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對一的輔導,很快開始。

林氏一族的煉器師之路,早已有了一個完整的體系。

能作為『副導師』,林羽墨自然有幾把刷子,而她,同樣也是從『學徒坊』中走出,而且是僅僅不到半年,便已滿分出師!在當時,也是引起家族一片轟動。

兩大新星之一,又豈是泛泛之輩?

「煉器師的煉製,分為單手、雙手及爐鼎三大類。」

「並非像外界所傳的,真正煉器師都是用『雙手』煉製,事實上,單手及爐鼎各有所用。」

「但雙手煉製,確實是目前煉器師的主流煉法。」

……

林羽墨徐徐介紹,一絲不苟。

悅耳動聽的聲音落在林風耳中,雙眸輕璨。

每一個字,林風都是清楚的接收,林羽墨的教導沒有半句廢話,直落重點,而且簡單易懂,非常之有效率。原本自己還有些許擔心,畢竟林羽墨年紀和自己相差不多,但如今……

擔憂盡去。

「那請問有什麼不同?」

「還有,雙手煉製及另外兩種一般如何應用?」

……

林風仔細的問道,每一個細節,每一個不解之處。

自己想要全部掌握!

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相比起大班課,這種一對一的教導更適合快速的進步和學習,若在大班課根本沒有這種隨意能解惑的階段。不像現在,什麼問題都能問,哪怕是最基礎,最愚蠢的問題,亦是可以。

「靈寶和星寶怎麼區分?」

「還有,星兵星甲的等階怎麼劃分?」

……

林風孜孜不倦,一個個問題問出。

林羽墨緊盯著林風,卻是一絲不苟的回答。

林風問什麼。她就回答什麼。

哪怕是釋羅郡每個煉器師可能都知道的答案,她都是用最清晰,最正確的回答,正面告訴林風。沒有任何的情緒,更沒有任何的抵觸,因為這本就是她『副導師』的工作。

在其位,謀其事。

很快——

三個時辰便是過去。

「煉器師。分為煉器學徒、人階煉器師、地階煉器師及天階煉器師。」林羽墨眼眸爍爍,「其中煉器學徒沒有等級,而人階煉器師分一到九品,地階煉器師分一到九重。人階考核,在煉器師小聯盟中測試;地階考核,必須要去煉器師大聯盟中測試。」

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倏地又問道。「煉器師小聯盟和大聯盟是什麼?還有天階煉器師……」

羽墨伸出右手食指頂住左掌掌心,比了個手勢,「三個時辰,已經到了。」

「啊,這麼快?」林風驚訝不已。

卻是對煉器師自己極感興趣,短短三個時辰,就在一問一答中莫名消耗光了。


林羽墨見的林風失望模樣。淡淡一笑,「煉器師聯盟,是由煉器師所組成的聯盟組織,一個相當大勢力的團隊。在每個洲,都有一個煉器師大聯盟存在;而在每個郡,都有一個煉器師小聯盟存在。」

「事實上,四大副職都有這種類似的聯盟組織。一為聚合各自副職的jing英強者,壯大並推廣;二為凝聚一股不小的力量。為各自副職謀取福利;這種聯盟組織管理雖鬆散,但蘊含的力量卻不可小覷。」

林風眼眸閃動,點了點頭。

確實,煉器師在斗靈世界地位本身就高,而集合幾乎九成煉器師的煉器師聯盟,會有多大力量?

恐怕難以想像!

「好了,這是我回答你的最後一個問題。不許再問了。」林羽墨也感頭疼不已,林風整一大個好奇寶寶,每個問題都是刨根究底,許多斗靈世界武者都知道的知識。他卻是一竅不通。

而看起來,他也確實是在虛心請教。

「果然是蠻荒武者,定不會有錯。」林羽墨心中暗忖,更是肯定。

見的林羽墨如此表情,林風亦是啞然一笑。

不過有一個免費的導師,自是要好好利用,錯過豈不可惜?

雖然只有短短三個時辰,但自己學到的知識量,卻是相當的多。其中有許多部分都是因為煉器師存在延伸開來的問題,而林羽墨也未拒絕,極是細心的回答自己。

「導師,你似乎有什麼不同?」林風望著林羽墨,好奇道。

在教學時,林羽墨不苟言笑,一舉一動都極為嚴肅正然,但眼下就好似緊繃的弦鬆了開來一樣,面se完全放緩下來,甚至露出一分若有若無的笑容,感覺完全不同。

林羽墨微微搖了搖頭,「平常叫我羽墨就行了。」

「哦?」林風輕訝。

輕顰一笑,林羽墨說道,「我又不是冷沫師姐,一天到晚板著臉很不舒服呢。」

「也是。」林風不禁笑了笑。

確實,眼前這個林羽墨,才像真正的她。

和自己昨天見到的一樣。

林羽墨微微一笑,旋即兩人便是聊了起來。彼此都是想結識對方,探測究竟,卻是一拍即合,倒是沒什麼隔閡。加上兩人不止年齡相近,便連童年遭遇都很相似,更是聊的極為投機。

不過,雙方都是『刻意』避免著敏感問題。

畢竟初相識,還未到時候。

確是各懷鬼胎。



(感動,月初都有月票了,相信這是對小小上個月拚命更新的鼓勵,呵呵~~真心的,好幾次都堅持不下去了,不過還是挺過來了。這個月是玄幻奇幻月,本應拉月票進前十五名才是,但小小不打算拉,哈哈,因為拉了也沒希望。希望大家多多訂閱,就是對小小最好的支持,嗯,送上第一更,這段廢話不計在字數里,繼續碼字~~)(未完待續。,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林氏一族。

「您回來了,老爺。」一個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鞠躬道。

是用鼻音所哼出的聲音,一個身材壯碩的男子躺在豪華極致的龍椅之上,左手輕磨扳指。剛毅的臉龐有種不怒自威的神情,神情冷峻,給人難以接近的感覺。


林氏一族二把手,副族長『林烮地』。

倘若林風見到,定會驚訝無比,卻是林烮地的模樣和林嘯天足有八成相像!

那鼻子,那臉型,那耳朵,甚至還有那神情……

就好似一個模子雕刻而出似的。

倏地——

「樊兒呢?」林烮地仍閉著眼睛,隨意問道。

「少爺在閉關苦修,準備一年後的比賽。」管家『林嶗』恭敬道。

「唰!」林烮地眼眸倏地睜開,帶起一分jing光灼然,「他不參加新星戰,想要參加挑戰賽?」

「應該是這樣沒錯,老爺。」林嶗俯首道。

「唔……」林烮地嘴角划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容,眼角一裂,扯動起一塊細小的傷疤,「這小兔崽子,倒是像他老爹,挺有野心的。」沉然一笑,林烮地心情似乎變佳許多,「很好,不想做將軍的士兵,不是一個好士兵。」

「林嶗!」林烮地喝道。

「老爺有何吩咐?」林嶗踏前一步。

林烮地把玩著左手扳指,雙眸露出一分漆黑光芒,「既然要做,就做的徹徹底底,立刻去準備星符星丹,修鍊器械。一年時間,老子我要好好特訓一下這小兔崽子。」

「是,老爺。」林嶗俯首離去。





學徒坊。

第一層中,眾人無不是拼盡xing命。

有林風這等『榜樣』在,更是激勵眾人努力。尤其是柳伊開,化悲憤為力量,咬緊牙關。

「我不會再輸,林風!」

「第一輪,我會是第二個通過測試的。」


「而到第二輪,我會趕上並超越你,決不再讓你騎在我頭上!」

打擊極大。有些人會頹廢,一蹶不振,但有些人卻會迎浪而上。顯然,柳伊開便是後者。

不過,他的競爭對手卻是極多,雖然在初次考核中他拿下『284』的高分位列第一。但要知道,這些可都是jing英中的jing英,不算荊幽幽的『283』分,第一組眾人,成績最差的都有『272』分。

大家,幾乎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

想甩開?

談何容易。

而且,柳伊開最強的是『煉器技術』。分數高的是第三關。

在這裡,並沒有任何作用。

資質比他更好的,並不在少數。

競爭,異常的激烈,每個人都想拔尖而出。

且不論是否有獎勵,單單是三個月的時限便已像把匕首,頂在後背!

輸一輪,等於輸掉全部四輪!

「看來。都被林風激起了鬥志。」林冷沫目光炯炯。

這些jing英,誰肯認自己比別人弱,既然林風能做到,那麼他們同樣能做到!

「過去七天了,不知他學的如何。」林冷沫若有所思。

「應該進步相當不小。」




「有沒打聽到這是在哪?誰幹的?」

Previous article

而人的修鍊不可能完全由藥物提升,哪怕靈丹草藥充足,也得由元力在經脈中運轉將之煉化才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