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冷毅冷然一笑,將劍一橫,驟然凝聚體內聖光,一股強大的聖光急速注入劍鋒。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忽聽他怒吼道一聲:“聚光成點!爆!”

剎時,擂臺上一道紅光驟然閃過,緊接着“蓬”地一聲巨響,一股強大的氣旋波將擂臺震得木屑飛揚。

冷毅和程青汗同時被氣旋波震飛了去。“突”“突”兩聲,兩人朝不同的方向倒了下去。鮮血四濺。

冷毅吐出一口鮮血,身子一軟倒了下去。目光仍冷冷地盯着擂臺上的對手。

而程青汗則倒在地上,兩腿不停地抽搐,兩眼翻白,恨恨地瞪着冷毅,滿臉的不甘。胸口插着一把飛刀,深深地扎插入了他的心臟,傷口正沽沽地流淌着鮮血。

誰也沒有想到冷毅會在最後一擊之際,竟然還能發射出柳葉飛鏢,而就這是一鏢要了比他高出了三個等級的對手的命。

“兒子!”忽地一道人影疾速從臺下飛掠而上。

南疆郡王程武寧收了身後的羽翼落在了擂臺上,俯身抱起了程青汗,落下了兩行老淚。

“青汗!青汗!我的兒啊!”程武寧不停地呼喚着兒子的名字,然而,空氣中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喊聲,再也沒有迴應。

“小毅!”擂臺的另一面,則是雲蕭蕭抱起了冷毅正哭得淚人似的。

臺下一片寂靜,這是一場非場慘烈的決鬥。精彩絕倫,結果卻是非常的悽慘。

“畜生!還我兒命來!”忽見程武寧猛然提起體內聖光,向前推出一掌,只見一道紅芒閃耀,無數的巨石朝冷毅飛滾而來。

這位中年喪子的父親,已然忘了自己的身份,竟對身受重傷的冷毅重下殺手。

“住手!”忽見,半空中一道黃芒閃過,一團極其強悍的冰氣朝擂臺上噴涌而至,立即在擂臺上形成一面面結實的冰牆,一道,兩道,三道,眨眼間便結了三道冰牆,將程武寧的滾石擋在了外邊。

緊接着一位黑袍人,落了下來,不停地掐動着指訣。 與此同時雲天海也身形一晃,展開羽翼朝擂臺上飛去。

程武寧見自己的土系魔法被擋,出現在眼前的又是一名三級聖光大宗師,立即收了攻勢,不禁心頭一動,喝問道:“你爲何要擋我?”

黑袍人不卑不亢道地用手一指護在冷毅身前的雲蕭蕭:“我不能讓你傷了我們學院的導師。”

程武寧雙目一聚:“哦!想必閣下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導師坎佈雷特了?”

“正是!”坎佈雷特朝程武寧點頭答道。

這時雲天海也落了下來,滿臉憤怒地喝道:“程郡王你什麼意思?”儘管他不想爲了冷毅和勢大權大的南郡王鬧翻,但方纔情形已是十分危急,若不是坎布特雷出手,恐怕連自己的寶貝女兒都要喪生於他的滾石下了。

程武寧冷冷地答道:“雲天海不要以爲你護着這小子,我就不敢動他,今天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這小子活着走下擂臺。”

雲天海一咬牙,冷冷一笑,答道:“哼!大賽自有大賽的規則,論不到你我來操心!”

程武寧一聽,體內怒氣再次涌動,只見他圓眼一瞪,再次提起體內赤紅的聖光,立即在體表兩米範圍內形成一道如同玻璃罩一般的防護罩。

雲天海眉頭一皺,也毫不示弱地,提起體內聖光,先在周身範圍內結了一道一丈來高的氣光環。

兩人劍拔弩張,只需一觸即發。

“住手!”擂臺下傳來皇后不怒自威,宛若仙子般的聲音。

可兩人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

“程武寧!雲天海!難道你們想反了不成,連本娘娘的話也不聽了?”皇后娘娘杏眼一瞪,滿臉怒容地喝道。

兩人同時朝擂臺下望了一眼,這才收了體內聖光。

“這裏是少年武林大會,豈是你們胡鬧的地方,還不快滾下去。”皇后娘娘喝令道。

“是!末將知錯。”雲天海朝皇后娘娘行了個禮便下了擂臺去。

坎佈雷特也學着雲天海的樣子朝皇后娘娘行了個禮,下了擂臺。

這時,冷毅已被雲蕭蕭扶下了擂臺。

程武寧卻愣在擂臺上,一動不動。

“南疆郡王!難道還要本娘娘請你嗎?”皇后娘娘冷冷道。

“不敢!我只想要回一個公道!”南疆郡王的勢力,就算連國龍都有幾分忌憚,皇后自然不敢過於指責他。

皇后娘娘微微一怔,沉默了數秒,緩緩地安慰道:“程郡王!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少年武林大會乃龍國一大盛事。擂臺上自有擂臺上的規矩。你還是下去吧!本娘娘也不想再追究此事。”

程武寧仰天一聲苦笑,愣了數秒,朝皇后娘娘行了個大禮:“遵命!”轉身到擂臺的一端抱起了兒子的屍體面無表情地下了擂臺。

滿臉淚痕地朝場外走去,後面一隊人馬立即跟了上去。場內圍觀的人們立即朝兩邊散開,給這位滿臉悲苦的男子讓開了一條道路。大人們連忙扯住了自己的孩子,生怕一不小心觸怒了眼前這人,怕連命都沒了。

主持人望了望裁判,又朝皇后娘娘的位置望去,聲音有些顫抖道:“大會到此已結束,報名參賽的人員,除棄權的外已比賽完畢。請皇后娘娘指示。”

皇后娘娘長嘆一口氣,吩咐道:“按大賽規程頒獎吧!”

“是!”主持人朝皇后娘娘鞠了一躬,轉身扯開嗓子叫道:“下面進行頒獎儀式,有請我們美麗的公主。”

在兩名司儀和兩名帶刀護衛的護送下,龍國公主邁着輕盈的步子走上了擂臺。由於冷毅受了重傷,不能親自參與頒獎典禮,由雲天海代領。

龍雲公主從司儀的手中接過了一隻玉匣子,只見她輕輕地開啓了玉匣。忽見一道金光閃耀,一顆蛋黃大小的碧珠熠熠生輝。

雲天海接過了玉匣,心中不由得升騰起一陣莫名的欣慰。畢竟這一次冷毅代表的是雲家軍參賽。笑容自溢於臉上。

“恭喜雲將軍!”龍國公主朝雲天海宛爾一笑,笑容中卻有些勉強。她本想親眼目睹一下那位敢於挑戰比自己高出三個等級的少年。


豈料,冷毅受了重傷,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謝謝!全託國王和公主的福。”雲天海笑着答道。

“希望雲將軍能爲國家多培養一些像冷毅這樣的人才。我代表父王謝謝你!”龍國公主說着向雲天海點了點頭。

“這是末將應該做的。”雲天海深深地朝龍國公主躹了一躬,心中卻是百般滋味。畢竟這次把南疆郡王得罪了,以後還不知會有多大的麻煩再等着他呢!

不過,向來硬朗的他,很快便將這種不快棄之腦後。他在心裏輕輕地嘆了聲:該來的遲早要來,既然無法躲避,那就迎面直上吧!

龍國公主和雲天海一番客氣地寒暄後,又爲本次大賽的亞軍和季軍頒了獎。正是孟溪雅和木由美子。

木由美子經過一番調理後,已能勉強走路,不過臉色卻是非常的難看,儘管如此,她還是代表月魔島參加了頒獎典禮。

由於程青汗當場擊斃,孟溪雅則順理成章地成了本次武林大會的第二名。她受的傷不是太重,親自上臺領取了獎品。

聖城學院的校長見是如此結果,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但見孟溪雅滿心歡喜的樣子,心中的不快也漸漸散去。畢竟這次比賽太意外了,誰也沒有想到最終會是一名七級聖光武師贏得了大賽的冠軍。這可是歷年來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放在往年,七級聖光武師的水平,也就勉強夠資格參賽而已,大部分都是來當炮灰的。比賽結束後,校長朝身旁的坎佈雷特望了一眼,問道:“坎佈雷特教授!您對本次大賽有何看法?”

坎佈雷特教授笑着答道:“校長!這個結果其實我早就料到了。我一直強調等級不是最重要的,實力更重要。不是嗎?”

校長右手一摸滿頭的銀髮,憤憤不平地答道:“誰說等級不重要?”他想解釋點什麼,然而坎佈雷特教授只是向他攤了攤雙手,笑道:“就當我沒說。”

“你!”向來自負的校長氣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氣呼呼地離開了賽場。

聖城,雲府。

雲蕭蕭和雲天海關切地坐在病牀邊,等候大夫的診斷。


一名白鬚老者摸了摸冷毅的經脈,又翻了翻他的眼睛,嘆了口氣道:“這位少年傷及內臟,經脈嚴重受損,就算用修復聖水也需要七七四十九日,而此時這位少年的靈魂即將出竅,恐怕……”

白鬚老者望了雲天海一眼,沒有繼續說下去。

“恐怕怎樣?老先生但說無妨。”

白鬚老者一捋鬍鬚長嘆一聲:“恐怕沒救了。除非,能夠奇蹟出現。”

“老先生可有辦法相救!”雲天海急切地追問道。

“可是可以,只不過……”說到此處白鬚老者停了下來。忽然好奇地問道:“你們可是這位少年的親人?”

雲天海搖了搖頭。

“那你們可以找到他的至親之人?”

雲天海仍舊搖了搖頭。

“唉!那老夫也無能爲力了。”白鬚老者失望地長嘆一聲,收拾起包袱準備走人。

“大夫!您就救救他吧!”雲蕭蕭哽咽着跪了下去。白鬚老者一陣慌亂,連忙將雲蕭蕭扶了起來。

“雲小姐!不是我不救他,而是我也沒有辦法啊!”

“大夫!你要如何才能救得了他?”雲蕭蕭心急如焚地問道。

“若這少年的至親之人在身旁,我倒有一個辦法可試。”白鬚老者望了望雲天海和雲蕭蕭又搖了搖頭:“算了!這恐怕是天意啊!”

“大夫!不管如何,你且把你的辦法講來聽聽。”雲天海淡淡地說道。

“老夫年少時也曾學過一些巫師,祖師爺曾授過一道‘血令追魂大法’可喚回垂死者的亡靈,保住元神七七四十九日不散。只是這門大法,乃至陰之功,必須取傷者至親之人的精血,唯有心靈相通者才通將之喚醒。”

白鬚長者,邊說邊搖頭嘆息:“可是你們都非他的至親之人,一時半刻又找不着他的至親之人,若在十二個時辰之內不能取來三碗至親之人的血,這少年的靈魂便會出竅,到時就算有神丹妙藥也不能相救啊!”

“大夫!你就試試我的血吧!我和小毅算是情同手足了。”雲蕭蕭不知何時已取出一把匕首,從桌上取了一隻茶杯,一刀劃下去,頓時血流如注,滴落在杯中。

“蕭蕭!”雲天海喉頭一動,準備制止她。然而,白鬚老者卻伸手攔住了他。

“雲小姐!就衝你這份豪情,老夫搏命一試。”說罷,袖袍一抖,憑空在掌出多出了三隻酒杯一般大小的細碗。

白鬚長者用碗接了三碗鮮血,對着雲蕭蕭的傷口道了聲:“封!”

雲蕭蕭的傷口便立即止住了。又見他在掌中抹了些藥粉,往雲蕭蕭手腕處的傷口一抹,那細白的手腕便如白玉一般,在傷口處結了一道極細的疤痕。

白鬚老者接過三碗鮮血後,立即又從袖袍中抖出一三支香,兩根蠟燭,一隻鼎爐。只見他點燃香燭,對着鼎爐拜了三拜。口中唸唸有詞,忽見他手指一揮,從掌中燒起一道紙符,落在了三隻盛滿鮮血的細碗當中。

頓時,三隻碗燃起了熊熊的火焰。白鬚老者猛然一個轉身,雙腿盤膝而坐,掐着指訣,不停地變幻着手印,閉目念起口訣來。儼然一個抓鬼的道士。碗中鮮血“噼啪”作聲,升騰起一道道青煙,甚是恐怖。 一刻鐘過去,三盞血碗中的烈火越燒越旺。驟然間,“噼啪”一聲,忽見一道白影閃過,一道宛若皮影人的灰色影子,從燈盞中幻然而出,飄飄然,飛入冷毅的肉身。

緊接着另一隻血碗火光一抖,又一道極細的人影飄然而出,以極其快疾的速度鑽入了冷毅的肉身。

就在雲蕭蕭和雲天海驚訝之際,忽見火光一閃,又有一道人影從血碗的火焰中閃出。剎時,金光一晃,七個圓點,緊隨人影跳出了火焰,躍入了冷毅的肉身。

那白鬚老者手印一變,隔空對着病牀上的冷毅,道了聲:“定!住!”

忽見冷毅身子一晃,猛然將頭偏了過來,從嘴中噴出一口黑血,一陣劇烈的咳嗽後,又倒了下去。

“小毅!”雲蕭蕭急切地喊道。

白鬚老者用手一擋,示意她退回去。雲蕭蕭這才坐了下來,焦急地觀望着。

此時,那白鬚老者的額頭上已滲出了豆大的汗珠,手中的指訣變化得更快了,腳下如飛一般踏着步子。

忽見一道白光閃過,白鬚老者在冷毅堂印穴上用手掌輕輕一撫,道了聲:“住!”才緩緩地長吁出一口氣,做了個收功的姿勢。


片刻後,望見冷毅原本蒼白的臉色緩緩變得紅潤起來,這才露出了笑臉,朝雲天海作揖道:“此人真乃命大福大,魂魄被幾乎震出體外,竟然還能醒轉過來,實在是奇蹟啊!”

白鬚老者頓了頓,轉身又對雲蕭蕭說:“雲小姐真是菩薩心腸啊!失了這麼多血,恐怕要調養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呢!”

說着,白鬚老者已從懷中摸出了兩隻玉瓶,一隻墨綠色,一隻白玉色。他將先把墨綠色的瓶子遞到了雲蕭蕭手中,叮囑道:“雲小姐!這瓶中共有八顆復血丹,你只需每日服下一顆,一週後便可愎恢身體血氣。”

轉身,他又把另一隻玉白色的瓶子交給了雲天海叮囑道:“雲將軍!這是修復聖水,需給病人服七七四十九天,冷公子便可完全恢復傷勢。”

雲天海接過了玉瓶,躬身對白鬚老者道了聲:“謝謝神醫!敢問神醫尊姓大名?”

白鬚老者淡然一笑:“在下不過一名江湖郎中而已,不足掛齒。”說罷,白鬚老者走到了冷毅身旁,朝他望了又望,長嘆一聲:“孽債啊!實在是孽債!”

此時,冷毅已悠悠醒轉過來,他隱隱能夠聽見老者的聲音。他微微睜開了眼睛,卻見老者朝他一笑,便轉身離開了。


田震蒼看了秦石几眼,嘴唇微微顫抖了一陣道:「我和雨霖有兩個女兒,這事情我們一直對世人保密。拓跋烈若是將這事情公之於眾,雨霖便做人不得。而且我兩個女兒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他若拿她們要挾我,我沒有一點辦法。」

Previous article

韓柯娜閃電一樣衝了過來,朝着雙子座的咽喉部位狠狠刺了過來。韓柯娜有單掌開磚的硬功,想把雙子座的喉嚨徹底擊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