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繼續妄想以數量取勝,那麼很快就會被恆毅欺近。

屠神幽幽的弓技為藍本的能量球威力遞增手段在恆毅面前也就宣告無效,因為力量根本提升不起來就會被恆毅的龍魂之力配合神來之劍的劍勁炸碎。

得到許問峰神魂惡果力量的黑月背後突然張開一對血紅的鳳翼,帶著她的身形全速飛退,竭儘可能的避免跟恆毅之間的距離拉近。

與之同時,原本密密麻麻填充大片宇宙區域的黑光能量數突然迅速收縮!

一顆顆黑光能量球彼此緊密的相連,組合成各種不同的形態。

堆積成立方體的黑光能量球化作最堅實的牆壁,緊隨著密集攻擊形態的黑光能量球之後,突然出現在無法看見的恆毅面前!

閃避不及的情形下,恆毅只能揮動天意劍大喝斬出!

爆發的劍勁頃刻間吞沒了立方體的厚牆——

然而,構成的數量極多,又存在壓縮提升力量的立體方牆的抗擊能力遠不是分散的能量球可比,爆發的劍勁炸毀大半,沒有被炸爛的呼嘯撞而過——

若非恆毅迅速發動紛飛亂斬側閃避開,勢必會被正面撞上。

剛躲開殘破的后牆,周圍密密麻麻飛過來的獨立能量球又呼嘯而至。

縱然有心防備,天意劍炸開的劍勁吞沒了周圍百丈的黑光能量球時——

躲藏在後面的許多黑光能量球緊密組合成整體的黑色長槍,閃電般飛射而至!

虛空中恆毅匆忙倒飛翻旋,看看避過了奇襲的長槍,那桿黑光能量球構成的巨大長槍還沒有完全飛過去,恆毅就看見後面跟著一大蓬黑光能量球組合出來的巨大弩箭!

剎那,恆毅發動閃移法術絕技四十層后的三段中距離移動模式的第一段,留下一團殘影瞬間出現在弩箭群中,得到多一點反應的時間,現身的同時背後的血鳳之翼急速拍動下,身形虛空中或翻旋,或轉動,或側移,或揮劍斬毀難以通過正常飛移速度迴避開的弩箭。

如此足足一息時間,才穿越了黑光能量球構成的弩箭箭雨群。

可是,根本不等恆毅來得及鬆口氣,一面面黑光能量球組合而成的厚盾以密不透風的環繞包圍之勢迅速一起推進,全面壓向置身中央的恆毅!(未完待續。。) 恆毅早就有心理準備,但真正在實戰中才能夠體會到黑月運用黑光能量球出神入化的可怕!

分散起來是一顆顆圓圓小小的黑光能量球,但在黑月製造的同時存在的恐怖數量和出神入化的能量組合運用下,卻能夠變化無窮,組合成任何形態。


而且——此刻還只是壓力的開始!

因為黑月還在嘗試,通過失敗的嘗試確定到底要多少顆黑光能量球聚合后附帶的新月天賦印記力量才能夠承受他劍勁的殺傷力。

儘管明知道黑月在耗損他的瞬斬,此刻面對被黑光能量球組合的光盾完全包圍的形勢,無疑瞬斬是順利脫離險境的最佳手段。

但是,恆毅還是沒有這麼做。

而是直接沖向一面黑光能量球組合的盾牆,飛甩極限劍華的同時,揮動天意劍硬斬過去!

爆發的龍魂之力、神來之劍加上二重的白色霧影混雜而成的劍勁頓時在盾牆上炸開個大窟窿,但同時也有幾十個沒有被完全爆破的黑光能量球飛撞上恆毅身體周圍環繞的防護劍氣,一兩顆在恆毅胸膛砸出兩個凹陷的肉坑。

但是,恆毅卻順利的突破圍困,在突破的同時,立即發動紛飛亂斬——

瞬間化作白紅混雜的疾光,剎那間閃過黑月匆忙製造的一面面立方體盾牆的阻擋和數量有限的箭雨,衝到黑月身旁!

倘若是發動閃移法術絕技脫離困境,用過三段中距離的第一段不久,黑月自然能夠把握他突圍后的距離。必然能夠在最接近她的位置繼續部署黑光能量球組合出的陷阱事實後續打擊。

那麼恆毅也就會繼續陷入被動,但直接拼著可能承受不等傷勢的強行突破。則無疑會打亂黑月精密的部署。

因為全方位的盾牆組合無疑需要佔用黑月數量非常多的黑光能量球,那就以為後後面除了針對瞬斬的距離位置的陷阱外。將會在短暫的時間內得到面對很有限阻力的機會——

連人帶劍化作疾光的恆毅迅速避過阻力殺到黑月面前,但是劍光還沒有斬落,黑月已然果斷的發動閃移法術絕技,瞬間移走千丈距離!

就在黑月移走的同時,恆毅緊隨著發動閃移,剎那間便追了上去。

只是,剎那也存在短暫的延遲,這對黑月而言就是生與死的差距。

面對追擊而至的恆毅,這個短暫的剎那足夠讓黑月操縱外放的黑光能量球一起消失。又紛紛不絕的從體內涌噴而出!

紛飛亂斬的劍光不停的閃動,一顆顆緊密排列在黑月新月印記天賦力量藍色星光環繞中的黑光能量球在被斬散的同時,藍色星光同時吸收了為數不等的劍勁力量。

近距離的交擊不過是在瞬間,黑月一聲低喝,雙手同時前推!

如此短的距離內,聚集幾乎所有可製造黑光能量球並且新月印記力量連接成整體的情況下,恆毅很清楚根本不可能通過紛飛亂斬攻破黑月的方位,即使是發動劍舞千軍也根本沒有多少把握,一旦不能突破。那麼劍舞千軍的劍氣全都會被新月印記力量反彈施加到他自己身上!

恆毅看不見黑月的突然爆發,也根本不可能憑藉看見然後再作出反應,更不可能靠聽。

但是,從開始恆毅就做足了針對性的準備。

就在黑月低喝爆發性反擊的前一個瞬間——

恆毅突然發動閃移法術絕技!

留下的殘影頃刻間被組合成黑色光柱的反擊吞沒。而他人則出現在黑月後側方百丈距離。


光柱式血神洗禮!

倘若被黑月擊中,無疑將決定勝負。

但這,正是恆毅苦等的時機!

他無法知道黑月的反擊手段。只是能夠確定黑月必然反擊的應對,在成功迴避確定黑月的反擊手段同時。他知道時機終於來了!

因為他可以查閱神腦中關於血神洗禮的許多信息,光柱式血神洗禮疊加的能量球數量非常驚人。區區一顆至少疊加幾十甚至上百顆,組成光柱式耗損的數量更不必說。

因此黑月這一擊沒有得手,意味著在下一個瞬間她能夠操縱的黑光能量球不足一半,甚至可能更低。

閃移迴避開光柱式血神洗禮的同時,恆毅立即催動紛飛亂斬——

人與劍同時化作光影,瞬間撲向黑月,意識中催動的、得自李西雲的龍魂之印天賦力量再不需要隱藏的發動!

時機就在瞬間,對黑月如此,對他同樣如此。

誰落空,誰就可能敗,誰不能把握,誰就可能等不到下一次。

龍魂之印天賦力量的發動,讓恆毅意識中的黑龍曌驟然陷入狂暴狀態!

剎那間,恆毅揮動的天意劍催動的龍魂劍氣數量以不可思議的停留狀態迅速從一道變成一百九十九道!

沒有任何多餘的變化,就那麼在紛飛亂斬絕技的催動下,化作迅快到極限的、乾脆了當的一擊!

光柱式血神洗禮落空的瞬間,黑月同樣意識到捕捉的決定勝負的一擊落空意味著自身陷入極大的危險!

飛射的光柱式血神洗禮組成的所有黑光能量球瞬間消失不見,然後在黑月急速飛退轉身中瘋狂涌噴出來——

但是,恆毅的動作太快。

快的讓她此刻能夠來得及操縱的黑光能量球數量根本不超過五成。

但原本,五成黑月相信已經足夠自保。

然而——當她旋身爆發黑光能量球組合成防護層的瞬間,卻看見恆毅紛飛亂斬的一道龍魂劍勁瞬間化成一百九十九道的時候,她意識到了危機……

這絕不是恆毅過去戰鬥中展示過的絕技形態,那就只有一個解釋,這是針對她,在決定勝負的瞬間收貨出其不意之效的絕技!

黑月卻已經沒有了選擇,閃移法術絕技在調息狀態,暗影黑霧同樣如此。

除了竭盡全力的抵抗,她沒有別的路走。

若非如此恆毅也不可能視此刻為苦等的、決定勝負的時機。

大量的黑光能量球在瞬間緊密連接,變成將黑月的身體覆蓋極厚的防護甲,附帶的新月印記的藍色星光力量,更讓這種防護的效果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

撲到的恆毅的天意劍揮動,一百九十九道紛飛亂斬狀態下的凝聚全部力量的最大化劍勁力量,同時爆發!(未完待續。。) 如此狀態下的殺傷力猶如是一百九十九個恆毅同時施展紛飛亂斬發動的全力一擊!

誰能夠抵擋?

面對黑光能量球防護層剎那間全部被斬碎的恐怖——

黑月意識到已經敗了!

最後的能夠操縱的黑光能量球飛出體外,卻剎那間在飛閃的龍形劍氣呼嘯騰飛的飛撞下紛紛潰散……

黑月的視線中只有茫茫的白光,數不清的龍形劍勁匯聚一起形成的白光。

除此之外,她什麼都不看見了。

意識,突然不由自主的的微微一晃。

她的光柱式血神洗禮反擊落空,反而在恆毅隱藏的強大絕技殺傷力面前轉瞬間被斬成一團血霧。

然而那些白光的龍形劍勁卻沒有消失,而是彼此緊挨交錯縱飛的填充了一片虛空區域,讓黑月的靈魂根本沒有辦法逃脫。

但這本還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


恆毅一聲暴喝中,將殘魂神訣催動到了極限所產生的、讓黑月的靈魂無法抗拒的強大吸力。

她的靈魂被一點點的拽出了彩光狀態的身體,撞在恆毅的身體,撞上恆毅體內那熊熊燃燒的強大靈魂之火!

碰撞的作用力不斷將黑月靈魂之火的外層催成四面八方散亂爆飛的靈魂碎片,那種靈魂不斷崩裂的痛苦刺激的黑月的意識緊緊繃著,所有的注意力幾乎全被痛苦所牽引。

『恆毅……』面前的恆毅的眼睛如此清晰,因為黑月的靈魂被吸著,臉對臉的緊貼在他面前。

黑月不斷崩塌、感知的範圍飛快的收縮減少。她的眼睛只能夠看得清面前恆毅那雙沉穩而乾淨的眸光……

『我黑月竟然還是敗在你手上……昔日人類文明三神才的排序反過來才恰當。如果以多餘的感性角度看待,此刻的我或許該說。命運讓屬於她的部分償還了曾經對你的那點虧欠吧?呵……』

一頭頭白光的龍形劍勁環繞在恆毅身體周圍,以驚人的高速遊走飛動。他們產生的、對靈魂有震蕩作用的殺傷力單一個而言不算什麼,但如此數量集合之下,對於不停遭受殘魂神訣重創的黑月的靈魂而言,無疑大幅度的加速了她靈魂之火的崩裂破碎速度……

而黑月的意識,也伴隨著靈魂之火持續不斷遭受重創而越來越模糊……

朦朦朧朧中,周圍的景象越來越不清晰,面前恆毅的那雙眼眸也開始模糊了……

她的思緒不由自主在飄飛,不受控制的靈魂中的記憶畫面不停的飛閃……

許許多多亂七八糟的畫面。

那些都是她靈魂構成部分中帶著殘留記憶的部分,是許許多多各色樣生命體的記憶。有溫暖的,有冰冷的,有頹廢的……

這些都是在得到神魂樹力量后才清晰的、隱藏在靈魂中的信息。


但黑月不在乎,這些殘魂的記憶永遠不可能影響到沒有感性度的她。

猶如此刻即使在滑向死亡,她卻仍然沒有對死亡的恐懼,沒有遺憾,沒有留戀……

模糊的意識中飛閃的畫面突然變慢,變慢……

那些特別清晰的畫面,是屬於兩個人的——拜月和拜星。

一襲藍色長裙的拜星為神魂意國而戰的幕幕……

意識中。黑月的手抓向最後飛閃的那些清晰畫面……

『讓這些隨我而逝,將死的暗影族也不會為無聊殘魂的記憶給你一個前世遺憾的彌補……恆毅,再見!』

意識中,黑月的手抓碎了最後飛閃的。那些清晰的畫面,將那些抓成爆碎紛飛的無數光點……

那些,大多都是屬於拜月的記憶……

兩百年戰爭中連連不斷廝殺。疲憊到了極點才能夠得到休息的時候,可是休息不是真正意義的休息。更是為了恢復戰鬥力的必須而已。

渾身浴血的拜月在戰場中休息,鮮血染紅了她的發。剛從激烈的戰場中脫離的她因為精力的耗損嚴重,試圖整理長發的手都在微微抖動著……



「時間減慢!」「龍魂」輕語,軒轅劍雨那快如光速的速度立馬慢得驚人!

Previous article

“說!草啊!你是傻子變的嗎!”江北擼胳膊挽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樣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