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走,那邊。”林越微微一笑,直接的對着一處人羣稍微少上一些的地方走去。

“鎖長老,”林越對着面前閉着眼睛,身穿一身灰色粗布麻袍的中年男子躬聲喊道。

而吳憂三人也是隨着林越之後一同的喊了一聲。

鎖心塵眼睛緩緩睜開,有些渾濁的雙眼在四人身上掃過,最後定格在前面的林越身上。

“你來了,看來第一輪你們都是通過了,抽籤吧。”鎖心塵一臉淡然之色,但是心思縝密的吳憂卻是從他的眼中看見了一絲興奮的笑意。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自從剛剛見到鎖長老時便是感覺他今天有些不同,平常的鎖心塵始終都是一副邋遢的模樣,酒不離手的,而今日,他居然破天荒的將頭髮梳理整齊,換上了一身雖然破舊,但卻乾淨的灰袍。

不僅吳憂心中疑惑,就連身旁的幾人也都是有些摸不着頭腦。

林越看着鎖心塵從身後拿出來的竹筒,輕笑一聲,將竹筒結果來,但是卻並沒抽取,而是雙手背在身後,輕聲說道,“師兄,這些繁瑣之事便不必了吧,他們三個都是我兄弟,雖然說不可能避免會碰到一起,但是我希望可以儘量的拖延下去,師兄你覺得了?”林越一臉的平和表情,溫和的語氣,幾人感覺他們兩就好象是在聊家常一般,最讓幾人吃驚的是,林越竟然稱呼鎖心塵長老爲師兄。他們心中不禁暗暗苦笑,這小子究竟還有多少祕密啊。

鎖心塵一臉冷漠的看着林越,突然的,那冷漠如冰山的剛毅臉龐竟是突然的擠出了一絲笑容,雖然這笑容很難看,“你這個小兔崽子,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將你們分在一起就是了、”鎖心塵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若是別人知道在萬壽閣內有着冷麪閻王稱號的鎖心塵竟是與一個少年有說有笑的,恐怕立即便是會引來衆人的圍觀的。

這之間雖然是因爲兩人是師兄弟的關係,但是更大的原因則是因爲林越的另外一個身份,星運星。

身爲一名星運師,他自然知道星運星這三個字代表着什麼了。第一代星運星出現時,曾經是那個時代的最強者,而第二代星運星也是同樣的,但是在兩代星運師之後,便是一直的沒有在出現過星運星,可是就在幾個月之前,自己卻是碰見了這第三代的星運星,雖然林越現在的年齡尚還太小,但是一旦讓他成長了起來,那定然會又是一個傳世的強者。這種大機緣鎖心塵又怎麼會放過了,如今不過是一點小小的事情,並且自己又不用出力,能幫就幫一把吧。

“那便多謝師兄了,師弟先退下了,待會還要上臺戰鬥了。”林越笑着說了一聲,便是招呼幾人找了一處地方坐着。

鎖心塵望着林越的背影,心中暗道,“此子果然不凡,難怪連星運星都是會選擇他,上一次見他時我記得他好象纔是一名初級王者吧,嘖嘖,這才幾個月時間,便是又突破了、” 兩個時辰時間已經過去,所有的的參賽弟子也都是進入了鬥戰臺。

而原本根本無人問津的鎖心塵此時卻是被幾十號弟子圍了個水泄不通,雙眼火熱的盯着他面前塞滿了竹籤的的竹筒。這個不起眼的竹筒便是即將確定他們對手的信物。

“速度快一點,磨磨蹭蹭的跟個姑娘似的。”此時的鎖心塵臉色又恢復了往常的冰冷模樣,對着面前正猶豫不決,不知道該抽哪一個竹籤的弟子冷聲喝到。

那名弟子被鎖心塵一聲冷喝,快速的抽取了一支,看了一眼竹籤上的號碼,整個人突然之間的呆住了,因爲在他手中的竹籤上赫然刻着兩個大字,“輪空”。

“地級弟子有一人輪空,別大驚小怪的,感慨走開。別影響下面的人抽籤。”那名抽到輪空籤的弟子一臉狂喜的緊緊的握着竹籤,快步的走了出去。

整個抽籤過程在鎖心塵不斷的冷喝聲中,竟是隻用了十分鐘的時間,看見這一幕的林越不禁暗暗感慨,自己這師兄還真是有魄力啊,這效率就是高。

同時心中也是暗暗慶幸,若不是自己有着另一重身份的話,別說讓鎖心塵幫忙自己安排了,估計也就與這些人差不多的結局吧。


天級弟子共二十六人,也就是說需要比試十三場,然後才能輪到地級、這樣一弄,最少也得兩個時辰時間才能比完。

“這樣的話,我們豈不是需要等到晚上了。”林越皺着眉頭,顯然是對這比賽的場地太小有些抱怨。

吳憂笑了笑,說道,“呵呵,那可不一定。你看着吧。”說完,吳憂便是閉上了眼睛。

林越心中有些疑惑的將目光轉向無雲兩人,不過無雲兩人也是因爲第一次參加這金榜而有些緊張,與吳憂一樣的閉着眼睛養神了。

“難不成,這裏還能多冒出來一個武臺不成?”林越自言自語的說道。不過旋即便是搖了搖頭,但是無論他怎麼想,都是想不出究竟有什麼辦法能夠使兩方人一同的上臺。

就在林越還在疑惑之時,一箇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了中央的武臺上。

那中年男子一出現,衆人便是議論紛紛。

隱婚溺寵:神秘老公,惹不起 是藏長老!”

“據說藏長老是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尊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哇,藏長老好帥氣啊,不知道有沒有妻子了?”某個花癡嗲聲說道。

那個被稱爲藏長老的中年男子站在臺上,整個人個平常之人並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就是這樣普通的一個人卻是一名實力達到了尊者境界的強者。

林越心中有些震動,這名藏長老算是他見過的除了無影與柳巖之外最強的一人了。雖然相隔甚遠,但是林越卻依舊能夠從那藏長老身上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壓力。

之時隨意的站在那裏,便是能夠使別人受到影響,這等實力,堪稱逆天啊。

突然,藏長老動了,只見他雙手微微擡起,隨着他的雙手擡起,一股強大的氣勢也是從他身上爆發而出,原本還喧鬧無比的坐席之上瞬間鴉雀無聲。

衆人只感覺到自己在藏長老散發的氣勢之下一動也動不了,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

“轟隆隆…”林越睜大了眼睛看着臺下的武臺,武臺在此刻竟是被強行的推動了出去,而那中間多出來的空地,則是有着一塊巨大的石頭正慢慢的向上凸起,待那石頭整個顯現出來時,林越才發現,這塊“大石頭”並不是什麼石頭,而是一個武臺。與原本的武臺一摸一樣的武臺。

與林越一樣,一些第一次參加金榜的弟子都是睜大了一雙眼睛,不相信的看着這一切。

如此巨大的武臺,少說也有數千噸,可就是如此龐大的龐然大物在藏長老的手中卻是輕若無物。看那輕鬆的表情,彷彿並沒有花費他多大的力氣一般。

“起!”藏長老輕喝一聲,右手對着那塊武臺虛抓一下,然後武臺便是在衆人驚駭的眼神下快速的升起,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上。帶起一片灰塵。

林越張着嘴巴,驚訝的望着武臺上舉手投足便是輕鬆的變出了一個武臺的藏長老,心臟狠狠的跳動着。

藏長老擡手輕揮,將那片灰塵瞬間掃出臺外,然後雙手揹負身後,一雙凌厲的雙眼掃視臺上衆人,淡淡的說道,“比賽開始,一號二號上臺。”

衆人這才反映過來,那兩個抽到了一號二號的天級弟子快速的登上武臺,對着藏長老微微行了一禮。

“我是這次的金榜排名賽的裁判,比試中,不得下殺手,一放認輸後,不得在出手,違者直接取消資格,明白了麼?”藏長老看向兩人,說道。

“明白。”

“好,開始。”說完,也不見藏長老如何動作,整個人便是消失在了武臺上。然後衆人便是看見藏長老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另一個武臺上。

同樣的,地級的一號二號兩名弟子登臺後,藏長老有重複了一遍剛,剛的規矩,便是落在了臺下,單獨的坐在椅子上,閉着雙眼。那模樣,看的衆人不禁有些發愣,哪有這樣的裁判,不用眼睛去看,怎麼知道有沒有犯規。不過雖然衆人心中這樣想,但是卻沒有哪個不開眼的說出來。畢竟,剛剛的那一手可是讓衆人心有餘悸啊。

而兩個武臺,此時也是開始爆發了戰鬥,一道道絢麗的武技不斷的在武臺上呈現而出。而衆人也是漸漸的忘記了藏長老的存在,場中不斷的響起一道道叫好聲,許多人在見到武臺上兩人的打鬥時都是忍不住的想要自己也上場站上一番。

林越鄙了一眼天級兩名弟子的戰鬥,眼中閃過一道道精光,根據他的判斷,正在打鬥的兩名皇者,實力相差不多,應該都是在兩階皇者左右,不過林越卻是斷定,那名身材相對瘦小一些的皇者纔是最後的勝者。

原因很簡單,在他精神力的探視下,兩人對於武技的操控,和自身靈力的掌握明顯的有着一定的差距,而那名瘦小皇者明顯的要更強一些,雖然短時間內還分不出勝負,但是最多不過三十招,另外一名皇者必定會露出破綻,而到時候勝負自然就會分出了。

果然,兩人在交手二十幾招的時候,瘦小皇者右手虛空轟出一拳,拳風呼嘯對着對方迅速破去,那名弟子體內靈力明顯有些虛乏,被這一拳轟中,倒退幾步,那瘦小男子眼中精光一閃,得勢不饒人,展開身形,快速的爆衝向對方,拳頭再度擡起,同時大喝一聲,“破滅拳。”

然而,瘦小皇者的攻擊還爲落下,那名弟子便是直接的認輸了。

這第一場戰鬥沒有一絲的暴力出現,也沒有發生什麼傷亡便是和平的結束了。

“沒意思。”林越有些無聊的閉上了眼睛,不在去觀看那比賽之事。

鎖心塵給四人的號碼都是在後面一些,所以,輪到林越還得有一段時間。

趁着這段時間,四人都是閉目養神,調整着狀態。 “十一號十二號。”藏長老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而吳憂也是在這一聲下,站了起來。

“加油。”林越,無雲,李秋媛都是說道、

吳憂一臉笑容的點了點頭,道,“呵呵,這些小蝦米對我還產生不了威脅,我的目標可是那地級第一,當然,前提是打敗你。”

林越一愣,然後臉色也是露出一副笑容,說道,“我很期待。”

無雲兩人怪異的看了兩人一眼,吳憂丟下一句,“我去了。”然後便是留下一連串的殘影,再度出現時,已經站在了武臺上。

吳憂一登臺,臺下便是爆發出一股震天的叫喊聲。

林越不禁暗暗咋舌,看向無雲兩人,道。“這傢伙的人氣還真是旺啊。”

無雲一臉的驕傲之色,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誰的兄弟。”

林越翻了翻白眼,不在說話,目光落在臺上,看着自信非凡的吳憂。

“開始、”

藏長老一如既往的簡單利落的說出兩字。

吳憂站在臺上,一臉的輕鬆模樣,只是眼中卻是流露着自信的神色,他的對手是一名名叫程威的壯碩漢字,漢字實力在八階王者,這等實力就算是在地級之中那也是排得上號的人物了。

不過顯然這漢字也是聽說過吳憂的名號的,此時這名堂堂七尺男兒在面對比他矮上了整整一個腦袋的吳憂時,卻是滿臉的緊張神色,握着大刀的手臂微微的擺動着。

程威腳步輕盈的不斷在吳憂的身邊繞着,刀尖拖在地上,劃過石塊,帶起一絲火星。發出刺啦刺來的尖銳聲音。

吳憂眼中閃過一絲笑意,暗道,這漢子倒不是一個四肢發達沒有頭腦的笨蛋,還懂得心理戰術。

程威明顯的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使吳憂心中生出懼意,但是他這次卻是找錯對象了,以吳憂這等實力,又怎麼會受到這種幼稚的影響了。

程威的腳步漸漸加快,最後竟是圍繞着吳憂跑動了起來,遠遠看去,吳憂的外圍就如同被一圈火花包圍了一般。

吳憂沒有絲毫的着急,雙手報膀,眼眸微閉。就這麼的等待着程威出手。

眼看吳憂沒有一絲急迫,程威不禁有些失望。

本來以自己的實力就算是對上比自己高上一階的王者都是能夠過上幾招,可是這次卻是不同,吳憂這個名字他可是聽說過的,越級擊敗皇者,這等成就在地級弟子中簡直就是如同神話一般的不斷被流傳着,而自己這不過才八階王者的實力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夠看,不過雖然心中知道兩人的差距,但是能夠走到這一步的哪一個又會願意輕易的放棄了,不戰上一番,沒有到最後一刻,那就不能輕易言敗。

就在吳憂閉上眼睛的那一刻,程威眼中閃過一絲堅定神色,身形突然變幻,揚起手中大刀,刀氣瞬間脫體而出,一聲爆喝,劈向了吳憂。

吳憂嘴角流出一絲笑容,他閉上眼睛就是爲了引程威出手,他這麼的繞下去,對自己就算是造不成什麼心理負擔,可卻是太煩了。

吳憂眼睛瞬間睜開,程威伸手直指他的額前,強橫的刀氣將他額前的碎髮都是吹散開來。

感受着這一刀的強大氣勢,吳憂微微一笑,“太慢了。”

“叮。”

就在刀身即將碰到吳憂身上的時候,兩根手指卻是突然的自吳憂身下伸出將那大刀輕彈開來。那模樣就如同做了一件在簡單不過的事情。

刀身被彈開,程威眼中閃過一絲驚慌,一個轉身,右手再度揚起,又是一刀劈下,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一停下,這場比試便是結束了。

“嗡…”這一次,大刀沒有在被彈開。

程威快速的揮出大刀,吳憂根本沒有閃躲,直接在頭頂處伸出兩根手指,便是夾住了那聲勢浩大的攻擊。

刀身被夾住,發出一聲顫音。久久盤旋不絕於耳。

而程威則是雙手全部的壓在刀柄之上,臉龐都是被憋得通紅,但無論他如何的使勁,吳憂的兩根手指就像是鐵鉗一般的死死的鑲在了自己的刀刃上,一動不動。

吳憂一臉笑容的看着面前的程威。

程威眼中閃過一絲猶豫,旋即便是消失不見。身體迅速向後退去,那大刀也是不在抽回,任憑吳憂拿捏着。

“火雲掌。”程威穩住身形,雙掌微微收回,放於側腰,靈力不斷的自他體內涌出,匯向雙掌之間,然後他一聲大喝,雙掌猛然推出。一股炙熱的強大氣流瞬間從他的雙掌之間涌出,對着吳憂席捲而去。

吳憂屈指輕彈手中大刀,刀身受力,在空中不斷的旋轉,對着那股炙熱氣流飛去。

而後又是伸出一指,靈力自他體內涌出,化爲一道道細小的靈力,在手指上不斷的盤旋,最後在他指尖快速凝聚、

“無陽指。”吳憂輕喝一聲,那股匯聚的靈力頓時爆發出一道亮光,亮光一閃即逝,衆人便是看見,一道猶如閃電般的光束便是自吳憂手指上射出,而後,那程威便是慘叫一聲,落在了臺下。


藏長老這個時候也是適時的出現在武臺上了。簡單快速的宣佈了勝負,然後便是又接着喊道下一組。


這一場不過短短的幾分鐘便是結束了戰鬥,而吳憂更是隻用了三招,衆人都是有些感嘆,妖孽吳憂果然名不虛傳啊。

吳憂剛坐下,無雲便是湊了過來,問道,“剛剛那小子也太弱了吧。才三招就輸了。”無雲有些不屑。

林越在一旁說道,“弱,那也是相對的,你若是與剛剛那個大漢交手的話,估計對方只是釋放出氣勢,你便是直接認輸了。”

無雲有些不服氣的還想在說些什麼,吳憂卻是說道,“林越說的沒錯,對了,怎麼還沒有到你們?”

林越搖了搖手中的竹籤,說道,“下一場就是我了。”

……

“十五號十六號。”聽到這個聲音,林越站起身來,將竹籤隨手扔向座位,對衆人報了一個輕鬆的笑容,然後雷閃使出,便是出現在了武臺上。

一些眼尖之人,在看見林越座位的旁邊竟是吳憂時,在看向林越的時候,眼中便是多出了一些敬畏與期待,能夠與吳憂坐在一起之人,實力定然不會弱到哪裏。


不料自己前腳剛走,他後腳就給那些人解除了連帶,簡直是打臉不問方向啊。

Previous article

然而,在下一刻,她的直播間突然亮起了一條條的續費提醒。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