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也不懂,所以啊,管他們幹嘛呢,只要給錢,他們想幹嘛就幹嘛,就算那個四眼田雞想爆你菊花,你也洗乾淨給人伺候著!」

龐大海頓時捂著屁股愁眉苦臉:「這種事兒還得你來,我這痔瘡……」

「我就打個比方,瞅你那德性。不過你總色眯眯的盯著人妹子看,沒準人家哪天真想爆了你也說不定。」

「對了,我看這撥人挺專業的,跟以前來那些都不太一樣。瘋子,你說萬一他們想去那地方怎麼辦……」龐大海問這個問題的時候顯得有些猶豫。

張青峰眼睛一瞪:「管好你的嘴,沒事臭顯擺啥?咱們是掙錢,不是賣命!再提地圖的事兒我大嘴巴抽你!」

倆人正在那兒貧,科考隊的方向突然傳出一陣歡呼,龐大海伸著脖子使勁望:「真挖出啥來了?金子?這麼高興?」

「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張青峰也挺好奇,這地方他倆一年得來好幾次,基本是忽悠那些科考隊的首選地,不過從來沒發現啥東西,難不成今天這波人還真能發現啥寶貝?

科考隊的人聚集在遺迹的正中間,這裡的房子是遺迹中最高的,不過也是塌的最早的,地面都平了,不過科考隊挖的卻不是這裡,而是靠西側保存的較完整的那一幢。

此時他們已經把屋外和屋頂的沙子清的差不多了,林教授已經迫不及待的鑽進了已經堆滿半屋子細沙的房間內,正拿著個毛刷子在牆上輕輕的掃來掃去。

在他身後,許鵬飛拿著個高像素的dv仔細拍攝牆面,吳晴蔚則是拿著個本子記錄著什麼。

他們發現的是牆壁上的一組浮雕,已經風化的差不多平了,只能隱約看出輪廓。

見不是啥值錢的玩意,張青峰立馬意興闌珊,不過反正也沒事,乾脆拽著龐大海一起蹲下來看熱鬧。

屋內的沙子逐漸被清光,一名考古隊員突然又發出了一聲驚叫:「教授,你看這個!」隨即蹲在沙堆前用手小心翼翼的往下拂沙子。

幾分鐘后,一具造型怪異的鳥狀雕像被考古隊員們從沙子下面小心翼翼的清了出來。

「卧槽,硬貨來了!」龐大海低聲驚叫,聲音裡帶著一絲懊惱。

張青峰也很懊惱,這玩意一看就是古董,雖說丑了點,但只要有造型的肯定就能值倆錢,自己也來過好幾次了,咋就沒發現呢?

他豎起耳朵聽裡面人說啥,同時暗自祈禱:希望不是啥值錢貨!

「是黑曜石,而且是一整塊兒的。」發現雕像的人小心翼翼的清開周圍的沙土。

「這造型是……孔雀?」這句是許鵬飛說的,傳說中東闐古城是于闐的地盤,于闐舉國信仰佛教,東闐肯定也不例外,而孔雀明王是佛教最常見的大能之一,所以他有此一猜。

「不是,是鳳凰。」吳晴蔚在一旁道。

「小蔚說的對,是鳳凰,這應該就是東闐古城存在的有力證據之一!」林教授顯然也很興奮:「沒想到第一天就能有這麼大的收穫!」

「具體年代還有待於檢測。」相比之下,吳晴蔚此刻比她的導師顯得更加冷靜。

「對,不過八Ж九不離十了。」林教授點頭,扭頭對發現雕像的考古隊員說:「張海,雕像是你發現的,別人就不要碰了,你負責清理一下然後封存起來……咦?你怎麼流鼻血了?」

ps:新書上傳,求收藏 林教授一喊,別人自然而然的把目光轉向了張海,張青峰也不例外,然後他被嚇了一跳!

張海的眼睛一片黑色!

眼白完全消失,整個眼珠一片漆黑,甚至連反光都沒有,黑曜石一般的黑!死寂一般的黑!

如此詭異的情景,頓時讓張青峰心底一寒!

他使勁眨了眨眼再次看去,卻發現張海又恢復正常了。

錯覺?

張青峰疑惑的看了看其他人,其他人似乎沒有發現什麼異樣,距離張海最近的隊友還在張羅著倒水幫他處理鼻血……不對,有一個人有異樣,那個叫安琳的女主持人!

安琳一臉驚恐,死死的盯著張海,甚至用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沒錯,這表情絕對是驚恐,而不是吃驚!

張青峰心底一沉,再次把目光轉向張海,試圖再次找出些端倪來,可惜一無所獲。

而張海的表現也完全正常,在隊友的幫助下用涼水沖了把臉,完了用衣袖擦乾,笑道:「估計是天氣太熱,外加上情緒有些激動。」邊說邊小心翼翼的捧起黑曜石雕像往外走。

黑曜石雕像個頭不大,高也就20厘米左右,龐大海涎著臉往前湊,張青峰一看就知道這貨想摸一把過過乾癮,趕忙一拽他:「別碰那玩意兒!」

龐大海納悶:「咋了?」

張青峰搖了搖頭,說:「有古怪。」 山村透視小兵王

龐大海嚇了一跳:「眼睛全黑?死人才會眼睛全黑呢,你看錯了吧?」

「死人?」張青峰不明白啥意思,龐大海給他解釋了一下:「南疆有種說法,眼睛全黑就是失去靈魂了,說白了就是變成屍鬼了,也就是行屍走肉,會要人命的!你確定你沒看錯?」

「應該……沒錯吧?」張青峰也不敢確定了。

「管他呢,反正注意點兒這小子就是了,晚上睡覺時把傢伙放手邊,屍鬼不是鬼,挨了槍子兒照樣玩完,他要真變了就給他來一梭子!植物大戰殭屍,想想就過癮。」龐大海居然有些興奮。

「你植物人大戰殭屍吧?」龐大海這個二貨一打岔,張青峰也沒那麼緊張了,笑著打趣道。

張青峰和龐大海倆人當了八年戰友,戰友之間溝通很多時候比親人和朋友更加直白和可信,張青峰還對自己有些懷疑,龐大海卻是直接信了,出去后直接從後備箱里拿出個長條包,包裡面是把雙管獵槍,屬於違禁品,不過在南疆這種地方,民不舉官不究。

這麼輕易便有收穫讓考古隊興奮不已,林教授更是指揮著眾人東挖挖、西挖挖一直忙活到半夜,最後張青峰不得不出言提醒:「再不休息明白天就甭去第二處遺址了!」

林教授這才意猶未盡的下令休息。

張青峰本來想去找那個叫安琳的女記者聊兩句的,他想確定對方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樣,看到了張海的異樣,可惜對方鑽進帳篷后就沒再出來,而且自己和對方完全沒有過任何交流,大半夜的貿然去鑽人女生帳篷沒準還會引起誤會,無奈之下只得改日再說。

臨睡前,許鵬飛板著臉找到張青峰:「導師讓我問一下,守夜怎麼安排?」

本來按照張青峰以前的習慣,這種鳥不拉屎的沙漠有啥可守的?又沒啥大型食肉動物,最大的威脅無非是點兒毒蟲毒蛇啥的,帳篷里灑點驅蟲驅蛇葯就辦了,守個鳥的夜?

不過那雙黑色的眼睛卻一直繚繞在他腦海里無法散去,他琢磨了一下,說:「你們休息吧,我和大海輪流來就行了。」


許鵬飛有些意外,在他印象里張青峰為人處事都刻薄的很,沒想到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他居然會一口攬下,不過他也樂得輕鬆,點點頭後轉身就想離開。

「哎,對了……算了,沒事了。」張青峰猶豫了一下,擺了擺手。

許鵬飛納悶的看了他一眼,轉身離開。

許鵬飛和張海住一個帳篷,張青峰有心想提醒一下讓他注意點兒張海,但交淺言深容易引起誤會,他最終還是沒說出來。

畢竟無法確定到底是不是錯覺,他決定還是先找機會跟安琳溝通一下,再決定向不向科考隊反映張海的異樣。

累了一天,所有人都睡著的挺快,張青峰也累,不過卻只能硬挺,抱著獵槍坐在車裡,隔著擋風玻璃死死的盯著張海的帳篷。

而張海也沒什麼異樣,張青峰甚至刻意去他和許鵬飛的帳篷外溜達了兩圈,還偷著扒開縫看了看,張海躺在那裡一動不動,連鼾聲都沒有,睡的出奇的安靜。

挨到凌晨三點,張青峰打了個哈欠,下車鑽進帳篷叫醒龐大海接班兒。

龐大海爬起身,嘟囔著爬出睡袋:「閑的沒事守什麼夜啊,蛋疼……」

張青峰沒理他,把獵槍往他懷裡一塞,鑽進睡袋裡倒頭便睡。

幾乎是一閉眼就睡著了,然後他開始做夢,噩夢!

夢中,一隻雙眼全黑,卻看不清面目的黑影一直追他,張青峰拚命的跑,拚命的跑……最終卻還是被惡狠狠的撲倒,看著宛若惡鬼一般的黑影張開黑漆漆的大嘴,猛地朝他臉上噬下,張青峰頓時驚醒,「呼」的一下坐起身來,一摸臉,全是冷汗!

外面一片漆黑,張青峰看了眼手錶,剛四點,自己才睡了一個小時,但此時卻已毫無睡意,他鑽出帳篷,下意識的朝張海和許鵬飛帳篷那邊看了看,頓時眼睛瞪的溜圓!

張海帳篷的出口咧開著,經常在外露營的人都知道,半夜即便是出去方便,也會將帳篷掩的嚴嚴實實,一是防蚊蟲,二是保持溫度,絕不可能四敞大開的扔著!

張青峰剛要衝過去查看一下情況,緊挨著他們的另一座帳篷,也就是吳晴蔚和安琳的帳篷內猛地躥出一個黑影,而且看輪廓黑影懷中似乎還橫抱著一個人!

這種情況根本不用猶豫了,這貨即便沒變成行屍走肉,也肯定是在耍流氓!

張青峰大喝一聲:「張海!你給我站住!」

喊完邁腿就追,跑了沒兩步便愕然停步:這貨特么屬駱駝的?跑這麼快!

張海雖然抱著一個,但速度卻是極快,三躥兩躥便消失在西側一堵半塌的圍牆外!


「卧槽!」張青峰看的目瞪口呆,卻是一點轍沒有,他手裡要是有槍,還可以開槍嚇唬對方一下,可惜槍在守夜的龐大海那兒,他手裡就一把手電筒。

死胖子,你丫守的什麼j8毛夜?

張青峰心中大惱,衝到車前一把拉開駕駛室的門,龐大海懷裡抱著槍,小呼嚕打的正嗨,聽到車門響,迷迷糊糊的抬頭抹了把哈喇子:「啊?開飯了?」

「你個豬!就知道睡了吃!起來,出事兒了!」張青峰一把奪過槍包,撒腿朝城牆外追去。

透視之眼 ,尤其是晚上,即便是經驗豐富的老司機,也不敢在沒路的地方走,因為很容易陷進沙子里去,最後弄的進退不得,所以張青峰選擇了徒步追擊。

張海行動速度很快,即便懷裡抱著個人,但等張青峰追出去的時候,已經連個人影都看不到了。

但好在沙漠也有一個好處,留下的腳印會很清晰,而且只要不起風,就能保留很長一段時間。

張青峰毫不猶豫就追了下去,人命關天,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

順著腳印一路向西,最後連對方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張青峰依舊沒有放棄。


他不知道張海擄走的人是吳晴蔚還是安琳,但他覺得是安琳的可能性更大些,這種猜測是基於張海黑眼變異時安琳的表現。

他甚至覺得,如果不是自己足夠警覺,張海沒準在偷襲安琳后還會來偷襲自己,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但他就是這麼認為的。

而且他認為安琳應該沒死,張海擄走她的目的不明,但按常理來想,肯定是活人比死人有用,張青峰甚至祈禱張海最好是中毒,比如說神經毒藥之類的,甚至催情毒藥也行,為了安琳著想,被xx總比沒命強!

反正千萬別是胖大海說的那種,失去靈魂變成什麼「屍鬼」了。

神經病他有把握對付,屍鬼這玩意他可沒譜!

一個多小時之後,天色開始發亮,天亮是好事,但有一件事不好,天亮的同時,也起風了。

看著前面逐漸變淡的腳印,張青峰一陣苦笑。

現在不是自己追不追的上張海的問題,而是龐大海他們能不能追上自己的問題了!

張海的腳印沒了,自己的腳印當然也留不下,而且自己追出來的急,除了槍和手電筒,對講機和gps都沒帶,更別說食物跟水了!

跑了這麼遠,他已經感到口乾舌燥了,等會兒太陽完全一出來,分分秒秒被曬爆的命!

看了看周圍,一片陌生,完全無法確定此時的位置,看來是不能再追下去了,得先和大部隊匯合。

打定主意,張青峰就想轉向往北走,那個方向是自己和龐大海常走的路,自己才追了不到倆小時,再偏也偏不出多少去,只要回到熟悉的路線,早晚能等到龐大海。

想事兒的時候人都習慣低頭,張青峰也一樣,想好之後一抬頭,他嚇了一跳!

不遠處的一座沙丘上,一個黑影如大馬猴般蹲在那裡,一雙完全沒有眼白、黑漆漆充滿死氣的眼睛漠然盯著他!


一股徹骨的冰寒瞬間從張青峰心底湧起!

ps:新書上傳,求收藏 是張海!

此時的張海幾乎已經變成了怪物,體型似乎大了不少,把衣服撐的鼓鼓囊囊的,指端也長出了尖利的爪子,跟野獸一般。手腳頎長,原來的衣服衣袖和褲腿都不夠長了,露在外面的手臂和小腿上密布賁張的血管,裡面似乎充滿了黑色的血液,好像一條條黑漆漆的蟲子蜿蜒攀附,看起來噁心無比。

尤其是他的那張臉,已經完全沒了活人樣,臉色蒼白,七竅還往外流著黏糊糊的黑血,彷彿厲鬼一般,讓人不寒而慄!

張青峰下意識的後退一步,隨即把獵槍上的槍套一甩,扳開保險,舉槍瞄準,不過卻並沒有立刻開槍。

本來他還打算先對天鳴槍,來個警告射擊啥的,但這個念頭只是閃了一下,就被他放棄了。

原因很簡單,追出來的急,沒拿子彈,就槍膛里兩發,雖說獵槍里都是大號鹿彈,這玩意15米內連北極熊都能一槍撂倒,浪費一槍也沒啥,但看張海現在這德性,張青峰就覺得沒底,所以他直接把鳴槍警告這一步省了。

都七竅流血了還健步如飛,這貨還是人嗎?不會真變成屍鬼了吧?

但從小接受的唯物主義教育,卻讓張青峰很難接受有鬼怪這種東西的存在,所以他覺得張海沒準兒就是中毒了或是被核輻射變異了,這兒離羅布泊不遠,誰知道那黑曜石是不是放射性材料製成的?被劇烈輻射導致變異外加精神失常,電影里不都這麼演的嗎!

對峙了一會兒,倆人都沒動,張青峰試探道:「張海,你還聽得懂我說話不?」邊說,邊小心翼翼的朝張海靠近。



「你個小丫頭想什麼呢,我去那裡拿王道奇的東西。」張七有點無奈的說道,自己的形象真的有那麼差嗎?

Previous article

“江坤,陸蕭,你們倆就別再胡鬧了。陸蕭,下一戰你挑戰上官天雲,你中途要休息嗎?”金衣使朝陸蕭與江坤大聲叫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