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再次格擋後,克尼旋轉着身體掄出一錘,接着慣性,力量大增。他怎麼也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傢伙居然如此冷靜,完全對不起他的長相,並且反譏自己的話如此惡毒,沒錯,他聽說過這種怪獸可以狂化,短時間內能力大增,他就是想耗掉對手的這個能力,再使出殺手鐗一舉擊殺對手,沒想到被輕易識破。

砰!老牛被這一錘震得身形稍偏,就勢在地上一個翻滾,圖騰柱掄向克尼的雙腿。口中接着罵道:“你還沒有自己的武器高,趁早換個趁手的武器吧,這樣只是讓人笑話。”

克尼不是衝動的人,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的激怒不但沒有效果,反而讓對方的嘴開始叨叨個不停,索性,克尼不再說話,沉着臉輕輕跳躍躲過老牛的攻擊,大錘順勢自上而下砸向老牛,這一擊仍然佔着空中的優勢。

老牛迅速再次翻滾,碩大的身軀做出這個動作顯得有些滑稽,不過老牛不在乎,不管什麼方法,只要能擊敗對手,就是好方法。砰,一聲悶響,老牛的身軀順地飛出去老遠,正是克尼一擊不中後,快速的踢擊命中,他的腳踢竟然也有如此大力。

看起來,在力量的碰撞上,老牛不佔便宜,就算是狂化,老牛也沒有把握能夠戰勝對手,老牛很清楚對方的等級比自己要高,與其現在狂化釋放領域,不如找機會出其不意釋放,能多堅持一會也是好的。

畢竟,親眼見過千斬的出手,他認爲千斬解決那個全身沒有幾兩肉的小白臉應該不會太久,自己只要支持到千斬解決對手來幫忙就足夠了。

另外,老牛對這種純粹力量之間的碰撞也是異常興奮,他很想和對方多拼一會,甚至腦海中還在想,如此爽的戰鬥但願能多打一會,希望千斬不要這麼快來幫忙。 第二百零二章 血光之魂

等了半天,千斬發現自己並沒有遭受攻擊,閉上眼睛的她忽然感覺一暗,似乎有什麼東西遮住了陽光,心中不由嘲諷自己。

“唉!拋棄太陽這麼多年,臨死時太陽也不肯爲自己送去最後的溫暖……”

下一刻,千斬緩緩睜開眼睛,入目的是一個大鐵塊,巨大的鐵塊,嗯,還是人型的,是來自地獄的嗎?陽光完全被這個大傢伙遮住。

千斬不由閉上眼睛再次睜開,她只以爲這是自己死前的幻覺。當她再一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卻看到一個張開的大手,緩緩向自己抓來,大手在視線中越來越大,直到蓋住了其他的景物。

“來自……地獄的……手嗎?”千斬輕輕喃道。

她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大手抓起,緩緩的升空,越來越高。

“原來,地獄在天上啊……”只是,下一刻看到的景象讓虛弱的千斬張大了嘴。

她發現自己半躺在在一個奇怪的小房間內,房間不但小的可怕,並且奇怪的可怕。

前面不遠處,一個男人坐在特質,怪異的椅子上正在操作着什麼。

“雷雲!難道你也……”千斬失聲道,僅僅是側面,千斬就認出這個自己在死前想過的男人,並下意識的認爲對方也已經死去。

“別出聲了,你好好休息下,現在我要解決那個人,”雷雲輕輕說道。

千斬的傷比外表看起來重得多,她身上白嫩的皮膚更是青紫交接,慘不忍睹,雷雲心中充滿憤怒,他可以想象這個女人受到什麼樣的**。

雷雲撕破最後一個高級恢復卷軸,在光芒的籠罩下千斬身上的幾處傷口迅速癒合着,只是,對於千斬來說,真正致命的是身體內部的傷害,兩次重擊已經讓她的內臟有了嚴重的損害。接着,雷雲扔出自己的備用衣服蓋住了千斬的胴體。

似乎是發現千斬的異狀,雷雲立刻召喚出小青,已經七級的小青似乎不滿主人爲什麼這麼長時間沒召喚自己,蛇臉上露出一個人性化鄙視的眼神,不過下一刻,它就發現了重傷垂危的千斬。不用主人吩咐,它立刻開始釋放回春術。

小青的身體只能盤在一起,誰叫這裏空間太小呢。經過回春術的治療,千斬的面色稍稍好看一些。回春術可以緩慢持續的恢復生命力,雖然千斬的傷勢太重,回春術根本不能有什麼效果,但暫時穩住情況還是做得到的。

“穩住她的傷勢,恢復魔法不要停,精神力不夠從我這裏抽取。”

雷雲沒有用精神溝通,而是大聲說道。他全神貫注的盯着不遠處的對手,表情很凝重。

小青的蛇頭連點,表示明白了主人的話,開始做起了苦力。

大鬍子現在已經明白眼前的大傢伙是敵人了,他就這麼看着對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抓起地上奄奄一息的千斬,放到它的身體內。

有一瞬間,大鬍子還以爲對方不是敵人呢,可是這一刻,大傢伙散發出強大的氣勢直逼向大鬍子,令他不敢輕舉妄動,大鬍子本能的感覺到這個大傢伙非常危險。

一個鋼鐵大巨人與一個渺小的人類就這麼對峙着。

雷雲透過大屏幕看着對手,先驅者的感知與他現在結爲一體,他也能清晰的感覺到對方的實力,看裝備,就知道對方是防禦特長。

“沒時間和他浪費,先驅者,準備張開領域。”雷雲說道,他內心還是很焦急,莉莉絲和老牛還不知道情況如何,如冰那邊也是。

“明白,主人。”機械聲不帶感情。

雷雲張開領域,透過先驅者中轉,領域再由先驅者釋放到外面,這是雷雲剛纔與裏皮戰鬥中領悟的,說起來,剛纔的戰鬥真是兇險萬分,裏皮的怪異與強悍,也讓雷雲更深層次的接觸到逐日島審判者的特性。

時間追朔到十分鐘之前,雷雲心急火燎的擔心自己的同伴,他很清楚對方有備而來,這意味着莉莉絲,老牛,還有千斬都很危險,可是這個老頭的奇怪能力自己還不能完全斷定。

雷雲正在思考對策的時候,裏皮再次攻擊,手段還是和先前一樣,紅色光影化成四道螺旋形狀奔襲而來,速度比先前快得多。

“領域衝擊破。”

雷雲果斷施展自己新的領域招數,攻擊的目標正是幾道螺旋光影。

領域衝擊破,真正的原理是攻擊目標附近的時空之力凝聚一起,衝擊目標,只要是在領域範圍內的一切物體,都可以被攻擊,並且可以複數攻擊,凝聚範圍與攻擊強度,可由雷雲控制。理論上,攻擊目標越少,攻擊力度越強。

無形的攻擊瞬間使得螺旋光影消失,時空之力的強大無需置疑,就當雷雲準備使用領域衝擊破攻擊裏皮的時候,卻看見裏皮的臉上神祕的一笑,這一笑讓雷雲的心頭冒出一股強烈的危險念頭。

雷雲本能的向空中飛起,無色的透明光翼在背後打開,這正是時空之力凝結的翅膀。

剛剛飛起,原本被自己領域衝擊破攻擊消滅的四道螺旋光影竟然又在原地出現,重新向着雷雲襲來。雷雲的反應不可謂不快。

但是,雷雲的飛行速度還沒有完全爆發,身體忽然有股異樣的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從身體消失,這種感覺來自左臂和胸前,這讓雷雲稍稍停滯了一下。

這個意外使得四道螺旋狀的光影全部擊中雷雲的身體,瞬間,雷雲的眼前充滿了紅色,這是一片詭異的紅色,雷雲甚至聞到了血腥味。一個念頭閃過,血!周圍的全部是血液。

裏皮揹負雙手,有些興奮的看着不遠處的雷雲,螺旋光影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雷雲身外抱着一層淡淡的紅影,只是,這一層紅影的顏色肉眼可見的變化着,漸漸變深。

“哈哈哈哈,不錯的精血,居然有着如此詭異,高等的力量,雖然不明白這股力量是從何而來,但若是給你時間,逐日島上不可能有你的敵手,可惜的是,你碰到了我……這次我的實力也許能突破13級了,哈哈哈。”

裏皮興奮的仰天大笑,只是,他沒有注意,雷雲身外包裹的紅色光影停止了變色,然後漸漸的變淺。

雷雲終於想明白對方是什麼能力了,控制血液!利用血液中的力量來攻擊防禦。

是的,血液, 霸道總裁寵萌妻 ,血液的基本功能,組織代謝產生的二氧化碳和其他廢物運輸到肺、腎等處排泄,從而保證身體正常代謝的進行。貧血時,紅細胞的數量減少或質量下降,從而不同程度地影響了血液這一運輸功能,導致人體機能下降。

修煉者的血液比起一般人來說,作用更大,它們在循環過程中不停的把各種力量引遍全身,使得身體各種能力增強,也就是說,血液本身就蘊含着強大的力量,實力越強,血液中的力量就越大。

通過身體的反應,雷雲斷定對方正在用某種特殊的方法吸收自己血液中的時空之力,那種好像身體中有什麼東西流失了的感覺,正是因此。

得知了對方的能力,雷雲立刻想出了對應之策。時間倒流,這個消耗巨大的能力,雷雲毫不猶豫的施放,精神力急劇減少中,但是身體血液中外泄的力量卻快速恢復。短短三十秒, 醫道生香

“什麼?”裏皮這時候才注意到雷雲的變化,他沒想到對方竟然破解了自己的血能吸收。自己的這個能力從來沒有人能正面破解過,哪怕是曾經和13級的審判者對戰,對方一旦被自己的血光之魂包圍,只有被自己吸收的下場。

說起來,裏皮的這個能力算是比較逆天,他身邊的紅色光影正是他自己體內的血能,裏皮可以精確操控它,使它變成各種形狀,進攻或者防禦都沒問題,裏皮稱它爲血光之魂。它最逆天的能力並不是攻擊和防禦,而是吸收。

沒錯,它可以吸收敵人身體中的血能,輕者使對手實力下降,重者直接吸乾對手,使對手變成個廢人,並活不了多久,血液失去原有的功能,無論什麼人,都不可能活得長久。

遺憾的是,通過血光之魂吸收的血能,裏皮自己可以轉化真正吸收爲自己力量的只有一成,這還是最好的狀態,畢竟,細微的分起來,每個人的血液構造都不相同,若是能百分百吸收,相信裏皮早就成爲大賢者了。

裏皮不可置信的看着完好無損的雷雲,甚至連胸前的傷口都已經癒合,要知道,要想吸收對方的血能,對方的身體必須有傷口才行。

他第一次的飛針偷襲正是如此,就是爲了在對手身上製造傷口。猩紅飛針是裏皮爲數不多的攻擊手段之一,特點是讓人無法察覺,並且用自己的血能中和傷口,使之不會流血,通過自己的控制,可以讓傷口隨時流血,一般情況下,對手根本發覺不了如此細微的傷口。

“不可能,你,你是怎麼做到的?”裏皮終於張大了嘴,老臉鐵青的問道。 第二百零三章 絕境反擊

面對裏皮的疑惑,雷雲卻露出一絲奇怪的微笑,他的臉色比起剛纔要白上一些,這不是失血的原因,而是精神力消耗導致。

“你的真正能力不光是操控血液,最重要的是吸收血液中的血能,我不知道你用什麼方法可以做到,但是,消耗一定不會小,我猜得沒錯吧?”

裏皮心中震驚,是的,雷雲說的沒錯,每次使用血光之魂吸收血能,裏皮的消耗都是巨大的,每次都在成功吸乾對手後利用對手的血能來補充自己,可是,這次耗了那麼大的能量居然連一點都沒有吸收到,換句話說,裏皮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白白耗去了自己的力量。

“我很感謝你爲我上了一課,讓我瞭解了審判者的特殊能力多麼與衆不同,不過我沒有時間和你耗下去。”雷雲說完後,一揮手,他消失在了原地,同時他原本的位置被一個大傢伙代替,正是先驅者。

先驅者的樣子有些變化,仔細觀察會發現,背部的重炮變得細了一些,機身的體型卻比原先要小了一圈,不過還是有十米高,變化最大的是,頭部的結構更加精細,頂端的能量角本是中間一根,現在卻變成了兩邊兩根,更加的漂亮。

此刻,它正威風凜凜站在陽光下,一雙紅色的機械眼正冷冷的盯着裏皮,說不出的冷酷。

這一刻,裏皮身上的壓力大增,他感覺到了死亡的召喚,這個怪異的大傢伙身上散發的威勢已經不能用浩瀚來形容,冷汗,已經從裏皮的額頭緩緩落下。

上一刻,裏皮還在得意的大笑自己吸收到了不錯的力量,心中考慮的是通過這力量,自己的實力能提升多少,而現在,裏皮卻在考慮着如何逃跑,保住性命。

先驅者左手的光槍舉起,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裏皮。

“時空衝擊,百分之五十能量,發射!”

造夢年代 ,接着,槍口先是一些細小的藍光粒子在周邊微微聚集槍口,眨眼間,藍色的圓形光芒從槍口中迸發,藍色的能量柱轉眼間籠罩了裏皮。


這正是雷雲曾經重傷惡魔尊者的那一招,時空衝擊。

只是,先驅者的繼續進化使得這個攻擊可以自主分配能量消耗與攻擊強度。駕乘先驅者戰鬥的時候,雷雲的時空之力和先驅者的時空之力融於一體,不分彼此,時空之力經過先驅者的計算轉化爲攻擊手段,中間還會有些節省,這也是進化後的一個特點。

裏皮的位置現在只能看到藍色的光芒,他整個人都已經被藍光覆蓋,但是,雷雲的臉上沒有喜色,他清楚的感應到,在時空衝擊擊中裏皮的前一刻,裏皮的氣息就已經消失了。雷雲很清楚,裏皮一定是有着什麼特殊的逃生手段。

此時雷雲的臉上陰雲重重,他沒想到在通過先驅者放大時空之力的鎖定下,還是讓對手逃跑了,這說明自己的底牌之一的先驅者,已經暴露。

沒有考慮的時間,雷雲駕駛者先驅者立即快速向着同伴的方向飛去,同時仔細檢查計提數據。

機體能量消耗,百分之五十五,這代表着雷雲身體的時空之力消耗也是百分之五十五,可用能量,還有百分之四十五,也就是說,雷雲在百分之四十五的能量耗盡前必須解決戰鬥。

在機體中,感知也與先驅者共享,片刻後雷雲就發現了三處戰鬥,他立即分辨出莉莉絲,老牛,還有千斬。

莉莉絲和老牛的氣息還算比較強,他們都是單打獨鬥,可是千斬的對手卻是兩個強大的氣息,就在雷雲決定先去支援千斬的時候,千斬的氣息幾乎消失,而他的對手則有一人氣息徹底的消失。

雷雲仔細的盯着剩下的這名對手,他在猶豫要不要使用時空衝擊這個大威力攻擊手段,對付這個人,雷雲感覺至少要使用百分之四十的能量才能將其擊敗,可是,他沒時間猶豫,莉莉絲,老牛還都在危險之中。

甚至由於情報的泄露,如冰他們的情況現在也好不到哪去。

“先驅者,時空衝擊,以百分之四十三能量進行攻擊。”雷雲立刻決定道,爲了以防萬一,雷雲使用了百分之四十三的能量,這樣一來,先驅者和雷雲都將戰鬥力大幅下降。

“明白。”

三秒後,大鬍子聽見一個冰冷的機械聲,在此之前,他的考慮很多,進攻,僵持,等待,逃跑等等,但是,對方的威勢卻壓得他反應遲鈍,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強大的鐵疙瘩,在他心裏,這一定是某個傀儡師的產物,但是比他見過的任何一隻傀儡都要強大得多。


短短三秒就這麼在他胡思亂想中浪費了,當冰冷的機械聲伴隨着槍口的藍光響起時,大鬍子本能的爆發最後的力量舉起圓盾,下一刻,他全身被藍色能量柱籠罩。

雷雲看也不看戰果,駕駛着先驅者發動空間傳送,消失在空氣中,眨眼間,能量柱消失,消失的還有大鬍子,微風吹過這片空地,剛纔還激烈的戰場現在變得冷清,只剩下地上的碎肉塊……

莉莉絲站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氣,她的半邊身體已經被血色染紅,她實在沒想到對手這麼能耗,好像有無盡的魔力一樣。

半空中,古拉塔娜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身上也是血跡斑斑,面色已經不再紅潤,胸口起伏的頻度也比剛纔快多了,但是,她此刻還在空中,這就說明了接下來,莉莉絲將會變成靶子,只能防禦無法反擊的靶子。

古拉塔娜心中對莉莉絲強大的防禦很是心驚,簡直比得上一個盾戰士了,並且還能飛行,古拉塔娜翻遍記憶也沒聽說過有哪個防禦戰士能夠飛行的,這不怪她,埃辛大陸的職業體系只有賢者議會與少數的審判者知道,她還沒有那個資格。


古拉塔娜現在不在乎對方的防禦了,她冷笑着開始準備魔法,無論多麼防禦強大,只能被還能飛行的自己活活耗死。

“碎風術!”古拉塔娜大喊一聲,地面上莉莉絲身體周圍立刻氣流混亂,忽強忽弱的呼嘯聲響在她的耳邊。

這個魔法對手在先前的戰鬥中已經使用過兩次,莉莉絲知道這個魔法的特性,小範圍內的產生各種強風,強風壓縮後形成風刃攻擊對手,完畢後繼續形成強風,如此循環,持續時間超過三十秒。

就算知道特性,可是莉莉絲鬥氣枯竭,精神力大幅下降,莉莉絲已經無法再以快速的動作閃避看了,現在莉莉絲的速度已經脫離不了碎風術的範圍,只能咬牙硬抗。

噗呲!噗呲!一條條細微的傷口從莉莉絲身體的各個部位出現,傷口雖不深,但是架不住數量大啊!轉眼間,莉莉絲身上就多出了幾十道傷口。並且,外面看上去,莉莉絲的身體不停的散發着血花,真的是慘不忍睹。

空中的古拉塔娜冷笑着看着對手,她已經無法再利用高速來閃避自己的魔法了,這意味着戰鬥即將結束。

莉莉絲暗自打開了敏捷光環,殘留的鬥氣緩緩的開始循環,雖不多,但很凝實,它們在莉莉絲的體內不停的加速。

外觀上,莉莉絲用雙手護住胸前,似乎在做無力的抵擋,一分鐘過後,莉莉絲完全變成了血人,除了頭部和胸部,還有殘破的皮甲護住的有限部位,其餘地方全是交錯的傷口,莉莉絲單膝跪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哼哼,雖然我不知道你一個防禦戰士到底怎麼做到飛行的,不過不重要了,”

古拉塔娜身形微微降低並且靠近莉莉絲,在莉莉絲十米遠的地方停住,接着道:“同是女人,就讓我給你最後一擊,來結束你的痛苦吧。”

她說完後,已經醞釀好的最強魔法,風棱柱隨手發出。這是壓縮風的力量爲一條直線,形狀上很細小,但是殺傷力卻很強大,如果被它穿過身體,它將在對手的身體內快速擴大像是龍捲風一樣在對手的體內肆意的破壞。

就在風棱柱接近莉莉絲的身體的一剎那,莉莉絲雙眼精芒畢露,她動了,嗖!的一下向上竄到和古拉塔娜平行的高度,雙手同時持劍放在右側腰部,劍尖朝着古拉塔娜,左腿筆直,右腿彎曲擺出了一個曼妙的姿勢。身前開始形成半橢圓形的淡黃色光幕,光幕保持形狀不停的前後循環,顏色越來越深,眨眼間變成了暗黃色。

“大地衝撞!”莉莉絲的聲音像是一道巨錘,砸在古拉塔娜的心中。

十米,如此近的距離就是爲了節省自己的魔力解決對手,古拉塔娜做夢也想不到對手還有餘力,在她的感應中,對手體內的力量已經耗盡,她實在想不明白,爲什麼奄奄一息的對手剎那間竟然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甚至還強過之前。


衆人再次計劃了一下,一個小時之後,衆人才離開。

Previous article

“既然你已經同意了,也就不用急在一時,我先把你們的職位安排一下,你們倆就去享受最後一個平凡之夜吧!”向老闆不忍心眼前的這對碧人從此踏上沒白天沒黑夜的路,讓他們去放鬆放鬆,迎接以後的繁忙。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