出,剛一觸到那屍體之上,「嘣」地一聲,屍體瞬間化作一團肉泥四濺而開,叫人噁心作嘔。

那水瓊幻不及震怒,肉塵之後便是一道血芒氣刃朝他狠刺而來,原是軒嘯趁他不備之時,已然殺至。

水瓊幻必竟是成名多時的老怪,仙元之境,二指直劈那劍刃,將其一掃,旋身上移,巨山瞬時壓頂襲來,叫他身形一滯,紅芒劍刃橫斬而至,刃罩相交,氣勁爆響,叫那水瓊幻側肋受創,滾出十數丈外,雖未受傷,卻讓他極是狼狽。

而軒嘯那手掌已是虎口開裂,鮮血未乃湧出,便已結殼生痂。

水瓊幻雙掌后壓,黑芒暴閃,立身而起,遙遙望著軒嘯,狂笑不止,喝道:「好!不想離開天元一界多年,竟出了你這等奇才,讓我頓感殺了你,必是人生一大快事!」

話喝如此話,心中卻早已炸開了鍋,此子怎會血煉一族之秘術,這感覺與當年血尊無異,難不成是血尊的後人?心中千絲萬縷,當下再不敢小視軒嘯,正色以待。



韓柯娜閃電一樣衝了過來,朝着雙子座的咽喉部位狠狠刺了過來。韓柯娜有單掌開磚的硬功,想把雙子座的喉嚨徹底擊碎。

Previous article

可惜,九九金丹的仙藥太難湊齊了,要是能夠湊齊九九金丹的仙材,他就能夠培養出幾名金仙境強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