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玉帝比張禾高出一個修爲層次,可以說在氣勢上是完全壓倒張禾的。

但是,氣勢這個東西,並不像修爲一樣,你有多少,就是多少。

一個沉悶木訥的人,說不定什麼時候生氣了也會拿刀捅人,這就是氣勢突然上來了。

因此,在特殊的機緣下,張禾是可以戰勝匆忙回到一百多年前的玉皇大帝的。

什麼?你說玉皇大帝爲什麼要回到一百多年前對付張禾?

嗯嗯。。。

天庭上誰說了算?

科技巫師 ,但事實並非如此,很多時候,玉皇大帝的權利是被架空的。比如有一天,玉帝跟一個仙官說,你去幹這個,那人就會說,沒有元始天尊符詔,不敢去。

這就是說,我只聽原始天尊的,你一邊玩去。

玉帝鬱悶不已。

直到1993年,玉帝算到了人間一股煞氣,知道這是自己壓過原始,掌握實權的關鍵所在,而這股煞氣,正好應在張禾的身上。

接着玉帝下凡,然後原始天尊見玉帝下凡,一算也知了關鍵,跟着下凡。

這時候,玉帝要拉攏張禾,而原始要滅張禾。

後來,玉帝又推算出,這股煞氣,已經轉世了九次,這次在張禾的身上,就是第九次,如果張禾死了,這股煞氣再轉一世,那才能穩壓原始。

玉帝在推算天機方面的天賦確實比原始高出一絲,可惜,只有一絲。

在玉帝準備對張禾下手的時候,元始天尊派雲中子解了圍,從此,想要張禾死的人成了玉帝,而不想張禾死的人卻成了原始。

仇人變朋友,朋友變仇人。

而在張禾的心中,玉帝和原始,都不是好人。

回到開始的時候,玉帝見到了進山打獵的的農民,其實純屬偶然,而玉帝也不是一個喜歡殺人的人。

玉帝用法術困住這些農民,卻放了獵狗回去,也說明了這一點。

而玉帝拘束了這些農民,是想借用他們的身體——來吸收人間的穢氣。

這種穢氣在玉帝身上,讓玉帝的法力大打折扣,而如果將其加在地球上土生土長的農民身上,那就沒啥事。

正在這個當口,張禾發現了玉帝,循着那股黑氣飛了過去。

見了玉帝,張禾的第一個反應是快走,但是很快就發現了異樣,玉帝的眼睛沒有神,這說明他的狀態很不好。

再加上自己已經到了血丹巔峯,身上還帶着諸界毀滅者,返還傷害的巫之星護甲,還有逃跑用的撥浪鼓,張禾決定拼一次。

其實張禾是比較怕玉帝的,除了修爲以爲,還有一個原因:張禾老覺得玉帝是領導。

由於很怕玉帝,張禾就很怕失手了遭報復,因此下手特別黑,一上來就進攻眼睛、脖子、褲襠等要害部位,本來低了玉帝一個修爲層次的張禾居然一招壓住了玉帝,使其只能被迫防守。

張禾還是很怕玉帝,就怕玉帝一旦反應過來,這口氣順了,就要滅了自己,因此一招得了上風,再也不讓了,追着玉帝使勁揍,還可恥地使用了陣法,半個小時,打掉了玉帝一半的大限。

處於下風的玉帝有些驚慌,因爲是雖然是順着記憶回到了一百多年前,但是這個回到非常的真實,如果自己在這裏掛了,那自己就無法回到21世紀了,歷史也會改變,元始天尊會不戰而勝。

好你個張禾啊,居然這麼攆我!

一百多年前的玉帝,也是玉帝啊,咒語念動,將宇宙空間裏的山神土地,各種仙官,凡是能拘來的全給拘來了。

因爲都是從21世紀拘回來的,大家都沒什麼法寶,法力也大打折扣,但還是扛不住人多啊。

對方一羣毆,張禾就開始感覺吃力了,隨着玉帝的召喚,越來越多的幫手順着回憶來次助戰,張禾連黑袍二號教給自己的殺陣都不能運轉了,又變化了九重陣的困陣,一變完就後悔了。

剛纔勉勉強強擺着殺陣,雖說運轉有些不暢,好歹他們還害怕,而且張禾仗着巫之星護甲,諸界守護者和諸界毀滅者,還有點可能將他們唬住。現在變化了圍困的陣型,沒有什麼攻擊能力,只能被迫防守。


而對方仗着人多窮追猛打,張禾連變陣都變不了。

玉帝漸漸扳回了上風,輪到張禾慌了,現在四下被圍着打,連逃都沒法逃。

這件事給了張禾很深的印象:有小弟才厲害!

就在張禾手足無措的時候,忽然有不明人物加入了戰鬥,其攻擊目標是玉皇大帝。

不明人物越來越多,而場面一點沒亂,因爲這幫人的目標是一致的:打玉帝。

開始的時候,張禾還納悶,直到他聽到有人喊了聲:“青原幫我!”

青原道人,就是元始天尊。青原兩字,就取自“玉清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推算天機的本事,只是比玉帝差了一絲,這一次,他又及時趕到了,如果他沒有,他就會輸給玉帝。 元始天尊突然加入戰鬥,張禾終於緩過來了,而這時候,實際上的人只有他一個,而敵人和朋友都是順着記憶回到了此時,然後強行改變記憶,以求改變歷史。

你是我生命中最亮的星辰 ,知道原始也算到了,不再糾纏,立刻就撤了,順着記憶回到了21世紀,原始天尊見張禾沒了危險,也順着記憶回到了21世紀,張禾救了村裏出來打獵的農戶,回了村裏。

張禾一回村裏就閉門不出,也沒有掩蓋修爲,身上的妖氣嚇得村裏的狗都不敢叫喚。

剛纔跟順着記憶回來的一羣人戰鬥,張禾產生了一種恍恍惚惚,似真似幻的感覺。黑袍師父跟他說過,鬼家要突破幻境期的修爲,就是這樣的感覺。


張禾在屋裏呆了數月,連過年都沒有察覺,直到那種恍惚的感覺再也感覺不到了。而這時候的張禾,修爲還是原地踏步。這是一個極大的瓶頸,整個宇宙中,突破了這個瓶頸的只要三個超級大鬼而已。張禾是妖身修鬼,修煉起來只有更難,不會更容易。

到出門的時候,發現外面已經春暖花開,而自己救回打獵農夫的事情經過了數個月的渲染,再加上自己幾個月沒有出門,已經被傳的神乎其神,大家都相信,張禾即使不是神仙,也是個半仙。

張禾聽着這些恭維的話語,看到那些敬畏的眼神,想起前一陣的大戰,忽然感到,這些人生活在清朝咸豐年間,而這時實際上是21世紀啊,難道說,他們跟順着記憶回來的玉皇大帝、元始天尊一樣,是虛幻的?

可是張禾在村裏生活了這麼久,跟每個人說話,看到他們的微笑,甚至看過埋死人,一切的一切,又顯得那麼的真實。

這種感覺在張禾的心裏不斷地結着死結,一方面,張禾不想思考這些問題,一方面,張禾非常確信,就是這種感覺積攢到了極致,才能突破鬼家幻境期的修爲。

張禾的糾結,並沒有寫在臉上,而張禾的名聲,在咸豐年間這個還沒有出現移動、聯通和電信的時代,居然以極快的速度傳到了北京附近的各個角落。大家都聽說了這個八九歲流浪少年的神通,再加上謠傳裏的添油加醋,很快,就有人來拜訪張禾了。

第一個來的人是一個道士,這個道士在北京一代非常有名,有名到什麼程度呢?比最近被人傳的神乎其神的張禾知名度還要高。


江城風月夜 ,捉鬼、求雨、去病,都是一絕,而且人品醇厚,聲望極高。

那道士來了村裏,驚動了附近十幾個村子,不惜走上幾十裏地來一睹尊榮的大有人在。而那名道士進村以後,點名要見張禾。這時候人們還管張禾叫“二旦”。

張禾見了這種十幾個村子的人都趕來圍觀的情況,知道無論如何推不過了,便出來見了那道士。

那道士的修爲,居然也讓張禾吃了一點驚,竟然跟自己是一個層次,到了元嬰巔峯期,要是有合適的機緣,就能步入化神期,那時候,他會比人類發明的航天器更好用,可以直接飛出太空而不用擔心空氣摩擦起火什麼的,而他在宇宙空間中的穿行速度,是光速的幾千倍。

步入了化神期,就是神仙了。

神仙的第一個好處就是,可以比那些拿着望遠鏡和各種觀測儀器的科學家能接觸到更加真實的宇宙。

真實的宇宙,真的是浩瀚無垠,在人類觀測到的星空外面很遠很遠的地方,就是天庭。

可惜,天庭的景象,本來就經過了法術的隱藏,在極長的時空穿梭後,光線到達人間,經過了不知多少次的扭曲和失真,已經看不出什麼來了。

就在張禾胡思亂想的時候,那道士似乎沒有看出張禾的修爲,而是注意到了張禾額頭上,黑袍閻王寫的那個字。

那道士在捉鬼方面很有研究,因此見了這個印記,知道是出自某位超級大鬼之手,戰戰兢兢,跟張禾說話很客氣。

這個場景被十幾個村的人看在眼裏,然後那道士用顫抖的聲音跟大家說道:“這位小公子來歷不簡單,額頭上有一塊隱形的印記,不畏陰司事,大家有福了。”

然後不管衆人在說什麼,那道士只是連聲說“有福了”。

道士走後,張禾就在北京出名了,很多損了陰德的有錢人來拜訪,求張禾搭救,張禾哪裏管得過來,轉念一想,自己在這一百多年前出名,到底是真的,還是虛幻?

自己回到了咸豐年間,這是真的,可是現在不是咸豐年間,而是21世紀,這也是真的。張禾知道,突破幻境期修爲的結點就在這裏,退掉了一切應酬,閉門不出。

而大家看到張禾,是張禾變化的八九歲小孩的形象,也不能硬逼啊,大人能軟磨硬泡,小孩逼急了就哭啊,沒奈何了,便去了。


張禾這回只閉門不出半個月,因爲想不通。

如果隨便能想通,世界上就不會只有三個人能突破幻境期的修爲了。

有些事情,是要經歷才知道,想是想不通的。

這些事情,按照道理來想,是虛幻的,但是隻有你見到一個人,你就會覺得非常真實,他的一顰一笑,每一步走路,鞋底的印子,一切都那麼真實。

就是你丟一塊骨頭給條狗,狗的表現也是那樣的真實。

想不通,只好不想,張禾還要生活,這半個月每頓飯都是瞎湊合,現在身懷血丹的張禾獨自餓的咕咕叫。這更加讓他感到真實,因爲那種餓了以後疲軟的感覺,非常非常的真實,覺得渾身沒力。

正常的生活,張禾只過了半個月。

半個月後,又有一個人來請張禾驅鬼,那個人開出的條件並不比那些損了陰德的有錢人多多少,但是那個人,張禾認識。

張禾曾經在某本歷史書前面的圖片部分見到他的照片,此人正是咸豐皇帝。 咸豐皇帝來見,卻是個機緣,張禾沒有推卻。

不過張禾對清代的歷史瞭解極少,略有一點也是從電視上看來的,盡是些野史謠傳,因此也不知道咸豐皇帝是個怎麼樣的人,會有什麼作爲,只是看到此人有些氣度,對自己很客氣,就跟着去了。

張禾出了村子,上了一輛馬車,跟皇帝挨着坐,也不知該說什麼話來打破尷尬的氣氛,隨即又想起,咸豐並未表明身份,還是裝作不認識算了。

馬車裏面,空間不是很大,墊着些褥子,也不是很新,裝飾也很簡單,張禾心想,皇帝坐的馬車,也就這樣子啊。。。走了大約一個小時,到了寬闊的路面,前面有一羣人在等着,咸豐下了車,張禾坐在車裏,不知有什麼交涉。自己現在的形象是個小孩,也不需要跟着處理事情,否則顯得自己太精,人家也不一定喜歡。

不一會,馬車前面的簾子被掀起,探進來一張老人的臉,臉色很黃,卻帶着非常慈祥非常讓人有安全感的微笑。

那人像張禾招呼道:“來我背上。”

張禾有些不知所措,那人又道:“不怕,爬到我背上來。”臉上的笑容和說話的語氣都讓人覺得非常舒服,張禾爬到了那人的背上,卻有些不快。


張禾不喜歡給人揹着,小的時候就不喜歡媽媽背,因爲張禾老覺得揹着大人看不見,比較危險,而且大人起來的時候沒準倒栽下去。

但是上了老人的背上,張禾卻覺得異常舒服,沒有一點顛簸,在背上附着的方位也恰到好處,沒有膈應的肚子難受。

張禾正驚奇於那人背孩子的本領高,那人卻蹲下來,將張禾放到了地下,前面是一輛更大的馬車,有剛纔那車的八個大,那人將張禾抱了上去。

進了這輛馬車,張禾才知道,皇帝坐的馬車到底是皇帝坐的馬車。

裏面根本不像車廂,倒像是一個豪宅,不僅有吃的喝的,被褥枕頭,兩個傭人,還有魚缸,裏面有各色小魚,除此之外,讓張禾感覺有些敗家的是,桌子上海擺着不少東西,這東西用現在的眼光看來應該叫做古董。

馬車不緩不急地走着,張禾看到馬車的窗子,居然是玻璃做的,有些驚奇,原來咸豐年間,已經有玻璃了啊。

張禾從玻璃窗戶向外看,看到外面衣衫襤褸的行人,他們恐怕連馬車上的一件擺設都買不起。走了一個多小時,張禾漸漸發現眼前的場景有些熟悉,便問道:“我們去哪裏?”回頭看時,發現咸豐已經枕着枕頭睡着了,那兩個傭人向張禾示意不要說話,張禾便沒再說話。

再過半個小時,張禾終於知道要去什麼地方了,想想也不覺得奇怪,自然要去圓明園了。張禾心裏也有些期待,這時圓明園還沒毀,終於有一會一睹這萬園之園的尊容了!

進了園,咸豐醒了,和張禾有一句沒一句地說話,張禾不好意思看着外面,也不知圓明園什麼光景,就被帶入了屋子。

這時背過張禾的那個人已經換了衣服,張禾根據從辮子戲裏學到的知識知道了,他果然是個太監,而且是個非常會伺候人的太監。

張禾有些膽怯地問道:“是在這裏驅鬼麼?”

咸豐皇帝向張禾道:“暫時不用,在這歇息吧,有事就找他。”張禾順着咸豐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剛纔背自己的那太監陽光一樣的笑臉,彷佛他求菩薩告祖宗,纔得到了這個伺候自己的機會。

張禾心裏有些咯噔一下,這麼好的太監隨便就拿來伺候自己了,看來好太監多的是啊。

咸豐皇帝呆了一會就走了,那太監過來,向張禾真誠地說道:“要是有人問你在哪裏捉鬼,你說在個大宅子裏就行了。”說話的語氣、表情非常的和善,讓張禾感覺,這麼說一定是爲了自己好。

那太監拿了些吃的來,向張禾道:“隨便吃些,晚上了好好吃頓飯。”

張禾吃了一點小點心,倒是沒有覺得過分好吃,心想皇帝吃的也就這樣嘛,就好像看到很多食品廣告的時候,張禾就會想,大明星吃的也就這樣嘛。

直到幾天以後,張禾才領悟了毛主席說過的話:一個點心好吃,一頓飯好吃並不難,難的是每頓飯都好吃,每口點心都好吃,每口湯都好喝。

晚上睡覺的時候,張禾見到自己的牀,卻有些疑惑,按理說皇帝家的牀應該很大很軟,跟席夢思似得,怎麼這個牀這麼窄啊?




「她?」唐春有些愕然,不明就裡。

Previous article

煙塵吹起,滾盪,氣浪翻攪,在地面上顯現一個手掌形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