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蘊含著濃郁至極嘲諷之意的大笑,將不少人的心神都是震得一陣劇顫:「你們以為,你們是什麼嬌貴高傲的物種不成?你不願意殺人?好啊,那就等著被人殺!」

所有人無不漠然,對啊,在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是強者為尊的,想要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根本不可能,除非像當年的陣法宗師陣千秋,在自己的隱居之地外面布下千道陣法,讓得沒有任何人敢去找他的麻煩。

「八位靈門,現在開啟!」

就當眾人出神之際,天空中驟然揮灑下一大片璀璨的藍芒,其中星光閃爍,好似那星羅密布的夜空,而奇異的是,每一道星光,都化作了一點虛芒,自那蒼穹之上拋落了下來,自主地落在了所有人的手中。

傲爽手握虛芒,定睛望去,是一個八角形的圓盤,落入手心之中,光華流轉,中心處,還鑲嵌著一顆閃爍著七彩精芒的靈石,如夢似幻,甚至給人一種極為不真實的感覺。

「在你們手中的,是為『八位靈盤』,上面記載了試煉空間內的一些危險的地域和禁地,記住一點吧,不要隨意闖入這些對於來說是不可逾越的禁地,因為其中有些地域和禁地,縱然是我誤入其中恐怕都無法脫身,哦對了,看到向前在中央處的那枚七彩靈石了么?」

眾人隨之望向自己的掌心內,有些人在好奇之下,甚至還微微輕按了一下七彩靈石……

「唰唰唰!」

下一刻,一道道虛光在人群之中乍起,足有成百上千道之多,而就在虛光閃過之後,那些原本還有著一些武者站立的位置,竟已是變得空空如也,就好似從未有人站在過哪裡一般。

「真心急啊,我還未說這七彩靈石的作用呢……」

蒼穹之上的巨影自言自語,聲音卻又陡然變得肅然起來:「之所以給你們這八位靈盤,除了讓你們知道這試煉空間內到底擁有著怎樣的危險外,也是給了你們一道保命符,因為就在那七彩靈石之內,擁有著我先前演化出的空間之力,微微按動便是可以隨機傳送至空間內其他的一個地點,並且只有一次機會,但很可惜,剛才已經有很多人,放棄這個機會了……」

「……」

道道冷汗,逐漸自一些留在這裡的武者額頭上流下,幸虧自己剛才沒有產生什麼好奇之心,否則就相當於直接喪失了一道保命符啊,一邊想著,緩緩將手掌壓了下去。

不過,之所以他們會落下冷汗,除了為剛才沒有按動七彩靈石而慶幸之外,還有一個原因,確切的說,是因為蒼穹上巨影的一句話:不要隨意闖入這些對於來說是不可逾越的禁地,因為其中有些地域和禁地,縱然是我誤入其中恐怕都無法脫身……


尼瑪啊,連聖階蓋世級強者都無法輕易脫身的險地,自己竟然有可能會進入,我們只是靈王境以下的武者啊,很多人鬱悶地想要吐血,有這麼玩人的么?還不如直接說,想加入藍日道宗,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果然是兇險無比,爽,不愧是你所說天才輩出的中域,這塔瑪的藍日道宗招收弟子的方式,也著實有些變~態,不過我倒是極為期待,這試煉空間,一定會很精彩!」


望著四周武者神色間那或是猶豫,或是凄苦,或是戰意昂然的神情,君臨意只感覺自己的血液都有些沸騰起來,來到中域之前他便一直抱怨這裡的武者不夠強力,可剛剛來到這裡只不過是半天的時間而已,就遇到了許多超出他認知範疇的事情。

「咔……轟……」

蒼穹劇顫,虛空裂開一道道幽深的裂縫,無盡的天地靈氣,在整個曠野之內席捲肆虐起來,此時此刻,雖然眾人看不清那巨影的神情,但想來,應該也是有著一絲肅然地。

八位靈門,出現了……

有人歡呼雀躍,有人面露苦色,這一刻終究是來臨了,但很多人卻感到身體在微微顫抖著,是因為心中的激動還是懼意,他們無從得知,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無論發生了什麼,都只能面對。

當蒼穹整整裂開八道縫隙之時,在所有人那複雜不已的眼神下,八位靈門終於是再度呈現在了世間,八道閃爍著大片虛芒的靈門,分別佔據天地間八個不同的方位,不過雖說每道靈門內所傳遞出的氣息都不盡相同,但對於所有人來說,都充斥著極大的吸引力。

滄桑,古老而又遠古的氣息瀰漫在整個天地間,這種氣息,只有在無盡的歲月中才能沉澱出來,這就足以表面,這片『試煉空間』的存在時間,實在久遠地讓人難以追溯,甚至有些人暗想道,會不會都要超越遠古之時,直達那未知名的時期。

可就在這時,眾人卻是發現,不管蒼穹如何顫動,虛空如何碎裂,那傲然站立的巨影,卻好像根本受不到任何影響一般,依舊是原本的那般姿態,縱使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滄海枯於身前而不動。

而就在八位靈門完全開啟之後,當那股荒古滄桑之意徹底宣洩出來之時,傲立於虛空之中的巨影才凝聲道:「八位靈門已經開啟,各位,請吧,說不定你進入其中之後,會發現傳送陣就在身邊也說不定……」

得了吧,從剛開始你就開始忽悠我們,都到現在了,還說這種誆騙我們的話……

眾人如是想,因為虛影先前就說過,雖然傳送陣的位置不是固定而且會發生改變,可每一座傳送陣都處於某種險境之中,憑藉運氣想要投機取巧,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沖啊!只要進入了傳送門,以後老子也是藍日道宗的弟子了!」

就在有些人暗自埋怨之時,有些人已經沖了出去,畢竟都是天靈師階以上的武者,都擁有了在天空中飛行的能力,於是便都爭先恐後地衝破了重重障礙,踏進了不同的靈門之內,身影隨之消失於虛空之中。

見身邊的武者數量越來越少,君臨意望著那天空中懸立的八道靈門,和那穿梭的人影,眼神也是激動滴有些跳動起來,迫不及待地對傲爽道:「爽,你是和我一同進入,還是在這裡等著我的好消息?」

是和我一同進入,還是等著我的好消息?

不得不說,縱然是面對著這種情況,君臨意也還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

傲爽想了想,雖說自己已經是藍日道宗的弟子,就算不參加這選拔也能以『一品弟子』的身份進入藍日道宗,但畢竟風雲亂戰已經是過往前塵,自己若是還保持著什麼『我是風雲亂戰中的王中王』這種心態,肯定會有人背後說閑話。

縱然傲爽並不是那種在乎別人說不說閑話的人,可為了堵住那些人蒼蠅般的嗡嗡聲,自己進入試煉空間走上一遭,也是沒什麼。

「一起去吧,我也想看看你力敵萬人的身姿……」

言罷,兩人也沒有猶豫,看了看天空中的八位靈門之後,隨意選擇了一個便是踏入其中,身影隨之消失不見。

而就在兩人消失之後,誰都沒有看到,蒼穹之上的巨影,緩緩將腦袋偏了過來,望著兩人進入的那道靈門,雙目微微眯了起來…… 因為晚上要出發,寶塘布莊里一遍繁忙,宴爾帶兵上千在畫廊山一月有餘,兵器行李龐雜,整整裝了二三十車,二天一夜的行程,宴爾想到馬上就可以回到金玉香軟的宮中,向太子邀功獲賞,宴爾肥碩豐腴的臉上露出一絲得意自滿。

重墨斜倚在對面高大厚密的梧桐樹上,靜靜看著忙碌得像螞蟻一般的錦衣衛,對身邊的張碧極說:「看來我們也得隨著他們的計劃提前了,你馬上去車坊把定製的馬車提回來。」

張碧極稍有猶豫,因為那天烏青龍約好的是三天後取車,不過主子的話不可否定,張碧極輕輕一點頭,悄悄離開去了。

也許因為宴爾要離開畫廊山了,街市上的崗哨少了很多,但是宴爾自來詭計多端也不確定是宴爾使用的詐計。

張碧極還是很小心不露出行蹤,繞過幾條街巷,到了制車坊。

車坊的大門緊閉,悄無聲息,張碧極走到門前,輕輕叩響大門:「師傅,在嗎?」

空若無人,張碧極遲疑了一下,輕輕一推大門,大門紋絲不動,很顯然,確實裡面無人。

張碧極有些失望,站了片刻,作力猛然一推,大門咯吱一聲開了。一道炫亮的光芒從屋裡透射出來,張碧極一驚,迅速閃到一邊,拔劍在手:「誰?」

屋裡並無任何動靜,張碧極頓了頓,冷靜地看向房子中間,那道光芒是從屋子上方發出來的,一輛巨大的馬車正從空中冉冉而落,悄無聲息地落在地上,燦爛生輝,富貴奢華,如鍍了一層金烙一般的灼灼發光。

張碧極一喜,走上前去,那金碧輝煌的浸漆木門上寫著十三,正是把筆斷意連的削金字體,張碧極楞了楞,不知道這個數目是什麼意思,想一想,還是笑著搖頭,想不出。

張碧極打開浸漆的木門,內設機巧,后側下側各有暗格,可藏一人,正是他要取的馬車。

「吳大俠,謝謝大作!」張碧極抱拳作禮,聲音洪亮如鍾,鏗鏘有力:「希望可以和吳大俠面見,共同謀划。」

若大的車坊嗡嗡迴音,卻不見有人出來。

張碧極不覺有一絲失望,轉即道:「吳大俠,在下叨擾了。」說著從腹內摸出一張大額銀票,放在一邊,道:「吳大俠匠心製作張碧極謝過了。」

張碧極走到馬車前準備提取馬車:這馬車有二米寬,三米長,高有五六米,重有五六百斤,體型龐大,這一出門,便是招搖,很快會被宴爾的人發現……

張碧極圍著馬車轉了一圈有點束手無策,忽然內心一動,這烏青龍既然能夠未卜先知,知道自己會提前來取馬車,智慧敏達心思縝密的他定然也能想到這個龐然大物不適合暴露在大街上,定然暗藏機關!

張碧極觸摸著馬車樞紐,希望可以找到機關技巧。

張碧極圍著金碧輝煌的馬車找了一陣,壁嚴門實,天衣無縫什麼也沒有發現,不覺失望。

張碧極輕輕拍了拍車門,手一松,一張紙條飄出來,紙條上還是那詭秘神機的字體:機關算盡,盡誠竭節,王府之客,柳絮飄飛,落款是京城落花雨。

京城落花雨?

張碧極讀了一遍,完全不通,不覺揣摩,連念了三遍,念到第三遍,哐啷一聲,似有什麼垮落下來,張碧極一驚,怕有什麼暗算,急速退到一邊,再觀望,所見之處,馬車驀然不見,憑空消失了。

張碧極心中更是震動軒然,剛要喚出烏青龍三個字,忽然一眼瞥見地上疊著一堆整齊的錦瑟木條,他心中一動,彎腰拾起那堆木條,卻十分沉重,張碧極想了想,明白了,這紙條上的字藏著靈力,是巧藏馬車符籙,可以縮小馬車,可是又怎樣恢復馬車呢?

張碧極一下也想不出來,便不想了,看看時辰不早了,對著屋內作一禮,道:「吳大俠心思機巧,張碧極實在佩服,再次謝過告辭了!」

張碧極把馬車放入闊袖內,關好大門,悄然回去。 第九百五十四章詩情仙子!


就在所有人都通過八位靈門進入真正的試煉空間之後,蒼穹之上的巨影也是逐漸變得淡薄起來,噓噓渺渺之間,似乎就要徹底消逝,而他這一離開,應該也是去關注這次藍日道宗招收弟子的具體事宜了。

畢竟儘管藍日道宗需要天才弟子,可若真是什麼奸~淫邪亂之輩,也是不可能有機會加入的,所以在考驗之餘,還要暗中觀察這名弟子的品行如何,只要不太偏離大眾,應該不受什麼影響。

「當年……那首……離魂曲……思緒飄零……一縷縷……」

就在這時,一道極為具有磁性的男性聲音,卻是在天地間響徹開來,聽到這道聲音后,逐漸變得飄渺起來的巨影也是在一閃一閃之間再度凝實下來,凝目望去,是一名女子。

說是女子,不如說是仙子更為合適。

瀑布一般的長發,宛如若水青絲,直垂腰際,白衣飄渺,如同那冬日的白雪,不沾一絲世俗煙塵,裸~露出的那蓮藕般的玉臂和小腿,更是冰晶玉骨,隱隱間,似乎還有著猶如象牙般的白皙光澤。

絕美的容顏,似乎只在畫中才能出現,而就當女子出現在這這片空間之後,整個空間的生機似乎都被帶動起來,彷彿那洗滌眾生的春風細雨,看著這張臉,沒有人會生出任何的歪斜心思來,因為她就是如此的不容褻瀆。

絕美悠然的女子,蓮步輕踏虛空,如玉如星的眼眸,給人一種空谷幽蘭之意,即便是剛剛親身經歷蒼穹崩坍,虛空碎裂都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巨影,不知怎得,看到這女子之後,眼底驟然劃過急促之意。

一定有人會問,為什麼如此絕美的女子,說話之時的聲音卻是極具磁性的男性聲音?因為剛才的那句話,根本不是出自於她的口中,而是她肩頭之上的,毛髮為墨黑色的靈猴。

「恭迎『詩情仙子』,您降臨於此,可有什麼指示?」

面對著這名女子,巨影竟是深深地地下了頭顱,神情更是無比的尊敬。

巨影依稀記得,上次見到詩情仙子之時,還是在十年之前,那時的自己只是一名尊者級巔峰層次的武者而已,但不管是對於仙子,還是她肩頭之上站立的墨黑色靈猴,記憶都是異常的尤新。

詩情仙子,或許尋常人對於這個名字會感到極為陌生,但在靈玉大陸上,只要是達到了尊者級的武者,就沒有不知曉這個名字的,因為後者,擁有著一種極為奇異的手段……

她,能夠激發出一名武者身體內的潛能,也就是說,如果一名武者長時間在一個境界踏步不前之時,若是由她出手,便有可能會突破眼前的境界,踏足更高的層次!

當年的巨影,就是因為長時間處於尊者級巔峰不能突破,這才找到了詩情仙子,並且花費了極大的代價,也就是加入藍日道宗,這才能夠成為今日的聖階蓋世級強者。

詩情仙子所擁有的手段,並不是某種靈技和秘法,也不是演靈化形的手段或是靈法,而是類似於靈獸所擁有的天賦神通的一種秘術,在整個靈玉大陸上,除了她之外,再沒有人能擁有這種手段。

望著巨影,詩情仙子微微郃首,櫻唇微動,露出了那雪白的皓齒:「本座今日前來,是奉宗主藍星之命,前來告知於你,如今的『試煉空間』,或許會因為傲爽和他身邊的君臨意的到來產生一些變數,因此需要你細心觀察,若發生了什麼超出你能掌控的局面,務必要儘快稟告於我。」

眉頭微皺,巨影不禁有些納悶,自己可是貨真價實的靈聖,可那兩人滿打滿算也只是兩名半王而已,難道他們兩人還能製造出什麼超出我範疇的事情?按理說根本是不可能的。

可雖然心裡如此想,巨影嘴上還是說道:「吾已知曉,請仙子放心。」

詩情仙子沒有說話,而是化作點點星芒,消失於空間之內,只有她肩頭上的靈猴,又是留下了一句話……

「夢……如酒烈在喉……想……那雙星月眸……」

聽著那逐漸化作虛無的聲音,巨影也是長吁了一口氣:「墨畫靈猴,這等心智,恐怕比之尋常的人類都要強出太多,那等靈動的眸子,暗藏著多少玄機啊……」

詩情仙子本就極為的神秘,或許在靈玉大陸之上,只有藍日道宗的宗主藍星大聖知道她的來頭,而且她肩頭上的墨黑色靈猴,更是個了不得的靈獸,據說,是從一幅畫內走出來的,可從出現至今,誰都不知道,這個猴子到底有著怎樣的實力。

……

試煉空間內,這個傳說中無比神秘的獨特空間,真的就如同一方獨立存在的世界,它似乎已經脫離了任何人的掌控,自行的運轉著,其中擁有日月星辰,天地間的各種元素,更是真真切切存在著。

一片虛空倒轉之中,傲爽睜開了雙眼,首先映入眼帘內的,便是一大片的山巒,而兩人就站立在一個峽谷的入口處,身邊靈草甚至都超過了膝蓋,其中還有些小型靈獸,在看到他莫名出現之後連忙逃離了。


濃郁至極的靈氣,瀰漫在整個峽谷乃至於山林中,無數道霞光溢彩的靈芒,直射天際,自天際蒼穹之上,形成了一片片連綿不絕的七彩雲層,乍然望去,端的是如夢似幻。

這般情景,讓許多人都是不由駐足觀望,試圖記住這波瀾壯闊,美麗如畫的一幕,並且很多人都是暗想著,到底需要多麼龐大數量的靈氣,才能形成如此大範圍的七彩雲層。

「胖子,這裡用來修鍊倒是不錯。」

感受著四周極為濃郁的靈氣,傲爽隨意地對君臨意說道。


可當幾息之後,傲爽發現沒有任何人回答自己之後,臉色才微微一變,原來就算是一同通過八位靈門,可兩人卻還是沒有在一起:「看來是隨機傳送的啊,不知道胖子被傳送到哪了,不過他的實力還是沒什麼說的,想要成為藍日道宗的弟子,應該不難……」

「這不是傲爽么!?該死,怎麼和他傳送到一個地方了?試煉空間還是太小了!」

傲爽剛剛要好好觀察一番那七彩雲層,右邊便是傳來了哀怨之聲,原來是幾名高階天靈師之境的武者,來到這裡之後在偶然之下聚集到了一起,正當他們考慮著是否一同行事的時候,就發現了傲爽。

在他們看來,傲爽幾乎就是一個災星般的存在,走到哪裡哪裡就會掀起一番殺戮,可他們還真是拿他沒什麼辦法,因為實力的因素也被摻雜在其中,不過惹不起還躲不起,於是乎,眾人都打算儘快離開這裡了。

看了幾人一眼后,傲爽也是扭過了頭去,雖然在世人眼中,自己是個殺人不眨眼,行事不皺眉的瘋魔,可若是不招惹到自己的話,自己也不會隨意地出手,因此也沒打算做些什麼。

「吼!」

而就在眾人打算先行離開之時,一道驚天的獸吼,卻是猛然自那七彩雲層之中傳出,下一刻,眾人只感覺眼前一黑,一頭身體直有著十幾丈高的巨型象形靈獸,以及踏著它那巨大的蹄子,在一陣陣『轟隆隆』地巨響中沖了出來。

幾米長的象牙,輕易間似乎便可刺穿人類武者的心靈,巨大的象耳在蒲扇之間,泛起一陣陣狂風,這般龐大的陣勢,讓得不少人的身軀都是震顫了下來,慌忙之下,甚至忘記了躲避。

傲爽連忙退向了一旁,站定身形之後才猛然感覺到,自己的額頭上都已經開始出現了細密的汗珠,這頭象形靈獸,最起碼也是一頭五階靈獸的存在,它不僅誕生出了靈智,更是擁有了一種天生的威壓。

「轟!」




打發走了小弟,高宇並未多做停歇,動身去了李載漢的住處,昨天把劇本給李載漢的時候,並未細看。現在想來李導心中也應該有了計較。

Previous article

內省的本事。至少就足以讓他人無法與他為敵。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