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冷靜,冷靜。」林太平很無語的看著它們,忍不住輕咳幾聲道,「夥計們,別忘了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要找到那個食人海盜團,並且說服它們跳進坑裡……咳咳,說錯,是加入才對。」

好吧,多虧他這麼一提醒,狂熱的獸人們總算恢復了幾分清醒,安吉麗娜輕輕搖晃著魚尾,恍然大悟道:「對哦,差點忘了正事,那麼偽娘鳥,看你的了,你應該知道那個鐵鎚海盜團在哪,對吧。」

「我不叫偽娘鳥……」米蘭達很怨念的看著她,滿臉無奈道,「而且,這裡有幾十個珊瑚島,我怎麼可能知道那些食人魔躲在哪,也許我們應該從最近的島嶼找起,比如幾海裡外的那座冰封小島?」

這個建議倒是很有道理,安吉麗娜若有所思的轉頭望去,就在黑暗女王號右側幾海裡外,一座冰雪覆蓋的小型珊瑚島,正在陽光下閃耀著銀白色光芒,甚至隔著幾海里遠,都能感覺到那裡的冰冷寒氣……所以,從那裡開始搜索嗎?

事實上,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半個小時后,黑暗女王號很快抵達了那座冰雪珊瑚島,林太平跟著獸人們跳上沙灘,感受著腳底下傳來的冰冷含義,忍不住微微驚訝,不過很快的,等他轉頭注意到周圍的環境,卻不是微微驚訝,而是大感詫異了——

要知道,這座珊瑚島到處都是冰雪,按理來說應該寸早不生才對,可是古怪就古怪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沙灘附近卻生長著大片大片的銀白色樹木,這些銀白色樹木筆直高聳,沒有任何分叉也沒有任何樹葉,看起來就像是無數根寒冰石柱。

「別奇怪,這些植物叫做冰封木,只在寒冷的環境下生長。」安吉麗娜倒是見多識廣,一邊打量著並不算大的冰雪珊瑚島,一邊很熟練的豎起魚尾跳過來,朝著林太平張開雙手:「小林子,抱……」

「我嘞,又要讓我抱著你趕路?」林太平看了看滿臉期待的安吉麗娜,立刻做出了明智決定:「咳咳,我很認真的想過了,像我這種缺乏鍛煉的傢伙,還是留下來看船比較好,順便給你們準備豐盛的晚餐。」

好啊,好啊,聽到晚餐這兩個字,百足它們立刻舉雙手贊成,倒是安吉麗娜大為遺憾,依依不捨的試圖再度說服他:「真的嗎?你確定不要跟我一組?我今天穿得很單薄哦,裙子開叉也很高,如果你一路抱著我的話……」

我什麼都沒聽到,林太平深情凝視著天空,完全無視安吉麗娜的怨念目光,直到旁邊的百足它們終於看不下去,直接拉起安吉麗娜出發:「大姐大,我們出發了,你明明可以用尾巴跳過去的,幹嘛一定要……對了,林,注意安全,有什麼危險就記得發魔法訊號!」…

如此如此,獸人們的魁梧身影,以及安吉麗娜蹦蹦跳跳的背影,很快都消失在冰封木密林中,林太平笑眯眯的揮揮手,卻又轉過頭來,看看身旁的各種新鮮食材,「好吧,那麼我從什麼開始好呢,魚頭湯怎麼樣?」

說做就做,燒水切菜準備調味料,片刻的忙碌之後,一大鍋奶白色的魚頭湯,就在寒風中散發出濃郁香氣,他端起一碗魚湯喝了幾口,感受著那種鮮美味道,忍不住想要自我讚美幾分鐘:「好吧,能吐槽能群毆能做菜能賣萌,咱家果然是無數少女心中的最佳男……噗!」

話音未落,等他不經意的轉頭望去,頓時就一口魚湯噴出來!

見鬼了,沙灘旁的冰封木密林突然劇烈搖晃,暴風驟雨般的煙塵中,一大群食人魔猙獰嚎叫,如同洪水猛獸似的一躍而出,它們揮舞著黑漆漆的大砍刀,眼冒綠光的兇惡撲來,白森森的獠牙完全暴露在血盆大口外,在陽光下閃耀著嗜血光芒。

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情況?林太平看得目瞪口呆,差點連那碗魚湯都倒了。

但在他反應過來之前,一大群食人魔已經嚎叫著瘋狂衝鋒,惡狠狠的撲向沙灘這裡,狂奔席捲的黑色洪流中,帶頭的食人魔伸出鮮紅長舌舔了舔獠牙,窮凶極惡的尖銳怪叫聲,甚至能夠傳到幾十海裡外——

「肉啊!肉啊!這小白臉是我的夜宵,誰都不許跟我搶!」) 如果有一天,你正在愉快煲湯,突然看到一大群兇惡傢伙瘋狂衝過來,你會做什麼?

閃!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但是看著一大群食人魔發酒瘋似的衝過來,林太平的第一反應,就是直接拔腿閃人,可問題是還沒等他來得及轉過身……

轟然一聲,他身後的另一片冰封木密林中,突然也爆發出轟鳴聲浪!

僅僅幾秒鐘后,另一群群獠牙森森的食人巨魔就猙獰嚎叫著,也從這片冰封木密林中瘋狂衝出,這些邪惡生物磨著白森森的獠牙,如同潮水似的洶湧而來,看那種眼冒綠光滿臉饑渴的樣子,好像是餓了三天三夜后突然看到一桌食物……呃,不是好像,而就是!

你大爺的!

前有堵截,後有追兵,林太平感動得淚流滿面熱淚盈眶,突然覺得自己的人品還真是詭異,沒天理啊沒天理,咱家只是在這裡準備晚餐而已,到底得罪誰了,難道說煲魚湯也犯法嗎?

說時遲,那時快,電光火石之間,一大群食人魔已經瘋狂殺到,沖在最前面的幾個傢伙瘋狂嚎叫著,把黑漆漆的砍刀揮舞得如同風車:「肉啊!肉啊!這小白臉是我的夜宵,誰都不許跟我搶!」「你們確定?」林太平輕輕嘆了口氣,並且悠然自得的舉起諸神戒指,「好吧,如果你們堅持的話,那麼……」

閉嘴!你們這些只會用胃思考的蠢貨,全都給我停下來!

毫無徵兆,一個破鑼似的暴怒聲音,突然回蕩在整個沙灘上空,剎那間,正瘋狂衝上來的食人魔們匆忙急剎,頓時手忙腳亂撞在一起,後面幾個傢伙來不及止步。生鏽砍刀帶著慣性向前刺出,深深扎進同伴的大腿,更是引發了一片混亂。

而就在這樣的怪叫混亂中,一個猙獰兇惡的慘綠身影,突然從冰封木樹冠上一躍而下,帶著重達半噸的可怕重量,這傢伙惡狠狠的砸在沙灘上,還沒等完全站穩就兇惡揮舞利爪,將身邊的幾個食人魔全部拍翻在地——

「蠢貨!一群蠢貨!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嚇唬食物。不要嚇唬食物!該死的,你們到底知不知道,如果食物被我們嚇得魂飛魄散,身體里的膽汁就會破裂,進而導致渾身肌肉變苦,大大影響進食口感……」

我倒!林太平聽得差點滑倒,忍不住肅然起敬的抬起頭,望向那個正在發表烹飪理論的「美食家」——毫無疑問,那個正在討論人肉口感的傢伙。也是一隻窮凶極惡的食人魔,而且比普通的食人魔更加猙獰更加兇惡,它的慘綠色身軀幾乎有三米高,猩紅圓睜的血眼如同兩盞燈籠。十厘米長的白森森獠牙更是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牙縫間還沾滿了暗紅色的斑斑血跡。

當然,這還不是最引人注意的地方,真正讓人詭異的是。這傢伙的嶙峋枯瘦長爪中,居然還提著兩把銹跡斑斑的菜刀……沒錯,那確實是兩把黑漆漆的菜刀。只不過比普通菜刀巨大了數十倍,布滿缺口的刀刃上沾滿血跡,在寒風中輕輕顫抖著,發出鬼哭狼嚎的嗚咽聲,讓人一聽之下就覺得毛骨悚然!

「閣下是……巨牙?」微微愕然了幾秒鐘,林太平打量著新出現的食人魔族長,突然響起米蘭達描述過的那個海盜頭子。

「食物,你居然認識我?」食人魔族長張開白森森獠牙,露出了足以嚇死普通人的猙獰笑容,「有意思,真有意思,看來我的邪惡凶名,已經傳遍了整個混亂海域,連這種弱不禁風的食物也聽說過?」…

那是,那是,一大群食人魔高舉爪子彎腰膜拜,紛紛表示族長您早就凶名遠播,哪怕一個眼神都能殺死強大戰士,不用說了,這個脆弱的小白臉一定是仰慕您的凶名,特地主動送上門來給您當夜宵,否則他為什麼會連廚具也帶過來了呢?

「有道理,我連調味料都帶來了。」林太平聽得忍不住吐槽,卻又笑眯眯的摸摸下巴,抬頭看著對面的食人魔族長,「那麼,巨牙族長是吧,請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

「少羅嗦!」巨牙根本就沒興趣聽,直接惡狠狠的一揮利爪,「食物,我才不管你到底是什麼來歷,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聽著,你喜歡被燒烤呢,還是喜歡被燉湯呢?」

好問題,林太平頓時愕然無語,突然覺得著兩個選擇還真是糾結來著,不過他也不需要苦惱多久,因為僅僅幾秒鐘后,巨牙就很不耐煩的打了個響指,旁邊的幾個食人魔倒是很識趣,立刻就變出一頂滿是油污的白色廚師帽,畢恭畢敬的遞了上來。

很好,巨牙滿意的點點頭,一邊滿臉嚴肅的戴上廚師帽,一邊提起兩把黑漆漆的巨大砍刀,滿臉渴望的打量著林太平:「唔,讓我來想想看,你的腦袋肉質不錯,可以用來燉湯,左邊胳膊的肌肉條理很清晰,很適合切片后燒烤,至於最美味可口的心臟,如果不配上蘑菇湯的話,簡直就是一種犯罪……」

如此如此,如此如此,這個殘暴傢伙說得滔滔不絕口水四濺,僅僅花了幾分鐘不到,就把林太平分解成了若干道菜肴,坦白的說,排除人肉這個前提,看它那種滿臉興奮眼冒綠光的樣子,就像是一個痴迷烹飪的廚師,遇到了一大桌最昂貴最上等的食材原料,激動得都快要不能自已了。

再看看周圍的那些食人魔,早就聽得如痴如醉,都在那裡拚命擦口水了,幾個餓得肚子打雷的傢伙更是躍躍一試,恨不得現在就去燒湯洗碗準備配料,早點把這個小白臉下鍋開飯當夜宵吃了。

好吧,您到底是有多熱愛廚藝來著,而且還對人肉食材情有獨鍾?

能說什麼呢,林太平聽得無語望天,不知怎麼的,突然就想起了遠在號角海域的圖魯,沒錯,那個天生四個胃的吃貨如果來到群島,一定會和這位巨牙族長成為好朋友,一個熱愛吃一個熱愛做菜,簡直就是好基友一被子。

「所以說,烹飪是一門很神聖的藝術。」整整講了十分鐘后,巨牙終於深吸一口氣,意猶未盡的做了個總結,「事實上,就連剩下的骨頭也不能浪費,比如最有營養成分的小腿骨,完全可以用來……用來……」

這麼說著,它盯著林太平的小腿看了半天,倒是有點苦惱的皺起眉頭,林太平很同情的嘆了口氣,乾脆主動提議道:「油炸怎麼樣?我個人覺得,先用猛油炸到七成熟,再撒上點蔥花什麼的,味道一定很不錯。」

好主意,就這麼定了!

巨牙頓時眼前一亮,當即心滿意足的一敲菜刀:「食物,看起來你也懂得一點廚藝嘛,很好,既然是這樣的話,我會考慮讓你死得更有價值一點,放心吧,等你進了我的肚子以後,一定會為自己的完美利用而感謝諸神的!」

「真的嗎?原來我這麼有價值?」林太平很感激的看著它,卻又很認真的嘆了口氣,「不過,現在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唔,為什麼閣下覺得,我就一定會不會反抗呢?」…

反抗?就像是聽到最好笑的笑話,巨牙和周圍的食人魔彼此對視一眼,突然肆無忌憚的尖笑起來:「哈哈哈,真有趣,真是有趣極了!黑暗之神在上,我有沒有聽錯,這個連雞都殺不死的小白臉,居然說要反抗,他居然說要反抗?」


就是就是,一大群食人魔笑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人類啊人類,果然愚蠢到只配做食物,既沒有任何的魔力波動,又沒有任何的劍術和鬥氣,這樣的蠢貨居然敢說反抗,太可笑了,你打算用什麼反抗,用你身邊的那鍋魚湯嗎?

「那可不一定。」林太平笑眯眯的看著它們,完全沒有主動變成食材的自覺性,「說不定我是在扮豬吃老虎,說不定我是一位很強大的召喚師,又說不定我背後站著一大群獸人,其中還有個熱愛暴力魔法瞬發的護短美人魚……」

「夠了,我可沒心情聽你磨牙!」巨牙突然笑容一滯,滿臉兇惡的狠狠揮手,「食物,如果你真的有什麼實力,就展現出來給我看看,如果沒有的話……就去死!」

毫無徵兆,這個看起來很神經的食人魔族長,突然陰險尖叫一聲!

剎那間,早有準備的近百個食人魔齊齊瘋狂嚎叫,如同飢餓凶獸似的猛撲上來,白森森的獠牙閃耀著致命光芒,慘綠色的利爪帶起血腥狂風,這種窮凶極惡的殘暴攻擊,足以將一隻太古猛獁都撕成碎片。

「乖乖的去死吧,食物!」帶頭的那隻獨眼食人魔更是猙獰怪叫著,布滿倒刺的利爪如鬼魅般探出,狠狠刺向林太平的脆弱心臟,「放心吧,等你進了我的肚子,我一定會好好表達我的感激之情!」

是嗎?還真是謝謝你們了!

林太平深表感動,慢條斯理的後退幾步,迎著潮水般洶湧撲來的食人魔們,他一本正經的輕咳幾聲,並且高高舉起左手,剎那之間,諸神戒指驟然爆發出銀白色光芒,將整個沙灘完全籠罩在內——

「但問題是,我喜歡吃,而不是被吃……」



。, 傍晚的昏黃夕陽下,近百隻食人魔瘋狂嚎叫著,窮凶極惡洶湧而來,從高空俯瞰下去,它們就像是一群黑壓壓的食人蟻,閃耀著白森森的獠牙光芒,彷彿在瞬間就能將林太平徹底撕成碎片。

好吧,我喜歡吃,可不代表著我喜歡被吃!

林太平很感慨的嘆了口氣,迎著瘋狂衝來的食人魔們,漫不經心的後退一步,並且在利爪撕裂自己之前,慢條斯理的舉起了諸神戒指——

剎那間,銀白色的光芒一閃而過,耀眼的光芒如此強烈,以至於正猛撲上來的食人魔們齊齊驚呼,不由自主的捂住眼睛,而就在它們愕然失神的一瞬間……

轟!渾韶甲的黑岩,從銀白色的光芒中一步踏出,生滿倒刺的巨盾驟然高高舉起,硬生生擋住鋒利刺出的利爪,緊接著惡狠狠橫掃而過,帶著狂暴的音爆聲浪,重重轟在那個獨眼食人魔的臉面上。

轟的一聲,毫無防備的獨眼食人魔斬慘叫一聲,如同斷線風箏似的倒飛出去,後面的的食人魔們剛剛艱難睜開眼睛,就看著同伴像個秤砣似的重重砸落,直接把沙灘砸出一個巨大深坑,甚至連肋骨都粉碎性折斷了。見亡靈了!

剎那間,一大群食人魔頓時齊齊驚呼,近百雙鮮紅如血的兇惡眼睛,很整齊的死死盯著林太平,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個一直被我們忽視的脆弱食物,居然是個古怪的召喚師,可問題是,他身上根本沒有一點魔力涌動?

「我說過了,你們不相信而已。」林太平滿臉無辜的攤開雙手,看著對面目瞪口呆的食人魔們,「還要繼續嗎?我必須要提醒你們,如果再繼續下去的話。說不定還會有一大群獸人衝出來,外加那位熱愛暴力的美人魚御姐哦。」

鬼才知道他在胡扯什麼,食人魔們滿臉獃滯的面面相覷,但就在這詭異的寂靜中,瞠目結舌的巨牙突然憤怒咆哮,惡狠狠的揮舞著兩把菜刀:「該死的!該死的食物!你果然是血撒那個混蛋的手下!」

血撒?林太平這次是真的微微驚訝了:「老兄,你想多了吧,我只是剛好路過這裡,順便找你談點有益無害的事,至於說到血撒……」

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根本不給他解釋的機會。巨牙歇斯底里的嚎叫著,在這種瘋狂催促下,一大群食人魔齊齊咆哮一聲,突然再度窮凶極惡的瘋狂衝上,白森森的獠牙和慘綠色的利爪交錯閃耀,匯成洶湧澎湃的死亡海洋,惡狠狠的碾壓過來。「好吧,我再說一次,我真是來談正事的。」林太平只能很感慨的嘆氣。不需要他多說什麼,黑岩早就已經舉起巨盾,惡狠狠的往地上一砸,如同一堵密不透風的城牆。硬生生的擋在前面。


但這種恐嚇毫無效果,近百個食人魔早已嘶吼嚎叫,從四面八方洶湧衝過來,在密集的攻擊群中。巨牙滿臉扭曲的長嚎一聲,兩把巨大菜刀驟然顫抖,在瞬間暴漲數十倍。隔著幾十米遠狠狠斬落——

鬼哭狼嚎的嗚咽聲中,兩道漆黑冰冷的鋒利刀氣,竟然從刀刃上直接呼嘯射出,被這漆黑刀氣惡狠狠的掠過,空氣中爆發出尖銳音爆聲,以至於被冰雪覆蓋的沙灘都驟然分裂,出現了兩道深達數十厘米的裂痕。

該死的!這是魔器?

擋在林太平面前的黑岩微微動容,高舉巨盾向前狠狠迎上,堅硬的花崗岩巨盾閃耀著土黃色光芒,和漆黑鋒利的刀氣重重撞在一起,卻又驟然爆發出澎湃氣浪,將方圓數十米完全籠罩在內。

等到煙塵漸漸散去,原本堅不可摧的花崗岩巨盾上,竟然出現了兩道深可見骨的裂痕,黑岩不由自主的踉蹌後退幾步,忍不住變色呼道:「大人,小心那傢伙的菜刀,那可能是黑暗皇朝遺留的……」

來不及了!已經來不及了!

在刀氣呼嘯射出的一瞬間,近百個食人魔早已瘋狂衝上來,將黑岩硬生生的撞翻在地,巨牙丟下兩把耗盡能量的魔器菜刀,縱身一躍掠過數十米,重重砸落在林太平面前,白森森獠牙張大到極致,毫不留情的狠狠咬落:「去死吧,食……」

獰笑聲未落,剛剛消失的銀白色光芒,突然再度刺眼閃耀!

不!就在巨牙滿臉扭曲的驚駭視線中,三十位鋼石盾衛如鬼魅般憑空出現,彷彿一堵密不透風的堅固城牆,強行擋在林太平面前,就等著某些蠢貨自動撞上來!

下一刻,伴隨著林太平的清脆咳嗽聲,三十面生滿倒刺的堅固巨盾,窮凶極惡橫掃而過,齊齊轟中巨牙的血盆大口!

慘叫一聲,斷裂的獠牙四散飛濺,巨牙捂著鮮血流淌的大嘴踉蹌後退,可還沒等它來得及退出幾步,三十位剛石盾衛早已殘暴獰笑著,惡狠狠的齊齊一腳踹出,準確命中巨牙的柔弱小腹,踹得它當場悶哼彎腰趴下。

見亡靈了!怎麼會有……會有這麼多召喚生物?

正從後面衝上來的食人魔們目瞪口呆,倉促間想要閃避都來不及,頓時密密麻麻的擠成一團,而就在它們回過神來之前,如狼似虎的剛石盾衛們早就揮舞巨盾,劈頭蓋臉的呼嘯橫掃過去,而且是專門照著別人的頭顱或者兩腿之間,下手極重又陰險無比。


轉眼之間,剛剛還殺氣騰騰的食人魔,直接就潰不成軍了!

最前面的食人魔戰士鼻青臉腫,滿口獠牙被敲得支離破碎,旁邊的食人魔戰士尖叫著低頭,卻被幾個盾衛惡狠狠的砸翻在地,劈頭蓋臉就是一通亂揍,最倒霉的就屬巨牙了,這傢伙還沒來得及直起腰,就被黑岩很陰險的飛起膝蓋,重重踹中兩腿之間,頓時哀鳴一聲滿地打滾……

這還不算什麼,趁著它們手忙腳亂根本來不及反應,林太平居然又笑眯眯的伸手入懷,取出一大捆價格昂貴的魔法踞,不要錢的往人群中一扔——

轟轟轟!轟轟轟!

幾十個魔法踞同時爆裂,洶湧澎湃的火光瘋狂升騰,頓時把一大群食人魔轟得焦頭爛額血肉模糊,可還沒等它們撐過這一輪恐怖轟擊,林太平那裡又財大氣粗一揮手,頓時又是一大捆魔法踞砸出去。

一大捆!兩大捆!三大捆!

密密麻麻的魔法踞,在擁擠的沙灘上轟然爆炸,赤紅如血的瘋狂火球,銀白冰冷的冰刺鋒刃,深暗土黃的呼嘯岩刺,各種魔法全都在頃刻間爆發,互相撞擊激發出更加恐怖的威力,將近百個食人魔全都籠罩在內。

好吧,這哪裡是戰鬥,簡直就是在比敗家!

近百個食人魔驚呼怪叫,倒不是它們實力太弱,而是面對著如此敗家的奢侈攻擊,就算是黑鐵級的戰士也措手不及,轉眼之間,大批食人魔全都像割麥子似的倒下,要不是林太平還考慮到手下留情,這群傢伙七分熟是一定的了!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滿嘴流血的巨牙捂著碎牙,從混亂的戰場中掙扎爬起,這傢伙氣急敗壞的怒吼咆哮著,順手抓住身旁的食人魔,像發瘋似的用力搖晃:「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傢伙會這麼兇猛?」…

您問我我問誰啊?那隻食人魔被搖得頭暈眼花,只能戰戰兢兢的提議:「族長,要不我們先……先……」

不!絕不!絕不!

巨牙惡狠狠的嚎叫一聲,抄起兩柄失去能量的魔器菜刀,竟然迎著瘋狂砸落的魔法踞,直接撲向近在咫尺的林太平:「該死的食物,給我去死吧!就算你再怎麼厲害,也只有一個……呃?」

還沒來得及吼完,整個珊瑚島突然都劇烈震動!

不遠處的冰封木密林中,一大群獸人兇惡咆哮出現,身披布滿倒刺的漆黑戰鎧,肩扛沉重如山的漆黑戰斧,殺氣騰騰的狂奔而來,帶頭的百足揮舞著幾十把雪亮彎刀,惡狠狠的咆哮著:「林,堅持住,我們這就來了!」

這還不算什麼,在如狼似虎的獸人們背後,安吉麗娜揮動魚尾直接蹦過來,纖細的雙手看似柔柔弱弱,可是隨隨便便一揮,就有幾十道火球風刃岩刺齊齊呼嘯射出,直接就把沙坑上轟出十幾個深坑:「該死的混蛋!敢欺負我家小林子的人,全都給我去死!」

淚流滿面啊,近百個食人魔看得淚流滿面,連想死的心都有了,黑暗之神在上,我們到底是捅了什麼大簍子,居然把這些該死的獸人也惹出來了,獸人也就算了,可是他喵的誰能告訴我,為什麼這些獸人全都武裝到牙齒,不是說它們都很窮的嗎?

這一刻,林太平也同樣淚流滿面,看著滿臉護短的安吉麗娜狂奔而來,他頓時很委屈的張開雙臂,像見到親人似的迎上去,隔著很遠就哽咽賣萌道:「嗚嗚嗚,姐姐,你可算來了……沒錯,就是它們欺負我!」


氣哄哄地說完後,重麟就飛走了。

Previous article

“七弟,雖然,五弟智商低,但是,他也是我們的兄弟,不準這麼對他知道麼。”二哥邪雨說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