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特別狗腿兒的將手上拿着的文件遞了過去。

“所有的東西都在這裏了!已經知道雲落天身份的人比想象中的要多,好在他們之間多少還有些制衡。加上你的存在,讓他們投鼠忌器,一時半會兒還不敢做什麼!

不過接下來的大動作,弄不好會讓他們狗急跳牆。到時候,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嘖!難怪你要親自去護着呢,原來……”

正經不過幾句話,龍岑再次相當討打的將話題拐了一個彎兒,還伴隨着一聲輕“嘖”,就連語氣都曖昧了不少。

他可是相當清楚,面前這個堂堂龍翼中將大人,當年的時候……嘿嘿!


“……你很閒?”易鶴擡眼看了一下嬉皮笑臉的龍岑,嘴角一勾。

還沒等易鶴再說些什麼,感覺到房間內下降的溫度,龍岑臉色一正:“怎麼可能?我忙不忙,你還不知道嗎?”

“那啥,不過我倒是挺擔心你的問題的,你每天來回這麼捯飭,根本就休息不好,值得嗎?”龍岑皺着眉頭看着面前的好哥們,眼裏滿是不贊同的神色。

“不管他雲落天什麼身份,有一點你應該是很清楚的,所有冠以龍姓的人都不會甩他這個毛頭小子!因爲……這幫傢伙全部都是刺頭!不管在你面前有多麼溫順,對於其他人……你知道的!”龍岑難得正色道。

易鶴沉默的用食指在桌面上輕輕敲擊,不發一語。

“叩、叩、叩”一時間整個房間中,只有手指和桌面接觸時發出的聲音。

在這一聲聲清脆的敲擊聲中,龍岑欲言又止好一會兒之後,還是張開了嘴:“不管你怎麼想,元帥在世的時候就說過,我們所有人存在的意義就是你——龍翼!我們是元帥大人送給你的私兵,我們所有的一切都和你息息相關,從小一起長大,一起訓練,一起熬過生死考驗,同吃同住!

這輩子,我們所有人也只會認你一個主子!你——纔是龍首!如果你除了什麼問題,那麼羣龍無首,分崩離析是遲早的事情!

龍翼,別把我們想得太團結,我們到底有多麼桀驁不馴,你應該是最清楚的纔是!

如果不是你,你覺得我們會這麼老實?我們是你一手帶起來的人,除了你我們不服任何人!

要說雲落天是大小姐和你的兒子,好歹也能算是你名正言順的繼承人,有生之年我們自自然會盡力護着他。

可惜他只是大小姐的兒子!還是一個廢物!我不覺得他值得你花費那麼多的心血在他身上!”

龍岑越說越覺得急躁,他替易鶴感到不值。

易鶴這麼多年的真心付出,大小姐當真沒有看在眼裏嗎?現在倒好,和渣男結婚,丟了性命不說還留下這麼個不中用的兒子?

還不如統統都死了呢!也省的現在易鶴這般費心費力。

嬌妻求喂飽 ,又要照顧這麼個拖油瓶,又不是鐵打的誰受得了!

“你今天……話太多了!”易鶴的聲音略顯低沉,隱隱帶着不悅。

“沒錯!老子今天就是想多嘴!你也不看看你現在什麼樣子,估計老子一根指頭都能撂倒你!多嘴又怎麼樣,有本事你打我呀!”聽着易鶴完全不領情,還有點兒火氣的話,龍岑一下子就炸了,直接開啓了挑釁模式,一拍桌子,惡狠狠的說着。

甚至直接坐到了桌子上,居高臨下的盯着易鶴:“要是不打算教訓我,那就隨便不要在這裏嫌東嫌西的!”

“還有……別逞能,什麼都自己一個人扛着,你當我們全都是擺設嗎?”龍岑垂下眼瞼,看着易鶴充滿血絲的眼睛,最終還是放軟了語氣,伸手準備在易鶴的肩上拍一拍。

手還沒有落下,就直接被易鶴揮開了。

“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就不用你來擔心了,不過既然你想和我打一架,作爲兄弟,我自然是要滿足你的!”說到這兒,易鶴的氣勢瞬間暴漲了起來,閃電般的出手,直接朝着龍岑的脖子襲擊過去。

“我去,你來真的?”費盡全力格擋了兩下之後,龍岑漲紅了臉,遠遠逃開,撩開袖子,看着胳膊上青黑的痕跡,滿頭黑線。

叫你嘴賤,挑釁這個怪物!欲哭無淚的龍岑低聲啐了自己兩句。

小小的教訓了兩下龍岑,將他逼退之後,易鶴並沒有主動追擊,而是就這樣站在原地,靜靜的看着龍岑。

銳利的雙眸,似乎能夠直接將龍岑整個兒看透。

裏面透露出來的攻擊意圖,更是讓龍岑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噤。

不用說,要是自己不認慫的話,這傢伙絕對會打得自己連媽都不認識。


雖然自己是個孤兒,壓根就沒有媽。

弄不好,爲了能讓自己打過癮,還會壓制自己的實力。

反正,這種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撇撇嘴,不想白白被揍一頓的龍岑,決定不找事,還是老老實實彙報工作的好,至於那些來自小夥伴兒們的叮囑?

龍岑在心裏攤攤手:這和老子沒有半毛錢關係好不好!老子纔不要管!這是看老子好忽悠,給老子挖坑是不是?等這邊完事兒了,非找他們好好的聊聊去。不過嘛……要先用拳頭來聊一聊!

不管心裏在想些什麼,龍岑嘴上卻閉口不提剛剛發生的一切,神情嚴肅的看着易鶴:“我覺得我們還是先聊正事兒比較好,我手上還有不少任務壓在那裏,還是提高一點兒效率比較好。”

一邊說着,一邊小心翼翼地朝着易鶴的方向挪動步子,渾身的肌肉都緊緊繃起,隨時準備準備應付突發情況——來自易鶴的攻擊。

可惜,易鶴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緊張兮兮的龍岑,就重新回到座位上,衝着挪過來的他,一仰頭,示意龍岑該講正事兒了。

接收到易鶴的信號,龍岑迅速切換到了工作狀態:“之前,斬暨將消息給你彙總過一次,我就不做過多的贅述了,但是北月瀚和蒙擎這兩個人我覺得有必要多加註意。

北月瀚其實一直以來野心都不小,寒箬霜養虎爲患,已經被北月瀚視作囊中之物,隨時準備拆吞入腹。

但是他知道,就算吞併了寒箬霜,也沒有太大的好處,畢竟一旦他的實力膨脹,另外兩個人必然會聯合起來對付他。

北月瀚自己知道自己什麼水準,真要是被針對起來,估計很難應付得來。

所以……他需要幫手,而最理想的幫手就是——你!”說道這裏,龍岑看了一眼易鶴,微微一笑。

“但是,他更怕你!要是真的把你拉到陣營中去,弄不好會給你做嫁衣,那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所以很久之前他就在謀劃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把你變成他的女婿!這樣一來,以你的性格,自然會盡心盡力、不圖回報,更不好意思‘謀權篡位’了!

尤其是他的女兒北月狐對你公開示愛之後,北月瀚更是……”

龍岑喋喋不休的往下講,卻被易鶴打斷了:“這些都是舊事,廢話少說,直接講重點!我不記得你有這麼囉嗦的毛病!”

被打斷的龍岑露出一個懊惱的表情,小聲嘀咕了一句:“真是一點兒趣味也沒有,難怪大小姐寧願被渣男騙,也不理你!”

沒有注意到自己嘀咕完之後,易鶴的臉色都變了,自顧自的繼續往下說了起來:“北月狐被北月瀚派到節目組那邊,相信你已經知道了,也是她第一個發現了你居然還活着!之後自然就是你的行蹤泄露。

備受你照顧的雲落天,也就自然而然的被北月瀚注意到了。

尤其是查清楚了雲落天的身份之後,北月瀚命令北月狐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你身上來,至於雲落天,給出的命令是——格殺!”

龍岑剛剛將“格殺”兩個字吐出來,就直接被面色陰沉的易鶴嚇得哆嗦了一下。

那幾乎化作實質的殺氣,讓龍岑知道,北月瀚要完,區別只是什麼時候完而已。

“這個命令已經下了一段時間,但是因爲之前雲落天他們都在封閉式的進行第二場遊戲,所以到現在都沒有執行。

但是奇怪的是,自從雲落天他們重新回到節目組總部之後,北月狐就消失了,我們並沒有找到她去了哪裏!”龍岑皺了皺眉頭,滿臉的不爽,顯然對於沒有找到人這件事情很不滿意。

易鶴衝着龍岑擺擺手:“不用找了,節目組總部那邊好歹也是義父建立的,有很多地方是一般人滲透不進去的,你能打聽到這些也算不錯了,弄不好還都是龍鈺故意泄露給你的!”

“什麼?”龍岑一下子站起身來,盯着易鶴,臉色劇變。

“你的意思不會是說是龍鈺那個叛徒已經對那裏絕對掌控了?”帶着不可置信和憤怒的語氣,龍岑找易鶴開口求證。

易鶴想到之前邱落通過夢魘傳過來的關於第二場遊戲中的一些資料,微微眯起了眼睛:“雖不至於絕對掌控,但是也快要差不多了,到底汲汲營營三十多年了!” 不情不願地看了一眼易鶴,龍岑最終選擇乖乖聽易鶴的話,不去想龍鈺的事情。

反正易鶴也說了他去處理,那麼他就會處理好的!


順着易鶴的意思,龍岑點開自己的個人端,將查到的有關蒙擎的資料掛了出來。

“蒙擎,男,現年208歲,任聯盟上將,體能等級SS級……”龍岑正按部就班的念得起勁。

就被易鶴一瞪眼,嚇得縮了縮脖子,當即哭喪着臉:“別動手,我知道錯了!”

手指迅速的在個人端上劃過,三兩下劃掉了好多頁。

“經過我們抄底兒式調查,我發現蒙擎應該是四大上將裏面唯一沒有參與到謀害元帥的陰謀上面來的那個人,但是奇怪也正奇怪在這裏!

按道理來講,他沒有參與其中,怎麼也應該受到另外三個人的聯合排擠、狼狽不堪,甚至直接步入元帥後塵都很正常。

但結果卻偏偏不是,不但沒有受到排擠,相反活的還相當的滋潤,甚至有空橫插一道槓,從我碗裏奪食兒,還相當會甩鍋,要不是這一次徹查,同時斬暨也幫了不少忙的話,估計都沒人能懷疑到他的身上去!”說道這兒,龍岑表示自己非常不高興。

居然有人搶生意還搶到自己碗裏來了!

龍岑自認爲已經夠流氓的了,沒想到現在倒是看見一個比自己更流氓的人!

簡直就是嗶了狗了!

這感覺賊不爽好不好。

不過……龍岑想到自己調查到的另外一件事兒,不由自主的嘿嘿笑了起來,笑容看起來相當的猥、瑣。

之前還正經彙報工作的樣子,直接變成了八卦的態度:“喂,你知不知道,蒙擎他老婆是誰!”

一邊說着一邊拿胳膊肘拐了易鶴一下。

本來還想聽聽龍岑分析的易鶴,感覺自己腦門上全是黑線:這麼不靠譜的玩意兒真的是血龍戰隊的頭頭嗎?

原本不想搭理這個突發神經傢伙,但是想了想,龍岑這個人也不至於不靠譜成這個樣子,單純的聊八卦,最終還是回答了一句:“不就是巾幗英雄越戰音嗎?”

“沒錯呀!就是她,不過她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元帥的小學妹,特仰慕元帥的那種!最關鍵的是差點兒就和元帥結婚了!”龍岑笑嘻嘻的說出了一個驚天八卦!

“嘿嘿,換句話說,要不是出了意外,弄不好,越戰音現在就是元帥夫人了!”說完,龍岑盯着易鶴,眼裏全是不懷好意,明顯是想要用這個消息震懾一下易鶴,試探他的反應。

可惜,讓龍岑失望的是,易鶴也就動了動眼珠子,根本沒有他想象中的臉色大變呀什麼。

“所以呢?”易鶴看着龍岑,“你想說明什麼?”

“……”不想再跟這個傢伙一起玩耍了怎麼辦?怎麼感覺以前的時候這傢伙要好玩得多?龍岑在心中不停的腹誹,鬱悶得想要掀桌。

只是……掀誰的桌,他也不敢掀自己面前的這張桌子呀!

上次慘痛的經歷還記憶猶新,龍岑又不笨,怎麼可能短短時間就再次重蹈覆撤?

輕咳兩聲,龍岑正正臉色,恢復一本正經的樣子,就好像剛剛一臉八卦的人不是自己一樣。

角色之間的切換,收放自如!

“換句話說,這個蒙擎也算得上是元帥的情敵了,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意外,我並沒有查出來,但是那段時間蒙擎和元帥的關係從至交好友直接下降到冰點!

越戰音嫁過去之後,兩家人更是完全斷絕了往來,不多久元帥就和元帥夫人在一起了。

先不說元帥夫人來歷成謎的事情,單單蒙擎、越戰音和元帥三個人之間的關係就相當的複雜!

按道理來講越戰音是喜歡元帥的,哪怕是因爲某種不可控的因素嫁給了蒙擎,或者說蒙擎因爲太過喜歡越戰音,而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從而強迫了越戰音,並且和元帥決裂。

那麼越戰音和蒙擎的婚姻又不應該是如今的樣子,畢竟整個聯盟的人都知道,蒙擎上將和已經退役的巾幗英雄越戰音堪稱模範夫妻。

更不要提他們現在兒女繞膝、子孫滿堂,幸福無比。家族更是枝繁葉茂。

而三十多年前其他人謀害元帥的時候,他們不至於什麼動作都沒有!

蒙擎這個人,是個很大的謎團。”

聽着龍岑的話,易鶴沉默了食指依舊在桌面上輕輕的敲擊,清脆的聲音迴響在房間內,奇異的有種安撫人心的感覺。

看到易鶴陷入了沉思,龍岑也閉上嘴,打算留給他足夠的思考時間。

易鶴卻輕輕瞄了龍岑一眼,示意他繼續往下講,不用理會其他的。

得到了暗示,龍岑繼續往下說自己發現的問題。


“七弟,雖然,五弟智商低,但是,他也是我們的兄弟,不準這麼對他知道麼。”二哥邪雨說道。

Previous article

嘴裡呢喃了一句,周天猛的深吸口氣,隨即手中印法變換,黑鋼劍便是豎直懸浮在了他面前,而後黑鋼劍平倒在半空,同時黑鋼劍也擴大了幾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