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田震蒼看了秦石几眼,嘴唇微微顫抖了一陣道:「我和雨霖有兩個女兒,這事情我們一直對世人保密。拓跋烈若是將這事情公之於眾,雨霖便做人不得。而且我兩個女兒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他若拿她們要挾我,我沒有一點辦法。」

「女兒?」秦石心裡一驚,「這田震蒼姓田,難道兩個女兒就是……」他不敢想,這是巧合還是真相,自己沒問,義父也沒回答。

此刻秦石心中一陣翻江倒海,本以為這武皇神出鬼沒似乎也不關心自己的事情,沒想到他都是瞭然在胸。如今風自揚上次用過的那玉佩一定是被他捏在手上,而自己就算擁有三塊也根本沒有用處,自己實力不如他,就算將這玉佩碎片收集齊了,也不過是給他人作了嫁衣。

若不是今天義父提醒,只怕自己找上滄海宗之時,就是自己丟失玉佩,甚至丟了性命之日。

但是有一件事,秦石依舊想不通。就是拓跋烈處心積慮想要秦家傳承,究竟這秦家傳承有什麼能讓他花這麼多力氣,花這麼多的時間,甚至願意等那麼多年來完成這個願望。

想到這裡,秦石急忙詢問。

田震蒼道:「這是秦家的東西,你爹也是無意之中才發現的秘密,甚至連你爺爺都不曾知道。」

「什麼秘密?」秦石問道。

「秦家傳承向來聞名於世,能提升根骨質量,但是這些只是傳說,卻不能盡信。」田震蒼說道:「但是有一天,你爹爹無意之中在秦家古籍之中找到了一個秘密,是關於秦家傳承的。」

秦石心裡一陣緊張,急忙豎起耳朵繼續聽道。

「這秘密的厲害程度遠遠超過了你的想象,若是你得到真正的傳承,一路尋找下去,甚至有可能找到傳說中的那東西。」

「什麼東西?」

「這東西太過詭異,我也不能完全給你解釋,但是這東西關係到九聖的秘密,絕對是至高無上的。」

「九聖!」

秦石心中轟的一動,那可是完全超越上天域的存在。九聖,自古以來就只有九個,不多不少,這異界叫做九聖大陸就是因為這塊區域本就是九聖共同創造,九聖隕落才會有新的九聖繼任。在九聖大陸,若是能成為九聖之一,那才是真正的至高無上。

原來秦家傳承竟然是和九聖有關,怪不得這拓跋烈處心積慮花了那麼多年的時間也要將他拿到手。

田震蒼繼續說道:「你爹發現這個秘密之後便將他告訴了自己一個好友,誰知道這好友竟然去向拓跋烈告密,拓跋烈頓起貪婪之心,這才抓走了你的爹娘,讓他們白白受了這麼多年牢獄之災。」

秦石雙拳緊捏,關節都變得發白起來,「爹爹的好友是誰,求衣服告知。」

田震蒼苦笑道:「這人你也認識,正是那風家二當家,風靈子。」

「什麼……」秦石一臉驚訝,心中對於那風靈子的恨意更是滿滿的爆棚。自己爹爹一片好心將秦家傳承的秘密告知給他,沒想到他竟然為了一己私慾將自己爹爹出賣。

「風靈子,我要你死。」秦石紅了雙眼。卻聽這田震蒼笑道:「只可惜拓跋烈這老匹夫野心大腦子卻不好使,我聽你爹娘說這秦家傳承必須是秦家的廢品根骨才能接受,外人卻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得到。你爹和他說了無數次,可他卻依舊覺得自己有資格得到那秦家傳承,真是好笑。」

秦家的廢品根骨,那不就是自己么,難道自己真的有資格得到九聖的傳承,這想想就會無比的激動。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秦石問道。

田震蒼微微思索后說道:「很簡單,找上滄海宗,殺了拓跋烈,一切一了百了。」

「殺了拓跋烈?」秦石大驚失色,對方可是月海期的武者,豈是說殺就殺的。

田震蒼笑道:「放心吧,我一早就有計劃,明天一早,我們就動手,救下你爹娘之後就朝著那滄海宗而去。」

「好!」秦石大喜,急忙湊上前去聽那田震蒼的計劃,心中暗自盤算起來。 翌日一早,秦石與田震蒼一起朝著風家家主風翔住處而去,風翔正好出門,卻和秦石迎面遇上。

「秦小兄弟,你想通了。」風翔見到秦石上前頓時大喜。

秦石笑道:「不錯,不過要先給我地星丹,而且你進去找那個人的時候我想跟著你去。」

風翔眼珠一轉道:「地星丹一點問題都沒有。」他邊說邊返身回屋,拿出來一大包的丹藥對著秦石遞了過去,隨後說道:「但是這地靈珠我們是交給武皇,人也是由他去見。」

秦石微微笑道:「這樣啊,那我親自給武皇吧,省的你們中途轉手了。」

風翔頓時一臉為難,表情也變的局促起來。

秦石頓時哈哈大笑,惹的那風翔十分尷尬。

「風家主,我與你開玩笑呢。東西我埋在後山的某個地方,我現在於你取來。」秦石作勢要走。

風翔一想不對,急忙上前拉住秦石,「秦小兄弟,我與你一道去吧,省的一會兒被旁人佔了先機。」

他急忙走在了秦石身旁,還有一句沒一句的刻意找他攀談起來。只是秦石也不怎麼想理,應付似的隨意說了幾句。

二人來到了後山區域,秦石一路朝上走去,邊走邊時常顧盼,好似真的在尋找什麼東西一樣。


「耐心點,慢慢找,最重要是記起來到底埋在何處?」風翔十分耐心。當然,若是秦石真的想不起來埋在什麼地方,他肯定會出手,第一時間殺了秦石,然後將這座山翻過來,也要找到這埋在土裡的土靈珠。

「想起來了,就再洞口那顆大樹底下。」秦石急忙朝著那洞口走去,風翔緊緊跟在後面。

走到洞口,秦石看到四下無人,便隨便找了棵樹作勢挖了幾下。

「找到了嗎?對不對?」風翔催促著,秦石卻愛理不理,自顧自不停動作。秦石越挖越深,也越來越起勁,惹的這風翔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秦石手上。


這秦石今天是一定要死,只要土靈珠一露面自己就要殺了他。風翔甚至已經將真氣凝聚在手臂區域,能夠最快的速度將它提起來,運成功法。

正在秦石努力挖掘,風翔聚精會神看著的同事,風翔的背後猛的探出一隻手。一團若有若無的氣勁忽然揚起,卻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那一剎那猛的攀住了風翔的肩膀。

風翔大驚,這無端端的一隻手忽然伸來,如同半天見鬼一般,饒是他星河期後期的武者十分強力,依舊嚇的雙腿一軟。

「喝!」風翔大吼一聲,他猛的轉身,手中氣勁就要朝著身後那人發出去。

「倒下。」那人聲音低沉,只是這一聲落下,那手掌頓時猶如化作一塊巨石,頓時朝著那風翔壓去,壓的他雙腿跪在地上。

「嘭。」

腳下泥土頓時一個深坑,大片的塵土隨風飄揚,朝著天上吹了起來。風翔抬頭一看,眼前一個疤臉的陌生男子,看似年輕,可是身上那股子氣勢卻是實力非凡。

「你是什麼人,古加隆帝國可沒那麼年輕的高手。」風翔咬著牙,冷冷說道。

「我?」那人冷冷哼道:「我不就是你想要找的那人,你和拓跋烈不是處心積慮就想找我嗎?如今我就站在你面前了,來吧。」

「你……你是田……田……」風翔頓時臉色大變,身體也哆哆嗦嗦起來。

男子一把扯下面罩,果真是那田震蒼的模樣,「風翔,幾年不見了?當年狗一般的人,如今竟然是帝都第一家族的族長了?」

風翔又仔細看了兩遍那田震蒼的樣子,卻是完全的信了。

「田……田大哥,你,出來了?」那風翔一直是高高在上的模樣,就算是笑,也是給人一種老狐狸的感覺,但是如今在田震蒼的面前,卻似乎完全的失去了他往日的那些氣勢。

秦石笑著起身,走到田震蒼的身旁,冷眼看著風翔。直到這時風翔才終於明白這前因後果,自己聰明一世,卻被一個嘴上沒毛的年輕人擺了一道。

「風翔,機關在什麼地方。」秦石冷冷問道。

「機關,什麼機關。」風翔裝傻道。

秦石心裡一急,還要再問,卻忽然聽到「喀嚓」一聲,隨後便是那風翔一聲慘叫。只見那落在他右肩上的那隻蒼老的手,此刻只是微微用勁,這肩膀卻如同橡皮泥一般別捏出一個形狀來;而五根手指,卻已經陷進在了風翔的整個肩膀裡頭。

「下一次,整條胳膊。」田震蒼說的陰冷,似絕不會留情面,讓那風翔一臉的絕望。

「快說,機關在什麼地方。」秦石喝道。


風翔吃痛,用力吸了好幾口的涼氣。他的實力在星河期的八層,在帝都絕對是數一數二的高手,可是如今在這田震蒼身旁,卻如同一個孩童一般完全沒有一點反抗的餘地。


「我說,我說。」他總敗下陣來,表情猶如一隻斗敗的公雞。

秦石凝聚出土靈珠交到了田震蒼手上,二人跟在那風翔身後,慢悠悠順著山路尋找過去。走了一段,卻不知道終點究竟在何處,這風翔分明是帶著二人兜圈子,想找機會趁勢溜了。

「給你一百步的時間,若找不到,死。」田震蒼聲音沙啞,只是這風翔一聽卻是一陣顫抖。

「就在前頭,就在前頭。」他急忙說道。這話果然管用,沒走多遠,那風翔便找到一顆大樹,在樹榦裡頭掏了幾下。

不遠處發出「轟轟」聲響,一塊大石忽然從中裂開,露出裡頭一條暗道來。這機關做的實在太過逼真,若是不留意根本不會知道這塊石頭裡面居然內有乾坤,秦石只感嘆這機關學的厲害,居然能做到以假亂真的程度。

二人隨著那風翔悄然走進這暗道裡頭,前面一團白光微微亮著,這感覺如同那天看到土靈珠時一樣,眼前發著白光的物體應該就是冰靈珠無疑。

「石兒,去取下那冰靈珠來。」田震蒼右手並沒離開風翔肩膀。這冰靈珠正是封印著那寒冷洞穴的東西,此刻秦石接過土靈珠,將土靈珠的力量運到極致。

「放心吧,你手頭有土靈珠,這東西輕易就能破解。」田震蒼說道。

秦石這下放心了許多,大膽走向那冰靈珠的旁邊,伸手一探,卻聽到四周好似玻璃碎裂一般的聲音,「叮!」

那層刺目的白光忽然消散,只剩下那白色寶珠還安靜躺在那裡。只是上頭的光芒已經十分的內斂,也十分的安分。

秦石拿起這冰靈珠捧在手上,一股子冰涼頓時朝著自己心坎里去。

「冰靈珠是上佳的療傷寶物,帶在身上,平日里倒也有些用處,石兒你就留著吧。」田震蒼道。

「田大哥,你既然都出來了,還非要破壞這封印做什麼,要知道這東西一破壞,那武皇肯定知道你已經出來了,到時候……」

「閉嘴。」田震蒼用力一喝,想了想之後便對著秦石說道,「石兒,過來義父這裡,義父送你一件禮物。」

「禮物?」秦石不解,朝著田震蒼走去,卻忽然見他伸手一拽,拉住了自己右手。

「義父,您這是。」

「不要說話,用冰靈珠壓抑自己胸口氣息。」田震蒼喝了一句,身體忽然開始發力。

風翔一見這情勢,兩眼頓時瞪大如銅鈴,「田大哥,不要……不要……」他呼喊起來,,臉上一片絕望。

「當年你出賣我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今天的結果。」田震蒼這話讓風翔頓時覺得大勢已去,他做夢都想不到就在半個時辰之前自己還是威風凜凜的風家家主,眨眼間卻變成了對方手中任意搓圓捏扁的麵粉團,誰知自己的生命,可能就要在這裡終結。

「轟。」

田震蒼提起真氣,風翔體內一股子精元頓時朝著他的手臂而去,通過田震蒼的身體,朝著秦石的經絡裡頭灌去。

秦石頓時覺得身體一顫,一股子十分精純的力量朝著自己身體裡頭而來,而自己全身的經絡都是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義父,這是怎麼回事?」秦石只看到那風翔顫抖了一陣便一動不動,臉上的神采正在慢慢消失,體內的生氣也在不斷流失。

「田……大哥,饒命……」他說的極為困難,顯然若是這般姿態再過一會,風翔必死無疑。

秦石大驚,這分明就是吸收他人的功法給自己使用,怪不得義父剛才說送份禮物給自己。這功法和之前自己使用的吞天狼王的吞天功法類似,但是直接吸取精元的好處卻是不用自己轉化直接就能變成自己的力量。

如今秦石只感覺自己體內的武道實力正在飛速提升,那感覺十分的神奇,心中卻非常不是滋味。自己許久沒用使用吞天功法,總覺得這功法過於陰毒,自從慕容幽幽提醒自己少用之後,自己很少用這功法對敵,只是在武塔的時候吸收周圍的靈氣霧。

如今這風翔雖然該死,但是秦石卻始終覺得心裡不舒服,便急忙掙脫了義父的手,那傳輸之中的精元因為沒了下家也頓時中斷。 「啪。」

風翔倒在地上,大口喘息起來。

「石兒,怎麼了?為何好好的鬆手?」田震蒼疑惑問道。

秦石低頭道:「如今之計,先救出爹娘,而且他已成廢人,留他一命或許有用。」他不願意用這種功法殺人,就算要殺也想用較為公平的方法來殺。

田震蒼瞥了一眼地上爛泥一般的風翔,冷冷的哼了一句,「今日我石兒為你求情,暫且饒你狗命,你若想要去找那拓跋烈告密便儘管去,後果自己負責。

說完這話,他便領著秦石出了暗道。二人一路朝著那洞穴方向走去,來到洞穴門口,田震蒼卻停住了腳步。

「石兒,你自己去救爹娘。」田震蒼道。

秦石急忙問道:「義父是不是因為剛才的事情生石兒的氣了?」

田震蒼笑道:「我像是這麼小氣的人嗎?況且你宅心仁厚也算是件好事。」

秦石苦笑道:「我可不算仁厚,我這人睚眥必報的。」

田震蒼笑了幾聲,便有些著急說道:「好了,我還有要事要馬上去一趟別處。」田震蒼道。

秦石也十分知趣,如今自己義父幫了自己大忙,找到了機關所在,也算是兌現了諾言。「義父放心前去,石兒這就進去找爹娘。」

田震蒼點頭道:「半個月之後,你我滄海宗山腳見。」



如同一個小隕石撞擊下來一般,塵土翻滾。地皮掀起,一排排的樹木如同割倒的麥子一般,唰唰唰的倒下一大片。

Previous article

冷毅冷然一笑,將劍一橫,驟然凝聚體內聖光,一股強大的聖光急速注入劍鋒。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忽聽他怒吼道一聲:“聚光成點!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