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事,沒事,什麼事都沒有。”花洛抱着自己的兒子,如夢初醒般地笑着。

他的那些黑暗記憶,或許在森芒陣內已經被花玲給刪去了。

“那,我們回家吧。”冰護對母親的溫柔有些錯愕,但還是朦朦地接受了。

“好,好,我們回家。”

原來的六櫻院落幾乎已經被噬人蟲基米給毀壞得連一磚一瓦都不剩了的。可是當他們回去的時候,六櫻院落彷彿又恢復了原樣。

街道還是跟原來一樣人來人往,絡繹不絕,所有的商家和店鋪都重新開張了,徐歡城內的百姓也還是和和樂樂的,看不出有什麼陰晦的地方,這裏就好像之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平靜。

伏在地上的方六的屍首也被什麼人收殮了。

徐歡城主還是跟往日一樣躺在一張藤椅上看着那本百讀不厭的《春秋》。

司空無極在阿狸醒來回答了一下部分她的疑問之後,把魔龍小黑放了出來,然後又親自送小黑回到了君落崖。

“大叔,你們那天晚上去哪兒了?”龍小浪真想知道是什麼把他逼入那種緊張的境地的。

“有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的好。你要應付的麻煩還多着呢~”司空無極徒手擤了擤鼻涕,然後揮了揮手告別,“我知道你們受不了我這個樣子,所以我還是先走一步了~”

“你哥哥沒來送你嗎?”龍小浪轉向阿狸。

“哥哥那個壞蛋!自打那天他跳下閣樓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真是大壞蛋!”阿狸嘟起嘴來,一臉氣憤的樣子。

“對了,你讓蘇曉一個人去找她的師傅,沒有關係嗎?你不怕她路上遇到危險嗎?”阿狸的情緒轉變得很快。

“沒關係的。小白已經把她的師傅帶來了。”龍小浪笑着勾了勾阿狸的鼻子,“小白可是會超遠距離空間傳送的星界雪豹喲~蘇曉不會有事的。”

“那,我們走吧?”阿狸挽起龍小浪胳膊,“我現在要跟你寸步不離!”

“好呀~”

“嘭~”她臂彎裏的龍小浪化作了一團白霧,另一個生龍活虎的龍小浪出現在了正前方衝着阿狸做鬼臉。

“小浪!你也是個大壞蛋!”阿狸氣呼呼地跑上去,拽着龍小浪的手再也沒有分開。

神鬼木林。

“師傅,阿曉知錯了。”蘇曉和星界雪豹小白跪在葉青面前。

“喜歡一個人沒有錯,”這位年邁的女人捻着一片青綠色的葉子,繼續說道:“喜歡一個人而爲他犯下了許多過錯,”她的眼睛眯了起來,“似乎也並不算是什麼大錯。”

蘇曉深深地埋下了頭,沒有說話。

葉青擲出了手裏那片葉子,切斷了十幾株大樹之後,才起身說道,“可是如果爲了他,不但犧牲了自己,還犧牲了他人,那就有點不太合適了。”

“阿曉知錯。”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北方魔都。

魔尊坐在一張黑鐵礦打造的精鋼座椅上,他俯視着一干文臣武將,然後把視線聚集到了墨幹身上,“墨幹,龍小浪最近可有什麼重大變化?”

墨幹從文武百官之中出列,“回父皇,龍小浪近來修爲大增。”

“哦~是嗎~”魔尊捋了捋自己的鬍鬚,表現得很是得意。

林小易從武將中出列,“啓稟陛下,的確如此。不日前,龍小浪以一人之力,抵擋了我軍兩千甲士。”

此言一出,堂內大臣頓時議論紛紛,似是都不太相信。


“哈哈哈哈~”魔尊撫掌大笑,“前日聽聞天下第一大幫白雲幫說起此事,孤尚且不信,現在林將軍加以佐證,看來確有其事!真是天佑我魔族!哈哈哈哈——”

魔尊高傲又悠長的笑聲迴盪在金碧輝煌的大殿裏,久久不曾停歇。

龍小浪什麼都沒聽到,也什麼都沒看到。

這個世界上,大概是幸福的小孩子最幸福。

因爲他們無知並且幸福着。

龍小浪勉強算個小孩子,他在很多人眼裏也還算是無知的——所以,姑且他就這麼幸福下去了~ 第1章:開天劍

若水神州,東方人道第一宗派玄牝門,此時正上演着一幕血腥的殺戮,一羣身着道衣的道士正在圍攻一個滿臉鬍子手持一把寶劍的大漢,大漢的身邊滿是屍體,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而大漢自己也受了不小的傷,渾身是血,傲然站立在院中。


“玄峯,你個膽小鬼,只知道躲在後面,有本事出來與我一戰!”大漢四下張望着“玄峯,你殺我妻兒,還滅我妻子家族滿門,這個仇今天就做一個了結吧!”

“哼哼!了結?玄天, 惡魔總裁,我沒有…… ?可笑,我勸你還是乖乖的交出你手中的玄牝劍,這樣興許我會饒你一命!”院中的假山上面突然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男子身着青衣,手拿拂塵,一副道骨仙風的樣子,立於假山之巔,看着大漢手中的劍,滿臉貪婪之色!



“原來你躲在這裏,哼哼,你想要我手中的劍就自己來拿吧!”大漢舉起了手中的寶劍,看着立於假山上的玄峯,“呵呵呵,可笑,堂堂玄牝門的掌門竟然連掌門信物玄牝劍都沒有,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哼!你得意不了多久了,今天我就爲本門清理門戶,奪回掌門信物玄牝劍!”玄峯惱怒的看着大漢,然後將目光轉向了大漢手中的劍。

“清理門戶?這話應該由我來說吧,當年若不是你誣陷於我,現在玄牝門的掌門應該是我,這也就算了,反正我對掌門之位不感興趣,可是你卻趁我不在,將我的妻子和未滿月的兒子殺害,還將我妻子家族滿門滅門,這個仇不可謂不深,今天我一定要拿你的人頭來祭奠我的妻兒和我妻子全家滿門128條人命!”

“師兄,其實你、、、、、”這時假山下一位同樣身着青衣的男子大聲叫道,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玄峯打斷了,“住口!這裏沒你說話的地方”

“玄雲師弟,今天我只找玄峯報仇,如果你還念昔日同門之情,就不要干涉,血海深仇不能不報,希望你我還是好兄弟。”大漢淡淡的看着說話的男子,然後轉過頭看着玄峯道:“玄峯來吧,讓我們將多年恩怨做個了結吧!”

“今天你必死!玄牝門所有弟子聽令,任何人不得插手我與玄天的決鬥,違令者斬!”玄峯腳步輕輕一點,便飛了下來。

“是,掌門!” 混沌龍神 ,站立在兩旁。

“玄天,這裏好歹也是你曾經的師門,你我開戰勢必會破壞祖先們留下的基業,更何況這裏太小,施展不開,不如你我去外面一戰如何?”玄峯手持拂塵站在院中,目不轉睛的看着大漢“想不到你玄峯還會有如此之心,好,我就成全你!”大漢說着便踏上玄牝劍向東飛奔而去!

玄峯見大漢答應自己,轉過身對着玄雲說道:“我去擊殺此獠,爲本門清理門戶,你暫管玄牝門,任何人不得跟來,否則殺無赦!明白嗎?”

“可是掌門,師兄他、、、、、”

“夠了!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其他的輪不着你管!”玄峯惱怒的看着玄雲“記住我的話沒?”

“記住了,掌門師兄!”玄雲見玄峯生氣,忙恭敬的答道。玄峯瞪了一眼玄雲,同樣放出一把飛劍,向東極速飛去。

玄牝門東方千里之外,一片荒涼的深山中,兩個男人持劍相對,四目相交,滿是仇恨!

“想不到玄妙門是被你所滅,目的只爲奪取你手中的玄妙劍,”大漢看着玄峯手中的劍,滿臉的不可思議!

“哼!我豈會爲一把劍而滅人滿門,我要的是人道至尊,他玄妙門不服我玄牝門,我就滅掉他,你妻子的家族不肯交出《天道經》我也將其滅門,我要先統一人道,再統一其餘四道,成就史無前例的五道至尊地位,讓千世傳頌,萬世敬仰!”玄峯傲然的看了看大漢,然後又將目光看向了手中的玄妙劍。

“五道至尊?你想學十萬年前的佛門,發動滅道大戰嗎?”大漢訝異的看着玄峯道。

“哼哼,佛門算什麼,只不過是若水神州的一個笑話罷了,我要的是超越佛門,真正成就五道合一,唯我獨尊的無上霸業,到那時,天上地下,唯我獨尊,誰敢不從!哈哈、、、、、、” 玄峯看着大漢大笑了起來。

“你就是個瘋子,我不會讓你成功的,今天我就會殺了你爲我的妻兒報仇!”大漢說着便元神出竅,鑽入了玄牝劍中,玄牝劍瞬間化作一道極光射向了玄峯。玄峯見大漢用元神御劍向自己殺來,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哼!垂死掙扎而已,受死吧!”說着同樣元神出竅,御劍向玄牝劍殺去,霎時,天空中光華萬丈,殺氣震天!

“玄天,你以爲你用這種自殺式的方法就能贏我嗎?我也同樣以元神御劍,不過我不會死,而你卻註定難逃一死!”突然玄妙劍中傳來了玄峯冰冷的聲音。

“玄峯,我雖然身受重傷,不過我有神合境的修爲,而你卻只有破虛境的修爲,所以今天就算拼的身死,我也要拉你墊背!”玄牝劍中大漢爆呵道。

“哈哈哈!玄天你不會真以爲我會傻到跟你一樣用元神御劍與你血拼嗎?你看下面!”玄妙劍中玄峯的聲音再次響起!

大漢大吃一驚,連忙看向下方,只見兩尊原本一動不動的身軀,有一尊正在朝另一尊走去,而那尊正在移動的身軀赫然便是玄峯!

“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會有兩個元神,除非你是明道境的高手否則你怎麼可能有兩個元神!”大漢連忙御劍斬向向他身軀走去的玄峯,可是就在離玄峯身軀僅僅一寸之地,玄妙劍突然出現擋住了玄牝劍的攻勢,兩人皆以元神御劍在空中激鬥,而地下移動的玄峯也走到了大漢身軀的面前,嘴角詭異一笑,一股黑氣從掌心噴出,一掌便拍在了大漢的腦門上,頓時**迸裂,慘不忍睹!

“哇!”的一聲,大漢元神猛的從玄牝劍中鑽了出來,一口精血自口中噴出,玄牝劍也落在了地面,插入了土中。

“你竟然修煉魔道的第二元神,難怪你剛剛不願在玄牝門中決鬥,原來你是怕被人看見,影響你掌門的地位,所以你才故意引我到這邊來的對不對?”大漢明顯受了很重的打擊,雙手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哼,現在知道也太晚了,今天你難逃一死,不過既然你已經知道我不如就全部告訴你,讓你死也死得明白,”玄峯看着虛空中大漢淡淡的元神虛影,繼續道:“當年我誣陷你修煉魔功,是魔道奸細,沒想到門派中的幾個老鬼查也不查就相信了我說的話,召開元老會議強行取締了你繼任掌門的權利,如果不是玄清那個老混蛋求情,你以爲你只會被逐出師門那麼簡單嗎?”

“不得侮辱師傅,你這個畜生連師傅都罵,簡直不是人!”大漢滿眼憤怒的盯着玄峯,胸口劇烈的起伏着。

“呵呵,侮辱!侮辱他又怎麼樣,他當年那麼偏袒你,明明我是師兄,卻要將掌門之位傳給你,還將掌門信物玄牝劍送給了你,致使我這個現任掌門沒有信物,成爲整個玄牝門的笑柄,你說我還要尊敬他嗎?我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玄峯惱怒的看着大漢,轉過頭繼續說道:“你知道嗎?其實當年我誣陷你的都是事實,只不過那個修煉魔功的奸細不是你,而是我,現在你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有什麼遺言就趕緊說吧!”

“我只想問你師傅是怎麼死的?”大漢看着玄峯大聲問道。

“他是被我殺死的,臨死前我將一切都告訴了他,他大哭着說他對不起你,是他害了你!我一氣之下將他殺了,對外界宣稱是感染疾病死的,現在你都知道了,可以死了吧!”玄峯看着虛弱的大漢,突然出手,一團黑氣迅速向大漢籠罩過去。

大漢見玄峯突然向他出手,元神連忙鑽入玄牝劍中,向高空飛去,玄峯見大漢要逃跑,手中的玄妙劍極速向玄牝劍射去,這次玄峯並沒有用元神御劍,而是用法力御劍,畢竟元神御劍太過危險,更何況此時的大漢已是強弩之末,根本沒必要用元神御劍,玄妙劍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直指玄牝劍,很快兩劍便在空中糾纏在一起,一時間劍影四射,難解難分!

很快玄妙劍便佔了上風,眼看就要將玄牝劍攻下,突然間玄牝劍光芒大漲猛的一吸將玄妙劍吸向自己,兩劍合璧,瞬間光華萬丈,“哈哈哈!玄峯今日我雖殺不了你,不過你的愚蠢卻註定了日後你的敗局,你一定做夢都沒有想到,玄牝劍和玄妙劍能夠合璧吧,呵呵!其實玄牝劍和玄妙劍本爲一體,是混沌初開時,用來開闢億萬空間的神兵,名爲開天劍,後來道化降世,認爲此劍太過鋒利,便將它一劃爲二,一爲玄牝,二爲玄妙,傳於我人道始祖伏羲,伏羲又將這兩把劍傳於他的子孫,一直流傳至今,師傅將這把劍賜予我時便對我說過,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將這兩把劍合二爲一,除非有強大的元神願意犧牲自我,常駐劍中,否則,道化必降劫數於人間,到時定會屍橫遍野,天下大亂!今天我就犧牲自我,以元神駐劍,並立誓:他日得此劍者定會斬你項上人頭,血祭此劍,開鋒證道!”

“哼,你以爲你會成功嗎?”玄峯說着便以雷霆手段攻向大漢的元神,“晚了,玄峯你就等着開天劍出,斬你人頭之時吧!”大漢迅速鑽入兩把劍中,瞬間光芒大漲,耀眼的光芒刺的玄峯睜不開眼,只能站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空中的光芒。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光芒漸漸收斂,露出一把青色長劍,劍身刻着一條青龍,劍柄鑲着一塊閃着七色光芒的美玉,給人一種王者至尊的霸氣感覺,“鐺”的一聲劍吟,玄峯腦子突然一震,腦中出現一片血紅,到處都是鮮血,四周毫無生機可言,一把劍靜靜地懸浮在鮮血的上空,孑然而立,盡顯孤獨!

噗!玄峯猛的噴出一口鮮血,驚恐的看着空中的開天劍,心道“好厲害的劍啊,我只是看了一眼就差點陷入幻境,虧我反應及時,否則,今天我必死在這把劍的幻境之中,害的我現在身受重傷,簡直是該死!”

“玄峯,現在我已化爲劍靈,無法用自我意識殺你,不過你記住,遲早有一天我會讓開天劍的繼承者來取你項上人頭的!”開天劍嗖的一聲向遠處飛去,劍中傳來了大漢玄天斷斷續續的叫聲,然後消失在天際,不知落向了哪裏!

“該死,竟然讓他給跑了,留着他禍害無窮,我必須趕快找到開天劍,消除玄天的元神,讓開天劍爲我所用!”玄峯看着開天劍消失的方向滿臉憤怒!(新書上傳,今日首更,日兩更,求支持!) 第2章:山寨無敵!

玄牝門議事廳中,廳首坐着一位青衣道人,滿臉憤怒,赫然便是玄牝門掌門玄峯,玄峯的下位兩邊分別坐着兩位道人,左邊是一位同樣身着青衣手拿拂塵的中年人,右邊則是玄峯的師弟玄雲,此時玄峯正大聲的叫罵着什麼。

“玄天那個王八蛋,竟然奪走了我的玄妙劍,將玄牝劍與玄妙劍合併成開天劍,自己以元神鎮壓,逃走了,簡直是可惡!”玄峯猛的一掌將身邊的桌子拍得粉碎,然後擡起頭看着那個中年道人低聲道:“玄離師叔,你說說下步我們該怎麼辦?”原來中年道人是玄峯師傅玄清的師弟,所以按輩分玄峯應該喊他一聲師叔。

“啓稟掌門,我認爲當務之急應該先派人去尋找開天劍,以免留下禍根!”玄離連忙起身恭敬的說道。

“師叔此言有理,我也是這樣想的,我現在就將開天劍的模樣畫出來,讓門下弟子下山尋找。”玄峯起身將雙手背在身後,轉過頭看着玄雲大聲道:“玄雲師弟,你認爲如何?”

“啓稟掌門師兄,我也這樣覺得,只是我有一事不明,不知當問不當問?”玄雲同樣站立了起來,看着玄峯。

“什麼事,你問吧!”玄峯詫異的看了一眼玄雲低聲說道。

“當年師父將掌門之位傳與師兄時難道沒有將玄牝劍與玄妙劍的祕密告訴師兄嗎?”玄雲淡淡的問道。

“當年師父身染重疾,匆忙將掌門之位傳於我,便去世了,何況當時玄牝劍被玄天帶走,所以我並不知道此事!”玄峯轉過身重新坐在了凳子上,抿了一口茶,看着玄雲“你怎麼會突然問這個,難道你覺得我的掌門之位是搶來的嗎?”

“師兄息怒,師弟我只是好奇,師傅怎麼沒將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師兄,現在想來,應該是師傅走的太過匆忙,沒能來得及將這件事告訴你!”玄雲忙惶恐的說道。

“哼!你知道就好,今天要不是我攔着,你是不是打算將那個孽畜沒死的消息告訴玄天?”玄峯惱怒的瞪了一眼玄雲大聲問道。

“師兄恕罪,玄雲知錯,請師兄責罰!”

“這次就饒過你,再敢範,我一定不念師兄弟之情!”玄峯說完便轉過身看着玄離“師叔,我現在就將開天劍畫出來,你就辛苦一下,負責帶領門中弟子,下山尋找開天劍,務必要將劍找到!”

“是,掌門!”玄離忙拱手道。

很快玄峯就將開天劍畫了出來,惟妙惟肖,宛如一把真正的劍,全身散發着一股魔力,讓人一見便想據爲己有!

“好霸氣的劍, [綜]不良上忍做英雄 !”玄離看着畫中的劍,滿眼放光,低聲讚歎道。

“正是因爲這樣,我們更要將此劍奪回,否則後患無窮,師叔尋劍的事就拜託你了!”

“掌門放心,玄離一定將開天劍帶回,讓掌門將劍中玄天的元神煉化,做開天劍的主人!”玄離接過畫,大聲說道。

“恩,你去吧!”玄天擺了擺手。

“玄離告辭!”玄離很快便退出了議事廳。

玄雲見玄離離去,便走上前去,看着玄峯低聲問道:“掌門,你帶回的那個嬰兒要怎麼處置?”

“那個小孽畜,先養着吧,我要讓他活的比他爹更慘!”玄峯的神情立刻變得猙獰了起來。


“那將他放在哪個堂?還有給他取個什麼名字呢?”玄雲看到玄峯猙獰的臉,身體猛地一顫,低聲問道。




鬱子宸依然平靜:“那是以前,我們確定關係後,我就沒瞞過你任何事情了。”

Previous article

我在暗中算計犬蛇的同時,犬蛇也肯定在打我的主意,我唯一勝過他的,就是在死亡來臨之際,看誰有耐心跟死神比賽跑,最後是我贏了,面對逼近的死神,犬蛇搶先棄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