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既然你已經同意了,也就不用急在一時,我先把你們的職位安排一下,你們倆就去享受最後一個平凡之夜吧!”向老闆不忍心眼前的這對碧人從此踏上沒白天沒黑夜的路,讓他們去放鬆放鬆,迎接以後的繁忙。

趙信和羅瑤璐點點頭,離開了向老闆的辦公室。

趙信走後,向老闆把祕書叫進來,安排了趙信的職位,聽的向老闆那年輕的女祕書目瞪口呆,心裏想:“不會是真的吧,難道老闆真有個私生女,以前怎麼沒聽說,現在趙信飛上枝頭變鳳凰,即將成了新的老闆,回去之後,一定不能對別人說,自己先把關係跑好了,免得受那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罪。”

默默的記下向老闆的吩咐,祕書偷笑了一下,去宣佈趙信新職位去了。不過她也在心裏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要是能讓趙信看上她,所說不定自己還會向前邁進一步。

對於趙信有了羅瑤璐,她卻棄之以鼻,那個成功的男人沒有幾個女人的?只是她不知道,趙信不只是有幾個女人那麼簡單,而且每個女人還是那樣的出色。 不得不佩服那些守着古老傳統的人們,條條框框的嚴格並沒有影響他們,反而增添了他們些許美麗,我們美好的傳承是需要他們來繼承的。

春意盎然,一片墨綠之色,趙信和羅瑤璐不知不覺走到了小吃城,天南海北的小吃雲集在這小小的街上,琳琅滿目的吆喝聲直衝雲宵,把路人遊客的目光都吸引下來,駐立而尋,會看看計劃每人的手上都會拿着一些小吃,甚至滿嘴的油花都不捨得擦試,脣香流有於間。

兩人選擇了一個路邊攤坐下,要了份包子,慢慢的吃了起來。

“信,這兩個月來,你怎麼老是吃包子?”羅瑤璐奇怪的問道:“你什麼時候喜歡的,怎麼沒和我說過。”

趙信深深的看了羅瑤璐一眼,才說道:“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一個滿懷傷心的男人倒在可路邊,本以爲男人會就此死去,誰曾想他遇上了一個美麗的女孩,把他帶回了家,當男人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是女孩,還有女孩手中的包子。”


羅瑤璐輕輕的捂上趙信的嘴,緩緩說道:“信,你的情話總是使我如坐夢中,當我每天的時候,我總是要伸手去摸摸你,我生怕這是一場夢,一覺醒來就什麼都沒有了,我所做的是每個女人應該做的,信你不用記掛在心上的。”

兩人緩緩的說着情話,享受最後一個安靜,一個不速之客打擾了纏綿中的兩人:“趙信,想不到能在這裏碰見你,難道你沒有接受向叔的好意?”懂卿的高跟鞋咚咚發出打擊樂的聲音邁着大步向兩人走來。

“是懂小姐啊,向叔給我們放了一天假,沒想到能在這裏碰到你!真巧!”趙信和羅瑤璐忙起來迎接。

“這條街是我們公司和向叔叔出資建成的,今天是我們例循檢查的時間!”說着看向羅瑤璐微笑道:“能在趙信身邊的女孩子就是璐璐妹妹了,想必我沒有猜錯吧。”

羅瑤璐那迷人的微笑始終在臉上掛着,聞言伸出手道:“姐姐沒有猜錯,我是羅瑤璐,能認識姐姐很高興。姐姐可以叫我璐璐噢!”說完,羅瑤璐眨巴了一下可愛的大眼睛。

懂卿和羅瑤璐握下手道:“璐璐妹妹果然溫柔可人,怪不得趙信這麼喜歡妹妹。”

“你們兩個就別互相誇了!”趙信插口道:“不知道你們怎麼感覺,反正我是聽的受不了了,以後會經常見面,你們兩個有必要這樣嗎。”

羅瑤璐和懂卿相視一眼,哈哈大笑。

“今天是什麼日子,懂卿姐姐怎麼笑的這麼開心,我說怎麼把我一個人扔在外邊,原來這裏有個帥哥呀。”一個和懂卿不相伯仲的女子同樣笑着來到了趙信這桌。

趙信的第一感覺就是這女人不是個好東西,從她的說話就能聽出來,等他定睛一瞧,心頭大汗,今天是什麼日子,幾個女人都聚到了一塊。

懂卿呵呵笑道:“文君,你不是去了前邊檢查去了嗎,怎麼跑到這邊了。”

陸文君對着衆人笑了笑,一屁股坐下來就埋怨道:“你還好意思說,你都跑了我自己去還有什麼意思,當然沒心情了,正巧看見你在這邊,我就過來了,你什麼時候認識的帥哥啊,怎麼都不介紹給我認識。”

懂卿頗有深意的盯了趙信一眼,似乎怪趙信那天送懂卿上車的時候,說陸文君來過,還合作南區的生意,現在陸文君居然不認識他,這不是拌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嘛。

“這位是趙信,幫邊的這位妹妹是趙信的妻子。”

陸文君驚道:“向叔叔的公司什麼時候有這麼個人,我怎麼不知道,妹妹你好,剛纔光看帥哥了,沒想到帥哥是你的老公,對不起哈。”

羅瑤璐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盯着趙信。

趙信心道你盯着我幹什麼呀,人又不是我招的。

懂卿心頭狂汗,今天陸文君是怎麼了,有些語無倫次的,平時不這樣啊。怎麼不能就這樣氣氛怎麼尷尬着吧,只能硬着頭皮道:“既然大家有緣相聚,就一起吃個飯吧。”

趙信三人也是大汗,這不是在吃嘛。

無奈之下,給羅瑤璐使了個眼色道:“璐璐,你不是還要去看看雪瑩姐嗎,時間不早了別讓雪瑩姐久等了。”

羅瑤璐撲哧一笑,忍了半天才道:“哎呀,見了兩位姐姐把正事都忘了,兩位姐姐我和信還有些事,下次再聊。”拉着趙信就走。

等兩人跟逃命一樣的跑掉之後,陸文君笑的前俯後仰。

懂卿奇道:“有什麼好笑的,讓你這麼高興,說給我聽聽,讓我也高興高興。”

“呵呵,這個趙信我在向叔叔的公司見過。”陸文君大笑着回道:“剛見他的時候,裝的一本正經的,我還以爲他不近女色呢,原來有個這麼漂亮的老婆,今天好不容易連他老婆一起見了,不逗逗他怎麼解我心頭這口惡氣。”

懂卿失笑道:“人家怎麼你了,就作弄人,我可和你說,南區的項目和要還他合作呢。”

“就他,一個小保安!”陸文君脫口道:“再說南區要不是你出面,我纔不會插這一槓子,向老頭是有些本事,不過還沒到威脅到我們的地步。”之前還一扣一個向叔叔,現在倒好嗎,直接成老頭了!

“我說,文君啊,你是怎麼了,你今天說的話怎麼酸溜溜的,而且還滿嘴惡語,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到底有什麼事快說,我給你出出主意也好啊!”懂卿奇道。

陸文君忽然很委屈的看向懂卿,喃喃着說道:“我爸要把我嫁給金江市的南宮家,拿我與南宮家聯姻,要犧牲我的幸福成全他的生意,懂卿你看你多好,家裏已經把生意交給了你,就連那個小保安都能選擇自己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憑什麼我不能。”

懂卿微微的動容,這樣司空見慣的事會發生在自己朋友的身上,只是她是外人,也不好去說什麼,更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陸文君,就連她有時候也是身不由己去做一些不願意的事,不過她家的老爺子還是不會犧牲懂卿的。 懂卿輕輕的拍了拍陸文君的肩膀,微微的嘆口氣,鼓滿笑臉道:“先不管這些煩心的事了,走我陪你好好逛逛。”

趙信和羅瑤璐經過陸文君這麼小小的插科,覺得在外面還不如回到自己的小屋,兩人溫馨的過個二人世界好,羅瑤璐決定做一桌好菜,好好的犒勞一下兩人,艱苦的日子過了那麼長時間,現在也該換換口味了。

“唉,我說璐璐,今天做這麼多菜,是不是我那一直未見面的妹妹要回來呀!”趙信打趣道。


“去你的,現在越來越沒個正經的了,好了不要鬧了,你先回家收拾一下,我去買點菜,這麼長時間了都沒給你好好的做過一次飯!”羅瑤璐笑着回道。

“呵呵,算了吧,還是我去吧!”趙信張了一張苦臉道:“還是我做吧,雖然沒法和大廚想比,不過還是能吃,要是你做還沒吃就把人嚇死了,我就不明白了,怎麼說你也是在飯店工作的,做的菜可真不敢讓人恭維。”

羅瑤璐一聽這話,馬上掐了趙信一把,嬌嗔道:“誰說我做的不好,我只會做家常菜嘛,那天是想給你做下我們飯店剛研究的新菜,聽大師傅說很好吃的,我就做給你了嘛,你還這樣說我!”說着輕哼一聲道:“以後別想我給你再做飯。”

“好嘛,我說呢,你以前做的還能吃,這幾天怎麼就變了,原來是拿我做實驗呢,我都沒怪你,你還好意思說!”趙信苦笑道。

“行了,別貧了,快回去,我買完菜就回來,不給做你新菜不就行了!”羅瑤璐嬌笑着,一副真服了你的樣子道:“要不要給你帶瓶酒,自從我們在一起之後,都沒見過你喝酒呢。”

“算了吧還是,那玩意還是少喝的好,我寧願喝家裏的白開水!”趙信一想起自己喝成那樣,就心裏鬱悶。

羅瑤璐道:“好了,那我先去菜市場了,你趕緊回去收拾一下。”

趙信恩了一聲,等羅瑤璐走了之後,再慢慢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小信,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鄰居大媽見趙信走來,便問道。

“今天老闆給放了一天假,所以就回來了。”鄰居大媽平時經常的照顧他們,有什麼好東西也要拿給他們一點,兒子又孝順,臉上總是掛着幸福的笑容。

趙信剛要走,鄰居大媽喊道:“小信,你來一下,海濤不在,你幫我的忙。”

“哦,好的!”趙信跟着大媽朝大媽家走去。

命運很無常,總是會給你一些磨難,讓你去克服才能給你安逸的生活,生活就是這樣有條不絮的過着。

等趙信忙完,着急就往家裏趕,要是在羅瑤璐回來之前沒把小屋收拾好,少不了自己的胳膊又要受些疼,不過他很喜歡羅瑤璐這樣“溫柔”的對他,兩個人在一起打打鬧鬧的才紅火。

一路小跑的趕回去,氣還沒喘的呢,趙信發現門竟然是開的,暗暗的叫了聲“不好”羅瑤璐已經回來了,不得已硬着頭皮輕輕的推門縫想嚇一嚇羅瑤璐,轉移羅瑤璐的注意力,好讓自己好過一點。

等趙信順着門縫往裏看的時候,才發現哪是羅瑤璐,一個女孩背對着門四處亂翻,象是在找什麼東西。

“好大膽的小賊,偷東西你偷到大爺我頭上了,你要女孩家家的,怎麼不學好,偏偏要出來作賊呢!”咬咬牙準備大吼一聲,先把對方嚇傻了,自己才能好好的教育這個小賊,使她回頭是岸,想想都有成就感。

“啊”一聲驚叫,把兩人都驚蒙了,趙信摸了摸嘴,沒張開呀,這不是我叫的啊。

“你… …你是什麼人,怎麼… …在我家。”女孩驚恐的說道。

“你有沒有搞錯!”趙信失笑道:“我還都沒說話呢,你到賊喊起賊了,信不信我把你送去免費吃幾天飯。”

女孩掃視了一下週圍,戰戰兢兢的拿起一把剪刀護在胸前道:“你趕緊走,不然我就是用剪刀扎你!”說着還看了看剪刀,生怕自己拿錯了武器。

剛纔在門風縫中,由於小屋的光線很暗,沒有看清楚,現在趙信才發現這個女孩和夏雪依有着幾分相似,不會是自己的小姨子吧,趙信心裏打了個突,不管是不是問一下總規沒有什麼錯。

“你是不是羅依然吧?”趙信帶着疑惑的問道。

按照趙信的猜測,女孩肯定是羅依然,然後自己兩人相認,自己和小姨子搞好關係,說不定老婆回來還會誇獎幾句,心裏正美呢,女孩猛的拿着剪刀衝了過來,口中大喊着:“好個小賊你是有備而來的。”

趙信心頭大汗,這小姨子也太彪汗了,正要往門外閃躲,羅瑤璐驚喜的聲音傳來,“依然,你不是在工作嗎,怎麼回來了。”

“姐姐,你回來的正好,家裏來了個小偷,我們合夥把他擒下!”羅依然看到姐姐回來,慌亂是心馬上就安靜下來,握着剪刀的手也不再顫抖,怒目瞪着趙信。

“小偷!”羅瑤璐四周看了看,除了她們三個人,哪還有什麼人,猛然盯着趙信嘻笑道:“我妹口中的小偷不會是你吧。”

趙信悻悻的指了指自己,苦笑道:“不是我,還能有誰。”

“呵呵… …”羅瑤璐大笑着說道:“我想過無數次你們倆見面的場景,就是沒想到我妹會拿着剪刀對着你。”

羅瑤璐奪下羅依然手中的兇器,拉着妹的手嬌笑着介紹:“老妹,他是趙信,你未來的姐夫。快點,叫聲姐夫!”

“姐… …夫!”羅瑤璐頓時紅着臉,把頭扭過一邊,不敢看着兩人。小姨子和姐夫相見,沒有想到居然是這樣喜劇的場面。

“好了,正好今天老妹回來,信,你先去把菜洗了,等會我給你們好好的露一手!”羅瑤璐趙信拉着妹到牀邊坐下,把菜扔給了,姐妹倆聊天去了。

趙信笑着點了點頭,接到手中,忙去了。 “依然,你怎麼今天突然回來了!”羅瑤璐欣喜中帶着疑惑的問道。

“我工作的地方想我留下來,需要建一份檔案,我回來找一下!”摟着羅瑤璐的肩膀道:“姐,你們是什麼時候好上的,是不是上次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說呢,你怎麼會那麼高興,連聲音都是春心蕩漾。”

學着羅瑤璐的口氣道:“老妹,他是你未來姐夫,這話姐你都能說出來,這可不是你一慣的作風啊,這個男人真有這麼大的魅力,別和以前的男人一樣圖你的美色吧!”羅依然有點擔心,這種男人姐妹倆可是見多了。

“瞎說什麼呢,你姐我要是連這點眼力都沒有,早就被人騙了多少回了!”羅瑤璐一副你姐是我那麼好騙的嗎?

等趙信把菜做好端來時候,羅瑤璐纔想起自己說要露一手的,姐妹倆光顧聊天都忘了,給趙信一個甜甜的笑容,也幫着忙了起來。

經過這麼長時間,羅依然已經習慣了這個姐夫的存在,漸漸的融入了兩人之中。

“姐夫沒想到你還做的一手好菜!”羅依然笑呵呵的說道:“看來我姐是揀到寶了,沒想到現在的男人還能做出一手好菜。”

趙信一臉鬱悶道:“這話你可就說錯了,現在是提倡女權的時代,應該是現在的女人很少會燒菜了,尤其是稍微有點姿色的,更是不可一世,視廚房爲毒房生怕會毒黑了皮膚,象你姐這樣既漂亮又溫柔賢惠的好女孩上哪找去,應該說是我揀到寶纔對。”

羅瑤璐被趙信誇的都不好意思了,夾了一筷子菜給趙信羞道:“這麼肉麻的話你都說的出來,我妹還小別教壞了依然。”

“姐夫,有你這句話我就能放心把姐姐教給你了!”羅依然瞬間紅着眼睛,轉眼間姐姐就要嫁人了,從小兩人相依爲命是姐姐把自己帶大,姐姐吃了很多苦,小屋有多冷她是知道,如今姐姐能找個好男人也爲姐姐高興,只是心裏很捨不得。

羅瑤璐握着妹妹的手,輕輕的拍了拍妹妹的小手,強忍着淚水緩緩道:“依然,姐姐就算是嫁出去,你不也是我老妹麼,有什麼好傷心的,依然現在也大了,等你有了自己的另一伴之後,也要常來看看姐姐的。”

趙信被這個姐妹倆搞的是莫名其妙,怎麼一會風一會雨的,不由問向羅瑤璐道:“璐璐,你們倆是怎麼了,我們又不是要去什麼地方,反正我們接手公司以後也可以把依然帶過來,你們用的着這樣嗎?”

趙信的話驚醒了回憶姐妹情的倆人,羅瑤璐歡喜道:“對啊,我怎麼就沒想到,依然的專業是金融管理正好可以幫助你,我們是新來的,姐妹倆在一起也好有個說話的,依然也不用那麼辛苦。”

趙信驚歎羅依然竟然選了這麼個專業,金融管理專業,是培養和造就適應市場經濟發展的需要,德才兼備,能從事金融管理工作,並具有一定實際工作能力和研究能力的專門人才, 想不到自己的這個小姨子有這麼遠大的理想,不由的對羅依然刮目相看。

羅依然被兩人的對話嚇了一跳,摸了摸姐姐的額頭,又摸了摸自己的,小聲嘀咕了一句:“沒發燒呀。”

羅瑤璐被羅依然的舉動逗笑了,拍了下伸過來的手,嬌嗔道:“依然,你幹什麼呢,發什麼燒?”

“姐姐,我剛纔沒聽錯吧,你們倆要給我找工作?”羅依然驚呼道:“姐姐,你們什麼時候開公司的,哪來的錢。”

不是羅依然不相信他們,剛纔他已經知道姐夫在大公司做保安,可是一個小頭目才能掙多少,別姐夫除了做保安還乾點別的什麼事吧,越想越害怕,美目盯着趙信從新打量這個男人。

趙信被羅依然防賊的眼神盯的混身不舒服,忙問羅瑤璐:“你沒告訴依然我們的事?”

“我還沒來的及說呢!”羅瑤璐白了趙信一眼道:“依然是這樣的… …”慢慢的把向老闆和趙信的事情告訴了羅依然。

“這老頭沒病吧,還是發燒燒糊塗了,辛苦了這麼多年就這麼把公司交給了一個相識不到兩個月的外人!”剛說完就看見趙信的臉黑的和鍋底有一拼,連忙陪笑道:“姐夫,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想啊,換了是你這麼大個公司還是金江市十大企業,這麼輕易的交給你,你就不覺得當中有什麼問題。”

趙信嘆了口氣,現在的孩子啊,也許永遠都不會明白了。

時代在轉變,人們的思想也在改變,想做件好事別人都會懷疑你是不是另有所圖,這些也許並不算什麼,可如果你做了好事卻碰上的是粘包賴的確也讓人寒心,趙信想和羅依然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一時間呆呆的不說話。

羅瑤璐推了推趙信,關心的問道:“信,怎麼了,怎麼不說話,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入神。”

“哦,沒什麼!”趙信勉強的笑了笑,很慶幸自己能遇到羅瑤璐這麼好的女孩,如果那天是羅依然,說不定自己現在身上已經長草了。

“你呀你,都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羅瑤璐無奈道:“就是這麼個臭脾氣,我怎麼發現你最近和向叔越來越象,都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人家年輕人有自己的思維方式,我們跟着瞎操什麼心。”

趙信苦笑一聲,只是搖頭。

“姐夫,你怎麼了,怎麼突然搖頭嘆氣的?”羅依然奇怪的問道。



再次格擋後,克尼旋轉着身體掄出一錘,接着慣性,力量大增。他怎麼也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傢伙居然如此冷靜,完全對不起他的長相,並且反譏自己的話如此惡毒,沒錯,他聽說過這種怪獸可以狂化,短時間內能力大增,他就是想耗掉對手的這個能力,再使出殺手鐗一舉擊殺對手,沒想到被輕易識破。

Previous article

因爲在最後,他們都放棄了抵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