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以後呢,你就千萬要注意安全,還有你的手機和原來一樣,24小時保持暢通,我叫你出來的時候你一定要出來,除不可抗力因素以外不可以有任何的藉口。”她依舊是那樣霸道,但又讓人難以拒絕。

我看着她那淘氣的樣兒,笑了笑,點頭道:“行,我答應你。”

得到我的回答後她笑着把眼睛眯成了一條縫,然後伸出食指在我的鼻尖上的輕輕的碰了一下,本以爲她淘氣的她又有什麼鬼點子,結果卻說道:“我已經蓋章了,這份合同沒有我的允許不可以銷燬。”

“這……”


“你不可以有任何想法!”

我再一次無語,我算她什麼呀!她幹嘛要對我這樣呀!實在想不通她怎麼就盯上我這一個窮小子了。

喝了酒米小艾沒有選擇開車,打了個電話後便對我說:“大叔,我們坐計程車吧!”

我點點頭向四周的道路張望着,這郊區連一輛計程車也難得有,所以我們不得不靠走,去有計程車的地方。

這一路上街燈下米小艾的身影就是一個快樂的精靈,都已是凌晨時分也不知道她哪來的這些活力,簡直和一個十來歲的孩子沒什麼區別,我倒是挺享受現在這個時刻的,她總會讓我拋掉心中所有的惆悵。

“小艾,你慢一點,小心磕着了。”我在後面提醒,米小艾就一直在我的前面歡快的一蹦一跳着。

突然她停下動作跑到我的身邊,很好奇的問道:“大叔我問你啊,我姐姐平時在公司是怎樣一個人?”

“她呀!她平時在家裏是怎樣的?”雖然說我並沒有和米藍有太多的接觸,但是就上次宣傳活動那一次我就可以看出來,米藍簡直和米小艾的性格天差地距那麼遙遠。

米小艾撇撇嘴說道:“姐姐平時在家裏很少說話,一下班就進書房做她的事,有時候很晚才睡覺。”

“看來你姐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工作狂,我只見過你姐兩次,和她站在一起都能感覺到後背一股涼氣,就連說話都帶着冰氣一樣,我從來沒見過她笑。”我這麼說米小艾也許能理解,我都不明白這丫頭在她姐姐身邊是怎麼過的,還真不敢想象她在米藍面前撒嬌會有什麼反應。

“你不知道,我姐以前不是這樣子,以後我把她以前的舊照片給你看,其實我姐這個人真的很完美,她以前有過一次戀愛,可是後來就沒消息了。”

“然後你姐就變成這樣了?”我接過話問道,這也太戲劇性了吧,晚上八點檔的狗血偶像劇都這麼演的。

“算是吧,但也不全是,告訴你一個祕密吧!我姐還沒到現在這個公司上班以前可是飛國際航班的空姐,以前好多人追她。後來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就去現在的公司上班了,然後她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

“啊!?”沒想到呀!沒想到,沒想到咱米大副總還有這麼一段經歷,還真不敢想象米藍穿着空姐的制服說着客套的話是什麼樣子。

米小艾把食指放在嘴脣前小聲的說道:“你不可以告訴別人哦,不然我姐姐會生氣的。”

“當然,我肯定不會的。”廢話,傻子纔出去亂說,傻子都知道米藍的脾氣,這事要讓她知道了,非得宰了我。

看來米小艾是真的拿我當知心朋友了,居然這麼祕密的話也敢給我說,不過這麼一說我算更是對米藍刮目相看了,可以說這個女人絕對不簡單。

繼續走了一段距離後就有計程車來了,攔了一輛把米小艾送回城南別墅區後我就獨自回家了。總的來說我的27歲生日這天收穫不小,或許我應該在潛移默化中慢慢的忘記某個人。 渾渾噩噩如夢一般的生活終於結束了,次日我很早便來到了公司,很快將心思全心投入到工作中,我也有些日子沒這麼瘋狂的工作了。

工作到忘我的境界,中飯都忘記了吃,也許是老天眷顧我,吃中飯的間隙,公司所有人都去餐廳後唯獨吳磊和呂晨晨還在隔壁辦公室裏竊竊私語。


意識再一次讓我靠近了隔壁辦公室的房門前,貼耳傾聽,吳磊正在說關於coco的事,我更加感興趣,找了個能隱蔽自己的地方繼續聽了起來。

呂晨晨說:“吳總這次coco企劃案我已經安排好了,多久可以開始實施。”

接着就是吳磊的聲音:“不忙,coco的陳總已經將專櫃的所有權轉給我了,還記得上次李洋那小子提的那個創意銷售模式,我已經接到coco公司的通知可以實行銷售改革的通知了,只不過最近商場裏出的那堆爛事我得想辦法推給那小子。”

聽到這兒,我肺都快氣炸了,我怎麼有點聽不明白,怎麼就成了局外人,局外人不說,偏偏我的創意怎麼就成了他吳磊的創意,頓時有些窩火,真不明白這吳磊想幹什麼。

又繼續偷聽他們的對話,呂晨晨說:“吳總您說的是商場VIP客戶資料泄漏的事吧!”

我心裏一緊,樂克商場華北地區的VIP客戶資料都是我在負責,可怎麼就泄漏了,這可不是小事呀!嚴重的能去監獄蹲一輩子。

我一時慌張起來,手心也不斷冒汗,突然明白方婷和我說的話“商場如同戰場!”

隨後便又聽見吳磊的聲音:“現在公司高管正在調查泄漏事件的嫌疑人,雖然這些VIP客戶都是李洋那小子在負責,可前段時間他出車禍沒來公司,高管們肯定會拿我說事。”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我心裏一直碎碎念,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本以爲自己安安心心踏踏實實工作就好了,怎麼也沒想到會捲入到一場商戰中。

辦公室裏安靜了幾秒後,呂晨晨說道:“欸,吳總我這兒倒是有個辦法,我們可以藉機把責任全都推給他,就說他爲了一己私慾出賣公司VIP客戶資料,他也沒法反反駁呀!再說了現在整個市場部的人都對他有很大的意見。”

聽到這兒我心裏一陣絞痛,實在想不通人性怎麼這麼醜陋,我又沒做什麼事,爲什麼要這麼三番五次的加害我,究竟是我做錯了什麼還是我就根本不適合待在這大公司裏。

辦公室裏安靜了幾秒後吳磊又說:“不急,等明天召開董事會的時候我再向上面反應。現在有一個問題需要你幫我去解決,這個月十五號就是新任總經理上任,楊總已經給我交代了,出口方面一直是米藍在負責,我們只需要在產品上動一點手腳。”

“好的吳總,我這就去辦。”

呂晨晨說完我便聽見腳步聲走出來,我頓時有些慌亂,趕忙跑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前妻有毒

本來公司領導換誰對我都沒有多大關係,可是吳磊太不是人了,我的創意爲什麼就成了他得創意,coco一直是我在負責現在怎麼就成了他在負責,經歷了那麼多大起大落最終還讓這個王八蛋撿了便宜,我實在氣不過心裏暗下決心幫米藍一把。

下班後我就撥通了米小艾的電話,響了兩聲便被接通,我情緒有些焦急,說道:“小艾,你現在在哪呢?”

“大叔,你在哪?我來找你。”她並沒有說她在哪。

當時我沒多注意,只是下意識的看了看四周,道:“你來我們公司對面的咖啡廳吧!我有些話要對你說。”

“嗯,好,我馬上就來,你等我啊!”天真的米小艾還不知道她的姐姐正被人暗算,我也有些替她擔憂。


▲ttκá n▲C O

我先來到了公司對面的咖啡廳點了杯白開水坐到靠窗的位置,手指有節奏地敲擊着桌面開始了焦急的等待,二十分鐘後一身陽光小清新裝扮的米小艾便來到了咖啡廳。

向服務員要了杯拿鐵便來到靠窗的位置,和我相對而坐,她的氣色看上去還真不錯,徐徐的笑容始終掛在她臉上,有一點天真有一點可愛。

她盯着我面前的玻璃波裝着的白開水,再環視了一圈這家有格調的咖啡廳,有些疑惑說道:大叔你來咖啡廳就喝白開水?”

我點點頭,道:“我喜歡喝白開水。”

突然米小艾又叫來服務生,說道:“給我也換白開水。”

“喂,你幹嘛呀!”我有些不解。

“我也要感受一下,這樣子就像是在西餐廳裏吃火鍋,對吧!”她又把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我有些無語,但也不再繼續這個無聊的話題,直入主題道:“小艾,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姐姐可能有危險。”

她卻不在意的一笑,道:“大叔你開玩笑吧!我姐姐好好的呀!”

“不,我說的是公司方面。”

“公司?”她的臉上的笑容開始慢慢的消失。

“對,有人會在最近一批出口的產品上動手腳,我猜這會對你姐姐不利。”

米小艾皺了皺眉,也開始有些關係這個話題,聲音也隨之變了不少:“你聽誰說的?”

“吳磊,我無意中聽見他們的對話,說是楊雲豪指使的。”

“哦。”她皺着的眉頭突然一鬆,然後喝了口白開水。


“就,就哦呀!”我依舊有些不解她這反應是幾個意思。

“那不然呢?”看着她臉上的笑容又逐漸恢復,我才知道或許她根本就我說這些的意思,或者對她來說也無關痛癢吧!

我嘆了口氣,喝了口水,道:“哎,沒什麼了,給你說這些其實就不關我的事。”

“那你幹嘛告訴我呀!”

“我……吳磊他就是王八蛋,他這麼做無非就是想讓你姐姐在即將選舉新任總經理的關鍵時刻出意外嗎?那楊雲豪肯定也不是什麼東西。”我一時有些生氣,當然也可以說我根本就懂商場,或者在他們眼裏這種手段已經很習慣了。

“聽你這麼說好像是蠻嚴重的哈!行吧!我回頭告訴我姐姐。”

我點了點頭便不再說什麼,也許對或錯對於我們每一個人來說都有自己的理解,有時候在別人看來是錯的但對當事人來說卻是對的。或許這是世上就沒有根本的對與錯,往往是利益在作怪罷了,因爲我們都想擁有自己想像中的生活,所以一直用自己的方法去執行,但是總有別人不同意你的執行措施。所以呀!這個世上真的沒有好人或壞人的區分,只是我們都被眼前的一切矇蔽了雙眼。

剩下的白開水被我一口喝完了,我也不想再去管這些沒完沒了的瑣事,就像米小艾這樣,自己過得快樂開心,不去爲這些瑣事而堪憂。

離開咖啡廳後天色已經逐漸暗下來了,看着這座成熟各個角落裏匆忙的腳步,他們和我一樣是奮鬥在這座城市裏最底層的北漂。原來我們帶着偉大的目標來到這座城市打拼,但是時間教會了我們一切,得到與失去總在一念之間,壞人和好人也只在一念之間。

其實人的一切痛苦只是源於把自己看的太過於重要,太想滿足自己內心那些虛無縹緲的慾望,比如金錢地位,一旦不是自己所幻想出來的樣子便會痛苦,便會飢不擇食的去傷害別人從而換來溫飽。 離開咖啡館後我和米小艾隨便找了家餐館吃了晚餐,夜幕下我們再一次並肩走在大街上,此時街上的匆忙的腳步漸漸的變成了漫步,夜晚總是會讓匆忙的人暫時停歇下來。

我抽着煙,米小艾抱着一杯沒喝完的奶茶,於是我們就像情侶般漫步在路燈下,身影被路燈越拉越長,我知道這條路不是我更不是米小艾迴家的路,但我們就這樣一直走,不知道要去哪。

但是這種感覺我好像曾經和某一個女人經歷過,我又想起了方婷,那個丫頭她會在哪?這幾天過得還好嗎?我時常想起她的笑她的脾氣她的好,還時常一個人偷偷的跑去KT酒吧,只爲再見到她,短短的四個多月她卻給了我四年的感情,回憶着點點滴滴我承認我想她了。

也怪自己沒心沒肺,和別的女人走在一起心裏想的卻是另一個女人,我無法忘記她,無法忘記那些快樂又短暫的日子。

“欸,大叔你怎麼了?好像從餐廳裏出來後你就心不在焉的。”米小艾終於注意到我的情緒。

我回過神來,笑了笑,道:“沒事,就是想起了一些事,欸你冷嗎?”

“我不冷,你冷嗎?”現在已經進入到夏天,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要問這麼白癡的問題,更白癡的是米小艾居然一本正經的回答我的白癡問題,說完還把她手裏還有一半沒喝完的奶茶遞給我。

我以爲她是把奶茶杯子給我幫她拿着,於是我便接了過來,搖頭道:“我也不冷。”

繼續無言朝前面走了一會兒,米小艾突然又叫住我:“大叔,要不我們去看電影吧!我姐說有一部很好看的影片剛上映。”

“看電影?”我發出了驚歎聲,這不是情侶之間乾的事嗎。

“嗯嗯。”

“隨便啦!”我猶豫了一會還是答應了,其實是害怕回到那個孤零零的屋子,害怕那種獨孤的感覺。

該死的是這是一部全法語的法國愛情片,剛聽米小艾說這是她姐介紹給她的,想來也只有米藍這種高智商的人才能看懂,不知道米小艾能不能看懂,反正我從一開始進大廳開始就打哈欠想睡覺。

直到銀幕上一個鏡頭和一段男主角的直白讓場內幾乎所有女性都發出了如同心碎的聲音,我纔好奇向米小艾問道:“你都聽懂了?”

米小艾點頭不說話,眼神一直盯着大屏幕,這一點和方婷很像,方婷認真看韓劇時也從來不會理我一丟丟的。

我依舊好奇男主角說了什麼話讓這麼多女生髮自內心的感嘆,再次問道:“那人剛剛說的什麼呀!”

米小艾湊到我耳邊來,小聲說道:“他說每當我擁抱海琳,就好像擁抱了全世界每一個女人。”

“我靠!那真是花心哈!”我卻大大咧咧罵道,突然聲音有些大了幾乎全場人向我投來不友善的目光。

米小艾趕緊捂着嘴我的嘴不讓我說話,覺得我丟人吧!但剛剛米小艾說的那句話卻是值得回味,男主角的意思應該是說他的海琳是全世界的唯一但也是他的全世界。

法國本來就是一個浪漫之地,這一部影片大概就是浪漫爲主吧!反正我聽不懂也看不懂,而我在考慮該不該給她一個溫暖的懷抱還是一個具有安全感的胸膛,按偶像劇的套路應該這麼演。

在我還沒想好之前米小艾已經做出了選擇,她選擇抓住我的胳膊,只要熒幕中出現男主和女主的對話她都會往我的胳膊使勁地掐一下,然後我就像所有戀愛時的女人一樣陷入到一種沉醉當中。

“啊……那個男主角好帥,那個小三真不要臉。”這句話米小艾已經說了不少於五遍了,每次只要男主角或者那個小三一出現她都會抓緊了我的胳膊然後用她的內力配合着銀幕中的劇情,然而我的聲音也跟着她掐我的力度而放大縮小。

“我說大小姐,雖然我從小練就一身精鋼不壞神功,但是你這這也太用力了吧!你看都掐紫了。”一片漆黑好像看不見……

“噓,別說話,看電影。”米小艾根本不理會我的哭訴,她的聲音也隨着影片的聲音而低沉。

“唉,要不這樣,你靠在我肩膀來,你這樣掐得我好疼啊。”我試圖讓她離我更近一點。

“太不要臉了,真不要臉!”我的話音剛落,米小艾沉沉着聲音罵道。

“啊……我……我開玩笑的啦!”沒想到她竟然當真了。


她依舊還是沒理我,只是認真的看着電影,然後有些自言自語的道:“爲什麼美好的婚姻還是會出軌,爲什麼?”

“啊,啊……!”我再一次傻眼,原來她是在罵大屏幕中的劇情,尷尬死我了。

“那你這樣一驚一乍的,要不,要不我們就不看了。”我吞了口口水輕輕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要,現在正是精彩的時候。”

接下來的時間我也沒有再發牢騷,反正我也看不懂也聽不懂在講什麼鳥語,索性跑出了大廳躲在廁所裏抽起了煙來。

對於愛情片這種東西,無論是國產還是國外的,都有一個共同特點–虐心,不論前期鋪墊得多麼幸福美好,中間總會有那麼幾小段虐心的劇情,到頭來大多還是以完美收場,這樣的劇情已經形成了慣例。




而人的修鍊不可能完全由藥物提升,哪怕靈丹草藥充足,也得由元力在經脈中運轉將之煉化才行。

Previous article

如同一個小隕石撞擊下來一般,塵土翻滾。地皮掀起,一排排的樹木如同割倒的麥子一般,唰唰唰的倒下一大片。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