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榮樂成裝成有些期待的模樣,問前來搭訕的女孩子,只是那女孩還是在笑。

“這個,紅兒姑娘是不上鐘的,她只是前臺的小姐,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這,我幫你問問吧……”

這姑娘還要在說話,卻突然感覺到手裏被榮樂成塞了一把錢,粗略的估計足足有幾千快,而且,那榮樂成還不住的像她作揖。

“小姐姐,你就幫幫忙,讓那紅衣姑娘陪我說說話就好,不用上鍾都行,小費我是少不了的,你們上鐘的錢我也不會少,不缺錢,只是想看看她,多謝多謝了……”

此時的榮樂成一副花癡狀,而這一幕也被監控室裏的人看到了,他呵呵乾笑了二聲,就對着手機說看一句話。

“888號房的第二個客人估計是迷戀紅兒的,一個有錢的富家公子,不用管他,也只是一個普通人,讓紅兒去接待一下就好……”

徐子君被那技師領到了一個相對封閉的房間裏,這房間裏有一個巨大的浴缸,還有一個圓牀。

“你先去洗澡吧……”

徐子君推了那女技師一把,等到她進洗浴房間的時候,徐子君一雙眼睛到處看,還把這裏的房間拍成了視頻給張凡看。

然後問他,這個要繼續嗎?或者,自己該怎麼辦?

“觀察吧,按照我計劃行事……”

張凡那邊很快留言,而徐子君背對着礦泉水,對着裏面放了一些東西。

那邊的榮樂成在一個房間裏十分不安,來回的踱步,不是的頻頻張望,希望那個紅兒能出現,而他的表情落在監控室那邊,似乎落實了他愛慕紅兒的一幕。


不過紅兒那麼美,是男人看到了都走不動路。

這來的客人一眼就看中紅兒,哪怕她不能言語,也不放在心上。

榮樂成沒有等多久,紅兒終於出現了,那一雙大大的眼睛,如同天上皎潔的明月,看的榮樂成直髮呆。

而看到紅兒過來,榮樂成十分開心,雖然關了房門,但真的沒有動手動腳,而是嘗試和她溝通,甚至還拿出筆紙張來,寫字給她看!



屋子裏的張凡,其實已經悄無聲息的出來了。

因爲白無常發給他一個視頻,在那個視頻中,那輛貨車帶着一個渾身都是血的人,在會所花園後面樹林子裏穿梭,然後進了一個屋子。

去了那個屋子裏後,過了幾道門後,卻是進入了一個手臂粗細的大籠子裏面,而在那個大籠子裏,卻是有一個人趴在裏面,一動也不動,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開着廂式貨車的司機下來後,提着那個受傷的人,似乎想把人扔進籠子裏,但是卻沒有打開籠子,而是把那渾身是血的人,扔在距離籠子還有四五米的地方。

然後他停下來,卻是按動牆壁上的一個機器。

就看到從房頂上吊下一個東西,那東西甩出一個鉤子,把那渾身是血的人的腿抓住,只見那人還在抽搐,應該沒死。

白無常躲在暗處,一臉的嚴肅。

他想不出來這些人想幹什麼?他只是想帶走自己心愛的姑娘紅兒,但是卻發現這詭異的一幕,好像有點不對勁。

很快,那渾身是血的人被拖到欄杆旁邊。

趴在鐵籠子裏的人,腳動了一下,腦袋也動了一下,似乎是聞到空氣中的血腥味,他艱難的往鐵籠子邊的欄杆靠近。

卻不知道這一幕,已經被監控看的清清楚楚。

司機冷哼了一聲,轉身就離開這裏,也不敢靠的太近,這鐵籠子裏關着的人,太恐怖了,想活命,離的越遠越好!

白無常有些猶豫,眼睜睜看着那司機離開,此時不知道是跟着司機離開。

還是留下來看這個傷者?

白無常把這個視頻發給了張凡,讓他看一下,問他自己該怎麼辦?


點開視頻後的張凡,仔細的看那鐵籠子,看着看着就發現有點不對勁了。”

那鐵欄杆看着粗壯,可它的四周似乎還有一層網,雖然看的並不真切,可是張凡卻心裏一驚。

因爲那東西不像是網,卻很像是一種和捆仙繩材質一樣的寶貝。

但是捆仙繩是繩子,而這個是網絲,就這東西可以困住一個神仙!

愛難安

張凡倒吸一口冷氣,這麼說,這個鐵籠子裏的奄奄一息趴在地上的,很有可能是一個神仙?

這個三界人間會所果然有祕密。

“哪裏都不要去了,盯着這裏,錄視頻,對了,隱藏好身形,這裏也許有藏在暗處的東西,注意安全……”

張凡的指令發過去後,白無常愣了愣,但還是乖乖的等在這裏。

沒想到他在人間,這手機玩的太溜了,關鍵的時候還得靠手機來聯繫? 那本來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的人,突然匍匐着趴到了欄杆處,用手去拉扯那血糊糊的另外一個人。

只是拉扯的時候,那欄杆上似乎有什麼東西,一閃一閃的,讓這被關的人十分畏懼,但是他此時雙眼通紅,就像是野獸,一直盯着那人身上的血,不住的舔着嘴脣。

喉嚨發出一聲聲不像是人的怪叫,猛然聽起來,很像是動物園的熊叫聲!

那被關在籠子裏的像野獸的人,一把拖過來司機送來的血人,然後像野獸一樣,咬住那人的手腕大動脈處,拼命的吸着血,並且發出野獸一般的吼聲。

而那被司機故意送來的人,無力掙扎只是抽搐着,很快,他的腿蹬了一下,眼看就不行了。

白無常雖然見慣生死,但是人吸血的情景,這還是第一次看到。

他心底有些顫抖,只覺得眼前這個吸血的估計不是人,或者是幻化成人形的妖怪?

可是妖怪,人間怎麼會出現妖怪?

白無常猛然間聽到後面有一陣氣息傳過來,他馬上躲藏起來,就聽到有腳步聲傳來,一個穿着黃色長袍,裹的看不清楚臉的人走了進來。

“哈哈哈哈,你吃人了,你喝血了,你破了戒律,你還有臉求觀音菩薩收留你嗎?哈哈哈,你已經被佛祖唾棄了,已經墜入了惡魔的深淵,永遠不會成佛了,還是投靠我吧,成爲我的人……”

黃衫人看到那妖怪,哈哈的笑起來,似乎十分的得意和高興。

原來他讓司機送來受傷的人,就是爲了勾起這妖怪藏在心底的獸性,然後讓他破戒被佛祖唾棄,被觀音大士驅趕。

看來,他的目的達到了。

“你是誰?你太卑鄙了,你會得到報應的,你連我都敢算計,菩薩是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你說我要是讓人把你弄死人,喝人血的事情,告訴佛祖,告訴觀音大士,你猜,你肯定會被鎮壓,永世不得翻身……”

這黃衣人得意忘形,卻不知道這一幕,被白無常偷偷的都發給了張凡。

聽着他們的對話,張凡陷入沉思之中。

這,那受傷的人提到菩薩,然後被這黃衣人故意用殺人來要挾他,而那捆仙網絲又可以讓人判斷,這個人應該是一個神仙,說不定是佛祖那邊的神仙。

這個黃衣人到底想幹嘛?他是誰?

居然暗算一個神仙,就爲了拿捏他的把柄,讓他背叛佛祖?

處心積慮的弄出這一幕,他究竟想幹什麼?

自己和白無常怎麼無意間,居然撞破了三界中的一個陰謀和祕密?

榮樂成靠近紅兒很近,寫了一些字給紅兒看,可是紅兒卻表示,自己不會認字,也不會說話,只會打手勢。

這讓榮樂成不由唏噓不已,這麼漂亮這麼美的姑娘,居然不識字?

啞語,他也不會呀,怎麼溝通?

榮樂成發愁了,自己怎麼把張凡交給他的,要他和紅兒說的一些事情,轉告她,讓她知曉?

徐子君那邊也發愁,眼看那技師已經洗澡完畢,穿着浴袍出來,而徐子君卻表示:

“再給我按摩一些後背,我腰痠背疼的,你手重一點……”

“啊……”

這技師愣住了,盯着徐子君看了足足有一分鐘後,還是給他用力的按摩,只是力道用的很大,徐子君都咬牙切齒的,疼呀!

可這按摩也是力氣活,這技師不一會的功夫,已經香汗淋漓,然後端來了二杯水讓他休息。

徐子君在玩手機,對着那技師拍照,卻發現,那技師倒水的時候,時間用的太久了,故意用後背遮住自己視線。

這跟自己往礦泉水瓶子下藥,用的是一模一樣的套路呀!

真把他當色迷心竅的人一樣騙?

“哎呀,我的車鑰匙好像掉了,你幫我找一找吧……”

徐子君注意裝作着急的模樣,喊那技師幫忙找車鑰匙,卻趁着那技師低頭的時候,飛快的把那二杯水交換一下位置。

“哎呀,找到了車鑰匙了!”

隨着徐子君裝模作樣的一聲驚呼,那技師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趕緊把那二杯水端給徐子君,兩人就這樣氣氛曖昧的把喝了一點水,在繼續按摩。

只是那技師按着按着,手腳痠軟無力,最後軟趴趴的倒在了地毯上。

徐子君費了一點勁,這才把人弄到牀上去。

剛想離開,就看到手機上有張凡的信息。

“你們都快點回來,外面不安全……”

徐子君一慌,想了一下把那技師身上衣服扒開了,還在牀頭留了一疊錢,這樣她醒來後看到錢,估計不會大聲嚷嚷。

自己剛好可以不引人注意的離開。

“我可以帶你離開,安全離開這裏,我有錢有勢力,我不會傷害你,出去後,你可以自由去別的地方,離開這裏……”

榮樂成不住的在紅兒面前叨唸着,這個紅兒雖然是啞巴,但是她可以聽的懂話。

她要是察覺到這裏很危險的話,聽的懂榮樂成的話語,就會真的跟他一起走。

紅兒沒有說話,歪着頭,也沒有做什麼手勢,一直看着榮樂成,這讓榮樂成心底很慌,只是不停的像唸經一樣,在紅兒面前叨唸着。

“我可以帶你安全離開這裏,相信我,我們有這個能力,你可以獲得自由,這裏不是你呆的地方,這裏你應該可以感覺到,不安全,這裏不安全……”

榮樂成頭上都在冒汗了,這紅兒到底聽不聽的懂?

急死人了。

難道自己不能完成張先生交給他的任務?

怎麼辦,怎麼辦?

這個紅兒好像對張先生很重要,張先生特意把自己喊過去,叮囑過的,這,這怎麼辦?

榮樂成急的團團轉,一時間真沒什麼好主意,要是這個紅兒不點頭,不表示自己聽懂了,願意跟他一起走,自己總不能把人打暈帶走吧?

不過,萬一萬一,沒有好的辦法,這個是不是也可以試試?

“嗯啊啊……”

突然紅兒點點頭,卻是一下子搶過他的錢包,比劃一下,一會把錢包遞給榮樂成,一會又往自己手上比劃,弄得榮樂成很糊塗。

不過許久,他算是搞懂了紅兒的意思,那就是,他先回去,自己一會送錢包上去。



“湯……唉呀!”李明生氣地打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對自己的詞窮感到很不滿意,從後面大步地趕去,往着遠去的湯瑩追着,口裏一邊說着:“瑩瑩!……等等我!”

Previous article

“陌川,他們來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