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打發走了小弟,高宇並未多做停歇,動身去了李載漢的住處,昨天把劇本給李載漢的時候,並未細看。現在想來李導心中也應該有了計較。

高宇也需要和導演商量一下,確定劇本最後的走向。

去的時候李載漢剛好在家做飯,看其熟練的手法,也是一位21世紀的好男人啊。


看到高宇來了,順帶邀請共進午飯了。

說實話,高宇也餓,早上爲了防止被孫藝珍眼神“秒殺”,高宇一早就跑了出來。家也沒回,隨便找了個咖啡店坐了一會。

至於孫藝珍,這會正對着高宇睡覺的地方拳打腳踢。

一大早醒來,就發現高宇不見了,本來還打算一起共進早餐的欣喜,瞬間撲滅。

看着空無一人的沙發,孫藝珍輕咬貝齒,“沒膽的傢伙,別讓我在遇到你!”

=============================分隔線=============================

中國大陸。

“兒子,就剩半個多月就開學了,你沒事跑韓國去幹嘛?”張母看着努力刨米飯的兒子,不解道。

“宇哥邀請我去玩兩天,我總不能拒絕吧。”張衛國夾了一塊紅燒肉塞進嘴裏,嘟囔着。

“小宇?!你什麼時候和小宇聯繫的,我怎麼不知道?!”張母對於幾家孩子之間的感情是清楚的很,要真是小宇的話讓兒子去也未嘗不可。

畢竟兒子進來表現的也不錯,無論是學習,還是其他的。唯一讓張母不滿的是,兒子連個女朋友都沒有。

身爲老張家的獨苗,張衛國不但身負爲老張家傳宗接代的任務,而且還有着傳承紅色種子的光輝使命。

“我和小宇什麼時候聯繫還要跟您彙報啊。”“怪不得老爸不敢回來。”張衛國頂着老媽殺人的目光,小聲說道。

當然,後半句是在心裏說的。

“老媽,您就放心吧。你不放心我,總該放心宇哥吧。”張衛國一邊在嘴上說着,心裏卻在哀嘆,“哥們,對不住了。”

而遠在韓國的高宇差點被吞在嘴裏的泡菜噎着,看着筷子夾着的泡菜,高宇覺得這包菜葉子是不是大了點…..

…………….

SBS的總部,凡是見過社長的都看出氣氛有些不對。前些日子還整日微笑的社長,現在又恢復到以前的樣子,整天鎖着眉頭,板着臉。

剛剛接到老爺子的通知,要自己全力支持外甥的工作。對於這個,金秀男並無異議,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虧欠高宇。

但是就在剛纔,自己又接到韓國“廣播通信審議委員會”(類似於中國的廣電總局)的通知,禁止接拍、播放外國導演的影視作品。

這個消息剛剛接到,正考慮要不要告訴老爺子呢。

但更讓金秀男震驚的此事背後的能量,連他都沒想到高宇的事會惹出這麼大的能量。

能讓國家廣電開口的,可不是一般勢力啊,也不禁爲高宇開始擔憂起來。

這會別說SBS了,其他大小電視臺,演員、導演協會都接到了通知。

SM公司。

李秀滿卻是一臉微笑的看着剛剛得到禁令。笑的那叫一個YD….

這樣的情況雖然有些出乎李秀滿預期效果,但結果卻讓李秀滿更滿意。悠閒的喝着桌上的咖啡,想着高宇的窘迫,李秀滿不禁想着放聲大笑。

…………..

不同於李秀滿的欣喜,YG楊賢碩卻是緊皺着眉頭,他也實在搞不懂廣播通信審議委員會此舉到底爲何意。

“難道是因爲高宇?!”楊賢碩不得不這麼想,高宇前兩天剛和自己商量拍攝電影的事,自己前腳剛選好自己公司的演員,後腳就碰到這樣的事。

不由得楊賢碩不這麼想,“不管則麼樣,還是先給高宇打個電話好了。”楊賢碩想着,邊撥通了桌上的電話….


SBS社長辦公室。

“什麼?!你是說小宇遭封殺了?!”金哲東拍桌而起,怒視着眼前的兒子,“你怎麼表態的。”

“我並沒有給準確的答覆,但是,想來他們知道我們與小宇的關係了。”金秀男有些畏懼的說道。

“哼,你去發表聲明,就說SBS將開拍電影《我腦海中的橡皮擦》!”老人重重的哼了聲,“我倒要看看誰敢動我的外孫!”

“可是,父親大人,我們SBS纔剛剛緩過勁…”金秀男還在做着最後的爭辯,他不敢看父親的眼神,因爲他知道,那裏滿是對自己的失望。

“你還記得自己對妹妹說過的話麼?”老人什麼都沒說,直接走了,連嘆氣都沒有。

“妹妹?!”金哲東眼裏滿是苦澀,“我怎麼會忘?!”

“可正因爲如此,我才更不想讓SBS毀在自己手中啊….”頹廢的坐在椅子上,金秀男捂着腦袋,滿是痛苦的神色….

=============================分隔線=============================

孫藝珍這會也是全無吃飯的心情了,只是不停的給高宇打着電話,每次都是正在通話中。

她也收到了演員協會的通知,但此刻心裏,想的卻是高宇該怎麼辦?卻沒想過,自己要是接了會怎麼樣…

她更想不到的是,高宇此刻就就在樓下的廣場坐着,擡頭看了會樓上。其實高宇也在猶豫到底要不要上去,因爲他知道那個女人 一定在等着他。

高宇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話,那個女人一定義無反顧站在自己身後。但是,自己現在還真沒辦法面對她,他不能害了她。

“哎,還是等這件事過去再說吧。”高宇無奈的嘆了口氣,擡手看了看手錶,“他們也該準備的差不多了吧?!”

“嗡嗡…”手機適時想起,看了看號碼,嘴角掀起一絲狠厲,“喂?準備好了?!給我送來吧。”

掛了電話,高宇眼中滿是興奮的光芒。

“就讓我們好好玩一把吧,李恩哲…” SBS在當天晚上九點召開新聞發佈會。

“SBS將接手開拍《我腦海中的橡皮擦》。”只有這一句話,卻在韓國掀起了軒然大波。因爲隨即SBS邊公佈了這次電影的編劇正是《天國的階梯》編劇—高宇之手。

“難道這個天才又想挑戰電影了嗎?”不少媒體驚呼,這可不同於電視劇,因爲要在2小時內表現出作品的精髓。又不能像電視劇那樣一級就一個小時。


所以電影對於劇本的要求要比電視劇更高,但看過《天國的階梯》的人,都不會說這個故事不好。但也會有人罵編劇,寫的那麼虐幹嘛。

無論怎麼說,高宇算是把自己的功力展現在國民面前了。加上自己在韓國的青少年粉絲,還是有不少人是支持高宇的。

但高宇不會樂觀到有人支持自己就可以順利開拍。無論哪個國家,民衆永遠都是被媒體愚弄的對象。

尤其,是韓國。

果然不出高宇所料,SBS新聞發佈會開完沒多久,就有媒體把廣播通信審議委員禁令公佈到了網上。

“不允許國外的影視作品在本國開拍,任何公司個人都不得參與其中。”這是自1998年,韓國被《還珠格格》肆虐之後,第二次公開發布禁令。

而廣播通信審議委員自始自終都沒有說一句話,沒有否認,也沒有肯定。高宇知道,事情纔剛剛開始。

而這個時候,大韓民族獨有的民族腫瘤ANTI開始發揮他的作用了。

“中**滾出韓國!”

“中國窮的養活不起你了?跑韓國賺我們錢的窮狗!”

“中國的窮鬼,實在沒錢了可以在漢城大街乞討,我會關顧你的?!”

………..

諸如此類的恐嚇,謾罵在網上迅速蔓延,就連高宇僅有幾千人人的粉絲俱樂部也早被爆掉了。那些自詡“恆星”的粉絲,除了少數不到不到一百來的人,其他的都退出了俱樂部。

而普通的韓國民衆也是沒反應過來,怎麼上一秒還倍受讚譽的“天才”這就成騙子了?不少人也跟着在網上開始討伐“高宇”不管知不知道事實,跟着大家走,成爲了唯一標準。

而SBS一瞬間也成爲衆人手誅筆伐的對象。SBS的官網不斷的被ANTI攻擊,有些網站已經癱瘓,但作爲韓國三大電視臺,怎能沒點手段,倒也迅速穩住了局面。

只是流失的觀衆羣體,卻是無法統計的。

金家。

“啪!”金哲東把手裏的調查資料狠狠摔在桌子上。


“哼,我還就不信了,我金哲東能讓你們搞垮?!”而高宇這會也已經回到了家,當然,旁邊還有金秀男。

發生這麼大的事,高宇也是馬不停蹄就往回趕。回來時,金秀男已經到家裏了。

SBS的局面一目瞭然,金秀男自己都嚇了一跳。越發感覺事情不簡單,能這麼大動干戈對付SBS在韓國也沒幾個啊。不由得將求助的目光投向高宇,雖然有些慚愧,可眼下的局勢容不得他選擇。

“外公,我覺的您在這件事情上做的有些不理智了。”高宇看了看金哲東,發現對方並沒有生氣,微微鬆了口氣。

“雖然我很感激您會這麼做,但眼下您這麼做,不但幫不了我,還會害了SBS。”高宇也沒想到老爺子會這麼來。

“您就算自己考慮,也該爲其他人考慮吧。背後那個人的目標是我,雖然這麼有些事裏。但是您這麼做,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民衆對我的抨擊。”

高宇頓了頓,“本來只是ANTI事件,動用一些關係是可以解決的。現在您這麼一來,民衆更容易被誤導,落了對方的口實。”

看到老爺子也在閉着雙眼思考,高宇知道眼下最終還要讓老爺子放寬心。

“外公您也不用擔心,我也不是吃素的,坐以待斃可不是我的性格。您就放心吧,相信不久就會看到效果的。”高宇嘴上這麼說,心裏卻沒什麼底。

本來剛開始他認爲只要解決幕後主使,事情就OK了。

沒成想,SBS突然那麼一下,讓事件升級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高宇忘記了大寒民族還有ANTI這個東西,加上一羣沒有主見的普通民衆。

要知道,直到後世2013年,仍有韓國人對中國的印象停留在六、七十年代,那個貧窮落後的中國。

可想而知,媒體平時怎麼報道中國的。而02年的世界盃,更是讓世界人民見識了大寒民族的“優良”傳統—無恥。

硬是靠着吹黑哨,韓國進了四強,高宇現在都記得歐美強隊離場時,那一張張滿含淚水的面龐。

而SBS自己外公雖然名義上是社長,但瑞銀卻控着51%的股份,剩下的49%被韓亞金控、泰榮地產建築、大韓投資信託運用、**公股(韓國國民退休金管理公團)幾家平分。自己外公只有12.3%,也是最大的個人股東。

這也是高宇會把股份還回去的原因之一吧。

唯一讓高宇感到很爽的就是瑞銀是中國的合資公司。其實按高宇的意思,老爺子完全可以撤股,頤養天年。

但是畢竟這是老人在韓國自己打拼下來的事業,高宇也要估計老人的面子,不然他早把剩下的股份全買了。

現在最讓高宇發愁是如何幫助SBS走出困境,這個目前還真沒什麼好辦法。高宇在牛逼,也不可能和韓國的廣電對着幹不是?

“嗡嗡…”手機想起,打斷了三人的沉思。對着兩位長輩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高宇退出了書房。

“哥們快來啊,我都找不着路啦。”還沒等高宇開口,電話一通搶白,把高於搞暈了。不過,旋即,高宇臉上便露出錯愕的表情。

“死胖子?!你怎麼來了?!!”

=============================分隔線=============================

韓國仁川國際機場,張衛國站在機場外,看着來來往往的人羣,不屑的撇了撇嘴,“都說韓國美女多,也就那樣嘛,還不如北京呢。”

“宇哥怎麼還不來,都快把我吹死了。”四面環海的韓國進入深秋確實要比中國要冷。

“轟… 吱…”一輛奔馳疾馳而來,停在了正四處張望的張衛國發現自己面前。

張衛國還在感慨誰這麼霸氣,奔馳車窗打開,露出了車主的臉。

“大哥,你總算來了。這輛車是你的啊,沒想到你在韓國混的蠻不錯的嘛。”張衛國也不客氣,直接拉開車門一屁股坐了進去。


“切,行了。先給你找個住處,其他咱兄弟一會再說。”高宇看了眼自己兄弟,不禁輕咦一聲。




想到這裡他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結果看到了令人吃驚的一幕。只看到不是自己死了,而是自己的被一個淡藍色的光幕籠罩著。而且自己還被一個人抱了起來,不是別人正是一鳴。

Previous article

蘊含著濃郁至極嘲諷之意的大笑,將不少人的心神都是震得一陣劇顫:「你們以為,你們是什麼嬌貴高傲的物種不成?你不願意殺人?好啊,那就等著被人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