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火焰中,兩股金屬液體涌向生命母礦,章城也處在火焰內,但火焰卻無法灼燒到他絲毫。

下一刻,漫天錘影再現,這一次更加狂暴,章城的氣勢,彷彿和火焰一般,狂暴起來。

秦陽在一邊看得心驚,章城所用應該是一套錘法,而且絕對的不簡單。

每一次錘子敲打,能能夠爆發出恐怖的威勢。

隨着時間流逝,章城敲打的速度越來越快,全勝精力都投入了進去。

一道亮光閃過。

秦陽一愣,追尋亮光的來源,猛然一驚,火焰中的章城,向上梳起的頭髮開始落下,露出了那明亮的腦殼,反射火焰的光芒。

好亮的地中海!

伴隨着章城不斷的敲打,那光亮也是陣陣亮起。

猛然間,一道更亮的光線刺眼,這一刻,章城的腦瓜,折射了最爲明亮的光芒。

卻是那火焰中,生命母礦開始定形,雲金和破妄石的金屬液體,已經完全融合了進去。

“師侄,快滴血。”隨着章城呼喊,秦陽從刺目的光芒中反應過來。

那火焰已經被章城收起,此刻一件兵器在他前方的半空中成型,散發着光芒,秦陽將手指割破,靠近後,滴落下血液。

頓時間,秦陽和那兵器產生了一種心有靈犀的感應,能夠感受得到,這件兵器的位置。

章城收起大錘,趁機將頭髮一撩,便是再次遮蓋住了腦袋頂。

“師侄,這件兵器已經成功,雖然造型並非常規兵器,但質量上,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寶貝。”章城道。

他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尷尬,畢竟秦陽對兵器的要求就兩個,打人疼,夠堅硬。

這種兵器的造型很多,比如錘,比如盾牌等,但偏偏這個造型,最爲獨特。

秦陽一愣,待到面前兵器上的光芒散去,他一把就接住了開始掉落的兵器。

定睛看去,這兵器的造型,當真獨特,四方棱角,方方正正。

赫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板磚!

秦陽將手中的板磚掂量一下,原本很沉的礦石,此刻彷彿鴻毛,極爲輕巧,似乎是認主的原因,這板磚之上,能夠傳來一股想砸人的思想。

秦陽心中暴汗,嚴格意義上來說,任何能夠打人的東西都可以稱爲兵器,板磚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傷害高,出手快,而且還有尖尖,更能打出暴擊。

“多謝師叔,對於這兵器,我十分滿意。”秦陽向着章城抱拳,開口。

兵器已經成型,但這只是初次煉製,今後還可以多煉,而且板磚也未必不好。

這板磚在他手中輕若鴻毛,但根據心中的感應,這板磚甩出來,怕是有數千件,上萬斤的重量。

這要是收在儲物戒指裏,和敵人近戰的時候忽然甩出,那威力不可小噓。


“滿意就好,滿意就好!”章城得到答案,心中鬆了一口氣,大笑起來。

“師侄莫急,我再告訴你一件事。”章城道。

“師叔請講。”

“凡我煉製的兵器,都有帶有神奇的特性,師侄就不想知道,這件……板磚,有什麼特性嗎?”章城臉上都是喜色。

他想到這兵器的特性,心中也是頗有些難安奈不住的高興。

“還請師叔告知。”秦陽面上也露出期待之色。

章城的兵器都有特性,類似之前提到的飲血刀,吸血越多,則刀威力越大,不知道這相貌不凡的板磚,有了何等特性?

“哈哈,這件兵器的特性,是能夠吸收,吸收其他兵器或者礦石內的能量,強化自身。”

“只要礦石和其他兵器法寶管夠,這件兵器,理論上可以無限進化!”

章城得意的開口,這種特性,在他看來,也絲毫不弱於飲血刀。

平日裏不戰鬥的時候,只要把這板磚往礦石堆裏一放,戰鬥的時候拿出來,保證又有一番強化。

若是戰鬥的時候,得到了對手的兵器,哪怕兵器已經認主,也依舊可以吸收掉。

“多謝師叔。”秦陽一喜,謝過。

他也想到了這種特性的強大之處,心中大喜,現在他儲物戒指內,還留着許多礦石,包括還有一個小鐘,都正好作爲板磚的‘食材’。

“多謝章師叔。“緣雲韶也道。

章城露出一副喜悅的表情:“不必謝我,權當是師侄的見面禮,而且能夠煉製一次無比珍貴的生命母礦,對我而言,也是頗有心得。”

煉器師,在煉器過程中,也可尋得突破契機。

章城此次錘鍊生命母礦,便是頗有心得,更是感覺距離突破,更近一步。

“我感受到了突破的契機,欲要閉關一次,下次師侄若有合適的材料,可以來找我二次煉製兵器,下次的形象,絕對會好看許多。”章城道。


聽到章城要閉關突破,緣雲韶和秦陽也是立刻開口告退。 章城將二人送至門外,並且告訴他們,板磚雖然造型不是頂級兵器模樣,但等級絕對不低。

哪怕以重量砸人,也是一件兇器。

之後,他告知小鐵準備突破的事情,讓小鐵去安心煉器,過段時間考覈他。

小鐵又震驚了,驚訝於師傅要突破了?

他一瞬間就猜到了和生命母礦有關,心中更是好奇秦陽的身份,能拿出這種礦石的人,絕對有着大背景。

甚至光是背景大,都不可能得到這種礦石,那就說明,秦陽的氣運也絕對是一絕。

緣雲韶和秦陽離開之後,身形加快,之後緣雲韶直接帶着秦陽升空,不出片刻,便是回到了緣峯上。

“師弟,這段時間,你要花費時間,熟悉新得的兵器,熟練戰鬥方式,切莫一味追求境界的提升。”緣雲韶開口道。

她微微有些擔心,秦陽能夠利用精血修煉,擔心秦陽因此而不注重底蘊積累,一味提升,最後有走火入魔的風險。


“多謝師姐,我記下了,底蘊不夠,絕不會輕易突破。”秦陽保證道。


緣雲韶點頭,心中感到輕鬆,這樣的師弟,還真是讓人省心,而且還會時不時帶來驚喜。

想到那藥園的神奇草藥,她就覺得,煉丹之上,她肯定要大爲進步了。

“我去摘些草藥,之後回去閉關,過段時間我會出關,若是在修行上有什麼疑問,可以來找我。”緣雲韶道。

秦陽點頭,表示記下了。

之後,緣雲韶升空飛走,秦陽則是前往了獸棚,他準備再去看看兔子,希望兔子儘快將精血恢復。

畢竟他突破結丹的希望,可全都在兔子的精血上了。

其他的精血,恐怕不如兔子的精血,那麼高質量。

而這段時間,兔子也有所恢復,至於那顆覺醒果實,被它每天壓在身下,它準備等實力完全恢復,就直接吃下果實。

說不定,可以藉此開闢識海,伐髓圓滿就開闢識海,那是多麼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這個時候,秦陽進來了

他取出一大把草藥餵食,之後仔細的打量這極影兔,悠悠開口:“兔子啊,你得快點恢復,我突破的希望,可都放在你身上了啊。”

“啊,不,是放在你的精血上了啊!”

秦陽的話,讓極影兔毛皮炸裂,睜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盯着秦陽。

你是魔鬼嗎?不是給了你三滴麼?怎麼這麼快就用完了?

要知道,它是何等血脈,精血蘊含的能量何其多,憑藉秦陽一個伐髓境界的普通弟子,怎麼會消耗的這麼快!

極影兔心中焦急,下定決心,等實力再恢復一絲,就立刻吃下果實,開闢識海。

不然次次被秦陽抽血,它不知道得等多久,纔有完全恢復的機會。

秦陽喂完了極影兔,便是從獸棚出來,擡頭一看,恰好看到緣雲韶從天上飛過,想來已經摘完了覺醒植物,回去閉關了。

不知道在其他人多的峯上,會不會一擡頭,就看到許多師兄弟在飛來飛去。

秦陽來到緣峯上,一片空曠之地。

緣峯本就人少,地大,空曠之地有的是。

秦陽準備在這裏,測試一下新煉製的板磚,究竟有多少強度。

他取出板磚,放在手上掂量,頓時間,一股心靈相通的感覺,便是從板磚之上傳來。

秦陽能夠感受到,板磚內傳來想要砸人的衝動。

在讓秦陽暴汗,每天傳遞這種思想,看起來,這件兵器,是一件兇器啊!

他輕輕的將板磚拋在地上,頓時間,地面有些震動。

秦陽咋舌,他沒有使用絲毫力氣,根據這個震動程度估測,這塊板磚,大概有接近萬斤的重量了。

但這麼重的東西,在他手中輕若鴻毛,不得不說,認主了的東西,就是好!

接着,秦陽撿起板磚,這次他用了一些力道,將板磚砸出。


轟!

一聲打響,地面的震動程度更甚,地面上都出現一個小坑,要知道,修仙界的地質,比地星要堅硬數倍。

這要是放在地星,絕對一擊都是一個大坑。

最後,秦陽將靈氣渡入板磚,用肉身的全力甩出。

刷!

板磚化作一道紅色流光,轟擊在遠方的一塊五十米大小的巨石上,轟的一聲,巨石直接炸裂。

秦陽能夠感受到,哪怕板磚已經離手,他也能夠感應到板磚的具體位置。

他過去,發現除了巨石被轟碎,地面上,也被砸出一個大坑。

這中力道,絕對不止是萬斤,渡入靈氣的板磚,甚至有好幾萬的重量。

這種重量,如果快速的揮出,若是再加上火焰晃動,那力道,秦陽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慄。

兇器,果然是一件兇器!

現在若是讓他遇到犀牛族的白吼,他有把握,一板磚下去,砸碎它的盾牌,順便幹掉它。

秦陽帶着板磚返回弟子室,他心念一動,取出得來的小鐘,將小鐘和板磚放在一起。

“果然,小鐘內的能量,正在緩慢的進入板磚。”秦陽感受一番,露出喜色。

這小鐘得來後就一直沒辦法使用,如今倒是成了他板磚的‘食物’,也算是發揮了作用。




嘴裡呢喃了一句,周天猛的深吸口氣,隨即手中印法變換,黑鋼劍便是豎直懸浮在了他面前,而後黑鋼劍平倒在半空,同時黑鋼劍也擴大了幾倍。

Previous article

龍吟神兵,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無堅不摧,無物不破!與龍吟劍血肉合一的蕭凡已經具備了神兵的特性,那高級魔法的護罩應聲而碎,重劍去勢不減的繼續劈向傑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